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劫之二──無勇131

2022/10/04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131.無勇之大秦(六十三)
  惠看起來五官沒什麼變化,只不過眉間陰騖,好似有團烏雲籠罩其中,剛分別時他被李舟點燃的一點生氣又沒了。
  「你跟你哥哥,快點離開這裡。」
  李舟來到慕容家,吃好喝好,身高抽得很快,這會兒已經比惠高了,只是心性上仍然單純:「離開這裡?你是說玄卿家?」
  「整個大秦。」惠簡短地說,「離境需要手續,趁早準備。」
  「啊?為什麼兒?」李舟不明所以,「平白無故的……發生什麼事情了?」
  「言盡於此。」惠卻不肯再多說什麼了,他是直屬天皇的忍毅,直接對天皇宣示效忠,今天來找李舟已經違反了命令,他不能再透露更多情報了,「別跟人說我來過。」
  說完,惠就要走,李舟見狀趕緊把人攔下,只見惠的手一抽,彷彿在猶豫要不要動手,李舟就說:「我還藏了一些櫻花蘇,你帶點走吧,很好吃兒。」
  李舟也沒想到問惠是怎麼翻進慕容家的,他匆匆跑去書桌那裡,拉開抽屜,裡面滿滿當當都是吃食,文房四寶反倒被雜亂無章地擺在桌上,配上他歪歪扭扭的字,畫面頗為滑稽。
  惠被塞了滿袖子的點心,神情有些呆愣:「給我?為什麼?」
  他不是來乞食的。
  「還有什麼兒,新年啊!」李舟理所當然地說,「新年都要吃點心的,新年快樂兒。」
  惠沒有什麼過年的概念,不過還是對李舟點點頭,珍惜地將點心收好,只不過量挺多的,不太好放。
  「也給蒼跟律帶一點兒。」李舟清空了抽屜,「你們過得怎麼樣兒?在大秦還適應兒?」
  惠想了想,似乎也沒什麼適應不適應的,任務下來,他們執行任務,如此而已,不曉得該怎麼回答李舟的問題。
  跟李舟他們分開後,他們便私下找到目標祕密販售軍火,並從旁協助、保護楓圓大使,一些家境殷實且嗅覺敏銳的大秦人問移民海外的次數越來越多,也有不少人本是良民,被竄改戶籍成為賤奴後求助無門,只能逃跑到各家大使館碰運氣。
  而越來越多楓圓人被勸回國,這其實是一種信號,能讀懂的人才有辦法提前準備。
  李舟整日除了跟崔元學醫術、練拳法、去東昇堂跟小青玩之外,兩耳不聞窗外事,對此一無所知,自然也不知道惠的擔心。
  好不容易惠終於將所有點心塞進兜裡,他不再拖延,瞬身就消失了。
  李舟心裡直咕噥,怎麼搞得這麼像偷情兒?明明留下來吃頓飯也可以呀,馬哥哥又不是不認識。
  *
  蘇府。
  蘇府的閨房向來只有丫頭可以進出,只不過這會兒外面鑼鼓喧天,一名男子卻趁丫頭睜眼閉眼的偷懶下,藉機溜了進去。
  「娜朵。」顏昊站在門外,壓低聲音道,「楊子浩逃了。」
  「我知道。」蘇娜朵的聲音虛弱,靠在門板上,顏昊必須非常專注才能聽見蘇娜朵在說什麼。這個小姑娘平日看著挺健康,但每一次只要使用異稟,就會十分體虛,日子長短不定,但這期間她除了蘇樂雅外誰也不見,為此他還曾經嫉妒了蘇樂雅一段時間,一個大男人跟一個心上人的親妹妹計較,這傳出去也是真丟臉。
  「我已經測試過,哪怕是慕容家的吳語,都無法破譯我的密文,他的異稟無法識讀摻雜密碼的文章。」蘇娜朵咳嗽道,一旁的蘇樂雅擔心地攙扶著她,「但也說不准他的異稟會再進化,還是得小心。」
  「妳不是說他是搞垮四大家族的關鍵嗎?」顏昊有些急。
  可是蘇娜朵卻沒辦法再說了,她倚著門,閉上了雙眼,顯然昏了過去,蘇樂雅連忙撐住她。
  「娜朵?小娜?」顏昊急道,「妳沒事吧?」
  「姊姊昏過去了。」蘇樂雅癟著嘴,哭喪著臉,「怎麼辦呀。」
  她姊姊的身體一直不好,印象中好像從小就這樣了,這次更是嚇人,毫無預警就昏了。以前起碼蘇娜朵還可以自己爬上床。
