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你怎麼說個實話,就被二大過免職了?

律羲和
律羲和
本文發佈於飄浮的刑警背心
15
2021-06-18
|閱讀時間 ‧ 約 7 分鐘
航空警察局安檢大隊警員陳某,在考上警大研究所之後,應補習班之邀撰寫心得分享,不知是基於什麼心態,寫出的內容極其浮誇,造成不小輿論,這件事也直接讓他從天堂一瞬間墜入地獄——警政署直接祭出一次兩大過免職開鍘。
陳某的原話如下:
「我畢業就來到航警局,我103年畢業至今沒有受理過任何報案,沒開過任何罰單,基本上每天都是在過退休生活。幾乎兩個月就出國玩,根本與社會與警界脫節。」

事實上,陳某不過是說實話而已。

航空警察局跟國道公路警察局、鐵路警察局、保安警察第一到第七總隊等等,我們稱之為「專業單位」。他們的業務職掌相對單純、專一化,不像縣市政府警察局那般包山包海。這其中又屬航空警察局(以下簡稱航警局)是涼中之涼、爽中之爽。
圖一:航警局下的隸屬單位(資料來源:航警局官網)
國道和鐵路,偶爾會在出現在新聞媒體中,通常也都是不好的消息。國道警察在處理車禍期間被後方來車追撞致死的案例不少,而鐵路警察的例子,莫過於之前因為處理補票事件而遭刺身亡的李承翰
相較之下,航警局就真的安全多了,又特別是陳某所待的「 安檢大隊」。在國門之處對乘客及行李進行安全檢查,是能有什麼危險。
圖二:航警局安檢大隊中,各隊的業務職掌(資料來源:航警局官網)
航警局不是不用受理報案,我雖然沒待過,但光用腳丫子想就知道一定有非常多的遺失物竊盜案,但這些事應該還輪不到安檢隊管,而是臺北與高雄兩個分局的權責。安檢隊的業務(圖二)無論怎麼看,還真的跟受理報案八竿子打不著,更別說要開什麼罰單,恐怕連紅單長什麼樣都不知道,所以陳某說的,還真是實話。
這起事件會引起這番廣泛的討論,跟航警局是不是真的很爽無關,而是因為陳某的發言過於輕挑、高調,自以為幽默的下場就是被警政署大刀砍了。
跟航警局安檢隊同樣爽(或更爽)的也有,比如國家公園警察大隊(已於103年整併為保安警察第七總隊)。在我畢業那一年,我的一位室友因為成績優異,取得了相當靠前的選填志願順序,他並沒有選擇返回家鄉服務,而是填入國家公園警察大隊。
相隔一年,我就在警大推薦甄試的榜單上看到他名字。數年過去,久未關注,也不知道他都升官升到哪去了。
話說回來,航警局很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此非航警局之罪;陳某畢業能夠填進航警局,也是他成績夠好,亦非陳某之罪。陳某唯一的錯,就是在公開的網路上,思慮欠周的發言。

說實話的下場,就是二大過免職?

然而,在警察內部裡討論的其實是另一件事:二大過免職
要知道,免職是對公務人員最嚴重的處分,直接剝奪了一個人繼續服公職的權利。但是,不只是正在寫文章的筆者、千千萬萬的警察甚至是專家學者公開出聲,都懷有同樣的質疑:
對於一個只是言論失當,沒有任何違法的警員來說,警政署這次下手不會太重了嗎?
雖然警政署的公開消息並未提及一次記二大過免職的法源依據,但八九不離十是《公務人員考績法》。該法第12條第3項第5款:「圖謀不法利益或言行不檢,致嚴重損害政府或公務人員聲譽,有確實證據者。」恐怕就是警政署所援引的理由。
警政署說,航警局本來給陳某的是記過一次並調職,經過航警局的考績委員會評議後,核予陳某一次二大過免職。這兩種處分的差距是天壤之別,警政署這種說法,除了騙騙外人,卻瞞不過廣大基層的眼睛:這件事擺明了就是警政署自己不願善罷甘休,授意航警局給予免職。
既然警政署對於「嚴重斲傷警察形象」這麼難以容忍,那我就困惑了:107年4月,警官張博鈞酒駕連撞七車,造成六人受傷,還意圖肇逃。這件新聞當時也是沸沸揚揚,難道有比「說航警局很爽」這件事,傷害警察形象的程度更輕微?而這傢伙酒駕後的處境,列給大家參考參考:
  • 107年出事後,調離原在高雄的主管職務,派進刑事警察局擔任2線3星「偵查正」(非主管職)。
  • 109年3月,原訂擢升2線4星專員,因為基層與外界反彈,警政署迫於壓力撤回命令,張博鈞續任偵查正。
  • 110年3月,原訂調派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擔任2線3星司法組組長(主管職),又因基層與外界的反彈,引起中央與高雄市長陳其邁的關注,再一次撤銷派令,回刑事局繼續當偵查正。
張博鈞的事蹟,只消Google就能查到,他就是現任警政署長陳家欽的親信、愛將,這並非不是什麼秘密,陳家欽兩次想要把張博鈞拉上位的意圖太明顯,基層一片撻伐聲浪,但這些罵聲又能奈陳家欽何?他還是穩坐他的署長之位,張博鈞仍然是刑事局裡的偵查正,相信過不了多久,這個名字又會再次出現在升遷名單中。
但自以為幽默的陳某呢?直接就被二大過免職了。
資料來源:警政署官網
警政署的操作既拙劣又霸道,不打算跟所有人虛與委蛇。消弭輿論的方式,就是直接把人拉到街市斬首示眾。非但如此,還狠狠地公開陳某的從警經歷,無異於斬首後鞭屍。「歷任幹部均考核評語不佳,工作不力。」這種內部考核是非公開資訊,警政署要給陳某扣什麼帽子,不過就是幾句話的事,誰也無法查證真實。
而連續6年考績評列乙等,更是非戰之罪。在專業單位裡面,菜鳥拿不到考績甲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專業單位的工作量少,職務輕鬆,人員流動率就低,若非有人退休是很難有缺額的,這些2、30年的老屁股,每一個都跟上級長官十分要好,在考績僧多粥少的情況下,甲等是輪不到年輕人的。所以,僅憑警政署說的這些,還是很難斷定陳某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話又說回來,就算連續6年考績乙等且工作不力好了,陳某畢竟也沒有任何違法亂紀的事情,光是一篇思慮欠周的上榜心得分享,有除之而後快的必要?何況陳某說的都是實話,難道還怕大眾知道航警局真的很好待嗎?「打擊基層士氣、破壞內部團結」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可以少說,誰不知道真正在打擊士氣、破壞團結的,就是警政署?
總之呢,不知道警政署跟陳某有何深仇大恨,或者有更深一層的目的考量,把他當成是警告猴群的那隻雞。無論如何,陳某的免職處分已經確定,但還不是死路。接下來,就看他自己的造化與選擇了。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律羲和
律羲和
我是律羲和,熱愛文字創作的現職刑警。專題《飄浮的刑警背心》收錄筆者書寫警察職場相關文章。
本文發佈於
這個專題裡收錄了筆者自己的職場經驗,以及整體的職場觀察。希望透過這些文章,讓對警察不熟悉的你,能有更深入的理解;讓對警察很熟悉的你,能發自內心地微笑一下。


15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