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歌》(三)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秋意上心頭 ***** 火焰熊熊燃燒以後 除了灰燼 還能留下什麼 情意深濃熱戀以後 是不是註定要珠淚婆娑 ***** 社慶營火晚會上,跳過第一支舞後,子騏覺得跟名玲的距離好像拉近了很多,電話跟書信往返變得頻繁,偶爾也會約去看電影,或上山下海去四處走走。 暑假的時間,似乎不怎麼夠用,就已經快到尾聲。名玲覺得這段感情也該有個結果了,她只是想淺嚐即止,想試試跟傻子談戀愛,沒想到他只有剛開始時傻,後來,覺得他還蠻有趣的。 姐說的對:要遊戲愛情,也要投入自己部分的感情。 她卻不想要失去控制。 在育樂街吃完晚餐,兩人走在附近的大學校園裡。 名玲:「問你,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子騏摸了摸名玲的額頭:「沒發燒啊?怎麼又問這個問題?」 名玲認真地看著子騏說:「我想聽你再說一次。」 「就一見鍾情啊,你知道的,看著妳,我的眼裡就再進不了其他人。當初見到你時,我覺得整個世界的光都匯集到妳身上了。妳知道我們的眼睛能看到東西,是光被物體反射後進入瞳孔,在視網膜成像,經過視神經傳到大腦,而產生視覺。光都匯集到妳身上了,所以,我只能看得到妳。」 名玲:「胡扯,但我喜歡聽你胡扯。還有沒有?」 子騏:「我們知道虎吃羊,羊吃草,基因決定了食物鏈的層級。而我們也都只是基因百萬結構層疊組合中的一種,而我卻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妳,這機率微乎其微。也許,我們以為的偶然,其實是一種必然。」 名玲:「是嗎?可是你喜歡的我,只是你看到的我。我很壞的,你不知道而已。」 子騏:「你看到的我,也是喜歡妳的我的這個樣子,其實,我也很壞的。」 名玲:「所以…我們是要比誰比較壞嗎?」 子騏:「不是,不管我們曾經壞不壞,對彼此是好的,現在就是好的。黑道大哥動則砍人、殺人,但對他的母親卻非常孝順,對孩子疼愛呵護,這樣的他是好?是壞?」 名玲低著頭若有所思的走著,復又抬頭看向天空,大大地嘆了口氣:「我比較喜歡你那時傻傻的樣子。」 「我還是那個傻傻的我,只要你喜歡。」 名玲心裡想,你要知道我對你作過什麼事,你就不會喜歡我這個人了。 結束好了,就這樣結束就好了。 名玲轉頭看著子騏:「我想走回家,你陪我走嗎?」 子騏「……好。」 「很遠的,你可以後悔。」 「我陪妳,走吧。」 他一定會後悔的,走沒多久就會放棄,我就坐計程車回家,再也不用面對他了。名玲心裡有著一份篤定,姐姐也說了,沒有誰會那麼傻,陪我作這種蠢事的! —------- 「鄭名晴!快10點了!妳妹到底瘋哪去了!?」 「這問題妳已經問第五遍了~她說了,今天有可能會走路回來,可能快到了,妳就安心坐會看電視,等一下就回來了。」 「9點你就說快到了,都快10點了!她是有病了嗎?我生給她的腦子呢?走回來?一個女孩子,不知道什麼叫做危險嗎?氣死我了!」 「這時候還沒到家,應該就是走路了,走路,會有男生陪著她的,就別著急了。」 「是會有哪個神經病會陪妳妹作這種蠢事?……」 大門這時候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 「妳就要看到是哪個神經病了。」 門開了,名晴跟母親看到了一臉倦容的名玲,跟那個神經病男生。 「媽、姐,我回來了,這是子騏。」 「伯母您好,學姐好。」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快去洗澡。看妳這成什麼樣子了。」 名晴看著前一刻還在叨唸妹妹的母親,看到人回來了後,就從羅剎變成了慈母。 「這麼晚了,你今天別回去了,在沙發這睡,我去拿棉被給你。」 「好,謝謝伯母。」 名晴看著子騏,看得他有點不好意思,只好移開視線,順便看看名玲的家是長什麼樣的。 「你陪我妹從市區走回來?走多久?」 「是,從成大開始走,大概走了快3小時吧。」子騏看了下牆上的時鐘。 名玲母親這時候走了過來。 「這是枕頭跟棉被,你就將就在沙發睡一晚,明天再搭公車回去吧。」 「好,謝謝伯母。」 「好了,都回房間去睡吧。」 —------- 名晴進了房後,看著坐在床邊呆掉的妹妹。 「鄭名玲,妳完蛋了,妳讓他陪妳走了這一路,也讓他走到妳心裡面去了。妳•要•完•蛋•了。」 名玲抬頭,流出了兩行淚,終於哭了出來。 「姐,怎麼辦……?」 名玲覺得這一切都失去控制了,連她自己…她都沒有辦法控制了。

    80會員
    126內容數
    活在訊息爆炸的網路世代,變化快到讓人心慌的世界,要去適應不容易。 於是,找一塊地,讓心靜下來筆耕墨耘,看看會長出什麼。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