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活著 第41章 盜賊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在聽了袁宸昊將事情原委說了一遍之後,宇文君赫分析說道,「或許是洪子君他們猜測到沐雨可能會到這純火之地來,於是先一步到此埋伏,想要對沐雨不利。
不承想,在沐雨到達之前就先遇上了什麼強大的妖獸,這才在不敵之下殞落身亡了。」
「好了,再繼續說也不會有所結論,既然有人殞落,我們還是先放下任務,回山門報告掌門定奪吧!」袁宸昊說道。
見文沐雨及宇文君赫都沒有意見,於是拿出三枚傳音水晶,將些許真氣注入之後,三枚水晶化為了三道白光朝著不同的三個方向激射而去。
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剩下的人也全都集合到了地火池之處。
在將情形告知其他人,且未有不同意見,所有人在現場打坐修煉,等待宇文君赫完全復原,這才一同出發回三靈門。
又過了約莫一個時辰之後,一行人八道各色的真氣團,拖著長長的尾巴飛掠過刻有幻靈谷三字大石的丘陵之際,從該丘陵山腳處竟有一道白光悄然激射而出。
白光朝著眾人的身前飛掠而去,其速度之快竟一瞬間就擋在了飛遁的眾人身前。
文沐雨等人見狀先是一驚,接著立即在空中停下,真氣破散之後飄浮在空中凝神望著飛來之人。
部分人臉上略有驚色,部分人則是滿臉疑惑的表情。
飛來之人身上的黃色真氣散去之後,露出了一副將近三十歲的婦人面孔,其長相極為冷豔,見到三靈門的眾人被攔下之後,淡然地說道,「幾位這是從哪兒來啊?」
袁宸昊此時略為向前,拱手說道,「請問這位是?」
冷豔婦人聞言微瞇雙眼,冷聲地說道,「我的問題你們還未回答倒先是問起我來了!哼!」
文沐雨則是一副可憐孩子樣,但口氣卻是戲謔地說道,「我爹娘教過我,與不認識之人說話之前要先自我介紹一番,妳未如此做,且口氣如此不善,是否沒爹娘教啊?」
冷豔少婦聞言大怒,喝道,「去妳的,找死!」
接著雙手黃光一閃,兩道黃色氣團朝空中爆射而去,在遠處的高空處爆炸開來。
碰碰兩聲之下,天空中黃光擴散,瞬間將眾人全都攏罩其中。
「不好,大家小心!」袁宸昊一臉怒容地喝道。
原本文沐雨與洪子君等人之事不清不楚,已令袁宸昊甚是惱火,只是沒有任何證據係文沐雨所為。
而宇文君赫所言又無法說明什麼,這才想要帶著眾人先遠離危險,回三靈門再說。
結果這才剛出這幻靈谷就有名陌生女子擋在眾人面前,不知有何目的,著實是令袁宸昊更加怒意大漲。
正在黃光即將把眾人完全包覆之際,底下突有五道各色的氣團朝黃光緊縮包覆之處飛遁而來。
五道真氣一散之後,竟有五名中年男子出現在了美豔婦人身旁。
「這些就是進入到幻靈谷的傢伙們是吧!」其中一名大鬍子的胖男子不懷好意地說道。
而就在那五名男子出現的同時,黃光已然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光圈,將十餘名修真者全都攏罩其中。
文沐雨此時不悅地說道,「妳們是何用意?」
文沐雨才剛將洪子君及張敬文兩名想要自己性命的人殺掉,才沒過多久又遇上了這些貌似攔路虎的傢伙,眼下這情勢,免不了又是一場爭鬥了。
另一名清瘦的男子說道,「何用意?哈哈…當然是讓妳們留下買路財了,幻靈谷即便是外谷也有不少的好東西呀!」
楊涵心輕疑了一聲,說道,「打劫?」
美豔婦人則是冷說說道,「沒錯,就是打劫,留下妳們的收納水晶及一切可用的修煉資源,老娘心情好之下可以給妳們一個痛快。」
「操!還想殺人是嘛!」徐珞初罵了一聲。
「還會罵人呀!真不愧是一群小少爺及小姐,既然知道如此,乾脆點,省得待會兒吃苦頭。」美豔婦人沉聲說道。
文沐雨此時則悄然飄向前方,冷聲說道,「殺人越貨是嗎?」
此時的文沐雨對想要自己性命之人,除非是實力差距太大或是風險太高,否則是全然是不會放過的。
尤其現在又是身處人煙稀少之地,儼然是個殺人滅屍的好地方,只是身旁的袁宸昊稍微麻煩了點。
文沐雨接著輕笑了一聲,說道,「大家是第一次遇上盜匪吧!我也是!不過,我想我們可能會單方面屠殺對方才是的呀!緊張什麼啊!」
美豔婦人聞言,怒聲說道,「妳這小丫頭,說什麼,我們怎…」
說話的同時,美豔婦人這才以神智感應了對面的八人,接著大驚失色。
面色大變之下,美豔婦人驚駭地說道,「這些人全都是固元層以上的修為,其中還有四人是凝元層。」
文沐雨斜眼瞥向楊涵心的方向,嘴角微揚地說道,「是吧!別遇到事情就只會驚慌。」
接著雙眼瞥向對面的美豔婦人,淡然地說道,「去死吧!」
說話的同時,文沐雨的右手已然摸入衣袋,話畢,皎陽劍在白光閃動之下出現在其身前,並化為了六口赤銀雙色的幻劍朝著對面的六人激射而去。
