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兩件事

2022/11/1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事實上大多數人對於修行都是一知半解的。
大約只是知道若想求仙路,可以找到一個山門勢力檢測是否有仙緣,若是幸運的有緣人,便可以加入山門修行,成為築基修士,而後築基修士若能突破凝丹大關,便進階金丹真人,能夠飛天遁地,成為真正的仙人,可以突破這片天地,前往上界天繼續修煉。
山門勢力的存在並不是太大的秘密,山門不收八歲以下的孩子也是普遍被認知的事實,只不過尋常人不明白修行到底是怎麼回事,自然也不明白這項限制的真正原因。
而凌飛騰由於顏聿的關係,對修行界有比常人更多些認識,沒有把仙緣這件事情想得太過美好。例如他隱約知曉那些山門勢力不僅彼此之間競爭激烈,在山門內同樣需要爭奪資源,而且山門勢力也分強弱大小,其實與凡間王國的相互征伐差不了太多,甚至更加殘酷。
試想想,凡間武道爭鋒都不太講道理,只講實力了,那修行者的爭鋒難道會有不同?國與國之間為了資源相互消滅侵吞,難道山門勢力就不會為了修煉資源搶破頭?所以他才會老是為女兒憂心忡忡啊!因為有強大實力之時,擁有絕世姿容會是件美事,但沒有強大實力之時,就成禍事了。
故而凌天玥修行速度快不是很好嗎?表示能夠越快擁有強大的實力,越能夠自保不是嗎?
『飛騰,你不明白其中利害,且聽我說,有兩件事情讓我感覺到不安。』顏聿整理清楚思緒,慎重說道,『其一,天玥的這個修煉速度太驚人了,簡單來說,天鵬修煉至今十年多,他修為築基六重的時候是十六歲,這已經算是資質上佳的天才了,就算在大宗門內,也是會受到重點栽培的。所以你知道天玥如今十三歲,已經五重巔峰將要突破六重,代表什麼嗎?』
顏聿看到凌飛騰的臉色已經變了,『這是足以引起宗門勢力之間出手爭奪的天驕資質。嗯,你們兄弟倆知道我有些不方便說出來的過去,總之,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天玥這資質真的勘比巨頭勢力的頂級天驕。』
凌飛騰不是很確定具體何為巨頭勢力,但他明白顏聿想表達的意思。
『這…這是不是就像凡間出了能運兵如神、每戰必勝的頂尖帥才,除了會引起各國爭奪人才,甚至,若爭奪不到就會寧願不計代價毀去也不能讓別國得到?』
顏聿點點頭,『對,你理解的沒有錯,雖然形式與你想像的或有不同,修行界有修行界的規則,巨頭勢力對於拉攏不到的頂尖妖孽,不至於以大欺小直接出手,但他們可以派出同代天驕去設法扼殺,所以這些天驕之間有著無比殘酷激烈的天然競爭關係,女子存世本就不易,天玥的容顏又太易遭人覬覦,已經會令修行路走得比較艱難,現在再加上這種資質…』他不禁苦笑了兩聲。
『兄弟,我當初為這小娃兒卜算出「六親緣淺,仙人之姿」的命數,可真是萬萬沒想到會是今天這樣的局面,這個所謂的「仙人之姿」似乎有點太過厲害了啊…』顏聿的表情苦惱,『所以我現在特別的忐忑,我知道你們有多疼愛天玥,我也特別喜歡這姑娘,可是她這個天資是雙面刃啊…可以平步青雲,但一不小心也是萬丈深淵…』
頂級天驕,仙人之姿,聽起來美好,但這些都是要建立在能順利成長起來的前提之下。
顏聿心裡想著,現在他是誤打誤撞剛好將凌天玥雪藏了,可是能藏多久?
就算凌雲王朝是個偏遠到連下等勢力都不會來的小地方,但天鵬跟天玥兄妹兩個要突破築基凝結金丹的時候,難道不用外出尋找機緣?
就算天賦爆棚連金丹境都可以直接突破,那金丹境界之後難道不繼續修煉了?
其餘人或許不清楚,可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金丹真人才不是什麼仙人,距離成仙還遠著呢!
