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FBI不願透露的真相──智商133的假人頭越獄事件(中)

2020/05/31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 大叔為嫌犯們嚴選的帥氣彩色照:
Frank Morris(左)、John Anglin(中)以及Clarence Anglin(右)。
Photo Credit: Boston.com
▲ 不是大叔在畫唬爛,
Frank Morris的高智商133,以及“脫逃藝術家”(escape artist)稱號是官方認證的。 Photo Credit: Ghosts of DC
逃犯分別是Frank Morris、John Anglin以及Clarence Anglin,三人都是三十幾歲的青壯年,白人男性,身強體壯。
他們都不是最兇惡的暴力份子(violent offenders),只是迫於現實下,無奈的搶劫犯(low end bank robbers),因為屢屢越獄才轉來惡魔島的,早就已經全身練好等準備打魔王。
他們以Frank Morris這位IQ133的脫逃藝術家作為首腦,策劃了近半年,終於選在1962年6月11良辰吉日執行任務。
這晚約莫十點半,他們順著牢房與牢房之間的通風空間,攀爬將近十公尺的管線到達屋頂,又在建築體外,順著排煙管往下爬十五公尺,接著,搭著用五十件雨衣自製的充氣筏逃離惡魔島。
▲ 牢房背後的通風管道。
Photo Credit: Wikiwand
▲ 逃亡示意圖。
Photo Credit: 大叔攝於惡魔島
▲ 被落在後頭的Allen West。
Photo Credit: alcatrazhistory.com
他們三人原是亞特蘭大監獄的老相識,互有基本信任基礎,獄方卻將Anglin兄弟安排在B區同層隔壁間,分別為B-150以B-152,完全不怕他們親上加親。
而僅四間牢房之隔,便住著Frank Morris(B-138)。Frank Morris隔壁的B-140,則為另一名28歲的共犯Allen West,他並未成功逃出。
碰巧,1963年甘迺迪總統上任,監獄系統現代化,將吃飯的十人桌改成四人桌,大家可以一日三餐,在獄方眼皮子底下暢談逃獄計畫。

逃出牢房

你可能會很好奇,怎麼會沒有人發現逃犯們正在製作一個預計承載四人的充氣筏呢?
事實上,他們四個人很早就找到逃出牢房的方法,他們一直在“牢房外”為他們的逃跑計劃“備料”。
▲ 通風口接合處。
Photo Credit: Lost New England
牢房洗手台下是一個通風口,通風口周圍是由水泥固定,後面則是狹窄的通風道,從一樓直通三樓的樓頂,注意:不是建築物的樓頂。
所有牢房相當於籠子,一個個的籠子在建築體內層層疊疊,最上面那層籠子的頂部就是逃犯一起造筏的場所,一個像是“閣樓”的空間。
籠子以外我們再罩上一個罩子,那才是建築物的屋頂。還是不太清楚的同學,大叔幫你圈了“閣樓”的位置。
▲ 閣樓的位置。
Photo Credit: 大叔
逃出牢房會很難嗎?
其實一點都不難,雖然通風道的水泥牆有30公分厚,但因為長期注入海水已經風化,水泥牆最脆弱的點是通風口接合處。
那正是犯人最想打破的點,連續“鑽”洞三個月才鑽破。
每天鑽完還要小心翼翼,用紙板自製的假“門”遮擋自己開好的口。
這假門以假亂真到,獄警搜查當天都還沒發現是假的。
▲ Allen West聲稱這是由他在地上撿到的吸塵器所製的電鑽。
Photo Credit: Gvazeky
第一件令人歎為觀止的工具登場了(來點小叮噹音效),犯人們居然用“電鑽”挖牆。
Allen West原是用電動理髮器的馬達鑽洞,但還是嫌太慢了。所幸在地上撿到一個壞掉的吸塵器,他便提出自願修復這個吸塵器,卻意外發現吸塵器內有兩顆馬達。
Allen West喜不自勝,偷偷把其中一顆偷走,倒也沒忘記要把另一顆裝回並將吸塵器修好,以逃過嫌疑。
這時我們就要想啦,電鑽不是很吵嗎,怎麼都沒有人發現呢?
多虧1960年代的監獄改革,監獄開始提供美術課以及音樂時間(music hour),監獄的音樂時間是犯人們恣意玩樂器(製造噪音)的時間。
據說吵到就算用工業用電鑽鑽石頭水泥都不會有人發現。
▲ Frank Morris嫌不夠吵,還會故意亂拉他的琴。
Photo Credit: Olivia Taylor
1939年他們那幫逃犯的問題,就是太早讓獄警察覺牢房裡沒有人。
如前所述,獄警一天24小時有13次點名,晚間每小時也都有巡邏。
為了逃過巡邏並爭取時間,犯人們才利用肥皂、牙膏、廁紙、從美術課偷來的塗料以及石膏、以及從理髮廳偷來的人髮製成假人頭,讓晚間巡邏的預警誤以為自己一直都在熟睡中。
令人震驚的是──他們到後期幾乎每晚都沒有在牢房睡覺,都在樓上幹活,夜復一夜,獄警完完全全都沒有發現假人頭。

