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舊宇宙)083 莉貝亞的百年孤寂

=================================
主角和各房介紹:
主 角  = 超級女運和強運,有色無膽的有錢大好人(?)
天然呆  = 大房,黑色眼鏡女,迷糊偽蘿,呆呆向前衝(咦?)
艾莉絲  = 二房,可愛貼心萌萌蘿,俄羅斯金絲貓,擁有讀心能力
小夏美  = 三房,聰明獨立堅強蘿,中日混血,超級天才
奈 美  = 四房,害羞內向無口蘿,中日混血,陰陽眼巫女
蘿絲瑪莉 = 五房,傲嬌強氣蘿,心靈控制能力
張雅玲  = 六房
莉貝亞  = 七房
重要配角介紹:
大夏美  = 三房,發明時光機,來自未來,超級天才
聯絡人  = 跨國性神秘組織聯絡人,溫文有禮很會說客套話
胖貍貓  = 高貴女王,家族守護神,大正娘,外冷內熱,偶爾喜歡惡作劇
小 咪  = 可愛聖伯納,蘿莉犬,陪小蘿莉玩,顧家,小奈美的使魔
狐狸妹妹 = 初出茅廬的小狐狸,黃色毛髮,搖滾類型的微熱(壞)女孩
張冠容  = 張雅玲的父親,證卷公司董事長,手段柔軟,作風保守古板
作者前言:由於從83篇開始,一口氣發到89篇,全長十萬字,所以一些屬於作者創作上的話語(作者前言)會到89篇文章的最後才發出。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83 2011-NOV-19
  莉貝亞的百年孤寂
緊張、驚駭、訝異、不安、困惑……被這許多情感充斥的我,忍不住喊著:「夏美,帶我去!」
「哥哥……」
我非常直接的:「用時光車帶我去未來!」
回過神的莉貝亞緊張的:「哥哥?!」
「畢竟是跟我自己這條命有關,所以我非親眼見到那樣的未來不可!」
夏美完全沒有阻止我,或是勸阻我,我相信是因為她心底也希望我能親自瞭解吧……
就這樣,十來分鐘後我放下所有女孩們,和夏美一起坐進地下室的時光車內,前往更加遙遠的未來。
『碰!』聲巨響中,時光車再次撕破時光裂縫,進入另一個空間。
先是十六年,接著是八十年,總共九十六年,可說離開自己時代的我,已來到一百年後。
十九歲的我,如果這時還活著,恐怕也已經一百一十五歲。
只是,我很清楚,對這個世界來說我早已經死了,早在三十五歲那年,被時間(萬有),被這個世界,徹底殺死……
窗外雖然同樣是白天,但是卻正下著屬於山區的磅礡大雨,能見度只有大約五公尺遠。
我不安看著窗外:「就是這裡?」
依然穿著漆黑喪服的夏美平淡回答我:「這裡就是八十年後。」
我再問:「看這樣的雨勢,同樣是山上吧?」
夏美正想回答我,忽然一聲『轟───』,時光車跟著搖晃了,明顯有什麼物體從時光車的右後方向前方衝飛出去,產生的衝擊波和強風搖動這輛時光車。
我訝異的看向右前方,想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除了大雨之外,什麼都沒看到:「那是什麼?」
相較我的態度,夏美依然平淡的說:「我想應該是屬於我們家族的AI機,也就是無人戰鬥機。」
「戰鬥機?!」
「一定是因為雷達忽然偵測到這輛時光車,剛才才會近飛進行最後的視訊確認敵友。」
「有沒有問題?為什麼這裡會有戰鬥機?我們的高度到底多高?」
「沒問題,只要它是使用我創造出來的AI,核心程式條列中應該都會藏有一條不能破解解讀也不能被取代的命令,關於絕對不能攻擊時光車甚至是必須加以保護的命令。所以現在它應該已經確認我們不是敵人的通知地面,並且要進行護航,否則我們早該遭受攻擊。」
我訝異的看著夏美,她到底寫了什麼樣的AI啊……?
再說,她已經預測到自己所寫的AI程式會存在世上這麼久嗎?
