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的人,愛上另一個我!】 第二十一話

2021/05/27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第二十一話 Christmas Day
烘蛋糕奇妙之處,是花了巨大的心力,從採購直至把所有材料混和妥當後,放入烘爐的那一刻滿心期待,又幻得幻失的心情,那種滋味猶如初次約會情人一樣,不知穿什麼才恰當,對方又會穿什麼來約會般忐忑難耐。每當站在烘爐的玻璃活口外,傻兮兮的窺探烘爐內的情況時,最擔心的竟不是蛋糕的味道,而是不停地想像烘焗後蛋糕的模樣,是否附合心中預計所想。
烘蛋糕與炒菜的分別,就是炒菜追求的是味道口感,只要炒出來的水準與設想的相若,基本上便過關了。烘蛋糕卻不然,賣相是首要講究的考慮,不管味道是否超出預期,如果烘起來後賣相不討好,猶如多漂亮的車子沒好好保護一樣,都會乏人問津,慘被冷淡對待,浪費了整天的心機。
造餅經驗豐富的黃小妹,沒有浪費了那一箱"天價"的物料,她絕對是一個稱職的魔術師,把雞蛋、麵粉及各式調味料恰當地混合,以親手發打使氣泡充滿了她的熱誠,那一盤鮮蛋漿滿載了她對友情的寄托。她熟練及細心地分切開生果,待榚底烘好後,一絲不苟的按心目中的圖案併砌出來,Cafe的廚房猶如她演話劇的舞台,全情傾注去完成一項偉大的表演,只是現場沒有聽見觀眾的掌聲,卻由自己底從心發的歡呼聲來獎勵自己,大半天的努力後,聖誕節國王蛋糕終於完成。
平安夜,晚上八時正。RJ Cafe的招牌燈已完成了一天的任務,電源悄然關上。
Cafe內響起了輕快的R&B音樂,載紅美挑選了富南非節奏風格的爵士樂,使人心情舒暢之餘,令人聯想起黑人被解放的歡樂,像親歷一群年青人相擁於街頭,隨節拍起舞,普慶歡騰。
載紅美與林欣欣早已來到店舖幫忙,隨後身任公務員的Flora及Fion,下班後帶上精挑的禮物,也準時來到參加一年一度劇社的校友聚會。五名由小女孩初中時開始認識,一直結伴至踏足社會,每年平安夜的心靈分享,從來沒有間斷。
當年,話劇把五名青春少艾連繫起來,如今在現實生活中,也分擔著五個不同的社會角色,藉每年相聚時,把過去一年中生活的趣事、點滴、辛酸、苦惱、快樂及憂愁,盡情地分享。有時侯她們也覺得,愈是隨年月成長,快樂的東西會如侯鳥般離她們遠去,偶爾才飛回來一兩趟與她們短暫相聚,然後很快又飛回遠方,餘下枯燥無味的生活。五名好友知已心目中早己心照不宣,平安夜的聚會,一個也不能少。
音樂、電影、文學及舞台相關的所有東西,都是她們的每年分享的重要話題,但今年卻大不一樣,當五名小妮子飲飽食醉後,藉一點酒意,把話題扯到陸志偉身上了。
"這個所謂的商業秘密,究竟是什麼人?" 問題落在陸志偉的身份上。
王小妹沒有在好友前隱瞞她遇上了兩個陸志偉,還肯定那名 "替身"感覺極像當年反叛版陸志偉,這一點載紅美可以做證,他曾在醫院跟他"交過手",可以判斷陸志偉的"無聊思維"沒有長大過,這一點是很有力的支撐點。
同學林欣欣喜歡看推理偵探小說,是屬於分折型,心思細密的性格,她沉思半晌,道: "May May,我們是否應該查清楚這些年來,陸志偉發生過什麼事呢?"
