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 臉紅、魔法課程

2020/07/12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在窗外飛舞的小鳥三兩著聚集起來,似乎在分享今天發生甚麼事情一般,誰也不讓誰,各自爭著開口,不小心睡著的艾雷此時漸漸醒來。
「糟糕,睡著了嗎?」起身的艾雷發現室內只剩下自己。
劍立在了床頭的一旁,艾雷扛起劍,劍身的長度對艾雷來說有些不適合,走下樓,看見了頭上充滿怨氣的莉茲,趴在餐桌上念念有詞。
「莉茲姐,怎麼了嗎?」
「哇哇哇,艾雷,你聽我說,院長那個老太婆...」莉茲些許崩潰。
「...」
覺得是自作自受的艾雷不曉得應該回應什麼。
「不然,莉茲姐你到田附近應該會看到考斯,他會摘些水果給你吃的。」
「誒誒,真的...」話還沒說完的莉茲隨即消失在視線之中。
艾雷扛著劍來到了修道院的後方,途中小聲經過在教室,為了不吵到正在看著書的伊諾,撇了一眼掛在大廳的魔力鐘。
「兩點多了嘛,睡太久了呢...」
想起了院長的介紹,魔力鐘是由會反映太陽和月亮的石頭所組成,兩塊石頭擺在鐘內,依照各自發光的強度對應至鐘旁的時間刻線,比如說,假如現在是正午,對太陽狀況有反應的石頭會發出最淡黃色的亮光,對月亮有反應能發出淡藍色光的石頭則會失去光澤,在午夜時則相反,下午則是月亮石的光會漸漸抵銷太陽石發出的光。
走到外頭的艾雷,看見摩絲躺在睡著的羊群中,在一旁的樹下休息。
「軟綿綿.....」邊傻笑邊說著夢話的摩絲。
隨即開始試著將劍給舉起來。
「好重...」想著應該跟拿斧頭姿勢一樣的艾雷,勉強雙手撐起。
之後向前一揮,因力量不足而身體則慣性也向前傾,隨後劍尖插入土裡。
「沒這麼容易是嗎?」
在之後重複著舉劍,然後將劍尖摔入土中了好一段時間,絲毫沒有注意到在一旁靜靜看著的蘭迪雅,魔力鐘此時顯現的時間是下午四點,滿頭大汗的艾雷將劍立在牆邊,邊喘氣邊跌坐在地上。
「吶,先用這個吧。」
蘭迪雅將長度與劍相仿的木棍向艾雷丟去。
「聖徒們在選定自己的武器之前都是用木棍訓練的。」
「誒誒,你什麼時候在那裡的。」
「從你第三次把劍摔進土裡。」
「...」艾雷臉紅,隨後。
「中午的那件事情,抱歉,我沒注意裡面有人...」
「...」絲毫沒有預料到會先說這個話題的蘭迪亞也臉紅了起來。
兩人就這樣眼神接觸到之後又轉移視線,持續了一陣子,雙方都害羞了起來。
「你應該只是看到一眼吧...」害羞的蘭迪雅首先擠出第一句話。
「...恩恩,之後就往外面跳了。」邊說邊瞥向蘭迪雅臉龐的艾雷。
隨後兩人又因為眼神相接而因害羞又沉默一下。
「嘛..嘛工作完之後總是要..下次記得進來前先敲門..」
害羞得不敢答話的艾雷猛烈點頭。
之後兩人並肩坐著,蘭迪雅說道,以前在"蘭費爾坎"的時候,沒看過選定劍當作武器的人,通常都是戰斧、戰槌、長槍,而普通的聖徒通常的是手槌配上一枚小盾,隨後便問到了那把劍的由來,不敢置信的表情也說明了艾雷經歷的不是普通人能想像的。
「是嗎?抱歉聽到這些...那不然我帶你練習以前聖徒們教我的怎麼樣。」
「誒,可以嗎?」因回憶而變得陰沉的艾雷因而打起精神。
隨後兩人並在太陽漸漸西下間,有時打鬧有時正經,期間艾雷意識到雖然自己的力量比蘭迪亞要強,但是速度上卻跟不上,常常在決定往這邊揮的時候,蘭迪亞已經閃到一旁蓄勢待發,從房裡的小窗看著兩人的院長,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今天就先到這裡,我跟摩絲要先把牛羊們給趕回來了。」
「恩,如果可以的話...」
「明天也繼續吧~」露出爽朗笑容的蘭迪亞說罷,走向催趕著的摩絲。
