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狂潮:命運之戰》第一章 英雄

2024/02/04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趁現在,殺了牠!」

一名劍士奮力抵擋著蜥蜴人的攻勢並對著同伴高聲喊道。

啊——

原本跌坐在地的戰士吃力地用自己的長槍撐起身子,口中狂吼著朝蜥蜴人衝去,槍頭散發出光芒。

一柄發光的長槍從蜥蜴人的胸膛穿刺而出,一道翠綠的血液直接潑灑在劍士臉上。

「嘎!!」蜥蜴人胸口被長槍刺穿頂起,發出痛苦的嘶吼。

胸膛被刺穿的蜥蜴人展現了牠的兇悍,張開大嘴直接咬向面前的劍士,銳利的尖牙直接扣入劍士手臂;牠扭頭向上一扯,劍士手臂被瞬間被扯斷。

「噗!」鮮血炸出。

啊啊啊啊啊啊!!」劍士跪在地上,摀著斷臂聲嘶力竭地哭吼著。

蜥蜴人無視胸口插著一柄長槍,走到跪倒在地的劍士面前,並將手掌放在他的頭頂上,用力擰住他的頭髮將他提起來。

「啊啊啊啊⋯⋯」劍士虛弱無助地叫喊著,用僅剩的那隻手不斷捶打著蜥蜴人強壯的手臂,可惜力有未逮。

蜥蜴人將劍士拉到自己的面前,直接張開大口咬住他的咽喉,撕扯,劍士的脖子就少了一塊肉……

劍士的喉嚨發出「咕嚕咕嚕」的血泡聲,身子不自主的抽動,僅剩的手按在傷口處,試圖止住噴湧不止的血液。

血液從口中、指縫中滲出,大片大片的沿著身體滴落在地。

蜥蜴人隨手一拋,將死去的劍士丟落在地,轉頭看向不斷發抖的槍士,露出猙獰無比的笑容……

戰場上彌漫著硝煙和鮮血的味道,蜥蜴人還在從地底深處不斷湧現而出,兩軍交戰的嘶吼不斷在戰場上迴盪。

…… …… ……

一處被刻意讓出的圓形空間,有一名高大威猛的蜥蜴人站在岩石上俯視著下方的戰場;牠背後根根突起的背鰭猶如石刃,深綠色的鱗片在陽光下閃爍著詭異的金屬光澤,強健的四肢、尾巴充滿爆炸性的力量,兇狠的頭顱要不是因為不斷吐出蛇信,不然就如同一頭兇悍異常的暴龍。