我正想追問夏美,警戒機的引擎轟聲再次迅速傳來,並且緊緊伴隨在這輛時光車的左右,明顯左右各一架戰鬥機正在緊密伴飛,果然正如夏美所說開始進行護航。
轉頭看向自己座位這一側的窗外,果然在五公尺遠的大雨中,隱隱看見一架完全漆黑的機體正在伴飛。
這架戰機約比時光車小一點,外型完全平滑流線,沒有任何不自然凹陷或凸起,機動性能和匿蹤性能肯定都非常高。
至於武裝,機翼下看不見任何飛彈,如果不是這個時代已經發展到不需要飛彈,就絕對是因為內藏式武裝,或者是因為兩者皆有可能。
另外,看從它的外表不見任何駕駛艙或窗戶,它伴飛時的動作和距離更是完全準確毫無遲鈍,看這樣真的是不需要任何外來控制的無人AI機……
就我所知自己時代的AI,應該只是電動玩具那樣的程度,讓電腦如下棋那樣朝著勝利目標一直吃掉,為了把人類擊敗,此外好像就沒有什麼大用處。
但是夏美所寫的AI,雖然經過八十年時間,還是可以用來完全控制一架軍事戰機?
至少這表示它的功能是強大的?是不會出錯或是出錯機率極低的?甚至是……會進行自我學習?
我正訝異看著,夏美忽然開始敲起鍵盤,不知道在輸入什麼指令給時光車的控制AI,再次把我拉回注意力:「哥哥坐好,要降落了。」
「喔……」
我再次看向前方。
我的身體能感覺到時光車的速度逐漸變慢。
沒多久,時光車就完全在空中停止移動,然後開始緩緩垂直下降。
兩邊伴飛的無人機,明顯無法像時光車這樣原地噴飛,只好重新加速,一前一後繼續飛去,消失在大雨之中。
這時山區雨勢忽然開始減弱,可以看的比較遠,加上隨著時光車離地面越來越近,地面景象也越來越清晰。
我首先注意到,雖然這裡同樣是平時看慣的山區,同樣的山形,同樣的陵線,但是卻沒有任何別墅房子存在,一棟都沒有。
我正好奇怎麼回事,這時我又注意到以原本的住家範圍為中心,幾乎整個剷平,更多出好幾棟我從沒在這個山區見過的建築。
有明顯的高聳水泥牆和鐵絲網。
有明顯的雷達。
有明顯的崗哨。
有明顯的鐵皮屋。
有明顯的鋼筋建築。
有明顯的水泥碉堡。
更有一條明顯的筆直跑道,約兩百公尺長,應該是剛才見到的無人機使用。
當然,還有好幾名明顯的軍人,都穿著漆黑的軍服,戴著鋼盔,拿著看起來就很犀利的步槍,或是在崗哨內,或是不擔心被雨淋濕的走出建築,全好奇抬起頭,看著這輛時光車。
這個地方肯定是個軍營,或者更該說是個軍事基地,時光車才會立刻被戰鬥機盯上。
不待我詢問確認,夏美先回答我:「這裡已經變成空軍基地,地上這群軍人是屬於我們家族的正規軍隊。」
我頗訝異:「什麼?真的?」
夏美微笑看著我:「當然是屬於我們家的軍隊,否則時光車應該早就被戰鬥機攻擊了。」
「那麼房子呢?當真全拆了?」
「哥哥,不要忘記,可是已經八十年過去。一般房子要是能留八十年,都可以直接列入文化古蹟保護了。」
「這個也是……」
夏美繼續平淡的說:「就之前的時空線,就我聽那個時代的莉貝亞說過,我們的家的用地大概在三十年前就改建成這個基地,看來就是現在這個時空線也沒有變。」
我依然有點不安的:「那大家要住在哪?」
夏美忍不住看著我,對我淡淡微笑:「有點意外,看起來山上的家對哥哥很重要啊。」
我尷尬起來:「當然重要,總是自己的家啊。在說大家要是沒有自己的家可以住,要睡大馬路嗎?」
夏美好像覺得我說的話很可愛,甜甜的笑著看我:「八十年過去,孩子們總也會結婚有自己的後代,哥哥不會真的以為那棟房子可以容納家族所有人吧?」
我忍不住問了:「就是改建也不行嗎?」
「呵呵,果然是哥哥和大家一起奮鬥的家,心完全在那裡……」夏美輕笑幾聲,「我想,原因應該會跟之前那個時空線的莉貝亞說的一樣,因為孩子們都長大了,加上情勢已經完全不同,在這個地方生活容易遭受攻擊,有危險性存在,就決定把山上這整片用地改建成這個對空支援用的空軍基地,不是故意要離開這個家。」
「是這樣啊……」我總算釋懷一點,「那我們來這裡做什麼?莉貝亞應該還在吧?要去哪裡找她?」
夏美再次對我淡淡微笑:「哥哥忘了嗎?」
我忽然發愣:「我忘了什麼?」
「哥哥忘了自己的身份?現在是莉貝亞要趕來這裡見你,不是哥哥要去找她們……」

  .
