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警察的搞鬼守護靈竟然是JK!?(1) 菜鳥報到

2022/09/28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故事大意:
林金旺只是個剛上任的菜鳥警察,因為命格太旺,初次執勤就遭遇槍擊甚至命危!
卻也因此得知自己能用家傳的鬼谷陰陽道法,能力是與『鬼』交流!?
但沒想到從『法典』中前來輔助他的守護靈,竟然和自己心儀的女高中生有著相同的容貌!?
意外開啟能力的金旺,他將會如何與這些『鬼』相處呢?
前言:
貴安,我是大家熟悉的河合艾梅莉。
十月!沒錯十月到了,在日本動畫秋番開播的這個檔期,本小屋於每週四的時段也要開始連載一部全新的作品。
這次帶給大家的是有別於以往的日輕不同感受的小說,是一部充滿台式風格的作品,或許故事裡的內容能讓大家更能感同身受也不一定呢~
本作是由新合作的抹茶乳酪老師來主筆撰寫的中長篇連載,艾梅莉老樣子負責修改與編輯的工作,文末抹茶乳酪老師也會在後記向大家請安問好。
***
「學弟……你要不要去改名字啊!今天跟你搭到班已經是第三次出狀況了,你的名字真的需要去改一下,你不是說你才第一天出勤嗎?就這麼旺!」
我叫林金旺,前年考上警察後受訓了一年,現在才剛下單位實習。
受訓的時候成績不算突出,所以選單位時輕鬆的缺都被撿走了,只能就近到離家近的單位,而且是大城市當中比較忙的派出所。
今天其實算第二天報到了,昨天第一天副所長並沒有安排我工作,只是讓我熟悉轄區的管轄範圍,還有認識所內的環境。
今天上班,副所長就安排我跟一位資深的學長執行巡邏的任務-
早上跑了八個巡邏點,正常來說都簽完名後就能回派出所吃中餐稍作休息,結果到第一個便利商店的巡邏點,就遇到一個酒空,喝了一整晚的酒到早上,酒喝完了要買酒,但是不付錢就要把酒拿走,在那邊跟店員起了衝突。
到第三個銀行的巡邏點,碰上一個輕熟女,因為在網路上交友,遇到一個愛情騙子要匯款五十萬給對方,還好被銀行行員阻止,跟她解釋很久之後她才相信是被詐騙。
現在到了第七個銀樓的巡邏點,摩托車才剛停好,就看到銀樓內有一名男子拿著鐵鎚敲破了玻璃,要拿走裡面的金飾,還好老闆的大門是用防彈玻璃做的,沒有按下開關便無法開門。結果搶匪拿了金飾卻撞不開門,只好摸著鼻子等著被抓。
銀樓老闆從他按下按鍵在櫃台周圍升起的防彈玻璃內,看到我跟學長出現在門口,便開了門讓我跟學長進去抓了搶匪。而學長也通報了所內那邊請求警車支援,來帶走搶匪回去做筆錄。
在我們等待所內警車支援的同時,學長才會冒出這句話,來抱怨我的名字……
我也是有想過要去改我的名字啊,這林金旺三個字聽起來真的很俗氣。在現代社會的眼光中,那好像是老阿伯才有的名字。
但是爸媽跟我說,這名字是命理師算過的,配合了我的生辰八字,肯定會給我帶來好運,我也沒辦法去忤逆長輩而改名字。
派出所支援的警車終於來了,來把搶匪給帶回去做筆錄,而我跟學長也繼續往早上的最後一個巡邏點出發。
就在我跟學長往最後一個巡邏點行進的路上,後方巷子突然出現兩台黑色轎車前後高速追逐,在轉進我跟學長所在的路口時,後方的車竟然拿出手槍對著前車開槍。
「不會吧!?發生了槍戰,副所長昨天明明跟我說轄區內的治安還不錯的,怎麼會突然就出現飛車追逐的槍戰呢?」
經驗豐富的學長在聽到槍聲回頭確認後,就要我跟他一起在路邊停車並請求支援。但還是菜鳥的我,突然腎上腺素大量分泌,拔出了警槍對著後面追逐的車準備射擊。
那輛後方追逐的車,從副駕駛座開槍的人似乎也發現到了我,便向我這邊開槍。有兩槍射中了我們的巡邏車,而最關鍵的一槍居然往我舉起的雙手下,從我左手腋下處射中了我!
