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ABO】公司篇 #31-35(BTS同人/果珍)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閱讀提醒:
1. 防彈少年團的RPS真人同人,不清楚RPS定義請自行離開
2. 貴亂宿舍篇的好夥伴,應該是宿舍篇的後續
3. 跑不掉的ABO設定,做愛像吃飯喝水一樣正常的世界,耶
4. 確定CP的關係是:KOOKJIN、SOPE、VMIN
5. 這篇也不知道有沒有CP,大概一點點果珍?
31
三分之一的時間要用來錄音、練舞,維持舞台的驕傲;三分之一的時間是錄影、拍照、排練,準備粉絲們會喜歡的禮物;三分之一的時間也是錄影、拍照,但老實說就是製作一些為了賺錢的東西。
「一天二十四小時,所以三分之一是……八三二十四……八小時!一個月三十天,三分之一是十天!」田柾國炫耀式地顯擺數學,以向哥哥們證明自己的腦袋不是長滿肌肉。
「你是不用睡覺嗎?」
「嘛、你小子、不是會數學就好,用點常識啊!是工作時間的三分之一,不是叫你把一整天都塞進去算呀?」
率先奮起抗議的是年紀最大的兩位哥哥。一左一右、一高一矮,剛好夾攻田柾國,在道理和氣勢方面都高上一丈,堵得他無話可說。
32
下午預計拍攝「奔跑吧!防彈」,但若要問正在準備的成員們,今天到底要幹嘛?他們大概也只能答得出主軸是玩遊戲。沒辦法、那一頁頁的說明看了便頭暈,倒不如一邊錄影,一邊聽導演和作家的解釋,摸索中出真理嘛!
收音、攝影、打光器材一一移入場地,再把雜物移開,這裡儼然就是一個小型攝影棚了。
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實在不能每集都往外跑,而比起召集他們去什麼專業攝影棚,節目組倒練就一番見縫插針、就地取材的功力:有時是在行程中抽空錄影,有時則乾脆在公司的練習室玩遊戲。
金碩珍進入房間後,和大家點頭鞠躬打招呼,然後脫下外套,到旁邊去作準備。他瞄了一眼四周,才問旁邊的智旻:「今天沒有提供服裝嗎?」
「嗯,導演說輕鬆來就好,讓我們用現在穿的私服。」
「是嗎?真可惜。」
要說金碩珍不在意外表是不可能的。但大概是顏值指數過高,所以天賦技能完全沒有點到穿搭上。他之所以會散發一股「帥哥學長」的氣質,當然並非因為身上的T袖和運動褲,而是全靠那張Worldwide Handsome的臉──純粹平推輾四方的概念。
南俊倒是對時尚敏銳多了,只消一眼,便問到:「哥,你是不是跟上次錄影穿一樣的?」
「好像是?」
田柾國秒速拆台:「哥、哥是每天都穿差不多吧?」
「呀、你最沒資格說我好嗎?」
最後在南俊的提議下,金碩珍去更衣室順了一件不知道誰的外套,意思意思妝點一下。
33
休息和工作的時間是模糊的,隱私和真實的界線的模糊的,工作夥伴和家人的分際是模糊的,情和愛與慾的關係也是如此。
他們沒有可依循的標準或前例,只能繼續往前走。
34
共穿衣服是從練習生時期就養成的習慣,就算分房、分衣櫃,也多的是闖入他人空間盜竊衣服的情況。誰也不缺買衣服的錢,大多是懶──懶得去找自己的、懶得去買適合的、懶得區分彼此。
但相較於其他人偷得光明磊落,金碩珍對於共穿衣服這件事,有點不會特別提出,但多多少少確實存在的牴觸:一是他肩膀寬,七分之六的衣服都穿不下;二是他嗅不到Alpha們的氣味,卻不代表其他人聞不著。
譬如金南俊。
南俊發現他身上有Alpha殘留的味道時,倒不會說什麼,和閔玧其一樣。
「……我應該是穿到柾國的衣服。」
「啊、是,當然是。」他點點頭,語素極快地補救:「只是有聞到,然後我誤會了,這是我的錯,Sorry,我應該更鎮定一點。」
