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森林2》的回歸: 即便崎嶇,也毫不偏移,堅定地走在名為信念的道路上

5
2020-10-11
|閱讀時間 ‧ 約 7 分鐘
「有多少人是被以"選擇”當成藉口,卻是被迫要求沉默? 我拒絕妥協。」
得知朴慶完被私刑招供後,韓汝珍對黃始木憤怒地喊著。
  延續著第一季的超高評價,被評論讚譽為「開創韓國刑偵劇的新局面」,秘密森林2終於帶著冷靜淡漠卻有卓越推理能力的檢察官黃始木,以及性情溫暖、勇敢率性的警察韓汝珍回歸螢幕。
  以檢察機關與警察的調查權之爭作為舞台,站在緊密卻對立的兩端,曹承佑、裴斗娜等演員們仍然以真實且壓倒性的演技讓人目不轉睛,但對比第一季用沾滿鮮血的數條人命震撼腐敗的檢察體制,第二季卻選擇容易被忽略的平淡案件描繪犯罪最原初、最被人遺忘的樣貌。
我每天見到的同事,我身邊的普通人做出這種事情,這更讓我無法接受。你覺得他們是從一開始就這麼殘忍、這麼邪惡嗎?他們是久了才變這樣,知道人們會閉上眼睛,保持沉默。
  惡,是一步一步陷入的,最初是讓人閉上眼睛就過去的小事。第一季中管理地檢陳情室監視錄像的工作人員,因為方便而提早將存檔影片刪除,被黃始木冷冷地教訓
「所謂的意外,本來就不是每分每秒都會發生。如果你們認為沒有出事過就不把原則當一回事,遲早會吃大虧的。」
  若說第一季的節奏是快速變化與毫無冷場的調度,在極度緊繃壓縮下蓄積成瞬間氣爆的壓力鍋,驚天動地掀開檢察機關與財團簾幕後的秘密;第二季的案件更像一團迷霧,撥開是層層疊疊、編織纏繞、並在無數的鏡像中都看到彼此的影子。
  開場時在統營夜裡濃霧的海岸邊將禁止進入的管制線破壞的男女,事後大聲嚷嚷著各種藉口,雖無法證明他們的行為與惡果之間的因果關係,到頭來卻都是造成悲劇的推手。因為是如此平凡而且平庸的惡意,就應該透過淡而無味的毀損公物、收賄與猝死案件來昭顯。
  我們看到李秀妍編劇的縝密與心思的細緻,在無數幽微的角落都放置了銳利如鏡的對白,行走穿梭在案件中的角色,無論是被迫沉默的、自願沉默的與試圖發出聲音的人們,漸次織起一座密林。從統營溺水案為開端,綿密的針腳先經過了前官禮遇,穿越警察內部不為人知的霸凌、深入交織檢察、警察與財團都牽涉其中的律師猝死案後,在一頭霧水的觀眾開始懷疑人生之時,整座森林的樣貌陡然浮現。
  沉寂的案子重新被翻出來,調查的人卻消失了,而犯人就在我們之中,惡,不是你想像的罪過,而是藏在細節中的魔鬼
  細谷派出所的霸凌案,演變成死亡事件;統營溺水案因為前官禮遇提早簽結,沒想到讓無辜的人差點賠了性命。警察向酒店收賄、檢察機關的各種人情後門、栽贓抹黑,其實都是檢警踏過了身為法治「看守者」應該遵守的界線,犯罪不會隨時發生,但檢察官與警察身為準繩的守護者,看見那條執法的基準線已經偏移,卻沉默不語的當下,都成了共犯。統營溺水事件中「管制線」的指涉在每個案件漸次層疊擴充放大,主旋律在不斷重複中,次弱漸強,結束得壯闊驚心,令觀眾在劇情霎然而止後仍難以遺忘、久久迴盪。