當政府文職的Flora是典型秘書的模樣,道: "聽說他在香港攪金融,外號稱作Wink少,近年賺了不少錢,我最近在網上看金融新聞,才發現他原來就是當年的陸志偉。" 她們五人對股票金融不太有興趣,一直沒有留意相關新聞,故而對Wink少近年的冒起不甚瞭解。但因為最近公佈了"再生血計畫"之後,Wink少已成為城中一時無兩的焦點。
小時候束孖辮子的Fion,是眾人中最膽小的一員,但腦袋也是最富想像力的,她輕托眼鏡,道: "難道是陸志偉的替身? 聽說很多政要也有找容貌相似的人做替身的。"
載紅美啜一啜沾滿蛋糕忌廉的手指,吱唔道: "但如果是替身,不可能有我們讀書時的記憶,我跟他吵嘴時,跟當年一樣的衰格,乞人憎的程度是爆燈的!" 王小妹白了她一眼,無話可說。
Fion道: "如果不是替身,又不是孖生兄弟,我明白了....!" 她就是喜歡這樣賣關子說話。
其餘四女同時瞧向她,曉得她忍不往會自己說下去。
Fion煞有介事地道: "他是從十年前穿越來到現在的!是Time Traveler!"
除了Flora外,王、載、林三人翻了白眼,展露一副沒好氣的表情,均想太誇張了吧。誰不知Flora皺起眉頭,認真地說: " 很有這樣的一個可能,所以真的陸志偉才神神秘秘的拋說是商業秘密,不願多解釋。"
載紅美第一個不妥協,搶著道: "Flora是否看科幻動畫上腦了,多啦A夢的時光機嗎?"
王小妹與林欣欣眼睛同時發亮,齊聲道: " 多啦A夢?" 王小妹接道: "我記起偉偉猪是很喜歡多啦A夢的!"
四女聞言睜大眼睛,不約而同瞪著王小妹: "偉偉猪? " 語調是無可挑剔的一致。
王小妹一時情不自禁的脫口說出了陸志偉的匿稱"偉偉猪",紅霞由頸根直透面頰,只好抿嘴低頭,雙手互搓,忸怩不已。
林欣欣那肯放過她,笑淫淫地道: "看來我們的小公主已原諒了讓她苦侯多年的王子呢?" 弄得王小妹更難為情,哭笑不得。
載紅美拿出了那一盒絕版 '梁祝' DVD,道: "May May昨天收到這套 '梁祝',不知是否那小鬼送來的,這樣大手筆,看來有修好之意。"
Flora與Fion同聲道: "有緣同窗難白頭,化蝶弦上舞翩翩! 太浪漫啦!" 挾手從載紅美手上接過了DVD,愛不惜手地欣賞著封套。
林欣欣道: "但不知是從前的陸志偉送來,還是現在的陸志偉送的?"
王小妹一面疑惑: "什麼從前、現在,難道真的有時光機嗎?" 心中已經有點心煩意亂。
愛情真的是一種奇怪的力量,愛得愈深,痛得也會愈蝕骨,但當你能捱過了最痛苦那一刻,那種苦盡甘來的味道,不但更刻骨銘心,還可以讓你愛得更深,完全把曾經的痛苦忘掉。愛情從來都不是公平的一回事。
林欣欣再一次認真地道: "不能排除這一項可能性。"
Fion第一個讚同: "我同意!"
Flora也附和道: "雖然我們是攪話劇而不是攪電影的,但也要接受超乎想像的物事,否則如何解釋有兩個陸志偉? "
載紅美一向是最理性的一員,不屑地道: "枉妳們讀了那麼多書,竟然也相信拉開抽屜便可跳進去的時光機?"
林欣欣握著王小妹的手,眼中流露無限欣慰,道: "我們是多年的好姊妹,這十年間May May如行屍走肉般的生活,我們一點也幫不上什麼忙,難道我們看見了也會開心嗎? 這次陸志偉的出現,證明他們前緣未了,才會發生這次意外,這是上天的安排。不管陸志偉有什麼秘密,我們 '活力話劇團' 一定要把事情弄得水落石出,還May May一個清白。"
王小妹拍打了林欣欣的手臂,嘖道: "還什麼清白? 好像我已失了身給他似的?"
Fion及Flora同聲鬼馬地道: "當年鐵達尼假戲真做,全校皆知,妳怎麼說我們也不相信沒失身給他的!" 瞬間五女爆出了哄笑。
Cafe內充滿了少女情懷的歡樂,J太郎也被她們感染得團團打轉,平安夜在溫馨的笑聲中渡過。
真摯的友誼,在現實的社會裡已經如懷舊老店般買少見少,往往只能回味。
聖誕日早上,遊客區以外的地方,人流比常日還要稀少。
澳門南灣湖長堤,一名少女迎著朝陽,步履爽健地沿碎石路緩跑著。貼身的運動衣包裹著線條均勻的曲線,誘發出少女健朗的魅力。每當假日,王小妹便會恰如其分地做些鍛鍊, 舒展筋骨,放鬆一下平常在咖啡店工作的壓力。
跑了十多分鐘後,一名穿著灰色套裝運動服,載著一副黑框眼鏡的男子從旁擦身而過,回望與王小妹說了一聲 "Hi, 早晨!"
