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合理的事不被接受?一份反同族群的側寫 | 董籬 — v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