檢警調查權之爭

  秘密森林第一季就面不改色地直指南韓財團伸手檢警機關、貪腐濫權的社會現實,第二季的背景也同樣精確反映去年政壇擾攘的時事—檢警調查權改革。2019年南韓總統文在寅欲實現選舉諾言,將長期以來權力集中的檢察機關所掌握的發動與終止偵查權以及令狀聲請權,部分讓渡給警察機構以發揮制衡的功用。起因於南韓檢察機關的權力極大,多次動搖青瓦台政權,但內部的貪污舞弊卻缺乏其監督機制。秘密森林2一開場,分別身為檢察官的黃始木與警察韓汝珍,就因為即將要召開的檢警協商會議這個背景下,再度在舞台上相遇。
  而有如第一次協商會議時所討論,檢察官擁有的絕對偵查指揮權是寫在南韓憲法之中,這不但有其遺留日本殖民時期的歷史背景,也加上獨裁者朴正熙在516政變後,實施緊急措施法,將權力強行集中,檢察機關成為國家機器所造成。此後,隨著政權更迭,檢察與警察機關隨著執政者的偏好而權力時有消長,但檢察機關掌握著偵查發動與終止的權力,與警察為「上下垂直」的指揮關係,從未動搖。
  去年8月,文在寅任命曾任青瓦台首席秘書官的曹國作為法務部長,誓言要對南韓檢察機關過大的權力進行改革。而現實比戲劇還要戲劇化,在人事提名案出爐後,南韓檢察機構立刻著手調查曹國身旁親屬相關的弊案,其後包括論文偽造掛名、投資幽靈公司等一一被爆出,並且多次長驅直入其住家及青瓦台蒐證,逼得身負改革重任的曹國不得不在就任35天後就因為連續不斷的醜聞而下台,這場「欲改革檢察機關的法務部長」與「不想被改革的檢察總長」之爭,也讓人見識到南韓檢察機關的權傾一時,連青瓦台也得退讓三分。
  秘密森林2擔任大檢察廳法制團團長的檢察官禹太夏和警察廳革新團團長的警察崔炳,便是因應這樣的背景而生出的角色。他們肩負檢警調查權重新分配的重要任務,警察想從檢察官手中搶到偵查權,而檢察官必須固守自己的權力領土。在社會氛圍與高層都傾向改革之下,兩人表面上針鋒相對,但隨著欲掩蓋的案件浮出水面,讓他們困入一年前不為人知的祕密當中。

  檢察官與警察,應該要是怎麼樣的理想合作樣貌呢?
  「我把調查指揮想成一種互補的關係。」年輕的鄭檢察官這樣回答。「禹部長與崔部長也互助合作了,但結果怎麼如此大相逕庭呢。如果每個人都像你跟韓汝珍一樣,應該就不用調整調查權了。」金部長在最後一集事件都結束時,笑著對黃始木說。   
  對李秀妍編劇來說,調查權的分配或許是假議題,是那些濫權的人們拿來討價還價的一場買賣。或許,誰都沒有資格成為改革的主體,而都是改革的對象。實踐法律的人應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雖然困難、即便崎嶇,永遠不能因為懈怠而隨波逐流;因為即使起點相似,但通往的是兩條完全不同的結局。
  在最後一集中,經歷了種種歷練,第一季開始時單槍匹馬的黃始木終於不再孤獨。西部地檢共事過的人們雖然已不在身旁,卻在他心中刻下難以磨滅的痕跡。一幕夢境招喚了過去,堅定他的心智,也逼哭了螢幕前的無數觀眾。
  追尋著已逝的李彰俊遺志,一分也不讓的共同守住法治的界線,透過黃始木與韓汝珍這兩位檢察官與警察互補互長的合作,體現了編劇心中理想的世界。這個選擇並不容易,但追逐真理的一絲希望會繼續帶領死忠粉絲們不放棄地走向第三季吧。


喜歡我的文章可以到FB追蹤最新消息喔:Mint Candy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薄荷糖
薄荷糖
無意評論只願榨取出作品的真心,與讀者品嚐。 | FB: https://www.facebook.com/candy.mint.77128
本文發佈於
仰望夜空,有許多的星,每一顆星都是一個故事。 身為普通而認真的讀者/觀眾,請讓我寫封情書給這些繁星,收藏著仰慕,送上天際。


5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5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