牠是蜥蜴人的首領 —「戮星」。

戮星看著面前的人類露出殘忍的笑容道:「地球是我們的領土,人類不應該生存在這片土地。」

「你錯了,地球是我們的家,你們才不應該生存在這片土地。」劉晨陽堅定地回應。

「地球是我們選定的星球,你們只是住在上面的害蟲而已。」戮星不屑的說著,不時揮舞著強大的尾巴。

「那就看看誰能留到最後。」劉晨陽深深吸了一口氣,露出自信的笑容:「我認為不會是你。」

「找死。」

戮星自高空躍下,重重的落在劉晨陽面前,大地都被震裂出一個圓形凹陷。

劉晨陽縱身後跳,與戮星拉出距離。

「人類,準備好了嗎?」戮星露出玩味的笑容,雙手向後弓起,下身微蹲。

「受死!」

戮星一蹬,地面再次震裂。

牠急速衝向劉晨陽,行經路線刮起一陣旋風將沙塵捲起,形成一道沙瀑。

劉晨陽握緊手中「晨曦劍」,真氣充滿全身,他奮力一蹬,同樣將地面震裂。

真氣不斷朝晨曦劍湧去,劍身爆發出光芒,在身後拉道一條殘影。

「轟!」

劉晨陽揮動晨曦劍與戮星的手掌撞擊在一起,能量從碰撞點向四周擴散,捲起一陣環形氣浪。

「人類,不錯,可以接下我這一擊。」

「你也不過如此。」

「喔~是嗎?」戮星露出狡詐的笑容。

戮星的尾巴突然從劉晨陽左側襲來,狠狠地抽在劉晨陽身上。

「砰!」

劉晨陽被尾巴直接擊飛,如砲彈一樣撞進岩石中。

「咳!」劉晨陽咳出一口鮮血。

「再來。」

他左手隨意一抹,血沒擦乾淨。雙腳再次一蹬,朝戮星射去。

「氣若奔流‧浪襲!」劉晨陽朝戮星橫砍過去,包覆在劍上的光芒透出淡藍色水光,劃過的軌跡上瀰漫出浪花。

「這招不錯。」戮星稱讚道,將尾巴豎在身前,準備接下這一擊。

晨曦劍砍上戮星的尾巴,發出金鐵交鳴的聲響,甚至擦出火光。

然而,戮星巍然不動。

「看來我高估你了。」

「是嗎?」

「千重浪襲!」劉晨陽大喝出聲。晨曦劍再次爆發威力,如一波接一波的海浪,連續千層地撞擊在戮星的尾巴上。

水光一閃,半截尾巴飛上天空。

「吼!」戮星痛吼,這招出乎牠的預料。

招式得手,劉晨陽縱身後跳。

「大蜥蜴,我這招不錯吧。」劉晨陽露齒而笑,揮劍往下一甩,「啪」在地上甩出一道翠綠色的血線。

「你該死,吼!」戮星張開大嘴憤怒咆哮,如同一頭暴龍。

戮星身形暴起,銳利的右爪直接刺入劉晨陽的上胸,用力向下一灌。

「砰!」

劉晨陽來不及反應就被砸進地下,強大的撞擊讓他直接吐出一大口血。

戮星露出獰笑,抓起他的脖子將他高舉過頭,用力丟了出去。

劉晨陽像蝦子一樣連續撞斷數根大樹才墜落。

「咳咳咳咳⋯⋯」

「好像打不太贏啊⋯咳咳。」

戮星緩緩走向劉晨陽,與此同時,在地上不斷拍動的斷尾開始再生。

「地球,你們這些低等生物不配擁有。」戮星的聲音充滿傲慢和蔑視。

「哼!」劉晨陽發出一聲悶聲,緊咬著牙關忍住疼痛,再次衝向戮星。

劉晨陽與戮星激烈交鋒,「晨曦劍」不斷穿透牠堅硬的鱗甲,在上面留下深深的傷口,但用不了多久,就會再次癒合。

「熔岩鋒爪!」

戮星突然全身散發鮮紅的火光,如同一座噴發的火山,爆發灼熱的氣息。雙手猛地揮出,爪刃帶著極速劃過,留下五道赤紅流光。

劉晨陽迅速做出反應,雙手反握晨曦劍,將劍插入地底。

「氣若磐石‧不破!」

地底衝出的褐色光芒混雜著碎石塊在空中凝聚成一面盾牌,盾面雕刻無數複雜的符文,散發十足的厚重感。

「砰!」

戮星的「熔岩鋒爪」重擊在「不破」盾上。

「憑這面盾牌就想擋住我?」

「你不行!」戮星再次加大力道,「不破」盾瞬間佈滿蛛文裂痕。

「砰!砰!砰!砰!」

戮星雙爪連續轟擊在「不破」盾上,每一次打擊都帶著毀滅性的火浪。

「這種力量⋯⋯」劉晨陽咬著牙堅持著,狂暴的風壓將他的衣服吹的獵獵作響。

他在戮星的「熔岩鋒爪」攻擊下只能不停的抵擋。

「匡」一聲輕響,「不破」盾被擊碎了。

戮星露出猙獰的表情看著劉晨陽,將「熔岩鋒爪」狠狠掃向他。

「啊!」劉晨陽立刻抽起晨曦劍不斷抵擋,口中發出壓抑的低吼,身形顫抖不已。

「人類,沒用的,你只能選擇接受我們的統治,或者,死!」

「不可能!」

劉晨陽渾身劇痛,戮星的攻擊如同鋒利的熔岩刀刃,撕裂著他的護體真氣,熾熱感的能量不斷灼傷他的皮膚;每一次被擊中,都如同一把刀子深深插入他的身體,疼痛不已。

「看看你的樣子,還說什麼不可能?害蟲你就受死吧!」戮星不屑的說。

「就算我會死,我也不會讓你如願!」劉晨陽依舊咬緊牙關,死命抵抗。

縱使劉晨陽全力以赴,嘗試閃避和反擊,戮星的攻擊仍使他屢屢受到重創。他的身軀已經是傷痕累累、皮開肉綻,到處都是燒焦的痕跡。

「多麽可笑的想法,你以為口舌之爭就能換來一線生機嗎?」

「換我告訴你,不可能,哈哈哈哈!」戮星狂妄地仰天大笑。

劉晨陽沒有絲毫退縮。

「氣若真龍.霸天!」

猛然間,他渾身真氣流轉大喝出聲。他高高跳起,身形宛如殘月,劍勢猛如真龍,從上而下劃破夜空,猶如怒龍咆哮。

「吼!」

「什麼!」戮星瞳孔瞬間縮小,立刻舉起強壯堅韌的雙臂全力抵擋。

劍光劃過,霸天之勢如同崩落的瀑布,破開戮星的防禦,一瞬間就將牠的雙手斬斷,鮮血如春花盛開。

吼!」戮星的吼叫聲傳遍整個戰場。

「該死的人類,我要讓你生不如死,給所有人類知道反抗我的下場!」戮星憤怒至極,他的尾巴劇烈地拍打地面。

「星鳞烈尾!」

戮星尾巴上的鱗片散發出點點星光,上面的尖刺燃起熾熱的火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席捲而來。

