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夏(2)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理查德!”
理查德不用转身就知道这声音是来自谁的。
那是一个黑发的女人,戴着眼镜,怀里抱着几本书,远远地朝他挥着手。
伊娜,是她的名字。
在理查德眼中,对方很快跑了过来,一面拉起他的手,脸上一面浮现出如星星般灿烂的笑容:
“我正到处找你呢。”
这时候看到伊娜,说实在的,理查德是有点惊讶的——她居然能那么快就从打击中恢复了。
仿生人量产项目,这是以伊娜为首的团队一直在致力研究的东西。为了应对生育率以及未来人口的下降,这个项目一直在秘密进行中——目的是经由生产适量的仿生人,缓解社会上的配偶及生育问题。
然而试验品并未达成预期,于是这个项目便停摆了。
当然理查德也多少听到些谣言:批准伊娜进行研发的中央科技部内斗,原来的部长被了替换下来……
不过,身为处在卢克西芮塔边缘处的人,对于这些诡谲风云,理查德无法,也不想知道这些东西。一直认为少管闲事,独善其身就好——他的这套不惹事哲学没少遭到伊娜的吐槽。
“你应该多关心一下这世界上的事情,”每次在大学里遇到,伊娜都对他这么说,但很快又换上一副无奈的表情,叹了口气:“算了,反正跟你说也没用。”
女生比男生成熟得早,理查德在高中时听过这句话,而他也同样在伊娜身上目睹过其成效。
他时常想叫她别管这么多。
“我又看见了。”
伊娜向前倾着,在靠栏杆的同时,眼睛看向远方。
“什么?”
“还是一些片段,”伊娜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每次放空的时候脑子里总会没来由地浮现出一些画面……就像预知梦一样,这些画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成真。”
在知道对方的血统之前,理查德只当这是伊娜天赋异禀的学术能力带给她更加敏锐的第六感使然。
伊娜有一点超能力——提前在脑中看见未来的东西。
可她从来不会将自己看到的具体内容说出来——也许是知道未来必然到来吧,理查德想。
“今天晚上喝酒的时候少喝一点,奥莱。”就在这时,伊娜罕见地提起了自己的姓。
理查德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然而人无法控制的,总是瘾。
理查德.奥莱醉醺醺地推开酒馆的门,夜晚的凉风吹进脑袋,让他得到了暂时的清醒。
与此同时,同事们在里头扎成一堆,口齿不清地说胡话,吐荤段子。
“伊娜那娘们长那么漂亮,作风却跟个爷们一样,真扫兴!”
“我告诉你,面对这种女人,只需要一片‘乖猫咪’,就……”
“你敢这么做?淫贼,我要去告你!”
理查德甩了甩头,想摆脱这些胡言乱语,因此原本只是想靠在门上吹吹风的,变成了往外走。
在酒馆外揽客的女招待见他这个样子,叫了句“先生”,本想上去阻止的,可理查德摆了摆手说不要,东倒西歪地向前走去。
眼前是空荡荡的大路,树上挂着霓虹灯,行人三三两两,理查德浆糊一样的脑袋里认定不会发生任何事情——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理查德在矮楼梯上一脚踩空,滑倒了下去,摔了个狗吃屎。
他的整条手臂因为来不及扶住栏杆而向前伸去,啪一声摊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一辆卡车正好开了过来,看见路中上突然扑了个人,司机还没来得及开启悬浮,只堪堪偏离了一些方向,就直直地向理查德的左手碾去……

伊娜急急忙忙跑到医院前台,向机器人问了理查德的病房后,直上5楼的病房。
看见对方风风火火地进来,理查德只虚弱地靠在病床头上,用自己还完好的右手朝伊娜打了个招呼。
伊娜看见理查德被切了一截的左手,当即捂住嘴巴。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她一脸的懊悔,捧起对方早就不存在的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
“没事,现在假肢技术不还挺发达的嘛。”
理查德嘴角扯了扯,心知肚明自己这么说除了安慰对方以外还有自我安慰的作用——他认为还是后者占的比例更大一点。
“不行,我要做一个给你!”
