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光者 - 14高雲章高雲章

竊光者 - 14

2022-08-05|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車子停在工業區一個角落,初老男子帶他們在兩旁全是廢舊廠房的道路走了十五分鐘左右,最後走進兩座混凝土建築間,一條寬度和人肩膀差不多的窄巷。
窄巷底右側灰撲撲的水泥牆面上有扇鐵門,棕褐色的鏽斑像青苔般在門上覆了一層,勾勒出複雜的花紋。初老男子從口袋抽出一根鉛筆長的銅鑰匙,插進鐵門上的鎖孔一扭。
馮果和高晴雪跟著他,擠進門裡一個跟電話亭差不多大小的空間。
初老男子關上鐵門,一陣强風瞬間打頭頂颳下,他們腳下的鐵質多孔地板同時響起轟隆聲,就像地板下有個胖胖的清掃婦拖著金龜車大小的吸塵器,正在挨房間吸地板似的。
强風像雕刻家手上的刻刀,仔細描摹他們的臉部輪廓和身形,鑽進衣服後竄進腳下地板的孔隙,三個人扣得密實的外套灌滿了風,發出響亮的噼啪聲,跟充塞室內的呼呼風聲相呼應。
「這是 - 」强風吹了快兩分鐘才停下來,高晴雪也才能聽到自己的聲音。
「無塵室門口的除塵設備,幾年前從一家倒閉的電子工廠拆下來的,」初老男子拿出另一把鑰匙,插進另一側牆上的鎖孔,「我稍微修改了幾個地方,風力比當初設計的强了許多,畢竟這幾年的空氣實在太髒了。 - 不過應該比那個會把人淋成落湯雞的玩意要好得多,是不是?」
他打開另一側,帶他們走了進去。
另一側的空間被木板縱橫架起來的透空書架橫隔成兩部份,靠近他們的那一側擺了組ㄇ字形的褐色皮質沙發,圍繞著中央可以讓一個人躺在上面的玻璃茶几,正對ㄇ字形左側開口的木質矮櫃上,有部木頭機殼的黑膠唱機。鵝黄色的光線從嵌在天花板的三顆玻璃球向四周擴散,照在牆壁和地板深棕色的木質飾板,散發著安靜而溫暖的氛圍。
「你們隨便坐,我去換件衣服。」初老男子將他們留在客廳,自己走到書架後面。
馮果掃視了一下書架,上面堆滿了硬質封面,大部頭的工程、電力、藝術等等的工具書和教科書,中文、英文都有,裡面夾雜了幾本旅遊、野外求生跟文學的平裝書,夾在厚實如磚塊的精裝工具書間,就像磚牆上稀疏的開口。
「這些都是您的書嗎?」站在一旁的高晴雪問。
「一部份是我以前的吃飯傢伙,」初老男子的嗓音夾雜在下雨般的水聲中,打書架後傳了過來,「其餘的是我從大學,還有街上搶救回來的東西。」
「搶救?」
「這裡的大學生經常用『中國資本』、『文化入侵』、『思想統戰』的名義砸書店,把裡面的書丟到街上放火燒掉,妳在街上看到的火光,有一些就是在燒書的,」高晴雪瞄了一眼書架,上面的確有很多簡體中文的工程和科學書,「我遇到就會搶個一兩本帶回來,那些大學生不讀書,我就代替他們讀。」
「這裡的電是從哪來的?」馮果抬頭望向頭頂泛著光的玻璃球。
「跟你們一樣,都是電力公司供應的,只是他們不知道。」書架後的水聲停了下來,「這一帶地下有電力公司輸電的高壓電纜,這樣講你就懂了吧?」
初老男子從書架後走了出來,他的頭髮整齊往後梳,穿著鬆垮垮的米白色襯衫、黑西裝褲跟拖鞋,襯衫的下襬在西裝褲外飄拂,看上去就像放假剛睡醒,正要喝下午茶的上班族。
「喝點茶吧。」他手上還真的端了個放著三個玻璃杯的托盤。招手示意高晴雪和馮果坐在沙發上。自己拿起其中一杯灌了一大口。
「您平常住在這裡嗎?」高晴雪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冰涼微苦的麥茶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我還有好幾個地方,這裡原本是工廠的卸貨區,另外還有大樓的地下室、田裡的鐵皮屋,有一些是當年買下來的。」
「買?」馮果說。
「以前台灣人說高壓輸電電纜有電磁波,輸電線路旁邊的房地產根本就賣不掉,當年我不信邪,手裡又有點積蓄,就用低價買下了幾個地方,」初老男子笑了兩聲,「結果現在像這間房的電器,你們頭上的藝術燈,甚至我賣給人家的金塊裡的電,幾乎都來自這些當年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高壓電纜呢。」
