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局 真相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短暫的一面之緣,如月見所說,僅有一面而已。
『既是恩情,何以會令母神殞滅?母神於她,也有撫養之情。』傲雙揮去記憶裡少女燦爛的笑臉,他必須知道母神的死因。
『雲沃要殺月見,月兮為了保護月見,以身擋劍。你應當知道,一旦被神器所傷,必是殞滅一途。』
想了多少種可能性,沒料想竟是這種。
傲雙艱難地嚥了一口口水,又問:『那雲沃呢,又是怎麼死的?』
『月見殺的。』
『雲沃可是王神,月見哪來強大的力量殺死他?』
神界最強大的存在莫過於管理三界的三王神,但三王神的能力是以先後產生順序而排,長子雲沃的神力是最強大的,傲雙是次子,神力雖不及雲沃,但他們的差距並不大,最後是么女川茴,她的神力不及兩位兄長,卻也有能與上古真神一較高下的力量。
『你們只知曉天地,卻不曾聽過殞星石。我剛才說過,在上古真神面前,月見是主,會這麼說,是因為殞星石曾幫助天地開闢世界,它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單憑你一點精血,就足以讓它長出一個人,且是生下來神力就超越上古真神的人。』
一下子接收太多訊息,傲雙的思緒變得相當混亂。他開始在思考究竟是哪一步錯了,是最初那一點精血,還是母神的嗷哺之恩?
聽到這裡,岱青君總算知曉大致上的脈絡,他問月昔:『月神,人界那位里月見,是三千年前月見的轉生?』
月昔看向岱青君:『差點忘記,你是黑鳳凰的兒子。』月昔那雙深淵般的眼神,襲向了岱青君,『你想知道黑鳳凰與月見的關係吧?』
對上了月昔那雙眼睛,岱青君的心緒瞬間被捲入無底的黑暗,霎那間,無法動彈。
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像是過了幾千年之久,埋藏在岱青君內心深處,最沉最痛的記憶一下子湧上來,逼他不得不再次面對那段過去。
兩千多年前,他只是一方小國的太子,就在他十八歲生辰那天,有人闖進了王宮,那人在眾目睽睽下,說自己是他的親生兒子,是他當年與母妃在外有染才懷上了自己。父王本是不相信,當他看到母妃驚慌害怕的神情,心下一涼,他拔出放在王座旁的劍,逼問母妃,那人所言真假。
母妃一開始是搖頭否認的,可就在他對上那人的眼睛後,母妃承認了,承認當年與父王在百渠山狩獵時,與那人有染,父王盛怒之下,一劍刺進母妃胸口,此時的他只能眼睜睜看著母妃被殺,隨後,父王提劍朝他走來,正想殺了他時,他被那人帶走了。
如果時間能重來一次,他寧可被父王殺死,也不願被黑鳳凰帶走,受盡折磨,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月昔移開眼睛,岱青君這才脫離深淵,不過須臾,他的身體已冒出大量冷汗,渾身疲憊不堪,他就像是落入水中,為了抓住浮木,奮力向上游的溺水之人。
岱青君慘白著一張臉,心裡有許多疑問,那種難以言喻的寒慄,到底是什麼?
『月見的神識,歷經兩千四百多年的拼湊,終在六百年前湊齊。我前面說過,上古真神奉月見為主,那麼,你認為黑鳳凰與月見是何種關係呢?』
『也就是說,里月見不是以凡人之軀長生不老,她能長生不老是因為她是神?!』真狼驚恐道。
第一次來到天界,竟挖出了那麼多事。
此刻,一個恐怖的猜想,在岱青君腦海出現,以三千年的時間來算,若扣掉六百年的時間,是兩千四百年前,離自己被黑鳳凰帶走的時間差不多。六百多年前,伊札族忽然覆滅,沒多久,里氏宗家全被屠殺,徒留里月見一人活著,而她卻擁有了長生不老…。
岱青君忽然雙腳一軟,癱坐在地,他先前怎麼想都想不明白的事,現在終於想明白了,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黑鳳凰的能力,當初他強迫自己不間斷地與各種女人生孩子,猶如種豬,令他憤恨屈辱,正因自己身上有一半黑鳳凰的血脈,才能將言靈這個能力傳承下去,一代又一代地繁衍,最終形成一支氏族,一支擁有言靈能力的氏族。
結果卻在六百年前突然覆滅了,若非知曉黑鳳凰與里月見的關係,我還真想不透他有什麼理由毀了自己創造出來的氏族。
『唯有天賦異稟的人,才能將言靈昇華成詛咒,一旦成為詛咒,是不能被破解的,詛咒他人死亡是最基本的,可以是一人,也可以是數十人、數百人、數千人,只要我想,我甚至能詛咒對方永世不得超生。』岱青君說到這裡,緩緩看向月昔,『就算是詛咒對方長生不老,也能做到。』
即使已推測出答案,岱青君還是想從月昔的嘴裡得到真正的答案。
只是,月昔毫無所動,他淡淡地說:『今日在此將一切告知你們,日後該如何,你們自己定奪。』說罷,月昔逕自走進月宿殿內。
岱青君愕然地看向月昔的背影:『月神為何能毫不顧忌地說出里月見的過去?』
傲雙也看向月昔的背影:『不是因為月神不顧忌,而是世上所有事於他而言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塵埃。』
可是,說起月見的事,月神似乎暗藏了情感在裏頭,幾乎是一閃而過。
傲雙在心裡暗暗說道。
在月昔說起月見時,傲雙隱隱能感覺到月昔顯現出來的異樣神色,他說不清那是什麼,只得猜測著,也許月昔曾與殞星石共度過一段時光,才多少都會在意著殞星石吧?
