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性失明的“好心人”永远政治正确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一个胖子体重从100公斤窜到200公斤后终于降到198公斤了,然后一帮“好心人”跳出来说:医生以前强迫你节食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RFA网页截图
另一位医生告诉一个病入膏肓的人说:你不能继续无节制地抽烟喝酒,否则活不过一年。于是这个病入停止抽烟喝酒,居然又活了三五年。然后一帮“好心人”又跳出来说:恭喜你成功证伪了那个医生的理论。
CDT网页截图
这两类“好心人”都有一个通病:选择性失明。
对前一种“好心人”,也就是胡平魏京生造假大师易富贤之类抛弃祖国多年的外宾来说,14亿只是一个可以通过浆糊统计学玄数学任意把玩的数字,而不是14亿条活生生的生命。
作为父权制社会享受性别红利的男性,他们对这14亿人口中的女性尤其是底层女性被传统宗族社会当作繁殖工具的生活选择性失明。就像卡罗琳·克里亚多·佩雷斯在《看不见的女性》中所说的那样:男性的生活被用来代表全体人类的生活,而在谈及另一半人类的生活时,通常只有沉默。
网页截图
作为身在只有3亿人口的美国、享受着民主自由制度和优渥物质生活的知识精英,他们对兲朝和印度这两个人口大国近30亿人口的生存环境、生存压力选择性失明。
俗话说得好,“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一个国家是不是”人口爆炸“,恐怕不是由易富贤魏京生胡平之流身在富国、衣食无忧、三天两头自以为是地冒充专家、纸上谈兵地的现代赵括们说了算,而是由兲朝印度的近30亿人口,尤其是那些饥寒交迫的穷人说了算。
对生活在兲朝这片土地上的人来说,14亿人带来的海陆空全方位污染和生存压力,存在于我们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雾霾)中,存在于我们喝的每一口水(母亲河已经变成“一江污水向东流”)中,存在于我们吃的每一口食物(农作物的农药残留超标、肉类的激素抗生素超标)中,存在于把24.6%的青少年逼得患上抑郁症的内卷中,存在于五分之一的城镇失业青年每天的焦虑中,存在于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却面临35岁失业的困境中……这一切,就是生活在人满为患、人口爆炸的兲朝的日常。
如果易富贤魏京生胡平们看不到也无法对这样的生活感同身受,那就请闭上你们那些夸夸其谈的臭嘴,别再搬弄数字搬弄是非,上下嘴皮一吧啦就证明了这个证伪了那个,给迫切需要兲朝人繁殖更多侵台炮灰的习魔头助纣为虐。真有当国师的本事,就去给你们那个焦头烂额的拜登出谋划策去吧,不要忘了,现在美国才是你们的祖国。
至于第二类“好心人”,当他们说马尔萨斯的“预言”或人口理论被“证伪”或失效时,其实是对这种理论的一个重要前提选择性失明(也没准是真的无知)了。那个前提就是:如没有限制
wiki网页截图
那些限制包括还没有完全过去就被很多人遗忘的三年全球瘟疫(两年内已造成全球近1500万人的超额死亡),包括过去一年里乌克兰人几乎每天都要面对台湾人每天都担忧随时降临的战争,包括造假大师易富贤老乡毛腊肉在“人多力量大”的思想驱动下,通过大炼钢铁和浮夸风搞出来的三年大饥荒(造成大约4000万人死亡),包括兲朝计划生育(少生了4亿人)……

我们就生活在马尔萨斯式灾难中,而一些砖家都懒得去搞清楚马尔萨斯理论到底说的什么,上下嘴皮又一吧啦,就敢说他把马尔萨斯的“预言”给证伪了
在科学昌明信息发达的今天,反节育派媒体如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德国之声BBC扭腰时报墙街日报路透社等等,依然要通过传播造假大师易富贤之流的谎言,来不择手段地为宗族社会的繁殖狂们辩护,来把兲朝的一切问题甩锅给万能黑锅侠独生子女政策。甚至自以为讲道理的胡平在说起兲朝出生人口“一连6年持续下跌,而且下跌的幅度还很大,到了去年出现负增长"时,都能够假装这一切跟造假大师易富贤等狗头军师指导猪头皇帝搞的“双减”政策导致数千万人失去工作失去收入想生孩子都不敢生毫无关系。
所以,如果胡平们真的认为,当兲朝在大约40年前开始实行强制计生时,那些满脑子多子多福男尊女卑思想、比造假大师易富贤还蛮不讲理的文盲老农民会在没有强制措施的条件下,主动节育,不逼迫他们的老婆和儿媳妇像猪一样繁殖,我只能说你们的赵括指数有点超标。在扭腰时报报道之前,“人类自愿灭绝”罕为人知;在习猪头的清零政策拿小孩子当软肋逼家长就范之前,包括本人在内的“我们是最后一代”长期被繁殖狂们嘲笑为“绝户”,不管是在宗教狂肆虐的美国,还是宗族势力根深蒂固的兲朝,这些人从来都不是社会主流。
方凤美张菁之类的现代曹大家们天真地以为废除计生就能让女性获得所谓的“生育自由权”。但热爱宗族文化维护宗族势力、渴望重建“传统家庭结构和家庭价值观”(一夫多妻制和多子多福)的造假大师易富贤和魏京生和胡平们从来都很清楚:他们争取的是且只是父权制家庭父权制社会中那些公婆丈夫控制女性子宫的权力。他们说的人性与人权,是且只是父权制社会中那些繁殖狂的“人性与人权”——当然他们不会说破这个事实。
在《看不见的女性》里,佩雷斯还说过这么一段话:女性视角的缺席,恰恰驱动了一种无意识的男性偏见,而这种偏见还试图(通常是善意地)假装自己“性别中立”。
自由亚洲电台对造假大师易富贤魏京生和胡平们的推崇与吹捧,不就强化了这种假装的“性别中立”嘛。
永远政治正确的自由与人权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之。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