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是誰瞎了狗眼?

2022/11/13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是誰瞎了狗眼敢打我!』一個長相看起來還頗端正的錦袍公子痛呼一聲之後,抱著鮮血淋漓的左手,連頭都還來不及抬起就不假思索的怒罵出聲。
鮮血淋漓的左手上有著鞭痕。
是猛然被馬鞭抽了一下,誰能想到竟然這麼凶殘的就見血了。
疼得眼淚都要掉出來。
長相看起來端正可是很沒氣質的錦袍公子顯然出身豪門貴族,哪裡受過這樣的氣?
所以一秒都不用考慮,先怒吼出口,正要抬頭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狗東西,真是氣死他了!他已經準備接下來要呼喝身旁的侍衛們上去把人按住,然後痛打一頓。
『掌嘴。』
結果沒有等錦袍公子呼喝侍衛,頭才剛抬起來,什麼也都還沒看見,頭頂上輕飄飄傳來一道聲音,然後錦袍公子整個身子朝左方轉了半圈,右臉火辣辣的,耳朵都有點嗡鳴。
錦袍公子被狠狠甩了一巴掌,完全懵在當場。
是大公子身後那個入城時舉令旗的人出的手,速度快的讓人晃花眼。
『高家的孫二少爺,辱罵郡主,你的舌頭是不想要了嗎?』
冷冷的聲音繼續從頭頂傳來,錦袍公子,也就是當朝高宰相的二孫子,終於回過神來,同時也認出這道聲音,他猛地一抬頭,就望見那個在馬上直挺挺的少年身影,當下打了一個寒顫,『大…大公子?』
『宰相的孫子好了不起嗎?就可以當街隨意欺辱百姓?這老翁哪裡惹你了?』另一道頗為嗔怒但好像還是有些軟萌的清脆聲音響起。
高志恆不由自主的將視線下移,就看到戴著一副精緻青銅面具的嬌小身影,一手執著馬鞭,一手還扶著那站不太穩妥的賣菜老人,面具下那雙漂亮的眼睛正在怒視著他。
高志恆的腦袋瞬間有些打結。
這…這是郡主?
這是哪位郡主?
不是,這該不會是那位天之嬌女?玥郡主?
娘呀為什麼玥郡主這麼火爆,一鞭子就能抽出這種效果?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剛剛大公子說什麼?
我…我剛剛好像是罵郡主瞎了狗眼?
終於想到這件事情的高志恆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再怎麼囂張跋扈,也萬萬不敢惹到親王府頭上。
『郡…郡主恕罪!大公子恕罪!是我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冒犯了郡主,還請郡主原諒!』高志恆大聲說著,可惜被搧了一巴掌,半邊臉腫得老高了,講話都有些不太清楚。
『我問的是這老翁對你怎麼了嗎?』玥郡主絲毫沒有被轉移話題,那站不起來的賣菜老人已經有其他人幫忙扶著,她輕輕甩了甩手中馬鞭,目光不善的盯著高志恆。
『這…這老翁…回稟郡主,事情經過是這樣的,因為大家都依序排隊在等候入城,但這老翁不知道為何急了些,推擠到站在他前方的我,於是我就回身想將他推開一點,可一時間未曾留意,力氣用的大了些,才害得他跌倒在地。』
高志恆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玥郡主對一個賣菜老人被踹倒的事情這麼不依不撓,不就是踹個死老百姓嗎?還是說這其實是故意針對高家?還硬要套個欺辱百姓的罪名給我?
不行不行,死都不能認下這個事兒,真要被說成是欺辱百姓,這麼損名聲的事情,回去之後爺爺還不得打死我?
『我明明見到是你用力踹了他一下。』玥郡主幽幽說道,語氣已經散出絲絲寒意,『你的右腳狠狠踹在了這老翁的左腿骨上。』
她眼力可好著呢,經過的時候就已經看清楚了,明明是這傢伙下馬車的時候推擠他人,這老翁只是閃避的慢了些,就被無緣無故踹了一腳,這種人做錯事不僅不承認,還想顛倒是非,簡直是不可饒恕。
『算了,不必狡辯,本郡主也不想聽。』於是玥郡主開口喊人了,『墨雲。』
一道身影立即下馬站到她身邊,她接著說,『踹回去。』
指令清晰明確,墨雲很迅速的一個飛毛腿,狠狠砸在高志恆的左腿上,這一踹似乎聽到了什麼東西裂開的聲音。
於是宰相家的孫二少爺發出慘叫,癱倒在地上,好像很可憐的樣子。
可惜這傢伙平日裡作威作福慣了,本來就沒什麼太好的名聲,四周圍的百姓一點都不可憐他,反而暗地裡為玥郡主道聲踹得好!踹得太好!