「那您為什麼要 - 」高晴雪問。
「打扮成像乞丐一樣,到處跟人兜售行動電源,是嗎?」初老男子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我以前工作的時候,老鳥告訴我有時候要彎下身子,才能看清楚整個公司是怎麼運作,還有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 兩位今天來找我,不就是為了這件事嗎?」
「方爾利是你的客戶嗎?」馮果從口袋拿出在方爾利家找到的『金塊』,放在茶几上,「我們在他家裡發現這個,數量還不少。」
初老男子拿起『金塊』仔細端詳。
「這是我的行動電源,沒錯。」他把『金塊』放回茶几,望向馮果,「你們在他家發現多少?」
「大概有一兩大紙箱吧,」馮果說:「我很納悶一個不愁用電的人,為什麼會需要那麼多,所以才想找你問問看。」
「這樣啊 - 」初老男子往後一躺,倚在沙發渾圓而柔軟的靠背上伸了個懶腰,「看來,那個傳言是真的了。」
「請問 - 是什麼傳言?」高晴雪問。
「兩年前電力管制開始嚴格時,方爾利就開始跟我買電,」初老男子說:「雖然他本人用不到,但是他手下有很多有手機、有收音機、有電子產品、需要用電的學生。他經常拿這些充了電的行動電源給這些學生,做為幫他做事的報酬。」
「做事?」高晴雪問。
「小姐,要不然妳以為這些名嘴真的一呼百諾,每次上個電視就有一堆人喊讚,反對他們的就會被扔鞋砸雞蛋?」初老男子哼了一聲,「除了這些人的話真的能煽動很多人,遇到要給點什麼的時候,他們也是很捨得給的。」
「原來是這樣啊。」馮果啜了口麥茶。
「不過一年前開始,他買電的數量增加了很多,經常一大箱、一大箱的叫。有一次我開玩笑問他,就算要給學生當獎品,這未免也太多了。」
「他怎麼回答?」
「他說手上有個妙用無窮、好用到不行的學生,這個學生需要很多電,但是沒有那麼多錢,所以才會買那麼多電。」初老男子停了一下,「不過兩個月前,方爾利就沒有再跟我訂貨了。」
「你知道為什麼嗎?」
「關於這一點,我就不清楚了。」
馮果抬起頭,凝視頭上泛著黃光的玻璃球片刻,「那麼有沒有人是最近才開始跟你叫貨,而且一次就買很多的?」
「有是有,」初老男子笑了出來,「不過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
「您不是告訴我們方爾利的事嗎?」高晴雪說?
「方爾利已經死了,死人是不可能再跟我做買賣的。而且告訴你們,對他也沒有什麼損失。」
「我想我可以猜得出來,」馮果說:「是萬雲龍吧?」
「萬雲龍?」高晴雪轉頭望向馮果。
初老男子看向他,臉上的笑容凍住了。
「看來我猜對了。」馮果露出宗教人士悟道似的微笑。
「你怎麼知道的?」初老男子說。
「我們上次在超商時,你吃完麵包跟牛奶後,把包裝紙放進塑膠袋,再丟進垃圾桶,還在裡面翻了很久。」馮果說:「如果你是那種會翻垃圾桶找有用東西的流浪漢,應該會留著還能用的塑膠袋,而不是跟包裝紙一起丟進去。你當時應該是將『金塊』放在塑膠袋裡丟進去,翻垃圾桶不過是為了藏深一點,不要讓其他人發現而已。
「而在你離開之後不久,萬雲龍馬上就跑去清理垃圾桶了。
「如果萬雲龍是那種心血來潮才買一兩顆『金塊』的客人,你大可以像之前那樣跟我們兜售,或者他隨口問你也可以。不過你們兩個卻用在垃圾桶丟包的方式交易,顯然他買的數量應該相當不少,而且要避免讓別人知道。再考量到可以當方爾利學生的年齡,我才會想到萬雲龍。」
「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買個五六顆,」
「五六顆?」馮果愣了不下,「以一個學生來說,價格應該不便宜吧。」
「而且他要我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所以我才會放在垃圾桶裡。」
「我知道了。」馮果點了點頭,「謝謝你的茶。」
「還有謝謝您這麼信任我們。」高晴雪說。
「說真的,你們還是第一批進來這裡做客的警察呢。」初老男子搖了搖頭。

他們穿過超商門口的水幕,櫃臺後是個生面孔,正在打著哈欠。
「萬雲龍在嗎?」馮果走到櫃臺前,拿出識别證在生面孔前晃了晃。