  .
山區小雨中,時光車在戰鬥機跑道的正中央降落之後,立刻有兩輛黑色的六輪裝甲車開過來,車身上還安裝著明顯的機槍和小口徑砲管,看起來就非常危險。
一名明顯穿著黑色系整齊軍服的女軍官,帶領兩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下車。
女軍官是名明顯的非洲裔黑人。
仔細看,她身上的軍服不是一般陸軍講求便利性的粗曠制服,也不是海軍那樣西裝形式的文官服,而是具有充分美術設計的軍服,看起來真的非常英挺帥氣,可說和納粹德國軍官禮服的美觀程度有的拼,我相信一定是莉貝亞要求的吧……
另外,就連軍車都是黑色,所以是黑色大軍?
夏美按下儀表版的按鈕,她身邊的窗戶自動降下。
那名黑人女軍官彎腰看進車內,好奇看我一眼之後再看著夏美:「請問是元帥和夏美將軍,臨時駕駛實驗機前來本基地?」
「我就是夏美。」
黑人女軍官看著我。
我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好奇不解的看回去。
黑然女軍官一直堅定看著我。
夏美終於代我開口:「他就是。」
可能是因為這樣,女軍官從腰帶上的小皮帶內,拿出一個小黑盒:「軍紀規定如此,如有冒犯請見諒。敬請兩位驗證指紋資料,確認真實身份。」
夏美沒有遲疑的立刻伸出右手拇指按壓。
大約兩秒後,機器發出一聲:嗶!
然後她把小黑盒伸進時光車內,明顯要我按壓。
終於會意過來元帥是在喊誰的我,也同樣趕緊按壓,大約兩秒後,機器同樣發出一聲:嗶!
這名黑人女軍官立刻收起小黑盒,在夏美的窗邊恭敬立正,舉手行軍事禮:「元帥和將軍身份已確認,請接受我們的前後伴護,進入為你們保留的一號碉堡。」
夏美平靜的說:「帶路吧。」
黑人女軍官再度挺直腰桿,帶領本來保持戒備狀態的士兵再次恭敬行禮,就此回身快步回到裝甲車上,並且向前開動。
夏美這才切掉時光車自動控制的機能,雙手握著駕駛盤,親手駕駛時光車行駛在這兩輛裝甲車中央。
「元帥?我?」
夏美故意取笑我:「哥哥升官升好快啊,直接跳級元帥了,這樣升官圖遊戲會沒得玩吧?」
我訝異的再說:「黑人?」
夏美邊開車邊淡淡笑著說:「哥哥沒想到吧?」
「傭兵?」
「不是,是正規軍隊。主要是現在這個家族掌控的國家散佈全世界,自然擁有的軍隊會是支真正的聯合國大軍。所以不只黑人,所有人種都有可能看見。不過要被派往其他地區服役,還是要有當地語言能力才行,就像那位女軍官要能說國語才會調到這裡。」
「我們家族的勢力真的這麼龐大?」
「就我聽之前時間線的莉貝亞所解釋,這個時代各區域的零星武裝衝突不說的話,全面性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隨時都會爆發,甚至可能已經爆發了,對這條時間線來說應該只是前後只有幾年的差別而已,所以哥哥你說呢?」
聽到世界大戰這個詞彙,我忍不住從心底打起寒顫:「世界大戰?真的要打嗎?真的會有勝算?」
「哥哥可能不知道吧,所謂的戰爭與其說是國家的互毆,實際上更是經濟的互毆,各方面經濟能力的互毆,所以就我們家族在全世界的經濟實力來看,未必會輸。」
「但是戰爭和經濟不一樣吧?」
