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疫後的日本感恩之旅

5
2021-06-05
|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這幾年我們每年都會到日本健行,起先是到他們的世界自然遺產(只有五處),後來就開始爬國立公園(等級類似我們的國家公園),每次都留下非常美好的經驗。
日本捐贈疫苗給台灣,真可謂是救苦救難的及時雨,朋友們也都期待疫情若趨緩能出國時,能到日本進行感恩之旅。
其實早在去年疫情初起,各國封鎖國界旅遊停擺時,大伙閒聊時也會互問:「疫情結束後,你最想去國外什麼地方?」
對於我們這群原本就會經常在台灣漫遊「蝸行」的朋友來說,大多數人選到日本爬山或國家公園健行。的確,這幾年我們每年都會到日本健行,起先是到他們的世界自然遺產(只有五處),後來就開始爬國立公園(等級類似我們的國家公園),每次都留下非常美好的經驗。
除了自然美景與旅伴之外,日本的山屋品質都非常好,甚至若有機會住到山區附近的溫泉旅館,那更是超值的享受。像這些非都會區的旅宿,通常都是一泊二食,也就是提供晚餐跟早餐。
白天健行難免流汗疲憊,傍晚入住,先泡個澡(有些地方有溫泉那就更棒了),乾乾淨淨地再吃一頓精緻的晚餐。餐點雖然談不上豪華,但一定都是用在地食材用心的準備,沒有過多的調味,可以吃出食物原來的真實味道。
餐後再去泡個澡,然後好友們分頭準備些小點心,泡茶的泡茶,品酒的品酒,閒話家常,抬抬槓擺擺龍門陣,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在台灣我們也經常爬山健行,雖然也很開心,但是相比總是少了點什麼,仔細一想,首先是時間長短,在台灣健行,通常是二天,偶爾三天,第一天才脫離繁忙的工作,心情尚未調適,第二天或第三天就又要回都市,所以真正放鬆的時間並不長。
第二是住宿的品質,日本的山屋或溫泉旅館,可以說是價廉物美,一泊二食,通常是台幣三到四千元左右,而且環境絕對是乾淨、讓人住得安心,餐點也可以看到用心。
記得年輕時,有位流行歌手,號稱月亮歌后的李佩菁曾唱過一首歌:「我願好友都能常常相聚首,對著明月山川相問候」,這個很多朋友的共同心願,就在一次次的山林步道健行中達成。白天走在美好的大自然中,對著明月山川相問候,晚上共住旅宿把手談心。
因此,如果問我疫情結束之後最想去國外的哪裡,第一選擇當然是日本的自然步道,若是要挑個明確的目標,我或許會想選日本的四國遍路。
前些年到日本屋久島(世界自然遺產),之後就到台灣人比較少去的四國(這個地區算是日本的偏鄉),行程中安排走了二天遍路的頭跟尾。
遍路類似歐洲通往西班牙的朝聖者步道。遍路大致環繞著四國一圈,全程一千二百公里,也是條歷史超過一千二百年的朝聖者古道,跟著弘海大師的修行之路,參拜八十八個寺廟,早些年日本人花四、五十天走這條步道,通常是為了家人消災祈福或祈求願望,但這些年多了來自全世界喜歡走路的健行者也來走,就像歐洲的朝聖者步道一樣,吸引了懷抱不同目的的人,但都是給自己一個沉澱心靈,重啟人生的機會。
長時間走在路上,能創造許多與自己對話的機會。遍路跟環台灣一圈所走的公里數與花的時間很類似,大約都是一千二百公里與四十五天左右。聽說有朋友正在規畫與研究,看看是否能找出一條屬於台灣的朝聖之旅,不管是媽祖廟、土地公,或者某個古代傳說中的人物,能將美好的步道串聯在一起,然後改善沿途的旅宿,讓我們也能就近就能進行結合身心靈的探索之路,非常期待這條步道的誕生。

記得年輕時,有位流行歌手,號稱月亮歌后的李佩菁曾唱過一首歌:「我願好友都能常常相聚首,對著明月山川相問候」,這個很多朋友的共同心願,就在一次次的山林步道健行中達成。白天走在美好的大自然中,對著明月山川相問候,晚上共住旅宿把手談心。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李偉文
李偉文
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生命中最期盼獲得的禮物是「慈悲」與「智慧」;智慧的追求透過閱讀,慈悲則靠號召朋友從事公益服務人群來實踐,因此生活的重心是「閱讀、朋友、大自然」。曾擔任童軍團長,與朋友們成立了荒野保護協會;並將診所變成了可供社區民眾借書的圖書館。 著有《電影裡的生命教育》、《與荒野同行》、《我在黃昏的日落前趕路》,以及童書繪本《陪鍬形蟲回家》、《幫青蛙找新家》等書。
本文發佈於
隨著歲月遞變,我自己還是有些主題想比較有系統地寫,另一方面也知道自己需要外力督促,不然恐怕會沉溺在書本裡,懶得動筆。剛好vocus找我進來寫作,或許對我而言,這是個好機會,可以更有效率地把幾個主題整理出來。


5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