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雜採遺記
貓爹 Eugene's Dad
貓爹 Eugene's Dad
2019-05-21|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1收藏
分享

對NBA新秀應有的正確期待:選秀103

聯盟中不乏如2011年林書豪以落選新秀身份打出名堂,或2017年Spencer Dinwiddie媳婦終於熬成婆的勵志實例。因此球迷不免會誤把特例當常態,對新秀的成才率有著過高的期待,卻忽略了鎂光燈照不到的陰暗角落。(update: Nov 2019)
數據採樣細節詳見文末
現實是殘酷的,大量的上場機會是樂透新秀的特權;非樂透首輪新秀第一年能上場超過1,000分鐘的僅有1/4;接近七成的次輪新秀進聯盟後只能擔任龍套中的龍套,甚至連一分鐘的紀錄都沒有。
前場新秀普遍較不具戰力,第一年上場時間較後場新秀少了近1/4,第二年持平。
首輪新秀的上場時間無關於年紀;次輪中選的年輕人(開季未滿21歲)數量稀少,但會被球隊視為首輪末培養,第二年相對於次輪大齡較有上場發揮的機會。
數據採樣細節詳見文末
比起各種有缺陷的進階數據,讓錢說話是檢驗新秀最實際的辦法。
現實是殘酷的。出了樂透區之後,第二張合約能拿到主力待遇級別的僅4%;非樂透首輪新秀能養成堪用綠葉的機會是一半;每三位次輪新秀中,只有一位能得到第二張底薪以上的保障合約。
數據採樣細節詳見文末
充滿正能量的逆轉勝故事永遠不缺閱聽眾,但還是一句老話:勿把特例當常態。個體樣本出現離群值很正常,但從大樣本觀之,球員的生涯成就依然與順位高度掛鉤。
綜合三張圖表,可以理解到NBA本質上仍是天份輾壓的運動。順位前段20%的球員成才率高上一大截,而他們的勝利貢獻值占了整個聯盟80%。這也是為何NBA前段選秀籤的價值連城,每當交易內容牽扯到選秀權保護,則永遠會是制服組以及球迷著重討論的環節。

延伸閱讀

若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球隊決策人員的選秀視角,也可以聽聽賽爾提克球探長Austin Ainge、火箭副總裁Gersson Rosas、ESPN球探Jonathan Givony於SSAC 18的講座分享。

參考資料

圖表數據採樣細節說明

上場時數 (樣本:NBA 2012-2017選入之新秀)
新秀的首場NBA出賽視為第一年。 例:2014探花Joel Embiid養傷兩年,因此2016為其第一年賽季。
新秀的前後場以及年紀篩選數據沒有製作成圖表。
第二張合約 (樣本:NBA 2008-2014選入之新秀)
首輪球員若無法完成制式四年合約,則直接紀錄為未獲得第二張合約。 唯一特例球員:Solomon Hill。若第五年領QO,則採記第六年UFA合約。
次輪球員的有效合約定義:首年實領金額需大於該年底薪。合約被買斷後若實領金額未達底薪標準,則視為未獲得第二張合約。
三位未列入採樣之球員:Rodney Hood(QO)、Dario Saric(首張合約)、Bogdan Bogdanovic(首張合約)
選秀順位/WS預期/初登板機會 (資料出處:Basketball Reference)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NBA雜採遺記
NBA雜採遺記
關於NBA與NCAA男子籃球的觀察心得及意見筆記。
編輯精選專題

1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