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疏失點燃的抗爭與創立–吱吱黨創立故事

9
2018-09-19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在猴抱貓事件之後雖然獲得關注跟媒體的報導,當時卻還未有創立吱吱黨的想法,直到壽山台灣獼猴因研究用的無線電發報器導致頸部不適、受傷,才點燃了抗爭與「台灣獼猴吱吱黨」的創立。
「無線電發報器」廣泛的運用在野生動物的追蹤研究上(以下簡稱發報器),在野生動物身上裝設發報器後再依研究者身上接收器的音頻高低來推估研究目標的所在位置。
無線電發報器項圈 圖片來源:https://ppt.cc/fM8hSx
無線電接收器 圖片來源:https://ppt.cc/fqjGDx
既然發報器是追蹤野生動物很常使用的研究器材,又行之有年,那麼這次的事件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呢? 接下來就是一段落落長的故事了…
壽山台灣獼猴裝設無線電發報器歷史 2005年為了檢測猿猴疱疹B病毒(蝦米是猿猴疱疹B病毒:https://ppt.cc/fT9btx),高雄市政府與學術單位合作開始對壽山台灣獼猴進行捕捉,並進行獼猴的個體健康狀況的檢測,並於2006年6月對捕捉到的台灣獼猴進行發報器頸圈的配掛,準備進行壽山台灣獼猴活動範圍的相關研究。
掛戴發報器的獼猴分別於2006年6月及2007年1月野放,根據林金福老師的記錄和當時中山生科系碩士班研究生所拍攝的照片,被裝設發報器的台灣獼猴個體總共有五隻(2雄3雌),其中2隻雄猴野放以後都失蹤和死亡。
照片中的雌猴,初期因對項圈的不適應,不斷反覆拔毛想扯掉項圈。
在草叢中發現掛戴發報器的雄猴已死亡 照片拍攝:林金福
該研究於2008年6月結束,論文於2009年7月完成,而被掛戴發報器的3隻雌猴卻沒有因為論文的完成而卸除發報器。
期間我們嘗試跟相關單位投訴、投書媒體並沒有獲得重視,一年一年過去,山友們看見掛戴發報器的獼猴早已習以為常,都知道那是研究用的器材,但是沒有人在乎牠們究竟戴著這個發報器多久了?這個研究器材是否還有效用?
其中2隻被掛戴發報器的雌猴,分別於2011年2月及2014年3月相繼失蹤。
明明仍有1隻雌猴尚未未拆除無線電發報器,2013年11月竟又有新活動範圍研究計畫展開。
我們又氣又無奈,去電相關單位得到的回覆是:「研究之必需。」,即使在Facebook撰文探討點閱率也是奇低。
此次(2013年)被掛戴發報器的獼猴共有3隻(2雄1雌),其中1隻雄猴在2014年4月就觀察到雄猴進食時吞嚥困難並拉扯項圈的情況;直到6月28日我們終於拍攝到雄猴頸部毛皮因項圈摩擦而脫落,脖子皮膚也已見潰爛發臭。
而2006年掛戴發報器的雌猴我們也於2014年7月5日拍攝到頸部不適拉扯項圈的情況,皮膚也開始因為摩擦破皮滲出組織液。
我開始頻繁的在facebook發佈這些獼猴的近況、影片,並號召網友一起向相關單位投訴,之前「猴抱貓」事件累積的網路關注在此時開始發酵,也獲得網路電子媒體的報導(為研究勒出代價! 台灣獼猴掛追蹤項圈皮破肉爛)。
而後,相關單位於7月15日發佈聲明稿解釋。
新聞稿內容強調該研究裝置有預留空隙並可以遠端遙控脫落,令人覺得避重就輕,有網友開玩笑說:「獼猴頸部會受傷一定都是吱吱黨的陰謀啦!」。
沒錯!就因為這句玩笑,加上我們的確是需要一個平台去聚集民眾關注的力量,才能讓獼猴得到更多理解跟幫助,所以我於2014年7月21日創立「台灣獼猴吱吱黨」社團,於同年11月創立粉絲專頁。
期間,因為許多網友協助投訴、打電話抗議以及媒體的報導,這些被掛戴發報器的獼猴終於在2014年9月全數拆除完畢(勒到肉爛發臭PO網後… 三台灣獼猴靠利剪掙脫研究項圈)。
事件之後 這次的事件也有部分的聲音認為我在借題發揮、緊咬的研究疏失不放或林金福老師本身的研究方法就有爭議等等的討論。
我其實並不避諱談這些,這篇文章也並非要抓出相關單位的疏失一再糾纏,而是這本來就是一段過去的回顧。 吱吱黨也的確是因為這一次一次的事件、爭議,得到媒體的曝光及群眾的持續關注,大家看到的也許只是我們知名度的提升、我們利用輿論來對相關單位施壓,大家不知道的是這段路我們走了好久好久,久到有些個體等不到拆除的那一天就離開世界了,久到我算不清有多少次的求助無門多少次的碰壁,直到我終於有辦法運用群眾的力量要求拆除牠們頸上的項圈。
看到牠們被拆除發報器的瞬間,我真的差點喜極而泣。
但,「台灣獼猴吱吱黨」的創立只是開始,開始讓更多人來理解獼猴、開始我們與相關單位從抗爭到互相理解、開始要走向「人猴共存」的理想。

講了3週吱吱黨創立故事,終於告一段落了,下週開啟的又是什麼篇章呢?大家敬請期待!
想更了解台灣獼猴嗎?歡迎到「台灣獼猴吱吱黨 粉絲團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海拔0-3000公尺,你會想到什麼?這是一個獼猴與人類生活高度重疊的範圍,他如同鄰居一樣就生活在離你不遠的山邊,可是我們卻不了解他。 屢見獼猴進入人的生活範圍影起民眾驚慌失措,甚至當我們進入野生動物棲息地遊憩反而認為獼猴才是入侵者。 關於這位不一樣的「鄰居」,希望透過我們讓你更加了解與他的相處之道。
本文發佈於
海拔0-3000公尺,你會想到什麼? 這是一個獼猴與人類生活高度重疊的範圍。 獼猴就像我們的鄰居,可是因為接收資訊的不對等、負面形象的傳播,導致這個號稱最容易看見的野生動物我們並不了解他。 我們希望藉由「台灣獼猴秘辛手冊」實體小書的編印、出版,讓更多人可以理解台灣獼猴。


9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9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