「...」留下些許清香的蘭迪雅讓艾雷在度想到中午時發生的事情,臉紅了起來。
之後艾雷將劍放回,走到田裡問考斯有沒有甚麼需要幫忙的,考斯表示幫大忙了,接近黃昏時,大家結束了自己手邊的工作,各自回到院裡,院長、考斯和伊諾合力準備著晚餐,摩絲跑向艾雷。
「要洗澡的話,男生要到修道院後面那側的河旁喔,那邊有棵樹。」
「喔,是嗎?」方才還在苦惱的艾雷說道。
之後艾雷將衣服備好,走向摩絲說的那個地方。
「樹枝的高度剛好可以掛衣服呢。」將上衣脫下的艾雷走向河面正要解下褲子時。
「慢著傻子,誰告訴你...」赤裸的蘭迪亞一手遮上一手遮下,臉紅的大叫。
在後面偷偷跟著的摩絲見到此景正奸笑著。
「嘿嘿,大成功。」
「...」臉紅的艾雷不曉得要將視線放在哪裡,但控制不住視線一撇一撇的看去。
「不要往我這邊看,給我轉過去。」蘭迪亞大叫。
「眼睛閉起來,就這樣給我走上去。」
照做的艾雷不慎小摔跤,看到了在不遠處的摩絲奸笑,擺出沒辦法的動作。
晚餐時扶著左臉頰微腫的艾雷無奈吃著,摩絲則被院長訓了一頓,考斯大笑,刻意作在離艾雷最遠位置的蘭迪亞默默逗弄著盤上的蔬菜,莉茲因吃膩了水果而狼吞虎嚥的大吃。
晚餐後獨自攬下收拾工作的莉茲則承諾院長明早的課程由他來負責。
隔天,大家在各自做完自己份內的工作之後來到了教室,莉茲興奮地準備了幾項道具,其中還有一個散發著綠色煙霧的骷髏頭,院長半信半疑的在教室後方旁聽。
「那天在旅館看到的煙霧就是從這個..東西發出來的吧。」艾雷回想。
「莉茲,把那種東西給我收起來。」走向台前的院長說。
「院長,他們總有一天會認識,甚至是接觸到那方的存在。」莉茲回嘴。
「為何不由我們帶領著,這樣一來,如果真的接觸到的時候也可以利用既有的知識和能力來應對,不是嗎?」少數說出有理的話的莉茲,讓院長沒有反駁的餘地。
「我..在後面看著,一覺得不適合我會馬上停止,沒意見吧。」
「恩。」信心滿滿的莉茲回復。
台下看著兩人往來的幾人,不約而地安靜了下來,隨後莉茲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有關魔法的事情,大家知道多少呢?」
「這個這個。」雙手靠近,製造出小小火球的摩絲搶先回答。
「很好,摩絲醬,和以前的我一樣有天分。」
院長在後頭有些擔心的看著。
「還有誰能夠像摩絲一樣弄出類似東西的阿。」莉茲微笑。
「這種程度的話。」讓水杯中的水漸漸結冰的伊諾說著,同時讓大家驚訝了起來。
「伊諾弟弟也很有天分呢。」
「在太初...光和黑暗是混合在一起的,之後不知為何,兩者分開,卻如影隨形,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這樣介紹你們可能會睡著吧。」
「簡單來說,想像加在水裡的蜂蜜吧,世界起初就像是充分混合的蜂蜜水,而在往後,蜂蜜和水才漸漸分離,也就是光明和黑暗逐漸分離,彼此成為另一方的相反物,這邊有一個重點,蜂蜜和水的比例不會相差許多,雖然平時可能看不見,但兩者的份量幾乎是相等的,到這邊大家還了解嗎。」
對新奇的知識而好奇的大家正盯著莉茲,沒有一人有犯困的跡象。
「然後,大家在陽光下都有影子對吧。」
眾人點點頭。
「能夠遮擋光線而產生影子的實體,注意瞜,因為考慮到在座有些人已經遇過。」
艾雷吞了一口口水。
「想要辨識是不是壞人最好也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觀察對方的影子,夠簡單吧。」
院長同意的點點頭。
「長期使用黑暗的魔法,身體就會跟著發生一些變化,光線會漸漸忽略變化的肉體,最嚴重的狀況就是直接穿過,因此要十分注意沒有影子的人,但是...」
「所謂的黑魔法也不能一口咬定就是不好的事物。」莉資伸手向著頭進屋內的陽光。
