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上班時段的生活2:工作的實質

2020/03/2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我發現老媽偶爾要回答他人,關於我的工作時,她甚至會只說我所在的竹科大廠的名字,沒有加上「的警衛室」四個字,也不會說在保全公司上班。
可能她不是刻意或有意的,但應該是下意識的,或避重就輕、能省則省。結果我很討厭這樣,但好像無法去調整她。雖然她覺得我做這個工作不錯,聽起來單純輕鬆穩定,還可以沾竹科的邊,重點是她一聽到見紅就休就爽,我也不懂在爽什麼。但她願意實際上怎樣跟別人講,就還是透露她內心深處各種板塊碰撞的結果了。
因為第一次過著每天穿西裝的生活,才初步瞭解維護西裝的清潔有多令人心煩,我是從各種嘗試錯誤的失敗中慢慢維持到像樣,原來我根本沒有這方面的常識,直到接受假日必須付出心思與時間來處理西裝的事實。
我發現老媽偶爾要回答他人,關於我的工作時,她甚至會只說我所在的竹科大廠的名字,沒有加上「的警衛室」四個字,也不會說在保全公司上班。可能她不是刻意或有意的,但應該是下意識的,或避重就輕、能省則省。
結果我很討厭這樣,但好像無法去調整她。雖然她覺得我做這個工作不錯,聽起來單純輕鬆穩定,還可以沾竹科的邊,重點是她一聽到見紅就休就爽,我也不懂在爽什麼。但她願意實際上怎樣跟別人講,就還是透露她內心深處各種板塊碰撞的結果了。
想想日後離職,在家面對老爸,還不就是另一個組長,他倆有一些雷同的特質。都一樣,有何不同嗎?換個空間人事物,我所要互動的葫蘆裡賣的卻是相同的藥:是我所不接受的自己內心之粗暴、苛刻、刻薄、耍嘴皮子的那些部份啊,這些人格特質/習氣/慣性透過組長或透過我爸呈現給我看,並無不同,直到我不再抗拒接受我的這些自我、不再定罪/打壓/控訴它們、不再跟它們搏鬥、不再認為或賦予其為有意義或影響力,一切,才會不一樣。
工作最後四天前的那個例假日,因為人生伙伴環島來竹北,所以就著機會跟他一起去玩。因為我們的相處非常放鬆而自由,跟他懶待在民宿裡也很享受,週六晚上他希望我陪伴他而留下來過夜,但還有四個工作天這件事,讓我的發條不能拆掉,決定回家去把自己放上已經調鬆的「假日產線」上,按照我的假日作息行程,安穩安心的跟上拍子與韻律。這是土向星座自在的方式。
工作其實一方面真的是在訓練人們的紀律、收放自如、彈性收攝的能力。非上班時段的生活狀態如果一團糟,我相信他在工作時段的表現或感受會有負擔或不必要的阻礙。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諮詢提供:牌卡占卜、各種形式的陪伴、心靈諮詢對話、單純傾聽、靈性生活伴遊、斷捨離分享與讀書會。 個案提供:Tok Sen能量木擊按摩。 靜心活動提供:mantra梵唱、極簡瑜伽 臉書搜尋:玫香 由{關於我}見網站列。 我的主網站請搜尋:輕。愛的整理師
誤上賊船的靈秀兔子如我,再怎麼怪誕也應該是去演兔女郎的角色吧,或至少也是跟砂糖兔玩家家酒,怎麼是跟賊船上的虎克船長玩兩大有猜的曖昧呢?!還搶到機會難得的職務與獨享的休假制度,跌破大家眼鏡。 這個產業與職務的實相:簡單與困難、單純或複雜、辛苦及悠哉、高尚VS低賤之間,其實都只有一線之隔。存乎一心!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