漫談反恐戰爭二十年(上)

王臻明
王臻明
本文發佈於 假圖天國
14
2019-03-20
|閱讀時間 ‧ 約 6 分鐘
是說從2001年爆發911恐怖攻擊事件後,美國就展開了近20年的漫長反恐戰爭,不止在世界各地追緝恐怖份子並阻止恐怖組織的發展,還先後在阿富汗與伊拉克展開了兩場戰事,直到今天仍然沒有辦法結束。很多人認為美國在過去近二十年間,陷入了反恐戰爭的泥沼之中,不止耗費鉅資,一事無成,恐怖組織依然四處活躍,甚至越演越烈,最後還出現伊斯蘭國這樣的極端殘暴政權,在在證明了美國所發動的這場反恐戰爭已經完全失敗。
因此美國社會要求應該從阿富汗與伊拉克撤軍的呼聲,從來沒有停過,川普總統也因此順應民意,宣布將從敘利亞全面撤軍,雖然最後在盟邦與國會的強烈反對之下,已承諾將讓部份的美軍暫時留在敘利亞,保留10%的部隊來參與當地的維和任務,但美國想要從戰事中脫身的意圖已經非常明顯。同時美國也一面在卡達與塔里班的代表進行和平談判,一方面計畫從阿富汗撤出一半的美軍部隊,未來更希望目前的阿富汗政府可以與塔里班等成和平協議,使戰爭結束,美軍可以全數撤離這個國家,好讓反恐戰爭走入尾聲。
但這場飽受批評的反恐戰爭,對美國而言是否真的一無所獲,其實也很值得進一步來討論,畢竟這世界上沒有一場戰役是完全的勝利,而也很少有戰役是完全失敗的,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利弊相伴。因為對這場反恐戰爭的批評與檢討已是滿坑滿谷,所以我們今天或許可以換一個不同方向來切入,反過來看美國在這場反恐戰爭中成功的部份,說不定可以給我們不一樣的視角。除了有助於我們更客觀地來討論這場反恐戰爭,也能在美國宣布將重返大國競爭,視中國與俄羅斯為未來的戰略敵手時,觀察這場反恐戰爭所留下來的遺產,將如何影響接下來的世界地緣戰略格局。
若說美國在二十世紀於中東地區的最大挫敗,當然首推伊朗爆發革命,讓美國所支持的巴勒維政權倒台這件事。原本親美的巴勒維政權被反美又激進的今日伊朗政府所取代。原本應該是美國在中東地區最大戰略盟友的伊朗,反而變成現在中東地區最不穩定的因素。從過去的兩伊戰爭,到今日企圖發展核子武器,公開介入敘利亞與葉門戰事,揚言要封鎖波斯灣等舉動,伊朗很明顯地妨礙了美國在這個區域的利益。但這場反恐戰爭,卻讓美國控制了阿富汗與伊拉克兩國的大半地區,等於在陸地上兩面包圍伊朗,而美國強大的海軍艦隊控制了整個波斯灣,實際上已經是三面包圍伊朗。
伊朗夾在阿富汗與伊拉克中間,南鄰波斯灣。在美國佔領伊拉克與阿富汗兩國,且設有軍事基地,海上艦隊又獨霸全球,控制了大半個波斯灣下,等於是被三面包圍。
特別是伊拉克這個國家,其實是中東大國,戰略位置重要,這也是川普總統宣布將從敘利亞全面撤軍,從阿富汗撤離一半部隊時,卻突然訪問伊拉克,並大力稱讚在伊拉克的美軍基地,宣誓絕不會減少伊拉克駐軍的關鍵原因。美國過去在失去了伊朗巴勒維王朝這個盟友後,選擇與產油大國沙烏地阿拉伯結盟,在過去的三、四十年間,沙烏地阿拉伯都是美國極為支持的重要盟友,但是問題在於沙烏地阿拉伯是個很封閉的國家,人權狀況長期受到各方詬病,特別是新王儲薩勒曼的行事作風極有爭議,派人到沙烏地阿拉伯駐土耳其大使館,殘忍殺害華盛頓郵報記者的暴行,更引起國際社會的韃伐。