隨著尾巴揮過,一顆顆像星光的粉塵灑落,一旦觸碰到就會發生連環爆炸。

「砰砰砰!」

「氣若奔雷‧電閃!」

劉晨陽化成一道閃電高速移動,身形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身上更是跳出無數電弧並發出細微的「霹哩啪啦」聲響,縱使如此,他還是不時的被爆炸擊中,每次都會吐出一口鮮血。

「我就看你能逃到何時,哈哈哈哈哈——

劉晨陽根本沒機會回話,只能不斷在空中踩踏,快速彈射。

與此同時,戮星被斬斷的雙手開始顯現出蜥蜴斷尾重生的特性,斷裂的雙手正在以一種迅猛的速度再生。

「這下糟糕了。」劉晨陽目睹這一幕,臉色劇變。他必須加緊腳步,不讓對方有喘息的機會。

面對戮星那似乎永遠不會枯竭的力量,情勢變得極其危險。

「人類,你的招式不可能擊敗我的。」

「你們地球的種族不過如此」戮星嘶吼著。

「那你就試試看!」

劉晨陽深感時機迫切,他必須採取果斷的行動,否則這場戰鬥「會輸!」

他必須在突破戮星防禦的瞬間往他的體內灌入巨大的真氣,發動致命的一擊。

劉晨陽突然間停下。

他深吸一口氣,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他的身體爆發,周圍頓時出現數道螺旋氣流,把碎石子捲到半空。

「啊啊啊啊啊——」

氣流最後在劉晨陽的怒吼聲中變成金色的氣焰籠罩全身,同時伴隨閃電饒繞,頭髮披散飛揚、衣服鼓起。

「氣憾九天.絕命!」劉晨陽低吼一聲,真氣猶如引爆的雷霆,迅速在「晨曦劍」上凝聚出一柄更為強大的光劍,瞬間照亮整個夜空。

他展開急速,留下一道道淡金色殘影,刺向戮星的心臟。

「就以我的生命為代價,換人類的和平。」

「為了人類的未來!」低沉而決然的怒吼自其口中爆發出來。

這聲怒吼蘊含了劉晨陽所有的意志,彷彿要把這份意志傳達給整個宇宙。在怒吼的同時,他的真氣劍更是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宛如破曉的日出,照亮大地。

「痴心妄想!」戮星口中發出震天巨吼,粗壯的尾巴瞬間擺至胸前,試圖以厚實的鱗甲抵擋這致命的一擊。

然而,強大的「絕命」貫穿了戮星強大的鱗甲防禦,直接插入他的胸膛。

啊啊啊啊!

劉晨陽體內真氣狂湧,不顧一切的將真氣灌入戮星的體內,猛烈衝擊牠的內臟。

啊啊啊啊!」劉晨陽狂吼,他連護體真氣都捨去了。

吼!」戮星發出震天怒吼。

「人類,去死!」

就在這一瞬間,牠自斷半截尾巴,用剩下半截猛然甩向劉晨陽,強大的衝擊力將他的身體直接抽飛;真氣用盡的他背部撞上岩壁,鮮血自口中噴灑而出,劇痛蔓延全身。

「噗⋯⋯」

劉晨陽從岩壁上墜落地面,一動也不動。

另一邊的戮星,身體搖搖晃晃、站立不穩。牠的心臟與內臟都被「絕命」絞碎了,再生能力也無法修復。

「該死的⋯害蟲⋯⋯」

戮星轟然倒下。

戰鬥,結束了。

「咳咳咳⋯⋯」

又是一大口血吐在地上。

劉晨陽艱難地撐起上半身看著倒下的戮星,隨即翻身躺下。

「哈哈,臭蜥蜴,你輸了吧,咳咳…」劉晨陽微笑說道。

他躺在地上,臉上仍保持微笑,只是,眼神正逐漸失去光彩。

「 請原諒我不能一直陪伴在你們身旁。」劉晨陽輕聲說著。

「剩下的...就拜託你們了...」

劉晨陽的眼中沒有了光芒。

他的嘴角始終帶著微笑。

35會員
61內容數
「希望能成為一隻螢火蟲,替深陷黑暗中的你燃起一縷螢光。」 雖然不足以照亮前方,但總能為你帶來一絲希望,使你感到溫暖。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