「欸欸,影子比較淡呢。」眾人湊到莉茲身邊。
「例如,製作蛇咬傷解藥煉金術師來說,為了解毒,就要運用歸屬在黑魔法中"水屬"分支底下的"毒屬",解構之後才能製作解藥,類似這樣例子還有很多。」
「而從兩個源頭,也就是光魔法以及暗魔法底下,常見的屬性是"火"、"水"、"大地"和"空氣"四種,光魔法通常具有治癒及祝福的能力,暗魔法則通常具有破壞和詛咒的能力,另外還有"時間"、"空間"等幾乎見不到,但是有記載的種類。」
「而每個人都有自己與生俱來的魔力屬性在,像是摩絲的火屬,還有伊諾的水屬。」
「莉茲老師,那我呢?」考斯問道。
隨後莉茲拿起檯上一塊手掌般大的石頭。
「喔喔,是魔力鐘裡中的。」摩絲驚呼。
「是的,你們每個人都來前面試著將手給放上去。」
摩絲可想而知的是明亮的紅色,所帶代表的意義是火屬、伊諾則是淺藍,代表著水屬中的冰、蘭迪亞是略帶透明的水藍,代表同時擁有水屬以及空氣的資質、考斯則是綠色混合泥土的顏色,是大地的屬性。
「換我了呢...」艾雷將手放在石頭上。
起初時候都會明顯的變換顏色,但是艾雷將手放在上面之後,和各種出現的顏色都不一樣,而是發出了更為光亮的淡黃色,在座的人發出疑問聲。
「和正午魔力鐘的光芒一樣呢...」伊諾喃喃的說。
「艾雷的情況比較特別,雖然體內不具有任何魔力,由石頭可見從他體內源源不絕散發出來的和太陽相同的生命力。」院長也因第一次看到的景象而好奇。
「雖然對艾雷弟弟的身體還有很多有趣的,但我們先來看看大家各自的屬性吧。」
「摩絲醬和一開始的我一樣,都是火屬的。」
「誒,那是代表也能夠是其他的屬性嗎?」摩絲疑問。
「是的,雖然有句話是水火不容,但是在魔力的世界哩,你們猜猜水和火融合之後會怎麼樣。」莉茲賣著關子。
隨後雙手的指尖各自出現一個小火球以及水團,相互靠近後,發出了嘶嘶嘶的聲音。
「普通都會像這樣出現蒸氣,如果是水屬的力量較為強大,火屬將會類似附屬的方式,將性質依附在上面,出現類似"燃燒的水",也就是熱水之類的東西,但如果是火屬的力量比較強大,則會讓水的性質出現在火上,能夠短暫製造出"流動的火",也就是近似岩漿的東西,不過製造出岩漿的難度則高出許多。」
檯下的大家一邊驚呼,一邊看著。
「魔力性質雖然是天生的,但是經過各式各樣的練習之後,也可以使用出其他屬性的魔法,所以有著專精自己天生性質的,也有極力拓張使用範圍的。」
「順道一提,這顆會散發出綠色煙霧的骷髏頭,大家怎麼解構它呢?」
「黑魔法。」摩絲搶先,莉茲點頭。
「有空氣的屬性。」蘭迪亞接著說,莉茲表示不錯。
「是毒嗎?」伊諾小聲說道。
「正確答案,這顆骷髏頭是能夠將周圍空氣轉化成毒氣的魔道具。」
院長有些看不下去。
「雖然是毒氣,但是散發的毒量十分的微小,完全不會威脅人體。」
「那為甚麼要帶著這種東西呢。」考斯問到。
「製作魔道具或是實驗魔法的時候儘量要待在魔力較為濃厚的地方比較容易成功,像這種能夠自行產生微量魔力而且又對人體無害的寶貝,在圈內之間可是很熱門的。」
「至於讓自身魔力具現的方法嘛...」
「你們將雙手靠近後不是可以感覺到些許的熱度嗎?那種微小的感覺就是讓自己魔力靈活具現的第一步,這種感覺的事情不容易用語言描述,詳細的話可以去問問看和你們年紀相仿的摩絲和伊諾,兩人很有天分喔。」
說完後,莉茲讓大家自己試著先讓自身魔力性質給具現出來,接著再想想能夠用在甚麼樣的地方,午休後大家各自鑽研,艾雷則道修道院的後面拿起木棍開始練習。
艾雷線 - 4 完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Aydan
Aydan
我艾登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