「嗚啊啊啊!」
在我失去意識的前一刻,我只隱約聽到學長的請求支援,又加了一句話。
「有警員中槍,請求救護車救護...重複,有警員中槍,請求救護車救護...」
然後我便暈了過去……
咦?這邊好熟悉,好像是在嵐麟縣我鄉下老家常常去吃的麵店,但老闆娘怎麼都不來問我是不是一樣要吃牛肉麵呢?就連看著我長大的老闆,從廚房把剛燉煮好的牛肉拿到老闆娘旁邊時,也對我視而不見。
看了看四周,這裡真的就是村裡最有名的牛肉麵店。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剛剛不是還在巡邏嗎?怎麼老闆跟老闆娘都沒有發現到我呢?我滿腦子疑惑,對於現在所發生的事情完全不解……
這時候店門口走進來了一個戴著粗框眼鏡,看似一臉正氣的男人,在門口掃視了一下店內的環境,對著老闆娘點餐:「來一碗牛肉麵。」
然後就逕自走到我的位置旁邊坐了下來。
「大師你今天要來點小菜嗎?」
老闆娘熟練的煮著麵,然後問著坐在我身旁她口中的大師。
「不用了,我吃完麵就會離開到外地去,今天比較趕時間,要到比較遠的地方。」
奇怪,為什麼老闆娘只問那個大師卻都不問我呢?
「老闆娘,我也要一碗牛肉麵,要加辣喔,再來一份招牌豆干跟皮蛋豆腐。」
但老闆娘完全不理我,熟練的把牛肉麵煮好後,就送到大師的面前,然後繼續去招呼剛進來的客人。
這時候坐在我旁邊的大師,拿了筷子開始吃著麵,吃了幾口他突然開口說話。
「他們看不到你的,因為你現在只是個靈體,你的命體不在這邊,不信的話你看一下現在的新聞報導!」
我驚訝得看著坐在我旁邊的大師,這一句無頭無尾的話,卻有著深深的魔力讓我照著他的話去做。
我看著牛肉麵店裡的電視機正放著中午的新聞,只看到那新聞台的美女主播正播報著。
『剛剛收到了最新消息,環海市兩名員警正在執行巡邏勤務時,突然遇到了黑道尋仇的飛車追逐槍擊事件,兩台車前後追逐時,後方的車瘋狂朝著前車開槍,員警發現後舉槍制止卻遭射擊命危!子彈從一名林姓員警腋下沒有防彈背心處射中身體,血流不止送醫搶救。而警方在十分鐘後也順利攔截下開槍射擊的車輛,並將嫌犯帶回偵訊,被追逐的車輛則在繼續追查中。』
『據了解被擊中的林姓員警,是才剛考上警察特考,目前還在實習的菜鳥警察,目前已經送到醫院進行緊急救治,但情況似乎不太樂觀...這起案件本台將持續關注,隨時為您插播最新消息。』
什麼?什麼?電視新聞報導中,那個被抬上救護車,滿身是血的人竟然是我?
所以剛剛新聞說的林姓員警就是我?我現在正身中槍傷命危搶救中!那我怎麼會在這邊呢?
我現在又算是什麼樣子?靈魂出竅嗎?為什麼只有這位大師看得到我呢?
