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溝通還是必要的

2021/04/0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一個多月前的週六,我帶著孫女兒去吃早餐,先到便利商店,買了一包巧克力給她,再到一家咖啡廳坐下來,她要我幫她打開巧克力,我就隨手折了一塊給她,不料她卻放聲大哭大叫,讓我非常難堪,問她為什麼哭?她使勁的繼續大呼小叫,我氣得把一整杯咖啡倒到水槽,將巧克力丟進垃圾桶,把這個無理取鬧的小妞兒立刻送回家。
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自己小的時候,也曾這樣子哭。四五歲的候,父親給我訂了一個書箱,裝了兩個把手在側邊;接著又給弟弟也釘了一個書箱,把手在前面;我吃醋了,我認為爸爸比較偏愛弟弟,弟弟的箱子可以提著走,我的箱子就必須端著,樣子難看,也走不遠,我哭了好久。當天是中秋節,我連月餅也罷吃,繼續生悶氣,印象深刻,記憶猶新。
帶孫女兒再去便利商店,已經是一個多月之後的事了。同樣買了一包巧克力給她,她說: 「阿婆,我自己會拆了呦!」她把巧克力拿出來說: 「阿婆,幫我照相。」哦! 原來喜歡巧克力的小妞兒,要跟巧克力一起合照,有機會讓她說出想法,我們也彼此諒解。如果有機會,我能夠跟爸爸再說:「爸爸,我想要和弟弟一樣,有一個把手在前面的箱子」那該有多好啊!
爸爸每天派給我的任務就是幫忙整理書桌、書房。我總是和弟弟妹妹玩到忘了這件事兒,每當爸爸推開院子大門的時候,我預料爸爸脫下鞋子,上書房榻榻米前和媽媽說話需要時間,而我一兩分鐘之內和弟妹收好絕對沒問題,很少延誤,爸爸也很少給我稱讚,也許他不想識破而已。小學我念的是博愛分校,每學期初,需要到博愛本校去參加開學典禮,松鶴村的博愛國小有福利社;有一次,我用前一天在爸爸書桌上撿到的零錢買了一點冰糖,結果尚未吃完的冰糖放在書包,招來老鼠把我的新書包咬了一個洞,從此我聞鼠色變,避之唯恐不及,但我從未對父母坦承,這老鼠的故事。
在我八歲的時候父親操勞過度,三十歲正青壯年就過世了,母親帶著四個稚齡小孩,住在外祖父家隔壁,我們的家中的傢俱都是爸爸做的,撫摸這些傢俱,想著爸爸,不無遺憾,爸爸留了很多螺絲,我常拿去換糖果和弟弟妹妹一起吃,四個弟弟妹妹都不知道。
我也曾自媽媽的抽屜偷錢,明知那是媽媽辛苦所得,爸爸的遺照看著我,只好放回去。當我有能力去賺錢時,我利用課餘打工,薪資不多,但我喜歡雙手拿給媽媽,如果她要我領錢那日,順便帶貨回家,我會不高興,我在贖罪,但我說不出來,我是不敢認錯的孩子。
我喜歡寫日記,寫下道歉。有的時候我會做惡夢,在槍林彈雨中和爸爸躲在傾頹的廢棄牆角邊。我一直嚮往回到父親的家鄉,印度諺語說,一切河流交會之處都是神聖的,興寧縣水口村是寧江和梅江的交會口,河東堂呂家經營酒餅生意,爸爸會釀酒,我知道喝酒可以讓爸爸的心情放鬆,我瞭解爸爸的辛苦,養育五個孩子著實不容易。
大伯呂章家食指浩繁,爸爸偷偷的接濟他們,媽媽常為此事生氣。有一次爸媽起爭執,媽媽氣得帶我們五個小孩子回屏東娘家去,氣消了,回谷關宿舍時,爸爸已上班,媽一路擔心沒帶鑰匙,我悄悄的先一步走到屋後,爬進廁所小氣窗,進到房裡,默默的把玄關打開,迎接媽媽。
一直到現在為止,每當我發想要幫誰的忙,總是會先做了再說,我希望得到讚賞與驚喜,不過有時候往往做白工、嚇人一跳,我想尊重、溝通還是必要的。
21會員
124內容數
人生不如意事常十有八九,感謝遇到的貴人,有你-生命更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