天鵬的潛力應該能比得上他,最終很有可能成就與他相同的境界,那已是比金丹境高出許多,但依舊不是仙人,而天玥未來的成就絕對只會更高,他一點不懷疑天玥可以成仙!
所以他始終不擔師父之名,自認為只能算是個引路人。
其實話說到此處,凌飛騰也沉默了,不知道該接什麼。
但還能怎麼辦呢?他相信顏聿過去一定非常不簡單,他經常覺得顏聿如今就是龍困淺灘,有朝一日能夠恢復,肯定就要翱翔九天之上的。
連顏聿都拿不定主意,他…他就更沒轍了。
凌飛騰做了個深呼吸,然後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輕輕嘆了一聲,『那…第二件事呢?』
顏聿說,『其二,我很憂心所謂的「木秀於林」之危,我建議在這兩個孩子修煉到築基九重之前,最好別再讓他們出城了,少走動就少一點風險。讓天鵬閉關一段時日,應該不用太久便能突破,至於天玥,以她這修行的速度…我想說不定兩年內就能度過此劫了…』
凌飛騰點點頭,『嗯,這樣也好。』隨即他想到一件事,『對了,天玥那孩子昨天才說過要在城內走走,體察一下民情,這應該沒什麼大礙吧?你也說過,那孩子總該去看看人情世故,也去了解一下人心險惡,不然容易吃虧。』
顏聿道,『嗯嗯,這勢在必行,城內不太會有什麼危險,也是時候讓小傢伙在這方面有些成長了,她修為進展如此神速,有些事情就不得不早點提上日程,再耽擱不得了。』不然以後放出門去,真的很容易被拆吃入腹的…
『對了,我得離開一趟去找能隱藏氣息的術法,現在已經不僅是氣質容顏了,最好能同時掩飾境界,事不宜遲,我等等就走,快則三五日,慢則半月就會回來,你替我向飛達說一聲吧。』他口中的飛達是凌雲王的名諱。
『這麼急?』凌飛騰驚愕的看著顏聿,然後有點擔心,『不帶些人手嗎?只有莫言會不會照應不來?有沒有危險?』
『放心好了,那地方人多也沒什麼用,甚至原本也不需要莫言去,要不是我…』顏聿打住沒有繼續往下說,多說無益,反正他現在就是半廢了,境界感悟還在又能如何?只要沒有修為也沒有武功在身,想出去就需要人帶,事實就是如此,也沒什麼可自艾自憐的。
凌飛騰明白顏聿的心情,沒再多說什麼,只叮囑了幾句千萬小心。
於是,這場談話結束的時候,回了王府後按照國師交代正在認真修煉中的一對兄妹,還不曉得自己就這樣被禁足不准出城了。
凌天玥一直修煉到深夜才歇下。
其實她感覺自己修煉之後,精神還蠻好的,可不知道為什麼沾了枕頭就一陣睏倦,結果睡得格外的沉。
往日裡也經常這樣,但今天有些不大相同,這次她在沉睡中似乎掙扎著要清醒過來,可是卻睜不開眼,好像特別的累,然後,她覺得彷彿有人抓著自己的手不放,甚至額頭還被摸了一下。
只不過她醒來後也迷糊了,實在分不清楚那是真實發生過的、還是在作夢?
『墨雨,昨晚妳們有誰進來過嗎?』凌天玥洗漱的時候隨口問了聲。
名喚墨雨的侍女有些疑惑,不曉得郡主怎麼突然有此一問,『回郡主,昨夜是墨雨守在外間,沒有進過房,也未曾發現有任何人靠近。』
墨雨會這樣說,是因為她不僅是侍女,同時也是凌天玥的貼身侍衛之一,另一位則是墨雲,她們平日裡更多的工作其實不是伺候人,而是擔任耳目以及在郡主修煉時為之護法,昨日是她守夜,所以她不用去問墨雲就能直接回答。
『這樣啊…』凌天玥的神情顯得有些迷茫。
『郡主是否察覺到什麼異常?』墨雨感到緊張,若真有什麼人能不知不覺溜進來就太危險了。
凌天玥卻是搖了搖頭,『沒事,大概只是作夢吧。』然後她突然精神奕奕的說道,『走!叫上墨雲,咱們出門了,今天目標是外城北區!嘻嘻。』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