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危難意識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躺在床上的玄武,沒有關上床頭燈,閉著眼面朝天花,大腦活動處於楊琳是否真的慘死及接聽電話的是否真兇手。瞄了一眼床頭上鬧鐘的時間,撥了回報館的一通電話。喝了一口回來後才弄的咖啡,穿回粉藍色帆布休閒鞋。揹著公事包形狀的皮革揹包,站大門前無意識地回顧毫無人氣的住宅空間,關掉燈掩上身後大門。

一名素顏打扮,但衣著性感的女子從面對的單位走到站電梯門前玄武的身旁後面。玄先生看了女子一眼,女子也瞅了男人一眼。彼此點了點頭,玄先生先讓女士進入電梯。

一個男人跟一個陌生女性坐升降機,男的是後來進入電梯而他選擇站到女方的後面,這會不會令到女方產生一種不安全的心理,玄先生可能曾經在上大號時想過這樣無聊的問題。況且眼前的是衣著性感的女子,若站到她身後的話,她理應會想到被人從後施襲而選擇靠邊站的位置。這位同住廿三層的女子果然在進入電梯後就選邊站,玄先生也站到另一邊,形成彼此面對面,像一梯兩戶的大門設計。

湧上玄武的腦海是裝上變聲器後以陰陽怪氣聲調的變態凶徒,在這細小無處可逃的空間內,該如何奸殺眼前這位性感的小貓咪,再把屍體拖到地庫停車場的客貨兩用車上,運到千叢觀里的密室。比吃魚生還要殘忍地活活把這位漂亮的女子先行咬死還是弄昏後才吃,怎個吃法和從什麼部位開始吃呢?

叮的一聲把玄氏從夢中驚醒。他看到向他微笑的女子走出大堂跟夜班保安打了招呼。門外的一輛電召Uber車已在等候她的出現,西裝畢挺的男司機有禮地為女子開啓車門。

「玄Sir,回報館啊?」保安向玄武開腔。

「是的!又要通宵的了。拜!」玄氏回應。公寓門外一旁就是默許串爆頭條突發新聞副編輯的專用摩托車違規車位。一輛黑色轎車停在玄武身前。

「上車!」回頭看到車子里的辛姐探首出來看著玄武。

「我回報館!」玄笑道。

「我也是!」一絲甜甜笑意的辛姐今晚的心情怎會這樣爽呢。

玄武繞過副駕座上車。

「這時段不用扣安全帶的了。」辛姐瞄著身旁的男人。

習慣飆車的女警開車的習性就像趕著去投胎轉世似的,零到一百公里在不到四秒的時間,回到報館不用兩分鐘。

在這驚心動魄的兩分鐘里,辛姐問了那通與凶徒通話的細節。

辛滸:「血之吻關掉姓楊手機的衛星導航,你打過去的電話在電訊科也找不到有第三者打進姓楊在失蹤後的手機紀錄。很玄是不是呢玄武哥!?幸好聽了你跟它的通話,還挺清晰的話音!」

玄武看到淡淡化了妝,他眼中的大美女。

玄武:「那晚上,你是怎爆破進入我家,然後睡在我身旁!到底你幹了什麼是在我不知情之下做的好……壞事!?」

咧開小嘴巴的辛姐沒有任何回應。專注在瞬間逼近工業大廈大門前,手拉下和腳踩下雙重剎車,尚欠一公分就撞在單車手推車和大型行李車都不准進入的三條種在混凝土下面的圓鐵柱上。

躍下車的辛姐:「會不會在千叢觀的老地方下毒手呢?」玄武點頭示意有可能。

巨型的載貨升降機內。辛姐站在玄武的身後。玄武想起剛才在公寓里的那部載客電梯內的奸殺想法。

辛姐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這密封的空間里若果停電或出什麼意外的話,一切都變成是命運的安排,那怕手裡拿著機關槍都是無法抗力的了,猶如九級地震一樣。」

「嗯!包括任何形式的暴力行為。」玄武回應。

「幸好你有我這個保護罩,應該沒有比我更暴戾更能維護法制的精英……現正站在你後面頂著你的腰背成為你支撐的力量!」

轉身背向巨型鐵閘門,面對近在咫尺的骷髏頭上那雙會翻滾的眼球,眼球中間的高鼻梁和鼻尖下天生被撕開的左右大裂口。裂口內有雪白整齊的牙。以平視跟自己一樣高挑的女警。

「謝謝辛姐的金鐘罩鐵布衫和腦核彈。」

載貨升降機上升跟下降是時速零點一公里,差不多像蝸牛。編輯和採訪廣告攝影部門都在這幢樓高十層工業大廈的九樓。從地面到九層所需時間為三十到四十五秒左右,足夠的時間去砸碎一顆人類的頭顱或施以無上限的暴力去攻擊一個人導致死亡。

聽不到穿高跟鞋從鋼板升降機內走出來的任何聲響,回身瞄了一眼跟隨在自己身後的辛姐,她那雙大約有四公分的高跟鞋在她腳下猶如赤腳走在沙堆上的無聲無息。此女去當職業殺手絕對可以稱職。

手機傳來影視電影編導畢業的寫手已完成有關今天楊琳案的混合式創意報導文章。

手機遞給辛姐:「剛寫好沒經修改的初稿,你先看。想喝什麼我去弄!」玄說道。

接過玄武的手機:「你喝什麼我喝什麼可以啦。」

辛姐走經那位影視編導的男生,坐到玄武案頭前用作接見客人的座椅上開始快速瀏覽手機的內容。

看到文章開始前的作者名字,辛姐隔空問:「盧尚沛像是真姓名。」

看到間隔彈起一個頭,向著副編輯的方向張望。辛姐看到男生走向自己的身影。

盧尚沛笑臉迎人:「是真姓名。請問你是……」

醒目的男生看到女方腰際的配槍:「是辛警督嗎?」

「嗯!」辛姐瞅著坐到身旁電腦椅上的男生。

「哦!尚沛,想喝什麼?」端著兩杯咖啡走過來的玄武放下咖啡。

「不用啦!老大!」尚沛回應。

「我再問一次,想喝什麼?」玄武像命令的語氣。

「熱咖啡吧!」尚沛回應。

「你兩彼此先認識溝通一下。先上洗手間…後幫你弄咖啡!」玄走離時說。

「謝啦老大!」

視線從老大消失的身影轉到身旁辛警督手中的手機和她異常觸目的胸部。年青的小伙子當然不會放過這樣性感打扮的女性,女警有這樣奪目的身材,在一名對制服誘惑擁有莫名興趣的盧尚沛來說,更是難以抗拒。

一篇足滿色情暴力和血腥的文章在辛姐看完後,盯著在玩手游的男生。

「寫得很好!像看一篇美式低俗色情短篇小說,本末倒置,喧賓奪主。不過,這是我個人主觀的看法,沒有代表性。理應是你老大看了之後的決定才算數。」

喝下半杯咖啡的辛姐走到叫盧尚沛的寫作地方,坐在那張小型的電腦椅上,突出的眼球掃射案頭上,來自日本無限級色情漫畫,電腦顯示屏上用作牆紙的MMA赤手空拳格鬥的海報。站起來轉身的辛姐看到站一米之距的男生還在垂頭玩手游。辛姐走回玄武的客座,盧尚沛則坐回他案頭前的那張小電腦椅上。

 

9會員
441內容數
腦震盪的多媒體CD,男女男女男男女。錯綜並不怎複雜的辦公室男女。 職場 日記 週記 散文 小說 任君挑 Merci beaucoup ^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