「哥哥說的沒錯,真的要打戰的話還是真正的國家比較有利。不過比起那些國家,這個家族面對戰爭還是有很大的優勢,那就是這個時代市面上所有電腦,不論各種形式的電腦,只要是電腦,不管是軟體韌體或是硬體,平均每五台就有四台是我們家族製造,其中的硬體和韌體更幾乎百分之百來自我們的家族企業或是相關企業。在這種情況下,電腦硬體重要的配件都埋有我們的後門,韌體和軟體更是不用說。一但兩邊開打,對方的電腦系統幾乎會完全癱瘓,甚至被我們遠端遙控使用。」
「原來如此……」
「此外,我們家族的科技能力進步至少幾十年以上,這也是個很大的優勢。空中和海上主要進行攻擊的都會是無人艦或無人機,被打壞一架只要再造出一架就行,可以把人命損失減到最少,比起對方只要一死就至少是一個寶貴的人力資源,打戰方面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相當大的優勢。」
「對了,為什麼我們會是將軍和元帥?」
夏美苦笑起來:「這要問莉貝亞啊……」
「真是感覺越來越沒有真實感。」
「哥哥啊,對你來說,終究已經經過一百年,不是一年兩年的短時間,世間很多事已經完全不同了。」
「我想也是……」
「現在哥哥已經開始親眼見識自己後代親手締造的未來了。就因為這樣的未來,把這個世界帶往統一的道路與其說是哥哥的天命不如說是我們家族被交付的天命。哥哥只是個必然的開頭,必經的過程,如此而已。」
話題說到這,我的心情再次沉重起來,沒有辦法再說什麼……
幾分鐘之後,這輛時光車被引導到一個水泥碉堡的大門口。
這個碉堡有著巨大明顯的水泥外層,光看外表恐怕會覺得是這個空軍基地用來收納保養戰鬥機的地方,不過碉堡裡面卻什麼都沒有,只有正中央一塊方形鐵板,看起來非常眼熟……
我正回想這塊方形鐵板到底是什麼,到底在哪裡看過,這時我又注意到道路兩側共有五十名全副武裝的黑衣士兵和軍官,有些明顯來自不同的地區,不同的人種,我想應該這個基地大部分空閒士兵都出動了。
他們全站在雨中,面對這輛時光車,拿著步槍,戴著鋼盔,穿著防彈衣,左右各成一列,整齊站在這個碉堡唯一出口的左右,對我們行軍事敬禮,恭候我們進入。
然後,就在即將駛入碉堡內部的五公尺前,領頭的裝甲車輛緩緩的向右邊轉彎駛開,讓出前方的道路,明顯不會跟著我們駛入這個碉堡,要讓這輛時光車獨自駛入。
夏美就這樣一句話不說的駕駛時光車,載著我直接駛進這個被嚴密戒護著的碉堡內,並且準確的讓時光車停在地面鐵板正中央。
背後的碉堡鐵門這才緩緩關上,門外所有軍官和士兵都讓我們獨自留在裡面……
我左看看,右看看,這裡面還真是除了幾盞緊急照明燈之外就完全空曠,什麼都沒有:「這裡是……?」
夏美正想回答我,忽然一陣搖晃,這輛時光車開始進入地面。
我這才發現:「啊?原來是房子的電梯井?」
「這個電梯井,還有我的地下工作室,是老家唯一還保存著的建築。」
「看來也不是所有事都改變了。」
「莉貝亞說過,因為考慮到我可能會一時心血來潮開著時光車來到未來,所以特意保留下來給我。」
「真想像不到她會這樣做……」
夏美微笑問我:「為什麼?因為她一直反對我使用時光車?」
「是啊。」
「莉貝亞人很好的,只是害怕時空在不知不覺中被搞亂,無法收拾,才會一直持反對態度。」
我只能微笑以對:「我想也是。」
就在這時,忽然像是有什麼物體落到這輛時光車的車頂,一個又一個,前後總共兩個:咚!咚!