看到識别證上的頭銜,生面孔倏地直起身子,「他剛到,正在後面更衣室,你們有什麼事找他?」
馮果正要開口,生面孔身後的牆傳出一陣乒乒乓乓的巨響,像是有人把一整箱罐頭翻倒在地上一樣。
「這裡有後門嗎?」高晴雪問。
生面孔指向他身後角落一扇木門。
「我到另一頭。」馮果朝她點頭,隨即穿過水幕奔出店外。
高晴雪扭開木門門把衝了進去,裡面藍色角鐵貨架上成箱的罐頭全摔在地上亂滾,她雙手撐住貨架,像體操比賽的雙槓選手般盪到另一頭。
穿過洞開的後門,透過面前空氣中不斷流動的一層黑色細沙,可以隱約瞥見兩旁建築灰色的混凝土高牆,圍出一條僅容錯身的窄巷,另一頭有個正在變淡的紅色身影。
「萬雲龍!站住!」高晴雪伸手向前交握,「你再跑,我要開槍了!」
那個紅色身影停了下來。「我不是故意要殺他的。」
「殺誰?」
「那個從殯儀館二樓摔下去的胖子,」萬雲龍的聲音傳了過來,「我在清垃圾桶時聽到你們要去殯儀館,就先一步過去,沒想到在二樓遇到那個胖子,他拿出手銬要逮捕我,我閃躲時不小心一推,他就摔下去了。」
「那方爾利也是你殺的嗎?」
「我們一年前約好,我幫他做事,他給我金塊。一個月之前,我做不到他要我做的事,他就扣住金塊不肯給我。」
「那只不過沒電可用而已,有必要殺人嗎?」
「我只是用他對待我的方式對待他而已!妳懂什麼!」那個身影又開始變淡。
高晴雪連忙放下手,跑不了幾步,前方就傳出急煞車的尖嘯、撞到物體的悶響跟驚呼。
她連忙發步狂奔,在巷口差點撞上一個朝她跑來的灰色物體,是馮果。
「萬雲龍人呢?」馮果望向馬路的方向。兩束跟馬路平行的光以毛玻璃般的筆觸在濃墨似的空氣中橫畫兩筆,可以看見前方大概兩公尺左右,一個仆倒在地上,穿著紅色上衣的人體。

馮果拿著紙杯裝的熱咖啡,放在高晴雪面前。
「喝吧。」他說。
「這個不是 - 」高晴雪望向熱水機上的標示。
「櫃臺說今天大家運氣都不好,所以打個對折,就當分攤壞運氣吧。」
高晴雪望向櫃臺,瞥見那個生面孔朝她微微點頭。
她拿起紙杯啜了一口,一股暖意像血液般,緩緩流遍她全身。
「運氣最不好的,恐怕還輪不到我們。」馮果在她對面坐下。
萬雲龍頭骨碎裂,到醫院前就已經死亡。
撞上他的是一部藍色的皮卡車,原本只能坐五個人的前廂擠了七個學生,後廂載了標語、雞蛋和用黑色垃圾袋裝成一袋一袋的舊鞋,正要趕到某個抗議現場。
為了早點趕到現場,開車的大學生一路狂踩油門,發現跑到馬路上的葉雲龍時根本來不及反應。
馮果用手機找了救護車和交通警察,救護車把萬雲龍載到醫院,交通警察測繪過現場後,找拖吊車把皮卡拖回警局停車場,車上的大學生載回警局偵訊。
他還借用了交通警察車上的筆記型電腦,查詢萬雲龍的資料。
「不過,怎麼會沒有這個人呢?」高晴雪說:「連超商這裡的履歷表,地址等資料也是假的。」
馮果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上面沒有顯示號碼。
「喂?」他按下按鈕接聽。
「還記得今天請你跟那位小姐到家裡喝茶的人嗎?」手機裡的聲音停了一下,「我在收音機聽到萬雲龍的事了,很遺憾。」
「謝謝。」
「早上跟你們聊過之後,我們稍微查了一下,」那個聲音報了一個地址,「現在我們應該在萬雲龍家裡,不過你們要快點來,我們可能等不了太久。」
「我們馬上過去,」馮果說:「不過為什麼等不了太久?」
(待續)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高雲章
高雲章
大家好。 這裡是個人一些創作推理小說的分享空間。 如果作品還合胃口。歡迎您到這幾個地方,看看其他的作品: 部落格:黑夜降臨時 https://zcc1234.pixnet.net/blog Facebook:黑夜降臨時 - 王萬里與霍士圖的推理小說 https://www.facebook.
本文發佈於
曾經,陽光照耀著我們的城市,為每個人帶來希望。 然而有一群人竊取了城市中的光輝, 從此之後,闇黑吞噬四周.... 曾是二線演員的知名社會運動者陳屍車站大廳, 警方準備驗屍時卻遇到意外的阻力, 由休職兩年的老鳥警察,回鄉探親卻目擊凶案的紐約市警局刑警組成的偵察小組,是否能找出真相?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