「明白,這樣可以了,謝謝你。」
可惜玧其能一臉無所謂地無視,但排行第四的隊長弟弟,卻會太過明顯地故作鎮定──明明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卻鬧得金碩珍比他更尷尬。
又譬如那個金泰亨。
「珍哥身上有柾國的味道耶。」
「是嗎?」他拉起袖子、衣領確認,但也分不清是哪部分沾染到小孩兒的氣味。Beta不懂什麼信息素,也聞不出來什麼肥皂花香水蜜桃陽光雨水之類的東西,講到「味道」,總覺得一股練舞後的汗臭味在亂竄,讓人渾身不舒服。
結果這個弟弟異常順手地拍了下大哥的屁股──說是「拍」也不大對,畢竟手輕輕打上去後,就黏在上頭,倒更像用力了些的「摸」。
「這是柾國的褲子吧?」他毫無顧忌地搓揉哥哥的臀部軟肉,然後笑嘻嘻地評價:「真好。」
「幹什麼東西?」
啪地把這傢伙的手打開,但拍不開這人的撒嬌:弟弟已經黏呼呼纏上來,從後頭抱住哥哥,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金碩珍可不是他的Beta──應該說他們當中不論誰,都無法完全屬於另外一個人──但泰亨卻相當頻繁地留下自己的信息素,對每位哥哥都是如此,也不知道到底是樂衷於此,或者是不經意的舉動。
於是罌粟花悄悄地盛開,直至被小孩兒發現。
「……你是狗嗎?」
「汪汪汪。」
只可惜田柾國僅會向號錫展現討抱抱的撒嬌模樣,對金碩珍從來都是毫不客氣地拳打腳踢。所以當他發現:自己的褲子,被穿在金碩珍身上,還沾上了泰亨哥的味道時──真不知道應該先發作物理還精神意義上的潔癖?
只好撲上珍哥就是一頓打。
「呀!造反了啊!」
「是珍哥的錯吧?」
「要打就去打金泰亨啊?」
說是這樣說,但彼此的手已經啪啪啪地交戰了幾個回合。
練習室另一端角落,遠遠傳來金泰亨「我會死掉呀」的恐懼呼喊,但沒人理會他。
「拍一下吧,我們防彈的大哥跟忙內呦。」號錫指著這兩人,笑得開心,把平時用來拍花絮的攝影機轉過去。
又是扯衣領,又是勾腿,又是盤腰,還有小孩似地狗扒式揮拳。打完之後,兩人皆氣喘吁吁、衣衫不整地瞪視對方,然後誇張地喊著對方名字,像是擁抱,又像是十字固定法般纏在一起。
兩人鬧得很,閔玧其嫌吵,便戴上了耳機。
35
吃過午餐後,節目的錄製很快就開始,看起來只有七人、自由自在的遊戲時間,正面對著一排排的攝影機和工作人員。
這裡是平時苦練舞蹈的房間,現在則是拍攝的地方。上一刻是輕鬆的自我,下一秒是熱鬧起鬨的防彈──他們的專業便在於如何在模糊的邊界發光。
朴智旻看見大哥身上的外套時,一眼認出其所屬的主人應該是金泰亨才對──放在更衣室的衣服,理所當然經過除味,所以沒人察覺──他只是想到了之前大小忙內兩人驚天動地的打鬧,便不小心笑了出來,但他側過臉去,巧妙地避開了鏡頭。
成員們在說明規則,田柾國耳朵聽著。
其實他知道那是金泰亨的外套,但那又如何呢?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頂多眼尖的阿米們又會發現他們互穿衣服了。想是這麼想,而他的手也同時熟門熟路地搭上金碩珍的後頸,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力度適當地按摩著。
出道多年,早就不會在為了鏡頭前的勾肩搭背而心跳,但也不大算放過這個機會──正確來說,是不因為有攝影機,而收斂什麼心思──自然而然就好。
這是他們的生活。
135會員
357內容數
坑坑相連到天邊,厭世型斷更作者。一個愛說垃圾話,寫文特別慢,CP跟愛好非常雜,工作幹爆多的傢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