我和夏美都嚇一跳,抬頭看著車頂。
我開口問:「什麼東西?」
夏美也有點擔心起來:「碉堡的水泥塊崩落?應該不會吧……電梯井應該有伸縮鐵蓋才是?還是鐵蓋的鐵銹?」
就在我們正困惑擔心時,車頂忽然有張臉從擋風玻璃向車內看,再次嚇我們一跳。
是張熟悉的長臉,有著土黃色長髮,頭頂一對尖尖的耳朵……
我訝異的:「狐狸妹妹?!」
狐狸妹妹把臉貼在擋風玻璃上,雙手也貼上來,既高興又感動的:「好哥哥啊,還有夏美妳,經過這麼長時間,終於又見到你們了!」
我正想說句話,忽然又一張臉探頭內望,是胖貍貓,看起來依然冷酷高傲。
狐狸妹妹笑中帶淚:「肥貓,終於又看到哥哥和夏美了,妳很高興吧?」
胖貍貓打個噴嚏,然後抬起頭直接跳到引擎蓋,背對我們坐著,聳起胖尾巴搧風。
「什麼嘛!真是不可愛!明明在森林裡一感覺到哥哥的氣息就跑過來!」
放心下來的夏美微笑著說:「家神們,這段時間妳們過的好嗎?」
狐狸妹妹從車頂跳到我這一側的車門邊,迫不及待的拉開車門,然後跳到我大腿上親密摟抱著,並且看著夏美說:「夏美,也好久沒見到妳了。」
「為什麼這樣說?」
「八十年前你把哥哥帶離開之後,就完全消失了。還真像莉貝亞猜的,會再一起出現。」
夏美若有所思:「原來是這樣啊……」
親密摟著我的狐狸妹妹感動笑著:「嘻嘻,就是這樣啊。」
不待我詢問,夏美直接告訴我:「我會在這條時間線完全消失八十年,表示我沒有再回去八十年前了。」
「沒有再回去?」
「表示我把哥哥帶到這個八十年後,接著應該就是直接把哥哥帶回一百年前屬於你時代,沒有再回到屬於我的八十年前。」
「???」
「哥哥回到自己的時代之後,尤其是知道這一切之後,未來一定再次改變,創造出一條全新的時間線,所以我就是在那之後再回到自己的時代(八十年前),也肯定是另一條時間線了,至於這條時間線應該會在我和哥哥離開之後就完全封閉消失了,所以對狐狸妹妹她們來說,我才會消失八十年。」
我總算聽懂:「啊……原來如此。」
「這條時間線還會繼續存在八十年的原因,是等著我們出現在這裡,完成這個目的。這表示了未來即將改變,所以我希望這一次的大改變能成功拯救到哥哥你。」
我終究只能說:「是這樣啊……」
「那麼,家神們,這八十年來大家過的怎樣?」
狐狸妹妹嘻笑著:「我們早就辦退休,不是什麼家神了。」
夏美好奇的問:「為什麼?」
「因為大家都太能幹了,根本不需要我和肥貓再出面啊。不過要是大家真的陷入危機,我們還是會出面幫忙,所以你們也不必擔心啦。」
夏美微笑著,只是盯著狐狸妹妹看。
狐狸妹妹嘟起嘴:「好吧,其實這只是一半原因啦。另一半原因,是因為感情最深的大家(阿呆和女孩們)和一手帶大的孩子們都一個又一個老邁過世,現在已經是哥哥的孫子那一輩甚至曾孫輩的時代,我和肥貓跟他們牽扯不深,覺得就是繼續留下來也沒什麼意思,就回到森林裡繼續消遙快活了。」
夏美理解般的點點頭:「是這樣啊……」
狐狸妹妹更親密的摟著我:「哥哥啊,我可是常常想起你呢。總是想到那段日子,大家一起生活的日子。雖然是小奈美的使魔,也常常和阿呆吵嘴,不過那段日子真的非常快樂,真的非常快樂呢,現在我沒有一天沒有回憶那段日子……」
狐狸妹妹在我懷裡說著說著,竟然真的像個孩子那樣哭了起來……
我終究只能:「狐狸妹妹……」
狐狸妹妹哭著說:「現在哥哥終於回來了,又回來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就這樣,電梯終於降到最深處,眼前鐵門自動開啟,大家一起進入夏美的地下工作室……
  .
  .
  .
夏美的地下工作室,裡面各樣雜物都堆滿厚厚的灰塵。
看這樣,自她消失之後的八十年來絕對都沒有什麼人來使用。
當然,原本通往房子內部的載人電梯應該因為房子拆掉的關係已經無法使用,那個電梯井更應該已經完全填滿封閉,所以恐怕只有讓時光車使用的大型電梯井是唯一的出入口。
因為不知道依然活著的莉貝亞在哪裡,她要多久才會趕到我們這裡,所以我和夏美乾脆開始進行清理,至少也要把灰塵清除掉才行。
這段時間狐狸妹妹一直高興的纏著我,並且充滿活力的跟我們一起打掃。
至於那隻胖貍貓倒沒有消失不見,而是有意無意的跟在我身邊,抬著那張高傲的貍貓臉看我們打掃,像個監工那樣,八成是拉不下臉,無法像狐狸妹妹那樣跟我親近?