當月昔的身影在月宿殿內消失,傲雙似是下了什麼決心,他轉過身說:『我要去人界,去找月見。』
岱青君與真狼震驚地看向傲雙,岱青君站起身說道:『王君,您不可一日不在天界,況且,您去人界找里月見要做什麼?』
『有許多事,我必須當面與她說明白。天界的部分你不必擔心,我會命欽淮君暫管天界,待事情解決了,自會回天界。』
這時,真狼忽然發出一聲驚嘆:『哇!天界王神要去人界,這是何等大事啊。』
岱青君本想再勸阻傲雙,但想到黑鳳凰的事,他實在沒有把握能夠面對,再加上里月見與黑鳳凰的關係,以他的能力,根本無法處理這件事,若有傲雙的話,或許,能將黑鳳凰趕出呈國,令他不在干涉人界。
思及此,岱青君便說:『好,王君既已決定了,便讓我們帶您去人界,只是,您外貌的部分…。』
傲雙打斷岱青君:『外貌並不會不妥,我就以此模樣在人界行走。』
岱青君與真狼互看一眼,不約而同地暗道,如此醒目的外貌,可是會在人界引起不小騷亂,尤其是那雙鮮紅的眼睛,定會被誤認成妖物。
岱青君輕咳了一聲,說:『王君,至少您得戴上帽子,否則,真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傲雙皺著眉,露出些許不願的表情,自降生以來,他從沒去過人界,也並不清楚人界的規制,既是第一次到人界,就勉為其難配合吧。
傲雙應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他們三人離開月宿殿,回到天界,傲雙告訴欽淮君他要去人界處理一些事,命他暫管天界,欽淮君一聽,連忙阻止傲雙。
『王君不可,有什麼天大的事非得您親自去人界處理?我只是一個神侍,沒有能力替您管理天界。』
『你有的。神界所有神侍皆出自天地靈氣所化,歷經萬年終化形成神君,你們與王神的差別不過是階級不同罷了,所以,你有能力可以替我暫管天界。』
欽淮君不同意傲雙的說詞:『既是如此,您當初來天界時,讓我替您暫管地界就好了,何必請混沌來管理地界呢?』
傲雙靜默了一會,說:『彼時,你還未成氣候,加上當時神界混亂,若讓神侍管理地界,會引來更多麻煩,你曾在地界學習過,也在天界學到了許多,比起其他神侍,你更有資格管理神界。欽淮君,此事非常重要,攸關三千年前那場事件,我必須親自前往人界,你可明白?』
欽淮君明白傲雙的意思,他想著,應是月神告訴王君三千年前那場事件的緣由,他才會執意要去人界。
『可王君,您是第一次去人界,此行定會遇到諸多不測,尤其您還是天界王神,萬一引來騷亂,該如何是好?』欽淮君憂心忡忡地說著。
這時,岱青君開口說:『請欽淮君放心,有我與真狼在,定不會讓王君遭遇不測。』
欽淮君看了岱青君一眼,語氣冷沉:『王君是王神,他怎會有不測,我怕的是,王君不小心捲入人界紛爭,屆時,造成人界紛亂,他該如何應對?尤其人界術師之多,怕是難以脫身。』
欽淮君的話,提醒了岱青君。
人界以術師為首,各個部族及派系皆有各自不同術法與領域,尤其是里月見,雖不知她目前力量多強,但她前生是神,又有真神這張王牌,單一個長生不老,就搞得風生水起,若是在加上神界王神,後果難以預測。
岱青君越想越覺得風險太大,他告訴傲雙:『王君,欽淮君說得沒錯,您若捲入人界紛爭,可就破壞了您掌管天界的規制,也許會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同黑鳳凰一樣,干涉人界,再者,若被里月見知道您在人界,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
『照你話中意思,月見可能還保留前生記憶?』
诶?
岱青君愣了愣,這是他從沒想過的問題。
有前生記憶的里月見與沒有前生記憶的里月見,狀況可是大不相同,假設,里月見沒有記憶,全然是黑鳳凰助她重生,那倒還好應付,若是她帶有前生記憶重生呢?
如若是後者的可能性,必是相當危險,難保她不會惹出更多禍事。
『王君,人界不比神界純然光潔,您此行定會遭遇凶險。』岱青君臉色黯然。
傲雙清楚欽淮君與岱青君的擔憂,可不論發生什麼事,都無法阻止他找月見。
傲雙呼出一口氣,他看向真狼:『人界之事你最清楚,月見除了長生不老,還有什麼能力嗎?』
真狼頓了頓,這個問題可問倒他了,只知里月見出自中都里氏宗家,擁有長生不老,其他的一概不知。
真狼搔了搔頭,說:『嗯…因著里月見什麼都沒有展現出,目前尚不可知。』
『那好,你們也別在勸阻了,我執意去人界的決定是不會改變的,欽淮君,天界暫時交給你了。』
傲雙話一落,不給欽淮君任何阻攔的機會,直接朝人界飛去。
『王君!』看到傲雙消失在眼前,欽淮君呆立在原地,乾瞪著空氣。
『我們得快點跟上王君。欽淮君,就此告辭。』說著,岱青君偕真狼駕霧飛走。
『請一定護好王君!』
欽淮君最後的話音隨著他們倆一起消失。
3會員
63內容數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