滿肚子疑問沒有獲得解答,而我也只是在心裡想並沒有說出來。但大師似乎看清楚我所想的是什麼,又在旁邊對著我說話。
「沒錯,電視上的人就是你,你現在只是個靈體,至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家麵店也是個機緣,或許是你出事前想要吃麵然後就回到這邊了。」
剛說完大師又對著我自我介紹。
「我叫趙圻生,是個命理師,你的名字就是你的父母來找我算的,想當然我也看過你的生辰八字。所以你的命格裡,大約在什麼時間點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大約都算得出來。你現在需要趕緊回歸命體,靈體與命體分隔太久是會出事的!剩下的我會再去找你說明。」
大師從他口袋裡拿出了一顆會發光的靈丹。
「你的搶救時間大約會需要近二十個時辰,到明天晚上子時時分我會去找你,這顆靈丹可以暫時穩住你的三魂七魄,你能不能醒來還是要靠你自己的意志力,但我知道你可以撐得過去的。你就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明天我就去找你。」
說完大師就把他手上的靈丹打在我的頭上,瞬間我的眼前一切又都變得模糊了。
時間過了一天半,大師趕到了我所在的醫院外圍的旅館入住。
他進到房間後,鎖上了房門,在正中央的大床四周布滿了充滿法術靈字的紅紙,時間來到子時,大師便在床的正中間打坐入定。
大師依照之前的靈丹來搜尋我的氣息,終於發現已經被搶救成功身在加護病房中的我。
隨後大師也用龜息之法穩定命體,再施展靈魂出竅的方式,以靈體的型式出現在我的病房內。
大師唸了一句咒語,將手放在我的頭頂上,把之前的靈丹收了回來。隨後移動身法,靈體便出現在醫院頂樓。
在醫院頂樓的大師,將手上發光的靈丹放了出來,隨後又念了一句咒語,瞬間我的靈體也被大師在醫院的頂樓召喚了出來。
「嗯嗯,還不錯,三魂七魄都還健在。」
大師看著又變成靈體的我說著。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原本還在牛肉麵店的我,被你往我頭上一拍之後,又回到了醫院,飄浮在我自己的身體上空,看著自己進行手術。就在手術進行完被推到加護病房後,來了一陣睡意,就感覺到我回到了我自己的身體裡了。結果現在不知道又被你做了什麼手腳,我又從我自己的身體飄浮出來並來到這邊!你是不是需要跟我解釋一下!」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有發出聲音的講話,畢竟以大師的說法,我現在只是個『靈體』!
「我會跟你說的,現在我們的時間非常足夠!」
大師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了我,開始說著他的故事,並告訴了我一些我從來都不知道的家族事件。
「我現在年紀已經接近三百歲了,你的曾曾曾祖父跟我是師兄弟的關係,依照輩分你我相差太遠,但你可以叫我趙師伯。我們師承浯嶋派,可以算是鬼谷道家中的一個分支。」
「欸?三百歲?趙師伯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這人說謊是不是不打草稿啊?連一百歲我都不信了你跟我說三百!?
「浯嶋派只承襲鬼谷道家中的陰陽道法兩種法門。陰之法由你林家一脈單傳,但學習此法門需要特異體質,就是心臟位置必須異於常人。」
「……」
趙師伯不理我自顧自地講,我倒要看看你會講出什麼名堂來。
「一般人的心臟位置在人體偏左側,而學習此法門的心臟位置,則需要在右側,才能通順的讓此法源在身體流動。就跟你的曾曾曾祖父一樣,這種遺傳機率一般只有百分之二,現在剛好發生在你身上。」
他指著我的右胸口,我納悶的撫著它。
當然從小我就知道自己的心臟位置與常人不同,不過這並不影響生活,也就不以為意。
「相信你看到昨天被射擊後送醫開刀的照片,如果不是你的心臟是偏右邊的話,子彈從你左手腋下射入卡在你的身體裡,正常就會打到心臟而死亡,你卻因為你的特異體質而活了下來。」
「唔嗯……」
這麼說真的是這樣,要是我心臟正常的話早就死了。
「另一種法門陽之法,則由我趙家單傳。兩種法門所學皆不同,使用方法及效用亦不同。」
趙師伯將手揹在背後,在室內來回踱步。
「陽之法亦稱『修仙-神傳』,所講求是謂延年益壽,長生不老,看卦測算,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唯一的戒律就是不能生男嬰,一生出男嬰,全身修練之陽法會通過血緣直接渡往男嬰身上,保護此法的延續。一年內自身會功力盡失傳給男嬰變回普通人,在剩餘的二十年壽命內扶養男嬰長大並教導所學。」
如果子孫是男的自己就會功力盡失的意思啊?