我們就這樣花上好幾個小時,終於順利把所有灰塵和沒用的雜物都掃進勉強還能使用的焚化爐,這個地下室總算能讓人生活了,至少不會灰塵到處漂。
狐狸妹妹繼續纏著我,跟我談天說地。
夏美則是拿出野營用的小火爐放在地上點燃,然後把時光車內準備應急用的速食麵(泡麵)拿出來煮。
大家就這樣聚在小火爐旁邊煮吃邊聊。
當然,胖貍貓是不吃泡麵這種東西啦,甚至我從沒見她吃過任何東西,因此她在我們開始煮泡麵之後就跳到時光車的車頂上捲成一團,邊休息邊安靜的用貍貓臉看我們。
我就這樣聽狐狸妹妹說著家裡曾經發生過的一些趣事,並且知道原本也在家裡的小咪,則是在狐狸妹妹和胖貍貓離開之後不久,似乎也跟著離開家裡。
小咪說是從一出生就是在家裡生活,現在小奈美和孩子們大都已經不在,就想要到世界各地看看,所以目前應該下落不明。
接著狐狸妹妹又高興的東說西說,直到聽她說出一件事之後,我終於忍不住訝異:「這附近打過戰?」
拿著一碗熱泡麵吃的狐狸妹妹回答我:「是啊,差不多十五年前,所有人從山下的城市打到山上這附近,再從基地這裡重新打回山下城市,前後打了一個多月。」
「為什麼?怎麼回事?」
「我和肥貓不太清楚,因為已經回到後山森林裡過活了,所以只知道打的很厲害,甚至還有一些士兵在後山森林裡打起來,真的死了好多人類。」
我困惑的點頭:「這樣啊……」
「不過也不是完全不清楚啦,他們打完之後我有變成像這樣的人類模樣去山下城市打聽過,好像是因為哥哥你的子孫政變,所以引起的戰爭。」
我加倍訝異了:「政變?!」
狐狸妹妹笑著說:「我最多只知道這樣,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一直保持安靜吃泡麵的夏美,聽狐狸妹妹說到這,終於開口:「這是一場內戰,我們家族打贏了。」
我訝異的:「真的?!」
「之前我曾經聽另一條時空線的莉貝亞稍微說過這件事,這個國家各地前後打了約一年,最後終於完全成為我們家族擁有的領土,還是莉貝亞率領軍隊親手為家族打下來的領土。」
我真是又驚又訝:「天啊……才從剛才那個時代前進八十年,這塊土地竟然會有這種事?」
「哥哥,早在一九00年之前,可是沒有幾個人相信會有一次世界大戰甚至二次世界大戰。人類歷史發展,永遠快速又難以預料。」
「有道理……不過竟然是莉貝亞親自領軍?」
夏美只是平淡的說:「終究是自己的家園,再說莉貝亞是天生的軍人呢。」
「應該死了很多人?」
夏美依然平淡的說:「好像吧?我沒有問。」
我正想追問什麼,忽然有人從電梯那裡開口:「那場戰爭,總共死亡近五十萬人,平民軍人各一半。」
我和夏美都意外的嚇一跳,順著聲音轉頭看去。
胖貍貓好像早就注意到那個人的出現,所以在我們都沒注意到的早些時候就一屁股坐著,尾巴開始搧風。
狐狸妹妹則是竊笑起來,為了我和夏美的反應。
地下室遠處另一端,本來以為已經封閉的電梯,電梯門竟然開啟著,並且一個人緩慢的踏步走出來,看來那個電梯依然能直通地面,是我們沒有去確認才會誤會已經壞掉。
那個人穿著整齊隆重的黑色系軍服,有著同樣漆黑的大披風。
這樣看,明顯是個位高權重的將軍……
她一步步走過來。
因為距離太遠,加上那裡的空間沒有開燈所以整個陰暗,我沒有認出她是誰,不過夏美立刻認出她:「莉貝亞。」
她原本堅毅冷靜的聲音,開始被無法言諭的感動充斥:「哥哥,夏美,狐狸妹妹,還有貍貓神,終於又見到你們了……」
(感情好的小狐狸和狸貓)
我終究只能愣愣的:「莉貝亞?」
莉貝亞感動微笑的一直看我,直走向光亮的地方,更直接走到我面前。
真難相信,已經百歲了,她的臉孔看起來依然年輕,身體也同樣硬朗,看起來才三十歲或四十歲……
我忽然想到,是因為改造過全身的關係吧,才能保持這麼年輕的模樣,更不需要依靠輪椅的自由行走。
莉貝亞主動伸出雙手,握起我的雙手,一直看著我。
我印象中,一向堅強剛毅的莉貝亞,雙眼竟然溢出感動的淚水:「哥哥……真的是你……」