  「我去通知其他人,妳先將妳姊姊扶上床。」他一個男人,無名無份,踏入二門之中實在已經有違常理,閨房無論如何是不能進的,現在除了通報以外還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好在蘇娜朵很輕,蘇樂雅力氣大,努力將蘇娜朵一隻手環住自己肩膀,另一隻手攬住蘇娜朵的腰,連拖帶爬,好歹將人放回了床上。蘇樂雅大汗淋漓,看著蘇娜朵慘白毫無血色的臉,心想這個年真是爛透了。
  不一會兒,蘇父跟蘇母就進來了。
  阿依沙憂心忡忡:「怎麼好端端突然昏倒了?」
  蘇父瞪向蘇樂雅:「該不會給妳氣的?」
  「不是。」蘇樂雅一臉委屈,「我們本來在說話,結果姊姊突然就昏倒了。」
  阿依沙踩了自家老公一腳,罵道:「成天就會懷疑我家女兒,有你這樣做父親的?」
  被踩了一腳的蘇父不作聲了,把氣撒到了丫頭身上:「怎麼伺候小姐的!」
  一群人亂做一團,蘇娜朵悠悠轉醒,見床邊圍著人,喃喃道:「我昏了?」
  「姊姊。」蘇樂雅第一時間撲了過去,「妳嚇死我了!」
  「抱歉。」蘇娜朵安撫地摸摸蘇樂雅的頭,一臉歉意地看向自己的父母,「女兒無意驚動父母……」
  「說哪門子的話。」阿依沙說,「身體如何?可還有不適?郎中怎麼來得這麼慢。」
  「只是感覺沒有睡飽,天涼,嗜睡。」蘇娜朵笑著道。
  但是她很清楚,這是代價。所有異稟中,預知類最容易身體出狀況,使用越多,則身體越差,需要靜養。尤其她的異稟天璣,早些年她使用時恢復的速度還算快,可現在即使頁數恢復了,她的身體也沒有康復,照理來說她應該要等到完全康復才能再次使用,這才比較保險。
  然而大秦的崩潰正在加劇,她不能放過這個機會,所以一旦她判斷有必要使用,她依然會用。
  蘇父對蘇娜朵的說法深信不疑,阿依沙倒是覺得蘇娜朵有事瞞著她,但是感覺很模糊,又覺得姊妹兩無話不談,要真有事情的話,蘇樂雅應該也不會故意不告訴她。
  後來郎中來了,把了脈之後也只說了脈相虛弱,血氣不足,得多吃多喝多睡,夫妻倆這便扯著小女兒走了,讓大女兒好好睡上一覺。
  蘇娜朵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她先是在腦中畫了一遍大秦的地勢地圖,藉著父親是掌管外交與經濟的宰相,她不用使用天璣便能得到許多情報。如今大秦人才外流,席王不得人心的大勢下,大秦強盛繁榮的外表下已經千瘡百孔,只要再添一把火……
  楊子浩是被楊子軒算計的,那個表面一心醉棋,看起來非常無害的人,實際上才是動手最狠的。他先是想辦法讓楊子浩出了紕漏,再趁機說服楊子浩出逃造反,而那個蠢蛋楊子浩真的就傻呼呼地按照楊子軒的劇本走。
  而宇文長在此事中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他的動機很好理解,畢竟楊家越亂他越可能出頭,只不過楊子軒究竟為了何事?背後還有誰?
  不,那些暫時不重要。
  從楓圓那裡祕密訂購的軍火已經經由特殊渠道交付在顏昊他們養的私兵上,這些私兵大多是被逼得無家可歸的百姓,存在對大秦的仇怨,其中一個便是徐瑩的父親徐忠國,他的女兒遭人入室綁架,告狀無門,至今都還記得當時上門搶人的人究竟有多囂張。
  『給楊家做小,是你女兒的天大福份,勸你們識相點!』綁人的人還嗺了他一口沫,『區區一個大夫,別給臉不要臉。』
  這些狗奴才,明明自己也沒什麼權力,甚至地位比自己還低,就因為侍奉的主人從指尖隙縫中露出了一點肉味,便爭先恐後地成了權勢的奴隸,享受著將人踩在腳底的優越,陶醉在為所欲為的快感中。
  他一個大夫,居然無力保護自己的女兒,妻子也因此自殺了,他憤而辭職,遞狀大罵楊家,卻因被判誣告而坐牢,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好,他遇到的獄卒還算不錯,除了牢裡的環境艱苦點,倒也沒遭遇什麼極刑折磨,時間到便被放出來了。
  可他出來之後,才發現自己的房子被充公了,因為他的家產不足以支付楊家索要的和解金,被判給了楊家,從此他只能流浪。
  他的名字可真是一個笑話。
  徐忠國沒有停下他的腳步,他逢人便說自己的遭遇,有些人看他可憐會給些殘羹,有些人覺得他精神出問題招晦氣,會吆喝著將他趕走。
