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局 仇恨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我只知妳三千年前被母神殺死,卻不知原因為何,本以為是妳造了什麼孽才導致如此,結果竟是因水龍王而起。』
伏惑說到這裡,用著微妙的表情看月見。
月見大致猜得出伏惑在想什麼,她說:『別這樣看我。水龍王怎麼說也算是推動這一切的人,三千多年了,她一定很想知道黑龍王是怎麼死的。』
『我好奇的是,黑龍王怎麼會看上妳這傢伙。』伏惑很認真的在想這個問題。
『……伏惑,我該回去了,請你辦的事務必盡快完成。』
『妳想引水龍王去人界殺妳,我可以理解成…黑龍王其實沒有死嗎?』
月見呵呵笑道:『就你心眼多。』
『明白了。所有人都得摻和進妳的局裡,是吧?』
『當然。』
可愛的容貌下,只有淡漠如霜的眼神,以及一張毫無情緒的臉孔,她不在乎誰因她生,誰因她死,她只想掌控一切,即便她還留有一丁點的憐憫之心,但為達目的,必會不惜犧牲所有。
伏惑一陣嘆息後,說:『將水龍王引出水界後,就沒有我的事了吧?』
『你忘記我方才說了什麼嗎?你不只要讓水龍王出水界,你還要一路陪著她。』
『蛤?!』伏惑這下不願了,他抗議道,『我不要!你怎可狠心讓我受那女人的折磨。』
月見譏笑道:『水龍王怎麼了,你又沒與她相處過,為何如此討厭她?』
『她臭名遠播,誰想與她相處。』
『可她長得非常漂亮,這也不行?』
伏惑沒好氣道:『在妳眼裡,我是那種會看外表的人?』
月見左右看了看,心道,真的該回去了。接著,就在伏惑面前瞬移消失。
『什…』
這女人真的太過分了。
『主人總是拿月見大人沒辦法呢。』玉清呵呵笑道。
伏惑看向玉清,滿臉無奈:『我們這幾個神獸啊,都拿月見沒辦法。』
『主人真的要去水界?』
伏惑大嘆一口氣:『不然呢?若是沒幫她,我心裡會很不安。』
『完全被月見大人吃得死死的呢。』
伏惑苦笑了一會,說:『玉清,我可能會很長時間不會回來,妄牙湖就交予妳了。』
『主人放心,你且去吧。』
有件事,伏惑沒有當月見面說出,而這是只有知曉月見能力的他們才知道的事。
三千年前的那件事,真的是因水龍王而起嗎?
妳不是早已…預先看到未來了?
———
呈國。晉安城。
藏在心中將近三千年的恨,如一把長劍,欲將這些恨狠狠地刺向此刻坐在金吾宮中的那位。
岱青君站在晉安城外,瞪著城門口,因雙眼瞪得太用力,以致眼內布滿血絲。
『黑鳳凰…』岱青君一字一字說出這個名字。
你終究還是造下殺孽。
看岱青君緊握雙拳,努力壓抑滿腔怨恨,真狼怎麼也沒想到,上古神獸黑鳳凰竟會成為人界的一國之君,據小狼崽打聽到的消息,季氏一族似乎是他所殺,不過這僅是傳言,不論真假,他坐上呈國皇位是不爭的事實。
一個神,為何要當人類的君王?
難道,里月見的長生不老真與黑鳳凰有關?
真狼看著前方的晉安城,心想,情勢是越發詭譎了。
埋在內心深處的傷痛漸漸浮起,那是岱青君怎麼樣都不想再回憶的過去。
若非黑鳳凰誘惑我母親,我也不會出生在這世上,更不會有伊札族,甚至是最詭邪的言靈也不會存在。
想到此,岱青君重重地吐出一口氣。
真狼擔憂地看向岱青君,這傢伙莫不會想殺進去吧?
『…我們去請白龍王吧。黑鳳凰打破禁令插手人界,此事,不得不由白龍王出面處理。』
真狼鬆了一口氣:『幸好,你沒有想殺進去的衝動。』
『不,此時此刻,我真的很想殺進金吾宮,但是,若真那麼做,只是愚蠢地去送死罷了。』
『不至於是送死吧,畢竟…你是他兒子。』
岱青君冷笑一聲:『兒子?是工具吧。』說完,隨即轉身大步離開。
真狼見了,立即跟上:『現在就要去找白龍王?』
『不然呢?』
『你要如何與白龍王說?』
岱青君想起了那位擁有長生不老的女子:『現在可以確定,黑鳳凰與里月見有牽扯,若繼續留著她,定後患無窮。』
『你想讓白龍王殺了里月見?』
『此事,會與白龍王商議後再決定。』
『不過,我們之前還懷疑水龍王,看來是想多了。』
岱青君沒在接話,他的心裡有許多疑惑,里月見可以長生不老,是否於六百年前與黑鳳凰達成什麼協議?
但這樣想又不對,黑鳳凰費盡心思逼迫自己建立伊札族,沒道理又讓其滅族,原本已經式微的伊札族即便沒有他,終究也會消失在時間的洪流裡,難道是為了收回言靈?
言靈存在了將近三千年,曾經是全上亞最詭邪高強的術力,那時,也發生了許多事,也沒見黑鳳凰想將言靈收回,怎麼會在伊札族式微後,才想收回?
岱青君越想就愈發想不透。
黑鳳凰,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
正當所有人都在尋找里月見的下落時,一則消息由周國迅速擴散至全上亞。
「中都長生不老之人,里月見,現於周國玉京城,以宣氏皇族客卿居於城中。」
短短一則消息,引起各大部族種種猜測。而首當其衝的便是中都。
中都玄慶宮,和昊殿。
聽完姚承恩的稟報,太至紆表情很是難看。
姚承恩站在案前,忐忑地盯著地上,完全不敢看太至紆。
沉著了一會,太至紆終於開口:『宣氏皇族明知里月見是中都至寶,卻還想收為己有,如此明顯的挑釁,是認為朕還不成氣候?』
『這…。』姚承恩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再說了,周國能有什麼東西可以給里月見?』
『陛下,里月見是否在周國,還須待證實。』
『里月見在不在周國不重要,宣氏就是意圖挑釁,擁有巫觋又如何,只要有錢,還怕招不到術師嗎。』
『陛下要招募術師?』
『不錯。朕的東西,豈能落入他人手中。』
『陛下,一旦公開招募,周國必會有所防備,這不是搶人那麼簡單的事,更何況,巫觋並不好對付。』
太至紆想著,姚承恩說得也沒錯,為了得到里月見,大費周章招募術師確實心急了些,宣崇那老傢伙知道了,一定會嘲弄朕。
『話說,派出去那麼多人,怎麼連里月見與宣氏皇族接觸都不知道?』
『臣也覺得奇怪,各國各城的城門都有派人手盯著,卻不見里月見出入過。而里月見在周國的消息突然傳出,若不是宣氏皇族依靠巫觋神不知鬼不覺帶走里月見,就是有詐。』
姚承恩的話讓太至紆露出一絲冷笑:『呵呵。』
『陛下?』
『沒關係。朕就看宣氏想玩什麼把戲。』
『那…接下來要如何做?』
『將大部分人手派往周國,給朕好好盯著,若有一點風吹草動,務必傳信通報。』
『臣遵旨。』
3會員
63內容數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