我只能微笑:「嗯,是我。」
莉貝亞含著眼淚,完全感動的說:「哥哥真的離開好久了……」
面對這樣的氣氛,我有點不好意思起來的轉移話題:「要吃泡麵嗎?正好大家都在吃,味道還不錯。」
莉貝亞似乎有點被我逗到的輕輕笑了一聲。
不過一會之後,還是如同瀑布潰堤,莉貝亞就這樣一直緊握我的雙手,低頭開始哭泣,一直哭泣,一直哭泣……
我終究只能以微笑安慰她……
十分鐘之後,莉貝亞的心情終於平復,再次微笑的抬起頭來。
莉貝亞舉起雙手,非常不好意思再次剛強起來,故意別過臉,擦去臉頰上的眼淚:「真丟臉,都一百零三歲的老太婆了,還哭成這樣……」
我故意驚訝的說:「妳開玩笑吧?現在看起來明明就是年輕貌美的十八歲。」
莉貝亞終於微笑看著我:「長官的嘴還是一樣會哄人。」
我不做作的說:「就是要這樣才能順利經營後宮啊,哈哈哈……」
莉貝亞竟然微笑的點頭回答我:「有道理。」
夏美告訴她:「莉貝亞,我會帶哥哥來這裡是因為……」
「我知道,你們是從八十年前的家裡直接來這裡吧?看妳這身喪服,我立刻就知道了。」
「那現在妳也應該知道等事情辦完……?」
莉貝亞不愧和夏美一起長大:「妳是想說這條時間會在你們離開之後封閉消失?」
夏美直率的說:「妳知道的話就好辦了,不會反對吧?……對了,我有點擔心一件事,當時我就那樣帶哥哥離開,時光車的事有給你們帶來任何麻煩?」
莉貝亞回答夏美:「後來我們是當成公司秘密研發的飛行汽車來宣傳處理,後來因為問題很多就決定不再發展,總算是順利把事情壓下來。」
夏美放心的微笑:「這樣啊……」
「那麼,」莉貝亞看著我,充滿感動的微笑著,「長官,走吧。」
「去哪裡?」
「我帶長官去外面的世界看看。這不是長官你和夏美一起來到這裡的目的?瞭解這個世界在長官離開之後會變成什麼樣?」
「是這樣沒錯……」
莉貝亞微笑對我說:「那就走吧,剛才我一接到通知,立刻把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大家都召集起來,所以大家都在等著見你。」
「大家?」
莉貝亞平靜的跟我說:「出自長官你的子子孫孫們。雖然這群後輩們對時光車的事都半信半疑的,因為沒有親自見識過,只有聽我們這些長輩提起過,不過他們應該還是會很希望能親眼見長官你一面。」
狐狸妹妹立刻笑著說:「嘻嘻,家族總動員,那種場面一定很壯觀?」
就是夏美也忍不住笑了:「肯定會是人山人海。」
本來不緊張的我,想到那種大家相見的場面,忍不住緊張起來:「等一下,要我去見大家?」
「是的。」
「去見我的孩子們?!」
夏美平靜的接下去:「我想,正確的說,應該是哥哥的孫子之後的輩份。因為哥哥你的孩子們現在也大多七八十歲了,恐怕……」
莉貝亞略微哀傷起來,看著夏美:「和建忠同輩份的孩子,也就是哥哥的親生孩子,現在只剩三人還在……至於我們這些同輩,則是只剩下妳和我了。」
夏美也略微無奈著:「這樣啊,孩子們只剩三人……終究也八十年過去了……」
莉貝亞繼續說:「所以真正親眼見過長官的人,除了妳和我,只有那三個還在的孩子。」
我趕緊插嘴打斷她們:「那些人比起見我,應該更有興趣看看時光車吧?既然這樣,讓我見他們有什麼意義?」
莉貝亞問我:「哥哥不是想瞭解這個世界?」
「我是啊。」
「既然這樣,見見孫子輩們,瞭解他們正在面對什麼,瞭解他們正在對抗什麼,對哥哥來說會更有意義。因為已經百年過去,這是屬於他們的時代,已經不是我們的時代了。」
我趕緊問:「妳不是還活著?」
莉貝亞再次落寞說著:「有武力才有權。這幾年我除了在大方向統率控制軍隊,已經不插手其他事了。甚至就是現在,我也很少太詳細的插手軍隊的事,都是交給軍隊中的孫子輩去處理。」
「不過,莉貝亞啊……」聽到這,我真正以擔心的態度,「雖然妳好像不太管事了,但是妳的身體真的不要緊吧?終究年紀這麼大了,我印象中從電視上看過的百歲老人,可是大部份連事情都沒辦法管動了……」
