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黑狗洲與大房子 06

2022/04/2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之後吳彥仁和朋友說了不可思議的漆黑神明廳的事,朋友表示最可怕的是吳彥仁的工時,不過那位朋友知道了吳彥仁日後的更多遭遇,可能不會輕易做出「最可怕」的判斷。
  黑得過份的神明廳只能表示供桌上的紅色桌燈亮度低得驚人,而且對外窗可能全數用遮光窗簾遮掩住,這兩件事的可能性很多,或許更換燈泡的人沒換專用的紅色燈泡,而是用了較低明流的LED燈泡,而且很捨得買遮光度極佳的窗簾,畢竟程家其他房間的窗簾材質也都很好。
  雖然捨得花錢在窗簾上不太符合幾乎不在程家的老闆作風。
  老闆雖然擁有中產階級的品味,自己身上的衣物、手錶等用品乃至於汽車都很講究,但他對於其他人——尤其是自己的兒子的發展狀態乃至物質生活都不在乎到極點。
  難道是虐童?吳彥仁不知道要不要開口問李芸奾或林姐。
  「唔、望望身上睡衣太小是我的問題啦,沒有網購兒童衣物的經驗,都買太小了,因為望望比較瘦,我也太久沒有接觸三歲小孩,不知道他在同年齡中算高個子。」
  她沒經過太多考慮,相當直接地承認某些虐童的跡象是她的失誤。
  吳彥仁考慮再三,在某天阿嬤和望望都在午睡的空檔,開口問休息中的李芸奾。他們直接待在程家面積幾乎可以打羽球的客廳,李芸奾毫不客氣打橫躺在沙發上,那沙發的座墊外圍到椅背深度幾乎和大學生的宿舍床舖一樣寬。
  會那麼囂張是因為程家並沒有在房子內部裝攝影機,這點是仔細打掃家裡每個角落的林姐打包票保證的。
  在另一張沙發上,吳彥仁在腰部放了個靠墊,以一般人靠在床頭櫃玩手機的不健康姿勢半躺半坐,雙腳在延伸的腳椅上伸展得筆直,當然手上也拿著智慧型手機。
  「原來那些小衣服是妳買的喔。那太太買的望望衣服呢?」
  「嗯……也有點小,應該是望望最近抽高了吧。而且放在家裡的衣服不太多,不知道是不是換季時處理掉了。」
  「原來不是老闆虐童呀,太好——」
  話還沒說完,李芸奾直接打斷了吳彥仁,但也不是著急,比較像是在語速間的縫隙中找到出路。
  「天真,太早下判斷了。交給我照顧照顧小孩應該也能算虐待啊?畢竟我的專業技能不是幼保,而且煮飯是真的很難吃,吃這種東西不只望望、連阿嬤都很可憐。」李芸奾刻意嘆了一口氣,彷彿是想刻意傳達嚴重性:「老闆真的不太在意望望,大概是因為以前把所有事都交給太太,下意識就認為這次別人也會替他搞定吧,就算是這樣他也沒付我雙倍薪水。」
  「是那個嗎……渣男?」
  「如果你說賺那麼多錢又擁有獨棟大樓產權的男人是渣男,那臺灣會有很多異性戀男子忿忿不平耶,都賺錢養阿嬤、小孩、老婆了,還僱用那麼多人來家裡幫忙,有什麼好抱怨的?」
  李芸奾的口吻像是模仿什麼範本,吳彥仁第一時間想到老闆,但就他和老闆少少的實際見面時數來講,產生了過份熟悉的感受,真不知道那是錯覺,還是老闆的觀念在社會中具有某種代表性。
  「嗯……就是那個嘛……不是渣男,是偽單親。」
  偽單親家庭,指的是雙親其中一人長期無法參與育兒和家事勞動,甚至讓另一半負責與家族其他成員之間的情緒上勞動。
  「所以太太才離家出走嗎……?」
  「嗯,就我的立場不能說得太明白,不過你懂的。黑狗洲就那麼點丁點,和旗津差不多大吧?或許更小?最最基本生活的機能還有,但不到高雄很多事還是辦不到。何況黑狗洲有相當的面積是山和碉堡,能發展的地方更少了。」
  「碉堡?意思是這裡和柴山差不多?」
  「對啊,碉堡日本人蓋的。黑狗洲應該地質上和柴山很接近吧,好像是珊瑚礁隆起變成矮矮的山,所以黑狗洲滿多坡的,騎腳踏車不方便。啊、話雖這樣說,但太太以前不會騎腳踏車,學了才知道在這裡沒用,而且她也不會騎機車。」
  「哇,這樣她要在高雄怎麼生活?」
  「對吧?」
  走路這選項並沒有出現在兩人腦中。
  外地人或許很難想像高雄人為什麼去巷口的便利商店也要騎機車,原因或許是南部太陽炙熱的日子極多、在柏油路行走對體力消耗極大,也可是機車停車位相對好找、許多騎士還會違規騎上人行道,吳彥仁雖然不知道太太是從哪裡搬來高雄居住,但根據他大學時代與外地就讀的同學相處的經驗,外地人無法適應高雄的生活其實並不是太過稀奇的狀況。
  「而且嘛……「她老公」又是那種……你知道的,歧視機車。」
  機車沒有生命,並不是能被歧視的對象,李芸奾的話指稱的主詞吳彥仁很清楚。
  「妳也被說過不可以騎機車載望望出門,對吧?」
  「人包鐵嘛。」
  「哈哈。」
  「讓我猜猜,老闆也沒有買車給太太?」
  「吳彥仁同學你真聰明耶。」
  側躺在沙發上的李芸奾稍微移動,用壓在沙發上的手撐起了腦袋。她說話的尾音一如往常奇妙地飄高,笑得眼尾稍微瞇起了細紋。
  在程家的短暫工作期間,吳彥仁大概能猜到程老闆並不信任其他人的能力,但究竟只相信自己,還是只針對某些人的能力質疑,就吳彥仁現在不能判斷。而老闆覺得自己的太太不會開車,還是不相信太太開車技術,吳彥仁沒打算知道那麼清楚。
  「所以太太跟我一樣,帶望望出門只能搭公車?」
  但是不是有人要跟自己受一樣的舟車勞頓之苦,吳彥仁倒是滿想知道的。
  「對啊。太太要出黑狗洲只能搭車或走路吧。應該會搭計程車?以前聽過她講公車根本無法轉車,很多時候得用走的但時間又銜接不上。」
  黑狗洲並不算觀光地區,所以公車班次除了尖峰時刻都少得驚人,在高雄的豔陽下等待可能會誤點或過站不停的公車並不讓人開心,帶著三歲左右的小孩更是磨耗身心。
  「但那個啊,北部人應該也是這樣生活的吧,去哪裡都走路或搭大眾交通工具……還有計程車。」
  「公車班次的數量完全不一樣啦,而且臺北之類的地方、商業或公共設施的密度很高。黑狗洲的超商只有一家耶,還好這裡住的人網購比例低,雖然包裹的倉儲會負荷不了,但不至於把貨堆在超商外面。」
  「的確是。」
  此時從房子深處傳來了不大的聲響,雖然並分貝不高,吳彥仁和李芸奾卻反應得很快,幾乎是同時站起來,由李芸奾打頭陣,兩人一前一後地往內部的房間而去。身為托育和居家照護人員,他們對呻吟與哭聲一樣敏銳。
本作品獲 文化部第111年度青年創作獎勵 獎勵創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5會員
40內容數
sirenstar(阿歷)的各種原創小說 番外或個人委託文可能需要訂閱閱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