逃出監獄

▲ 人家Allen West可是真的有在認真刷油漆。
Photo Credit: Documentary 2016 | The Great Escape from Alcatraz Prison
自從他們發現有閣樓可以利用後,Allen West便向獄警提出他志願到那裡刷油漆,假借刷油漆之名,行造筏之實。
於是Allen West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能大搖大擺上去“漆油漆”。
這是一個多完美的空間,可惜並不隱密。任何人只要仰頭,都能看閣樓裡面的人在幹嘛,這豈不是太危險?
▲ 這是紀錄片主持人從上而下的視角,
可以看到下面,表示下面也是可以看到上面的。
Photo Credit: Documentary 2016 | The Great Escape from Alcatraz Prison
▲ 比大叔家還乾淨,閃到發亮的地板。
Photo Credit: ati
靈機一動的Allen West於是若無其事地帶著掃把上去“打掃”,故意把灰塵從閣樓抖落下來,引發過路人的注意。
要知道監獄是一個非常乾淨的地方,平時獄友就像國小生打掃整個監獄,所以大家都是“眼裡容不了一粒沙”的人。
面對大家接踵而至的抱怨,Allen West一派輕鬆地跟獄警說:
「你也知道,我在上面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會把髒東西撥下來也很正常,不如我用棉被把灰塵擋住,怎麼樣?」
單純的獄警也就被說服了,獄方同意Allen West掛滿三十幾條棉被,從此下面的人再也看不到上面的在搞什麼鬼。
▲ 閣樓是個秘密基地。
多虧Allen West,其他三人得以在這裡製造船槳以及充氣筏。
Photo Credit: FBI
▲ 在屋頂上拍攝,犯人從這個通風口爬到屋頂的。
Photo Credit: FBI
▲ 通風口近照。
Photo Credit: alcatrazhistory.com
▲ 用於轉開轉開屋頂通風設備的自製扳手。
Photo Credit: NPS
Allen West一行人,除了將閣樓當作秘密基地,沒事就會對著天花板潑水,試圖找出建築物的弱點。
還真的被他們找到一顆金屬通風口,不但鏽蝕嚴重,而且根本沒有在水泥上悍好。
雖說如此,通風口的結構一層一層的。其中一層是有鐵條的,必須鋸斷它們才行。這種會製造聲響的工作,只能利用短暫的音樂時間去做。
第一道音符落下,他們就要趕緊往上爬三層樓到閣樓,差不多要爬到的時候,音樂就近乎尾聲,所以每次都只能鋸一點點,每天晚上連續六個禮拜,不知不覺都在鍛鍊身體。

自從攻破自己的牢房後,Frank Morris負責處理頭頂的通風口,Anglins兄弟負責造筏,他們都在閣樓工作。Allen West則在下面製作雨衣。
案發前一晚,6月10日晚上,Frank Morris終於鬆動了最後一顆比較難搞的螺絲釘,停下來休息,順便看看兄弟倆做得怎麼樣了。
完了……
Frank Morris的想法很間單,既然有四個人,充氣筏就應該是四四方方的矩形才對,這樣才比較平衡。
當他看到充氣筏的時候,下巴差點掉到地上──他看到的是一個三角形的充氣筏,到底是要怎麼坐四個人?
B區頂樓的住戶被既憤怒又壓抑的竊竊私語驚醒。
顯然Clarence Anglins擅自更改計畫,這個更改差點讓Frank Morris當場理智斷線。
正當他們快要開打的時候,Allen West聽到樓上工具撞擊聲,連忙丟下手邊工作,跑去狂沖馬桶,可能是要警告上面的趕快冷靜,或是轉移大家的注意力。
Frank Morris收起怒氣,爬上剛剛處理的通風口,轉開六顆螺絲釘。他微微掀開通風口,拿出他自製的潛望鏡,環視一周。
很好,完全沒有獄警的蹤跡。
他緩緩用手指頭把螺絲釘轉回去,就是明天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失憶症大叔
失憶症大叔
科技業 矽谷 資深貓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