莉貝亞落寞的微笑起來:「上個月才作過詳細的身體檢查,醫師說報告看來大致都還好,所以我再活幾個月應該還不成問題。」
我依然擔心的:「還是不要太勉強自己,知道嗎?」
「這種混亂時代,我不勉強自己行嗎?」
我繼續告訴她:「這個家族聽起來應該還是不少人吧?妳把事情全都放心交給他們不就好了?」
莉貝亞更無奈的微笑著:「長官,我就是無法放心才不能放手離開。雖然家族人多,但是大部份孩子都沒有辦法讓人放心。我都已經在位置上盯,還是不時會出紕漏需要我收尾;要是我真的放手,可能一下就搞出不能收拾的大紕漏了。」
莉貝亞都這樣說,我終究不能再說什麼:「這樣啊……」
莉貝亞更加無奈的說著,甚至微笑都慢慢消失:「尤其是九年前連雅玲都真的放手離開,我要是再不繼續出面做個旗手,努力扛起一切,靠那一大群不成才的孩子,大家努力幾十年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家業,可能真的要睜眼看著垮,妳和長官看不到這樣的未來了。」
夏美微笑的告訴她:「莉貝亞,妳擔心太多了。」
莉貝亞看著夏美,再次無奈微笑:「希望是。」
「不過,妳一定很寂寞吧?」
莉貝亞說著說著,笑了起來:「我不否認,以前還有雅玲陪我一起喝幾杯小酒,聊一聊,現在真的只能一個人留在房間喝點小酒,回想大家還在一起的事。不過大部份時間我還是連感覺寂寞的時間都沒有,因為忙著開口教訓不成才的孩子們就已經來不及,根本不會知道寂寞兩個字怎麼唸。」
夏美卻沒有被莉貝亞的半玩笑話逗到,依然看著她,溫暖的說:「這麼漫長的日子,還是累了吧?真是辛苦妳了……真的……真的辛苦妳了……」
莉貝亞只是看著夏美,以落寞的笑容,一言不發。
「不用擔心,我們已經到這裡,就快結束了,到時妳就可以放心放下這樣的重擔了……」
「希望是。不要說妳和哥哥坐在時光車一起離開之後,我還得繼續給那群不成才的孩子們收尾。」
夏美依然溫柔微笑:「不會的,絕對不會的,妳可以放心了,真的可以放心了……」
莉貝亞只是掛著落寞的微笑,故意轉過頭不看夏美:「哼,故意想逗我哭?才剛丟臉的哭過,我可不會再哭了。」
夏美只是溫柔微笑的看著莉貝亞,沒有再說什麼。
雖然莉貝亞在這之後一句話都沒說,只是落寞的微笑,但是我看她這樣,忽然有了深刻的瞭解,非常深刻的瞭解,非常非常深刻的瞭解。
和她一起長大的女孩們都已經不在,親手養育帶大的孩子們也大都已經逝去,甚至胖貍貓、狐狸妹妹和小咪這些能讓她依靠的家神們也都已經主動離開這個家,莉貝亞就這樣孤寂的活著,為了讓這個世界落入我的後代手裡,讓我必然的死亡具有意義,獨自扛起這一切……
這一切,真正是屬於莉貝亞的百年孤寂……
這樣的孤寂,這樣的寂寞,是永遠都無法化成語言說出口的。
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終究只能心疼她的:「莉貝亞……」
她終於重新轉過頭看我:「長官……?」
「對不起,要讓妳一個人孤獨背負起這麼沉重的負擔,對不起,我真的覺得非常對不起……」
「…………」
「妳辛苦了,真的辛苦了,真的辛苦了……」
莉貝亞再次撇過頭,故意不當一回事。
不過幾秒之後,她的雙眼還是再次溢出淚水。
她趕緊舉起手,擦掉眼淚,自責的罵起來:「搞什麼,怎麼一直這麼失體面?」
我只是微笑的,張開雙手,主動向她抱去。
「長官……?」
我真正輕輕摟著她:「對不起,原諒我,請原諒我吧……」
然後,在我懷裡,再忍耐一會,莉貝亞還是如瀑布潰堤那樣哭了,再次如孩子那般放聲大哭……
=待續=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個人生活紀錄,自創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