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歌》(四)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心有獨鍾 ***** 這種感覺從來不曾有 左右每天思緒 每一次呼吸 心被佔據 卻苦無醫 是你讓我著了迷 給了甜蜜又保持距離 而你瀟灑來去 玩愛情遊戲 我一天天失去勇氣 偏偏難了難忘記 ***** 「你們說他會等多久?」 「頂多半小時,我等10分鐘,都覺得久了。」 名玲拿出海報紙畫了個表格,寫上了10分、20分……到120分,每 10分鐘為間隔。 「來~押注,看誰猜得對。」 七個女生,七嘴八舌,七手八腳地寫下自己認為的時間位置。大概都認為在30~70分間。 「猜中有啥好處?」 「猜中的,大家輪流請她吃一星期的鍋燒意麵+剉冰,好不好?」 現場一陣代表讚同的歡呼聲。 「名玲,妳還沒寫欸,妳覺得他對妳的喜歡,會付出多少等待的時間?」 「無聊,不就是雄性生物求偶的本能嗎?荷爾蒙操控下的低能生物。」 名玲邊說著邊在“120”分那處,畫了個哈哈大笑的笑臉。眾女又是一陣喧嘩鼓譟。 「妳這是對他有信心?還是對自己有信心?」 ========== 又想起那個記憶,當初的嘲諷有多大聲,現在想起時的內疚就有多重。 名晴說,躲不掉的話,就好好對他,不是隨便個人都能這麼跟著妳作蠢事的。過去的,就別想了,也不用告訴他了,沒有意義。 沒有意義嗎?可是,每次想起放他鴿子,自己一群人在背後看著他訕笑;想起自己不只一次,故意讓他們夥伴翻臉,心就會痛一次。 越想對他好,這些記憶就變得越鮮明、越沉重,越是在跟她說著:妳壞,妳不值得他這麼愛。 那一夜,在沙發上,她吻了他,確定了自己的心,卻模糊了一直以來自詡新女性的信念。矛盾糾結,在升級。 她成功進駐他的心裡,卻失敗了,沒法按計劃抽離。 怎麼辦?就愛了吧~原來是自以為是的年輕,人心沒想像的容易控制,於人,於己。 名玲再無法漠視那個一路唱著歌,陪著她一起走回家的男孩,呵,真的好傻,好天真,但他卻這樣走入了她的心裡。失控……就失控吧。 子騏:「想什麼啊?還在傻笑。」 名玲:「笑妳很白痴,我以為走累了,你會叫計程車送我回去。哪知道你竟然走到底!」 「妳說的《陪妳走回去》,我沒理解錯誤啊!」 「可是,那麼遠,你都沒有想過後悔嗎?我自己後來都走不動了,在心裡一直罵你是豬頭。」 「我也是第一次走這麼長的路,很累啊,但妳想這麼作,一定有妳的理由,我想陪妳作,沒有想太多。」 「你很傻欸,可是,我覺得我的聰明在你身上都沒用。」 子騏餵了一條薯條給她。 「感情的事,無所謂聰不聰明的吧。送妳個東西。」 子騏從包裡拿出王靖雯的專輯“天空”給她。 「王菲的新專輯,很好聽,我買兩張,一張給妳。」 名玲開心地接過「哦~這就是你的定情信物嗎?」 子騏笑了:「第二首是“棋子”,我就是妳的棋子。」 子騏笑著說著,名玲聽著的心卻痛了。 「棋子嘛……」 吳子騏,你不是我的棋子!我不要你是我的棋子!你不是棋子! 棋手想執棋… 卻沒想到會自困於棋局。

    80會員
    126內容數
    活在訊息爆炸的網路世代,變化快到讓人心慌的世界,要去適應不容易。 於是,找一塊地,讓心靜下來筆耕墨耘,看看會長出什麼。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