  他不能死,他要活著看到楊家垮台。
  顏昊的私兵中,許多都是跟徐忠國有差不多遭遇的,而且越來越多。
  本來他們一開始都在愁如果真要跟席王開戰,兵源是一大問題,哪怕有言王當時留下的親兵及其家屬,人力仍舊不足以跟大秦抗衡。
  跟席王不同,他們不能打沒把握的仗,席王可是為了政權穩固,曾經親自送那些投降的言王兵去莫雪地界打仗,卻連基礎裝備都不給,就讓他們活生生凍死在戰場上。
  蘇娜朵綜合考慮了所有她能想到的狀況,利用她的天璣找了不少像徐忠國這樣的人。大秦兵雖然多,但是軍中貪贓枉法,沒有保家衛國的信念,更多的是酒池肉林,想著升官晉爵,雖說不是每個部隊都這樣,但只要這種氣氛還在,這顆毒瘤就會從內部瓦解士氣,可以用最低的成本攻下。
  歷史上並不缺以少勝多的奇蹟戰役,只要戰略正確,戰術輔助得宜,她就能藉著天璣幫助顏昊取回大秦天下,撥亂反正。
  不到四年後,便是輪到大秦舉辦聖克伐大典了,屆時領兵攻入朝中逼迫席王就範是死傷最少的方式,可以將戰亂範圍限制在朝中,遠離一般百姓,也是她最理想的一個方案。
  可是現在楊子浩把楊家製造異稟武器的祕密帶出去了,天牛那裡勢必有所動作,而天牛跟紳霧的關係又頗為微妙。
  南宮家跟紳霧有私通,大秦禁言也禁麻,紳霧的大麻在大秦是違禁品,可又頗受軍隊官員歡迎,南宮家就能從中收取保護費,自然這款帳不用繳稅,因為是黑錢。
  她跟南宮彥有過幾次短暫接觸,他養的那個小二子很有趣,看起來南宮彥也對小二子頗為呵護,聽說還特地為了他建造一座宅院,只不過地點很有意思,是大秦跟天牛的邊界。
  說起來席楊的位置也不太好,四面環敵,上有莫雪,下有天牛,左靠集廉,只遠遠離開了福丸,那個言王敗逃的島嶼。
  因為席王上位並不光彩,選在這個位置也是為了制衡朝中勢力,國師群每個都有跟外國勾結,整天嚷著愛國敬國的朝中大老們卻是最使勁掏空大秦的。
  蘇娜朵嘴邊泛出一絲自嘲,她為了幫助顏昊,選擇了加速對大秦的催亡,便是勸告父親別再盡心盡力,轉頭當起阿諛奉承的小人,製造紙醉金迷的幻象迷惑席王,更能保命。
  只要敵人越來越暴政無道,屆時他們便更出師有名,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所以席王必須是暴君,好在他也的確是暴君。
  還有士兵們的裝備、衣著,要考慮氣候及地形,以及跟異稟者的配合,現在招募的異稟者不夠多也不夠強,雖然可以有奇襲之效卻難以支撐,必要時或許得跟吳語打交道,請他說服慕容蘭借人……
  蘇娜朵越想越多,越想頭便越痛,迷迷糊糊中又再度睡了過去。
  *
  聽完馬凡的報告,慕容蘭好一陣子沒有說話,他沉默地坐在一邊,看起來非常頭痛。
  「扯到朝廷,這不是我一個人就能處理得了了。」他說,「楊全那個白痴,連自己家出了這麼大簍子都不知道。」
  「他怎麼會不知道?」馬凡有些困惑,「楊子浩不是跟他很親嗎?」
  「因為那個白痴,現在正在瓊亞渡假。」慕容蘭說,「瓊亞是大秦中冬天最溫暖的地方,他每年幾乎都在那裡跟楊岐河一起過,只不過今年楊岐河走晚了,不過我們現在知道是為什麼了。」
  「那白玉鬼城……?」
  「暫緩。」慕容蘭咬牙切齒道,似乎非常不甘心狠狠削楊全一筆的機會沒了,又怕真的出事情,不得已只好暫時將清掃異獸的工作延後。
  馬凡鬆了口氣,本來預計年後就要成行,現在看來還可以拖上一拖,等過年後東昇堂重開,他再去找安老師商量。
  「對了,異獸研究課被封了。」慕容蘭道,「我剛剛得到的消息,那位安老師被列為通緝犯,已經逃亡了。」
  馬凡瞠目結舌:「為什麼?」
  「窩藏言姓逃犯,觸犯禁言令。」慕容蘭說,「但是具體是哪位言姓逃犯沒有打聽到,是最高機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火火
火火
不想廢話,總之想說的都在文裡,說透就沒意思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