伊娜话语中的坚决并不出理查德意料,可并没想到对方能如此随便就动用自己的技术给他做。
——这种精密仪器要耗费的时间精力有多少,作为同行,理查德再清楚不过。
“当然,不是免费送给你的,”伊娜放开理查德的手,走向窗户,将窗帘“唰”一声拉开,真正的天光照了进来,“我有个请求,但不要求你现在就满足它……因为现在还不能说。”
理查德呆呆地点了点头,看着伊娜胸前的吊坠在阳光里闪闪发亮。才意识到自己腿上的电脑,新闻正被看到一半。
——《“归家”法案正式通过:OL们将何去何从?》。

改变就像一场海啸,一旦到来,就不由分说地将所有人卷了进去。
不过几个月,理查德团队里的女性几乎走完了,有自愿辞职的,有在和理查德谈了之后选择离开的。还剩下一两个坚持在岗位上。
对此,他还被同行笑了一通类似于心软,不够有觉悟一类的话,说有立场的男人早就让女人都滚蛋了,理查德“狠得不够彻底”。
对于这些,理查德都以打哈哈完事,因为此时他真正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伊娜的下落。
在给自己做了假肢之后,伊娜就消失了,杳无音信,仿佛人间蒸发。
理查德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将她每个用过的邮件地址,每个可能的住所地址都一一检查过,找过,拜访过了,可还是一无所获。
机械的左手上雕琢着莹蓝色的纹路,伊娜将云端存储功能与它结合在了一起,每次理查德只需要动动指尖就可以将最新的情报,新闻输入里面,随身带着。
与此同时,新闻里报导着与极端组织有关的消息,说它“崇尚极端的恐怖主义……”
组织的标志——是一个银色的女人剪影,她的颈间缠绕着一条蛇。
理查德稍微动动脑子就明白伊娜的下落是怎么回事。
他一直极力否认着这个可能性,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新闻一天天跟在“极端组织”的屁股后面追,理查德也一天天地将可能性看得越来越真。
已掌握极端组织的行踪,它的幕后黑手是前科技部部长,前科技部长已被批捕入狱,警方已开始追查其残党的下落……
伊娜就是在这时候将自己的地址给理查德的——在他读完这封邮件后,它便自动删除了。
地址是星际交流博物馆的一楼,其实并不难找,理查德用自己的研究许可很快就在闭馆时间进了去。而具体地点则是被它收藏的,经常会出现在导游册图片里的雕像。
那是一个婀娜的女人,身体部分被设计师雕刻成了如蛟龙一般柔软的线条,厚重的头发是呈水样的波浪形,被她双手捂着的乳房中央,是一条细小的蛇。
标题是:《蓝色的恩提利亚之子》。
雕像底座上有一个并不明显的小孔,在女人踮起的脚下,理查德的左手伸过去,食指正正好好地嵌了上去,与其严丝合缝。
喀拉拉,雕像自动挪移,一道暗门呈现的理查德脚下。
顾不上惊讶了,他几乎是飞一样地跑了下去。
走过狭窄的台阶,在理查德豁然开朗的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巨大的工作台,一台还在工作中的电脑,以及一台投影设备。工作台前是一道黑帘子,后是一堵白墙。
理查德站在工作台前,心紧张得怦怦跳,左顾右盼一时不知道干什么,想了许久,便先将投影设备拿了起来,习惯性地对着墙上的大屏幕打开。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投到墙上的,不是二维画面,而是如假包换的,伊娜的身影。
是全息拟真技术!
在理查德印象中,这项技术仅止于单纯的概念而已,他一时间无法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老友的身影——穿着他熟悉的白大褂,扎着高马尾,内衬毛衣和短裙——说着她最后的嘱托。
“理查德.奥莱,在你看到这段影像时,我,伊娜.恩提利亚,已经不在人世了。”

“那个极端组织一开始只是单纯反对‘归家’法案的组织而已,科技部部长之所以当时让伊娜她们开发仿生人,也是因为希望以此替代法案。
“换言之,现在市面上流通的仿生人,不过都是残次品而已......就像掌权者希望的那样,实际上仿生人的研究并不失败,相反,它很成功,而那结果就是你,莎夏。
“可恩提利亚一族的能力让伊娜看见了未来,看见了它注定的失败……不是自然的,而是人为的,因为科技部部长被替换而被强行中止了。
“她同样也看见了这颗星球的未来,莎夏,如你所见,我们会被交出去,就算是逃脱舰上的人也无法幸免……最好的也不过是在别的星球沦为奴隶的下场。
“伊娜告诉我,要让我与你一同登上回到恩提利亚星的船……”
理查德永远也不会忘记,伊娜的影像消失后,黑色帘子啪地一声落下。他看见莎夏,外形与人类少女并无差别的莎夏,静静地漂浮在试管型的玻璃舱里,仿佛被宇宙孕育而出。