「而你林家陰之法亦稱『修魔-鬼傳』,所講求是謂與鬼言道。你們看得到鬼,摸得到鬼,感覺得到鬼,可以與鬼交談,訂立契約。」
「看的到鬼?可是我沒聽說我家的人有誰有陰陽眼啊?」
然而趙師伯仍未理會我,自己接著往下說。
「鬼,其實算是一種意識的存在,腦波也是一種意識的存在,當人死亡之後,便以腦波的意識存在於世間。人在非自然死亡之際,心中所深切掛念的意識,就會加深其意識的存在感,變成世人常說的鬼魂,其掛念越大,無法消散,就會被說成陰魂不散。」
「嗯……」
我確實有聽過這種說法。
「而你的陰法,就是與這些鬼訂立契約,完成他們生前的願望或是夢想,在達成他們的願望或掛念後,這些鬼魂便依照契約由你召喚與控制。」
「也就是說我可以控制鬼囉?」
如果趙師伯所說的屬實,那還真是讓人很感興趣。
「但這些契約必須裝在由你的心血所煉化的小瓷瓶裡,每晚以你的精血餵之。以下兩點都會讓裡面的鬼魂灰飛煙滅不得超生。其一的瓷瓶由於是由你的心血煉化所致,所以不可靠近火源讓瓷瓶灰化;其二是若每晚沒有餵食精血,其鬼魂會沒有精血所供之養分。」
「嗯嗯。」
不知不覺我已經開始用心在腦海中做筆記。
「唯一的戒律就是不能指使鬼魂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導致陰法反噬其主,訂立契約的鬼魂將不受控制危害人間。」
趙師伯說到此也終於停頓了一下,似乎在讓我慢慢消化他所告訴我的故事。
「我的靈體能維持的時間也快到了,在你傷勢痊癒恢復轉到一般病房之後,我會以正常人的型態去找你,到時候再把師兄託付的『法典』交給你。你現在就好好回去養傷吧。」
趙師伯說完話,將發光的靈丹又收回他自己的手上,然後從我頭頂拍打了一下,瞬間我又跌到病房內回到我自己的身體裡。在意識逐漸模糊之前,我真的想罵一句-
『幹!不要再打我的頭了...』
大約過了五天,在普通病房悠悠轉醒的我,看到的畫面並不是慈愛的父母陪在病床旁守著我,而是他們兩個就毫不掩飾的在旁邊的沙發上做起了造人運動……
無言、我真的無言啊!
我只好用我虛弱的語氣勉強的跟他們說話。
「幹!我知道你們從結婚到現在就都性慾很強,就算有了我也一樣,但可不可以不要在我的病房裡就這樣做起了運動嗎?很扯耶!」
老爸還用他那兩個屁股蛋對著我-
幹!想吐。
「老公不要了啦,小旺醒來了,你快出去啦。」
老媽雙手推著老爸精壯的胸膛,想把老爸從她身上推開。
但老爸卻因為老媽聽到我的聲音,因緊張而雙腿瞬間夾緊所產生了快感。
老爸馬上精蟲衝腦地喊:「不行,我快了,等一下、要來了!!!」
然後就在老媽嬌喘又忍住叫聲的當下,結束了這齣鬧劇。
老媽拿起濕毛巾將自己身上的汗水與那濁白的液體擦乾淨之後,穿好了衣服來到我床邊。而老爸則是進了衛生間去梳洗。
「小旺,你終於醒啦!你可讓我擔心死了,才下單位兩天就給我搞出這樣的大事,不是答應了我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的,難道都忘了嗎!我就說當警察很危險的,不要再回去做警察了,幹麻去當警察?家裡又不缺錢!」
老媽對著剛被吵醒的我一陣碎唸,渾然沒注意到此時她的雙頰還泛著潮紅,頭髮也微濕,顯示著剛才的大戰有多激烈。
這性感的模樣完全看不出老媽有我這一個二十五歲的小孩!
「你們有在擔心嗎?我一醒來就看到你們在做造人運動,真的感覺不到你們所說的擔心。」
「小旺,你不能這樣說啊!」
老爸也用洗戰鬥澡的方式,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就梳洗好自己,並從衛生間走了出來。
「你一從加護病房轉了出來後,我們就要求入住單人病房,全程在你旁邊照顧著你,這幾天來你媽可從來沒有離開過病床旁邊呢!」
「老公別說了,小旺已經醒過來了,趕緊去跟護理師說一聲,請醫生來看一下吧。」
老爸回應後就走出病房去找人了。
***
後記:
哈囉~我是愛吃抹茶的抹茶乳酪!
本作是以中學時期曾經看過的台式鎖碼頻道改編而成。糟糕……這樣會不會暴露年紀了?
大家會發現我幾乎不形容主角的長相,目的其實是想讓大家想像自己就是主角,身歷其境囉。
那就請大家盡情的感受一下本作的喜怒哀樂囉!我們下週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河合艾梅莉
河合艾梅莉
我們是兩人一組的寫手。 寫作類型都是日系輕小說。 目前對JK的愛,愛到無法自拔ヽ(*゚ω゚)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