『墨雲,你帶著這老翁去醫館吧,一應費用記在王府帳上,然後把人好生送回家。』大公子如此說著,為這場突發事故做下完美的了結。
然後眾人就看到個頭小小的玥郡主,一個帥氣的翻身上馬,待持起韁繩後,就聽大公子說了句,『走!回府。』
一行人又整整齊齊的奔馳進城了。
順著最寬敞的主道,一路奔進內城,過城門的時候依然是亮了一下令旗,連停頓都沒有的穿過了內城門,朝著榮親王府奔去。
外城與內城相互對應的城門之間都修築有專供車馬行進的主道,兩旁設有提供步行的側道,而進入內城之後有八條主道縱橫交錯,故而在主道上縱馬馳騁並不用擔心會踩踏到過路行人。
這種設計不是凌雲王朝獨有,凡間諸多王朝帝國都是這麼做的。
畢竟這是個武道興盛的世間,沒有永遠不朽的帝國,也沒有永遠不燃的烽煙,戰爭的威脅始終都在,因此城池之間與城池內部保持強大的機動力與聯絡能力是很必要的,畢竟,大規模戰爭的主力終究還是凡人的軍隊,凡間沒有那麼多能夠飛天遁地的仙人,就算有,也多半都是在山門中潛心修煉,不理會紅塵俗世。
偶爾有些修仙有成的修士願意回到自己的家國裡,成為鎮守一方的老祖,倒是可以保家國很長一段時間的太平。
總之,榮親王府也屬於軍機要地,理所當然位處於八條主道之一的地界上。
大公子與玥郡主一行人再沒有生出其它波瀾,很快就暢通無阻的回到了王府。
一入了府門,玥郡主就迫不及待摘了青銅面具、解下了黑色斗篷,跟著大公子快步往正廳走去。
榮親王來到前堂的時候,才一踏進正廳的門檻,一道火紅的身影就撲到他身上。
『父王、父王!天玥好想你呀!你有沒有想我呀?』教訓人的時候氣場還挺強大的玥郡主,竟是軟萌萌的跟她的父王撒起嬌來。
榮親王哈哈大笑,揉了揉小女兒的頭,『天玥怎麼出門一趟還是不見任何長進啊,讓妳跟著哥哥出去歷練,怎麼也沒見妳變得穩重些?依然這樣毛毛躁躁的,都十三歲了還跟父王撒嬌,羞不羞呀妳?』說罷還伸手刮了刮小女兒的鼻子。
這下子凌天玥不開心了,她拍開父王的手,嘴裡咕噥著,『哼哼,姑娘家撒個嬌有什麼好羞的,還不是父王嫌棄我了,出了趟門你就會嫌我嬌氣了?嫌我不穩重了?以後都不跟你開心說話。』
『別啊,別這樣,我的小天玥啊,父王跟妳開個玩笑,開個玩笑而已嘛,嘿嘿。』榮親王緊張了,換他急匆匆的說著。
已經扭頭走開的凌天玥回過頭來,笑靨如花,又走回來抱住她父王的胳膊,『嘻嘻,我知道呀,我也跟父王鬧著玩兒的,這不是太久沒見了,好想你的嘛。』
『嘖,妳這讓人不省心的姑娘。』榮親王嘴上是這樣說著,臉上帶著笑,對於女兒跟他這般親暱還是很受用的。
凌雲王朝是凌家的王朝,王姓即為凌,玥郡主閨名凌天玥,大公子名為凌天鵬,而二公子名為凌天勤。
此時凌天勤也從他的院子來到正廳了,笑盈盈的說道,『大哥,小妹,你們可總算回來了,父王三天兩頭就念叨著你們倆呢!』
這是個滿身書卷氣的儒雅公子,與他兄長盡顯武者風采的英氣煥發大不相同,正毫不遲疑的三言兩語就把他父王給賣了。
凌天鵬接著也毫不客氣的拆起了他父王的台,『不能的吧?應該是只念叨著妹妹,哪能念叨我呀,我也不是頭一回去燕渡山剿匪了,從前怎麼就沒聽父王曾念叨過?』
『喂喂,你們這倆崽子,見好就收啊,揭你們父王老底很有趣嗎?』榮親王板起臉,瞪大了眼睛。
『有趣呀!』一個嬌嫩的聲音立馬接口。
三個男人都沉默了,同時看向那個年紀最小的姑娘。
榮親王沒轍了,狠狠瞪了凌天玥一眼,然後自己又爽朗的大笑起來。
凌天鵬、凌天勤倆兄弟也接著笑了起來。
一屋子的笑聲。
這種溫馨的氣氛,似乎一點都不像豪門貴冑之家,但這確實就是榮親王府的日常。
誰能想到領兵無數、威嚴極重的榮親王,在自家府邸裡面絲毫不擺嚴父的架子呢?簡直比尋常百姓家的父親都要和善可親,甚至隱隱有種江湖的俠氣,豪放的很!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