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台劇|《1989 一念間》:二十六年的距離能有多近?

2022/04/17閱讀時間約 19 分鐘
最近我總算辦好肖想很久的 Netflix 啦!之前一直卡在沒有信用卡的問題,耗時幾個月總算解決掉了 XD。
原先我是想蒐羅一些新劇看,卻意外發現 Netflix 有上架許多經典的舊台劇,比如《命中注定我愛你》、《小資女孩向前衝》、《終極》系列、《兩個爸爸》……等,於是我便想先暫時擱置追新劇的腳步,趁此機會回味一下舊劇們。
第一篇我們就先從這部曾在 2016 年讓我瘋狂好幾個禮拜的《1989 一念間》開始。
這是一部關於時空穿梭的偶像劇,描述男主角陳澈從 2016 年穿越回 1989 年,並在那個時代見到年輕時的母親陳雅娟和她朋友們的故事。
⚠ 以下有大量劇透請注意 ⚠

▌二十六年的缺憾

▸ 穿越時空的機緣

《1989 一念間》的故事,是從陳澈這個留美歸國的金融奇才開始的。他的人生看似一帆風順,擁有帥氣的外表、強大的實力、金碧輝煌的生活,但在人人稱羨的光鮮亮麗之下,陳澈卻對從未給過他溫情的母親有著解不開的心結。
他的母親陳雅娟從小到大都不曾肯定過他的努力,也從未對他開懷笑過,尤其當他詢問到有關父親的事時,她更會異常嚴厲地斥責他、要他閉嘴。
在一次與母親激烈爭論後,陳澈負氣騎車出門,在隧道之中意外穿越回自己出生的前一年,並在那個時代見到了年輕的雅娟。
在他二十六年的記憶裡,和他相依為命的母親一直在兼差工作,疲憊的臉上幾乎不曾有過笑容,也沒有和什麼親朋好友來往,然而在眼前這個年輕的雅娟身上卻絲毫不見這些痕跡。
1989 年的她不只外型亮眼、性格溫柔,與父母朋友的感情也很好,還正努力練習英文打算明年出國留學。可這一切對陳澈而言都非常陌生。
他不明白為何雅娟最後沒有出國、不明白為何她突然與家人斷了聯繫、更不明白為何她會性格大變。這讓他突然意識到,或許上天就是為了讓他搞清楚雅娟在 1989 年經歷了什麼,才讓他穿越時空

蝴蝶效應

記得這部劇的穿越設定當年就有不少人嫌棄邏輯不夠嚴謹,不過老實說,我自己是非常喜歡這個設定的,特別是在雅娟陳澈這對母子的劇情上。
在劇中,陳澈一直陷在究竟要改變未來拯救母親,還是不能輕舉妄動避免影響未來的矛盾之中。
他身為未來人,最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蝴蝶效應會帶來哪些後果,直到涉入張順發之事後,才驚覺自己出於好意的舉動,也可能害得本該順遂的家庭走向破碎
這使他開始正視時空偏差帶來的影響,也開始害怕自己的一舉一動會害到身邊的人,總是掙扎於自己到底該眼睜睜看著悲劇發生、亦或是冒著風險改變未來。
其實回顧陳澈在 1989 年做出的每個選擇,不難看出背後動機都是出於純粹的善意。無論是同情張順發的孩子而幫助他、替被為難的真真解圍、告知真真鴻源案的真相和郭勝泰的身分等。
他做的這些舉動都與雅娟毫無關係,即使不出手,這些活在 1989 的人是死是活也根本不會對他造成影響,然而他卻依舊選擇冒著風險幫助他們。
他會出手,只是純粹希望這些人能少受一點傷,多一點幸福的可能,就算知道會改變未來,他也無法坐視不管,這就是屬於陳澈的溫柔。
而在知道雅娟遭遇的事後,陳澈一反常態開始不停干涉歷史、只為改變雅娟未來的舉動,更凸顯了他的愛有多無私。
他會為了讓雅娟不被孩子束縛,鼓勵她打掉小孩(也就是他自己);為了弭平她的脆弱,說服李進勤去向她的父母爭取幸福;甚至在她最後決定獨自離家之際,點醒她的媽媽,讓她不至於一個人孤單地生下孩子。
他在 1989 年為雅娟做的所有舉動,都可能改變他在 2016 擁有的一切,可他未曾遲疑過,因為他一心只想讓他的母親活得更快樂,即使自己消失也在所不惜
陳澈這樣讓人心疼的體貼,正是我之所以喜歡劇中時空穿梭設定的原因。它用一個溫柔的方式撫平陳澈過去的糾結、痛苦和悲傷。讓他回到過去改變的一切,都能以更好的模樣被遺留在 2016 年
他拯救了本該在 1989 死亡的真真,溫暖了他的世界、彌補他對親情的遺憾;
他改變了雅娟的人生,讓她不再受強暴的陰影困擾二十多年;
他留下了雅娟和進勤再次相守的機緣,讓錯過的兩人得以在 2016 再次攜手。
這些改變都是他曾在 1989 活過的痕跡,也是在經歷傷痛和掙扎後,上天賜給他的果實。