在龐大的輿論壓力下,美國被迫對沙烏地阿拉伯採取制裁措施,不過這也讓王儲薩勒曼開始向俄羅斯與中國靠攏,在外交場合與中、俄兩國頗有互動。雖然在短時間內沙烏地阿拉伯應該還不致於跟美國完全決裂,但試想一下,如果今天美國沒有伊拉克這個可以平衡中東勢力的重要據點,恐怕將更難以處理目前在沙勒曼掌控下的沙烏地阿拉伯。在面臨敘利亞戰事與伊斯蘭國問題時,也將缺乏一個便利的前進基地,可供美軍運用。雖然整體來說,美國在這近二十年來,在中東的政策並不十分成功,歐巴馬政府的猶豫不決,讓敘利亞情勢失控,伊斯蘭國的出現,嚴格來說也與美國脫不了關係,但情況原本可能變的更為糟糕,如果美國沒有像現在控制伊拉克的話。
而或許有許多人會認為,美國攻打伊拉克是在軍事上獲得成功,但是在政治上完全失敗,因為伊拉克情勢動盪混亂,恐怖攻擊層出不窮,美國所扶植成立的伊拉克新政府效能不彰,宗族派系互相傾軋,內鬥頻繁,並無法有效控制整個伊拉克的情勢,而美國也不願意自己來治理伊拉克這個國家。這樣的情況雖然是事實沒錯,但其實對美國而言,也不是什麼壞事,原因在於從歷史上來看,佔領者通常有兩種選擇,一種直接統治,另一種是間接統治。直接統治雖然有效率高、可以照自己的意思來完全控制佔領區,但壞處是必需投入極為大量的人力與金錢資源,建立一個政府來管理文化、語言、風俗習慣都完全不相同的另一個國家,而且稍有不慎就很容易引起反抗運動,甚至陷入與當地武裝游擊組織的戰事中。
間接統治的壞處非常顯而易見,不止效率很低,凡事必需維持表面上對該國政府的尊重,扶植起來的新政府可能會有各式各樣的問題,也不一定凡事都願意配合美國的意思。但間接統治的好處在於,是由當地的領導人來治理當地人,首先可以避免佔領國進行殖民統治的惡名,較能阻止出現大規模的反抗運動。即使出現武裝組織進行反政府活動,也是屬於該國的國內治安問題,美國只要協助新政府組建安全部隊與警察系統,將情勢控制在可以接受的程度,就可以置身事外。美國所扶植起來的新政府,還可以沿用過去的公務員體系,大部份的法律制度,以有效節省統治成本。美國只要精巧地利用民主制度,控制該國的最高階政治人物,就能讓該國的政策配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這最為成功的例子,當然首推日本。美國在二戰結束後,一開始直接佔領日本並由盟軍指揮部進行直接統治,但很快地就扶植成立今日的日本政府。雖然日本目前是個獨立自主的民主國家,卻仍有美國駐軍,並與美國簽訂了安保條約,在某種程度上外交與國防政策都要與美國商議。美國不用耗費巨資來直接統治日本,卻因為擁有日本這個「盟友」,而在政治、軍事、商業上,獲得了空前的利益。(未完待續)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王臻明
王臻明
誤打誤撞成為「軍事專欄作家」,關注的焦點為戰史、中國近代史、軍事、國際關係與地緣戰略,持續提供非主流、非熱門的軍武發展分析與國際政治情勢解讀,也常回顧重大歷史事件與戰史。
本文發佈於
假圖天國
「假圖天國」將以即時深入解析軍事新聞與國際情勢的方式,討論新聞背後的意義與當前國際情勢的關係性,並以簡單清晰的方式說明各國間的利害關係與複雜恩怨。另一方面,我也會輔以歷史與戰史的介紹,闡述過去歷史戰事的來龍去脈,以及不同立場者對同一歷史事件的不同看法。


14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4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