她双手放在胸前,静静地闭着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醒来。
理查德颤抖着将手放到冷冰冰的,厚厚的玻璃上,与莎夏的身体隔空相触。
谁能想象这只是一具完全没有生命的物体啊。
而现在,瞪大了眼睛,一脸错愕的莎夏,更让理查德在脑中将它又重复了一遍。
她手中攥着吊坠,海蓝色的吊坠,中间依稀可以看见一个蛇形的轮廓,这是莎夏留给她的东西——也是理查德给她看的东西。
“这……怎么回事……”
莎夏徒然地跪在地上,感到腹部一阵阵生疼,并随着热流从体内涌出。
今天是生理期的第一天。
0會員
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黄蘭恵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莎夏(1)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2/9除夕夜 標普下殺後回神 除夕夜是個超級重要的日子❤️ 家人開心相聚順便看看ES😊 就在那瞬間,餐桌上閃出了大跌的訊息 說時遲那時快 ✈️立馬建立了空單 後來也建立了小麥的多單 雖然ES反轉了 但空單已經獲利了結😍 感謝市場 超開心快樂的除夕夜
Thumbnail
avatar
AFP紫微先生
2024-02-10
獲利能力下降及高費用雙重夾殺下的困境-特斯拉(TSLA) 2023 Q3 財報 #66Tesla Q3 營收233億,低於預期的241億。毛利率則下降至低於預期的17.9%,而Cyberchuck製造生產又遇到了逆風,股價在接下來的兩天無情下殺,慘烈的股價是不是特斯拉遭遇什麼危機呢?
Thumbnail
avatar
Steve觀察筆記
2023-10-23
20230822短線-○○第2根漲停+24%;營邦尾盤下殺出場+13.5%今日○○漲停,帳上+24% 營邦出場,+13%
Thumbnail
avatar
輕紫琉璃
2023-08-22
小獅叻叻的巴士牧場(第四話)沙鯊(下) 「不要喝!水濊!會肚痛!」熊貓平平。 小獅叻叻看着熊貓平平為太太沖身,那個發霉的大水缸,流着鐵銹色的黃泥水。 「我快渴死了!」熊貓太太。 熊貓平平攀上三層樓高,通天塔的另一邊,從蒸餾水缸中端來一杯清水。 平平照顧周到,令小獅叻叻想起媽媽……體貼的媽媽。
Thumbnail
avatar
Yellow Alex AKF
2023-08-14
我那住在山溪邊的爺奶(2/5)_毛豆蝦仁炒飯+蜜蜜優格雪人+冬泡湯夏游泳現代“少子多老”的社會裡面,如何面對處理二代或三代的互動+關係,成為一個嚴峻的挑戰,期待更多爺奶+子媳+孫子們,有愛心+有智慧=有真理+有恩典的互相對待喔!
Thumbnail
avatar
老驢
2022-02-27
Si薰|隨心所繪|向永恆慕夏致敬2素描是慕夏創作時發想方式 據説慕夏還是嗷嗷待哺的幼兒時,他的母親用緞帶將一支鉛筆掛在他脖子上,因爲小慕夏只要用鉛筆畫畫,就會感到開心滿足,對於慕夏來說.童年時期的他喜歡仔細觀察周圍的事物,造成他對線條的敏銳度及細部的表現力有極佳的表現,讓他作品從素描發想, 有很多經典的作品。 赤裸軀幹的男人習作
Thumbnail
avatar
Si薰
2022-02-20
【莎夏畫室Sasha's Wonderland】壓克力畫│零基礎畫室│迷你班教學│台北最美 莎夏畫室 Sasha's Wonderland 位在捷運忠孝新生站和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之間 步行約七分鐘的距離 莎夏畫室打造出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高級奢華感  說是台北最美畫室也不為過   叢林感的場景怎麼拍都好看 熱愛拍照打卡的網美們絕對會喜歡! 創作環境明亮舒適  不會讓人覺得
Thumbnail
avatar
金亮亮部落客吃喝玩樂趣
2021-11-15
『莎拉歐蕾職場CH#4』當職業倦怠來敲門中英口譯 Sarah 與金融小寫手 Olay 9/16職場 Clubhouse 節目
Thumbnail
avatar
Olaytalk蕾蕾聊聊
2021-09-28
那年盛夏 2來到歐洲已經過了6天,也認識了這個靠近薩爾斯堡的普林小城 ( Prien am Chimsee )。 剛到這個小城的第一天,在小學校的櫃檯就看到了 薩爾期堡 週末音樂會的報名和費用也含了車費。  去薩爾斯堡的音樂會已是三天前的事,每天上午的課程結束後,便是們自由活動的時間。在課程裡,有許多來自不同國
Thumbnail
avatar
Yurki S.
2021-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