兩人眼神一碰,均感覺到一種輕微觸電的感覺,瞬間即逝。王小妹被人搭訕了。
王小妹透過藍牙耳機,低聲道: "他果然出現了。"
耳機的另一邊傳來林欣欣的聲音: "引他來媽閣廟。" 南灣湖長堤往前跑的方向便是媽閣廟。
王小妹若無其事地向前跑,道: "你來幹什麼?"
男子減慢了一點速度,與她併肩緩跑,訕訕問道: "昨天收到了禮物嗎?"
王小妹調勻著呼吸,淡淡道: "為什麼送禮物給我?"
男子呼吸著王小妹散發出來的香汗氣息,臉上一紅,也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只好迴避道: "妳...喜歡嗎?"
王小妹心裡著實高興,卻抿嘴不答,選擇採用女性的專利,扮起高竇貓來。
男子看見王小妹沒有理睬他,傻呼呼的說了一句: "Merry Christmas!" 心想今天說這一句總沒有錯吧。
王小妹心中發喙,面上卻保持認真跑步地呼吸著。暗地裡罵了一聲: "正傻瓜!"
男子搭訕無效,再轉話風: "妳的傷痊癒了嗎? 傷口還痛嗎?"
王小妹瞄了他的腿一下,心想: "他也痊癒得這麼快?" 口中卻道: "你怎麼曉得我在這裡跑步?"
男子道: "妳家裡樓下的麵包店老板娘告訴我的!哈,她還認出我呢!"
王小妹按奈不住道: "你究竟是什麼人?"
男子沉思了一會,道: "我是陸志偉。"
王小妹沒有再理會他,越過無車的馬路,加快向媽閣廟的方向跑去,男子當然不會放過,緊隨其後。
出現的男子便是陸志偉,他完成了戀愛程式的第一步禮物攻勢後,在獲得Wink少的批准下,進行第二步: "製造相遇"。他在聖誕節正日再次踏上澳門,清晨時份已躲在王小妹的居所附近,與王小妹來一次跑步邂逅。想不到踏入21世紀的戀愛程式提供的,還是老套得掉大牙的自制巧遇,但看來對王小妹是起了作用。
王小妹領前了一點,低聲道: "他跟在我的後方跟來了。"
"May May, 引他到媽閣街來。"
"好的!"
陸志偉追在王小妹的身後,盯著玲瓏健美的跑姿,胡思亂想,轉眼便隨她跑進了人流漸漸稀疏的街道。不一會,王小妹轉入了一條小巷,陸志偉不以為然,隨後跟進,突然間光線轉暗,原來王小妹跑進了一所空置的貨倉。
王小妹前無去路,停了下來,陸志偉正想發問,驀地身後鐵捲閘隆隆響起,閘門眨眼間已被放下,暗角步出了兩名蒙面的黑衣人。貨倉內沒有燈光,光線由天窗滲入,卻起不了很好的照明的作用,落閘的餘音還在迴響,偌大的貨倉空空盪盪的,如一所寛敞的監牢。陸志偉曉得被禁錮了。
當然,他很快便想到不會有生命危險,但總不會是戀愛程式裡可預見的情況,也不會有教學可以應用。
兩名黑衣人由暗角步出,一人身材高大,手中提著鐵鍊子,另一名身材瘦小,手中握著一支大號的生鏽士巴拿。王小妹轉過身來,抱臀於胸前,盯著有點茫然失措的陸志偉。
陸志偉心中沒有害怕,還感覺有點刺激,口中問道: "May May,這是....."
王小妹一直擔當話劇團的靈魂人物,演技可比造蛋糕高明得多,冷哼一聲: "你不是陸志偉,快快從實招來,你是什麼人,來做什麼,由那裡來?" 用上的完全是偵探片女警拷問疑犯的口吻,似模似樣,入戲非常。而事實上,她不是在做戲。
錚錚,高大的黑衣人用力地把鐵鍊子重重擊在石屎地面上,以起唬嚇的作用,時間上配合得天衣無鏠,揚起了陣陣塵土。另一名瘦小的黑衣人也猛力揮了兩下士巴拿,呼呼作響,向陸志偉示威。
暗室中陸志偉左右一掃,道: "你們想幹什麼?"