清澈的心、完滿的未來

陳澈這個角色最讓我喜歡的一點,是他即便出生在缺乏溫暖的家庭,卻沒有因而憤世嫉俗,反倒成了一個懂得釋放溫柔、同理他人的人。
他沒有因為母親不曾給予溫情而恨她、沒有因為家庭不完整而怨天尤人、更沒有因為自卑而嫉恨那些幸福完滿的人。
他不曾享受過愛,卻比誰都懂得愛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樣,清澈澄淨。
就理性面而言,我清楚劇中的穿越設定會產生多少邏輯上的問題;不過就感性面來看,我反而慶幸這段穿越時空的故事能以這個方式收尾。
就算有著不快樂的童年、鮮少給予溫情的母親、孤零零的家庭,可在穿越之後,他的童年隨著被拯救的母親明亮了起來、孤寂的心也被葉家所溫暖;他的穿越既帶領雅娟重獲幸福、也無意填補了自己缺憾的人生。
陳澈的這段故事或許圓得不是很周密,但絕對圓得很精采。

▌二十六年的陰霾

雅娟可以說是這個故事的真正主角,也是乘載所有劇情的關鍵人物。
相比於陳澈真真兩位主角都帶了點不切實際的色彩,雅娟從頭至尾的故事都十分現實。傳統下的抗爭、多舛的命途和截然不同的未來,都讓她成了這部作品最飽滿的角色。

逃出牢籠的渴望

雅娟出生在優渥良好的家庭,父親是天文學教授、母親則是家庭主婦,擁有大家閨秀的涵養、平易近人的性格和優秀的成績。
不過在人人欣羨的美好背後,她卻常被母親固執的要求壓得喘不過氣。
雅娟的母親婉玲,是那個時代下傳統女性的縮影。她嚴厲地教育雅娟要照自己的意思去讀書、留學;要她選擇一個「門當戶對」的對象交往、結婚,認為這樣才能為她帶來幸福。
婉玲的固執,連帶讓她看不起黃金五寶中除了忠恩以外的人,特別是和雅娟兩情相悅的進勤。而她屢屢對進勤發難的舉動,更將雅娟反叛逃離的心思催化出來。
雅娟和婉玲的衝突,是新潮傳統的碰撞,也是那個年代下年輕人與天爭命的象徵。
其實設身處地來看,這對母女的想法都沒有錯。婉玲希望雅娟按照自己曾走過的路走下去,避免女兒承受不必要的傷害;雅娟則希望由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不想只是當媽媽的魁儡。
兩人的初衷都是希望雅娟(自己)過得幸福,只是她們成長的時代不同,對子女、事業、婚姻的看法不同,理所當然會產生衝突。
新舊衝突的劇情在戲劇當中並不少見,不過《1989 一念間》的呈現手法是我非常喜歡的方式。它不只描寫了兩人的衝突與矛盾,更將她們緩慢磨合的過程一一敘寫出來。
一直以來,雅娟就像一隻被關在籠裡的飛鳥,總是嚮往外面的藍天、希望有朝一日能逃離這個囚籠。只是逃離的方法很多種,撞破籠子硬闖是逃、擠過柵欄鑽出去也是逃。
對溫柔的雅娟而言,要她為了自己拋下父母是不可能的。她雖然不喜歡母親干涉她,但她依然很愛她。再怎麼嚮往自由,她也不希望父母會因此傷心。
至於對婉玲來說,門當戶對、父母之命的觀念是伴她成長的價值觀,她會認為孩子只有照父母的意思走下去才會幸福,所以不停控制雅娟的人生,想盡可能確保她有一個安穩的未來。
雅娟的反抗在她眼中不僅是頂撞,更是對她價值觀的批判。不管是前期為了進勤不想出國的想法、後期想未婚生下孩子的決定,對拘泥守舊的婉玲而言,都等於是在顛覆她過去四十幾年的認知,自然會忍不住憤怒失望。
可若撇開這些固執不談,婉玲說到底也只是個深愛女兒的母親而已。
「雅娟一定得出國,就算把我娘家的房子拿去抵押,我也要幫她湊齊學費!我不能讓雅娟的未來,因為我的失誤蒙上陰影。」
——張婉玲
婉玲的愛本質上沒有錯,只是她一直把雅娟當成襁褓中的嬰兒在愛她,處處掌控、屢屢干涉,生怕她行差踏錯,但如今的雅娟早已不是無法自理生活的嬰孩了。
她已經是個有能力承擔自己的人生、有勇氣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的大人。這份停留於二十多年前的母愛對她來說已經太過沉重,不但幫不了她,反倒只會把她越推越遠。
「我不怪媽,我知道她不讓我把孩子生下來,是心疼我;但我堅持會把孩子生下來,也是心疼他。我能理解媽媽的心情,因為我現在也當媽媽了。」
——陳雅娟
面對母親的雷霆之怒,雅娟沒有強硬地反抗,反倒溫和柔軟地扛下了那些指責,盡其所能守護好包括孩子在內的每一個人。
她的寬和、犧牲,身為父親的國章明白,身為兒子的陳澈也明白,唯有婉玲仍囿於傳統而沒有察覺。因此他們才會一直提醒婉玲可能會失去雅娟這件事,希望她能記起「孩子過得平安比什麼都重要」的道理。
在雅娟即將離開家門,婉玲前來阻止她的這段對話,可說是劇中我最喜歡的場面之一。
雅娟默默吐出的自卑、怕連累家人的愧疚、故作堅強的神態,完全呼應了國章先前的描述。
「她就是太替別人著想了,總是忘了多愛自己一點。」
而婉玲放低身態,以同為母親的平等視角對雅娟的坦白,更為這對母女的價值衝突畫下了漂亮的句點。
「媽年輕的時候,也愛吃冰、也會跟朋友一起去參加舞會。可是我做了媽媽以後,我不希望妳做的事情,我只能以身作則先改掉自己的壞習慣。」
「是妳讓我成為一位母親,是妳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也許婉玲不是一個開明的長輩,但絕對是位稱職的母親。
雅娟雖然理解母親的性格,卻低估了她嚴厲之下的母愛遠比她想的要多,這也是導向兩個截然不同未來的關鍵。
在尚未改變的時間線中,婉玲一直缺乏契機去理解女兒的想法,錯失了坦白的機會,只能任由她離鄉背井,留下遺憾黯然離世;
可當陳澈涉入歷史後,她在一次次的衝突和調解中,慢慢理解雅娟想得到什麼、顧慮著什麼,漸漸明白她不再只是個孩子,於是轉而挺身支持她、守護她,並坦白她對她的愛。
不管如何,要一個人改變幾十年堆積出來的價值觀本就不易,也許婉玲的固執令人窒息,卻十分合乎那個時代下的傳統觀念。相信在她放下心裡的疙瘩後,也會成為雅娟最強而有力的後盾。

