兲朝养老基金不足首先是政治体制缺陷导致的经济问题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今天在CDT上读到一篇《DT财经|80、90后想体面养老,要存多少钱?》,乍一看似乎写得头头是道,仔细一琢磨,才发现这篇文章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首先,该文说“由于建国后中国人口经过3次婴儿潮(1949年中国的人口是5.42亿人,70年里涨到了14亿人),人口红利让年轻劳动力充足,公共养老金一直运作良好。”这段话就是有大问题的。
在共匪以恐怖主义手段分裂国家、并于1949年颠覆中华民国政府在大陆的合法政权、成立伪“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有相当长一段时期,兲朝都只有极少数人能领到以“退休金”名义发放的养老金。也就是说,只有城镇户籍人口中那些拥有“铁饭碗”的人,才有资格拿到这份钱,其覆盖面非常狭窄。没有铁饭碗的人,包括农民、城镇无业人员等等,是根本无所谓退休不退休的,自然也就没有“退休金”(或养老金)可拿。
到文革结束多年后的1984年,兲朝才“开始建立城镇企业职工养老金制度,但覆盖面仍然非常狭窄,拥有城镇户籍依然是获得养老金的必要条件,只是饭碗不一定需要像毛腊肉时代那么“铁”而已。
进入21世纪之后,兲朝才逐步把城镇养老保险制度推广到城镇户籍中的“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并于2009年开始在农村建立所谓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
中国人不分户籍普遍拥有“公共养老金”,其实是从2014年和2015年人社部相继发布关于“全民参保登记计划”等等通知后才开始的。至今不到10年,而已,又哪里谈得上“一直运作良好”呢?(参考《什么是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它在我国的发展历史是怎样的?》)
这个普遍但并非覆盖全民(本人就没有参保)的“公共养老金”才运作了不到10年,就出现养老金缺口大的问题,主要原因不是反节育派大肆鼓噪的“人口问题”,而是这些年经济疲软,导致大量劳动力人口就业艰难,自己都养不活,拿什么交养老保险?
至于这些年兲朝经济疲软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共匪的独裁体制推出了习近平这个只有初二学历的文盲博士、猪头皇帝,野心勃勃还不懂装懂。为了在2035年实现所谓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后侵略台湾完成“统一”,猪头皇帝根据造假大师易富贤等狗头军师用造假和纸上谈兵搞出来的“人口学研究”瞎胡闹,又死要面子不顾百姓死活地跟美国澳大利亚打贸易战,并在长达三年的瘟疫中推出变态的“清零”政策。一系列的决策失误导致了今天的经济困境。
所以兲朝的养老基金不足首先是政治体制缺陷导致的经济问题,其次才是人口问题。那个作者连政治体制这个根本问题都不敢提,又怎么可能提出靠谱的解决办法呢。
而在论述兲朝的“人口问题”时,那篇文章同样存在一些想当然的错误说法。例如,作者“按照中国逐年下降的生育率(以1.2的综合生育率)计算”2050年(养老)抚养比的做法,就存在严重问题。
看看兲朝过去几十年的出生人口数据就知道了,1949之后出生人口数量一直是波浪线,时高时低,不存在出生人口在几十年里一直“逐年下降”的现象。
就拿自诩为“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的虐童携程梁建章及其附庸黄文政自以为“靠谱”的历年出生人口数据来说(以右侧那一列“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和已知婴儿死亡率和预期寿命回测,2010年和之后为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年度数据”为准),从1990年到1999年的10年里,兲朝出生人口就从2926万逐年下跌到1433万(峰谷差距为1493万)。在1400万上下徘徊了几年之后,又从2004年开始了长达十余年的逐年上升阶段,从1373万上升到1687万。
截图虐童携程梁建章文章
与之相比,从2016年兲朝人口达到另一个高峰1786万后“逐年下跌”到2022年的956万,不过才“连年”了7年而已,峰谷差距也只有830万,不管是下跌时间长度还是下跌幅度,都不如1990年代,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尤其是这两年兲朝出生人口下降,更是习猪头瞎折腾的结果:先是2021年按照狗头军师易富贤们用造假和纸上谈兵搞出来的“人口学研究”推出“双减”政策,导致数千万人失去工作失去收入,想生孩子都不敢生。接着2022年习猪头又用变态的“清零政策”逼得大量私企倒闭,导致想生孩子都不敢生的人口进一步扩大;同时逼得大量医院无法正常运营,导致孕妇无法正常做产检,一般人胆子不够大还真不敢怀孕,完全是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嘛。
综合这几方面因素,作者所说的那种从现在到2050年的几十年里生育率一直“逐年下降”的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由于这场长达3年的瘟疫压抑和积累了大量的生育欲望,最迟2024年兲朝的出生人口就会大幅反弹。如果没有过多的外部干预(例如战争、大规模天灾、瘟疫、饥荒或者狗头军师们头脑发热纸上谈兵导致的其他人祸),兲朝今后每年的出生人口很可能就稳定在900万-2000万这个区间上下波动了。
我作出这个判断是因为放开“清零”政策带来的第一波全国感染刚结束,就有大量阳康开始咨询备孕问题。而且今年春节后我因故去了北京近郊区县一个二甲医院的妇产科病房,发现里面静悄悄的,还以为没有待产孕妇呢。后来问了一下,才知道给待产孕妇住的病房已经住满了。二甲医院尚且如此,条件更好的医院就更不用说了。
那篇文章提到的考研读研人数激增,同样是经济萎靡不振导致的。以前本科学历至少找工作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这几年本科找工作却越来越艰难,所以年轻人被逼无奈才一窝蜂地去考研。用(造假大师易富贤率先提出来的)缩短学制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根本治不了这个“病”
照习猪头这个半文盲跟着造假大师易富贤等骗子的指挥棒乱转瞎折腾的做法治国,其实年轻人担忧自己能不能活到领养老金的年龄、担心存的钱够不够养老(几场通货膨胀一下来人民币说不定就贬值成“人冥币”了)不是最重要的,共匪以及那些热衷于为共匪出馊主意的“国师”们还是担忧一下这个独裁党能不能撑到2035年、2050年吧
别拿兲朝跟欧美国家做什么对比了,兲朝不配。所以那篇文章后面半截一本正经地讨论“想体面养老,要存多少钱”之类的,我就不作批评了,纯粹浪费笔墨嘛。根据我对兲朝金融业保险业那些骗子的了解,引诱年轻人做什么“养老投资/理财/保险”,不过是利用反节育派制造的“养老焦虑”割年轻人刚冒出芽的韭菜,属于缺德中的极品行为。
都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可是,如果一个国家的人尤其是那些昏庸无能的决策者,连近在眼前的大坑都看不见,一不小心就要跌到坑里摔得粉身碎骨了,却只知道盯着不可预测的未来看,他们的目光再高远,也只是好高骛远罢了。
(我没有买社保的原因有三个:其一,这个社会奖励说假话的人,惩罚说真话的人,结果就形成了造假大师易富贤之流的骗子造假撒谎能挣钱、而我写文章说真话却挣不到钱的悲惨局面;其二,我不相信共匪独裁能撑到我领养老金的年纪;其三,我讨厌跟共匪政府部门那些手中有点权力就百般刁难老百姓的混蛋打交道,如果我交养老保险,万一哪天我因言获罪,以共匪这德行,他们铁定会没收我交的养老保险。所以就算我有钱,我也宁愿放在自己口袋里,绝不交给共匪,肉包子打狗会带来什么后果,我是很清楚滴。)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