高大的黑衣人沉聲厲喝道: "還不回答May.....我們大家姐的問話?"
陸志偉聞言後不禁啼笑皆非,沒好氣地道: "大熊貓,妳的戲太差了!"
高大的黑衣人脫下蒙面巾,正是載紅美,指著陸志偉道: "哼,是我又怎樣,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何有兩個陸志偉,你們有什麼目的?"
陸志偉聳肩道: "我就是陸志偉!"
瘦小的黑衣人道: "你是那一個陸志偉?"
陸志偉出發前與Wink少達成了共識,不管對方如何猜測,也不能親口承認自己是複製人,任由對方天馬行空的去聯想便是了,因為無論從科學的角度,或合法的證件上,他無疑就是陸志偉,抵賴不了。
陸志偉眼神情深地看著王小妹,堅定地道:"我是愛著王小妹的那一個陸志偉。" 他按教學的指示,必須放下男子漢不必要的專嚴,說出愛慕對方的真言,這是程式把王小妹的性格計算在內的招數。
王小妹內心怦然一跳,嘴唇顫動了一下。陸志偉的示愛刺中了她的神經。
瘦小的黑衣人道: "喜歡May May的人可排滿了友誼大橋,誰稀罕了,你究竟是不是我們的同學陸志偉?"
陸志偉從記憶中認出了林欣欣的聲線,道: "你是林欣欣對吧? 在鐵達尼的話劇裡,妳飾演May May的媽媽,極力阻礙我們相愛。載紅美飾演船長,阻止我們這些下等人登上救生船,還有Flora及Fion分別擔當水手及貴族的角色,對不對? 如果我不是陸志偉,怎會知道這些事情。"
林欣欣脫下面巾,一面難以置信的神色,張口呆了。載紅美因為曾與他鬥嘴,不以為然,道: "但那天後來出現的陸志偉又怎樣解釋? 從來沒聽說陸志偉有孖生兄弟,哪怕有也不會同名同姓吧?"
王小妹沉默地注視著眼前的陸志偉,眼神閃爍不定,靜靜等待他的答案。
戀愛教學程式再一次如遇溺中的水泡,早已為陸志偉提供了一個似是而非的答案。
陸志偉情深款款的道: "是上天憐憫May May深受等待的折磨,召喚了我來與May May重聚的。"
林欣欣與載紅美對望一眼,眨了眨眼,確認大家也沒在夢境,林欣欣道: "這是話劇的台詞吧? 誰相信你的鬼話?"
載紅美被一言驚醒,喃喃地道: "鬼話?"
林欣欣大力拍了她一下,道: "不要嚇人啦,我最怕鬼的!"
倏地,陸志偉上方的橫樑上,沙沙作聲,如下雨般掉下了一大堆生蒜子,的嗒的嗒掉滿一地,大部份掉在了身旁地上,卻有一部份掉到頭上了,瞬間蒜氣沖天。
Flora與Fion每人手上拿著十字架,跳了出來,Flora倒沒什麼,Fion的面色有點發白,手也在顫抖不停,有趣的是她腰上還插了一把不知從何弄來的木劍。
陸志偉雙手護著頭部,口中道: "喂,妳們把我當成了吸血鬼了嗎?" 心中暗罵她們是否生病了。
Flora與Fion看見這一招並不湊效,曉得不是鬼上身,眼中透出滿是疑惑的神情,像說: "眼前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貨倉內的六名舊同學,在聖誕節的上午,為了友情,為了愛情,為了真相,上演了一幕像似鬧著玩,卻是用心賣力地去演的一場人生追逐劇,他們都希望找到解慰內心的答案,如果解不開心中的疑問,他們也會一直全力以赴地去尋根問底,這可能就是活著的意義。對陸志偉來說,得到王小妹的愛,比什麼都更有意義。
陸志偉沒有理會兩人,含情脈脈,慢慢地走近王小妹,道: "請妳嚐試擁抱一下我,看看是否就是當年熟悉的感覺? 是否真實的陸志偉,感覺是不會騙人的。" 話畢,閉上了眼睛,張開了雙臂,微笑頷首,迎候著王小妹的 '愛之測試'。
第二十一話 完
預告: 第二十二話 Dating Plan Stage 2
    hanaakai
    hanaakai
    小士自稱創作騎士,格言是: "可以錯過了歲月,不可以埋葬了青春"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