美豔婦人見狀大叫一聲,「不好,大家快逃!」
同時,右手一翻轉,覆蓋住眾人的黃色光幕一閃即消失不見。
但黃色光幕其實是隱然朝同一方向內縮而去,接著從集中之點化為一道黃光射向美豔婦人。
於此同時,文沐雨射出的皎陽幻劍已然到了對方六人的面前。
袁宸昊此時上前抓住文沐雨的肩頭厲聲說道,「別這樣,留下活口,得要調查清楚他們與子君及敬文的死是否有關。」
文沐雨則是哼了一聲,不過她此時也不想與袁宸昊鬧翻,於是應承地說道,「可以!」
接著一招手,將射出的皎陽幻劍全數招回。
不過停手得有些遲了,就在袁宸昊與文沐雨說話的同時,文沐雨的皎陽劍已從胸口處洞穿了對方三名男子,包含最初說話的那名胖男子。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50會員
479內容數
活著難道是一種奢求 新世界當中 一名年輕女孩因故被困數百年 而師父竟是當初差點殺了自己之人 脫困之後所面臨的竟是無盡的追殺 看女孩為求生存,如何在因緣際會之下 透過努力壯大自己的實力,逃脫命運無情的安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我只是想找個,不那麼痛苦的工作》 每天鬧鐘一響,你腦海裡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 是不是今天又要上班好討厭?好想睡回去? 說到上班,追根究柢都跟錢有關,好似只要錢夠多,要你一整天泡在一缸屎裡頭也甘願,但其實大部分的工作不值得那麼委屈,談起上班,比賺錢更重要的往往是「這個工作適不適合你。
Thumbnail
2024-06-19
「我只是想和你跳支舞!」 文章描述了臺灣90年代出生的孩子成長時所面臨的親子教育觀念,以及青春期男女之間的相處情形。同時也提出了臺灣教育中缺乏人際互動和兩性關係教育的問題。
Thumbnail
2024-04-14
我不是渣,我只是想讓每個人都有一個家——《愛情轉移》最近和朋友茶餘飯後的話題,就是單身即地獄3的「海王」李官熙,對每個女生都有好感,但卻不知道自己最喜歡哪位女嘉賓,讓身邊的朋友都諷刺「沒關係就算哭了沒官熙」。我想《愛情轉移》中的主角湯姆斯深有所感,在情愛關係中的探索,卻總是被誤解成一種浪漫愛、花心、渣男的罵名。 湯姆斯和馬丁是一對已經結婚的同志伴侶
Thumbnail
2024-01-27
我只是想整理房間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懶惰吧,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卻遲遲沒有 動身,行事曆提醒著我打掃房間,木色的地板,只有仔細看才會發 現的髮絲,角落的灰塵,我窩在床上某角落,單人加大的床已被衣 服侵略 鬧鈴正在作響,我的身體還沒開啟,盯著地板上的頭髮、污漬,他 們沒有被放大,好像可以被
2024-01-15
《我只是想分手而已》好書推薦---交往不要交惡,別讓親密關係演變成親密殺人根據韓國警察廳的統計資料,每七.五分鐘就有一名女性受傷或死亡 「親密殺人」並不是因為被害人分不了手而發生的事,許多女性正被囚禁於高牆內 這是我自從 <<82年生的金智英>>之後,再度被震驚的韓國書籍。會看到這本書主要是因為看到報導者的這一篇書摘 報導連結 ,真心推薦大家去看看這一篇文
Thumbnail
“我只是想帮忙”:混乱之中,上海居民团结互助美国《纽约时报》网站4月26日发表题为《“我只是想帮忙”:混乱之中,上海居民团结互助》的报道,关注在上海战“疫”期间,民众如何互相帮助,暖心守“沪”。全文编译如下: 在消灭病毒的不懈努力中,中国主要依靠居委会等组织的大量基层党员来安排大规模检测,以及协调前往医院和隔离设施的交通等。
2022-06-02
我只是想複習一下被愛的感覺—讀楊瀅靜小說集《沙漏之家》作為詩人楊瀅靜的第一本小說集,《沙漏之家》可以說是一部在主題與架構上非常完整的作品,其中著力描寫的家庭關係也所新意。書中共收錄了十三篇短篇小說,在描寫的題材上都緊扣著家庭、情愛與道德觀等面向,其中以女性視角的書寫部分尤其精采。
Thumbnail
2022-02-18
我只是想傾訴一下不如講講心事吧。 毫無疑問,我是一個孤僻的人。 有時刻意讓自己表現得合群一點,不過是基於社交需要。就算我不需要任何朋友,卻還是要跟別人合作,總不成老是擺出一副厭世又惹人討厭的嘴臉,所以我盡可能保持微笑,有人跟我說話時定必有禮地回應。 繁星點點,我和我的影子,同樣渴望得到愛。
Thumbnail
2022-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