折翼的飛鳥

雅娟人生最重要的轉捩點,就是在 1989 年的聖誕節遭到強暴,這件事打亂了她一切的人生規劃。
不得不說,這部作品真的將雅娟受到性侵後的心理狀態刻劃地極為真實。在出事後的幾天,可以看到原先開朗的雅娟突然變得神經兮兮,偏執空洞的眼神和草木皆兵的神態與之前判若兩人,甚至有幾幕的表情決絕地令人恐懼。
現在的她就像是一條繃緊的橡皮筋,任何一個風吹草動都可能應聲斷裂。
在如此草木皆兵的當下,盡可能遠離創傷、封閉過去,對受害者來說通常是最沒有壓力的選擇,結果這時她卻發現自己懷孕了。
就算我們知道她腹中的孩子未來會成為眼前這個既優秀又溫柔的陳澈,但對一個剛被強暴、尚未走出陰影的女孩來說,這個生命的重量著實沉重地令人無法想像。
腹中傳來的每次胎動,都會讓她想起那天晚上被侵害的恐懼;孩子出生後看著他的每一眼,也都會讓她想起那個犯人的面貌。
在這樣的情況下,又有多少人能喜悅地迎接這個生命呢?
然而,當她躺在手術台上即將與孩子告別之時,腹中傳來的疼痛卻忽然喚回了她的溫柔。
「就在我差點失去他的那一刻,我才意識到他是那麼小、那麼無助,而我,是在這世界上唯一可以保護他的人。」
——陳雅娟
手術室外面,身為大人的陳澈正在痛苦、悲傷著,而這份痛苦似乎也投映在尚未成形的小陳澈上,將他的悲傷透過疼痛傳遞給手術台上的雅娟,喚醒了她的母愛。
說實話,我並不認為每個遭受侵害懷孕的婦女,都該因為「愛」生下孩子;相反地,我一直認為在非自願下迎來的孩子,即便出生了也很難獲得健全的成長環境,更別提這對受害者而言,又會額外造成多大創傷、付出多少代價。
「放棄孩子」聽來殘酷,卻是阻止更多悲劇發生的最好選擇,這是我一直以來抱持的信念,也是讓我最心疼雅娟的地方。
雖然腹中的生命不是自願到來,她卻依然選擇愛他;就算要被陰影糾纏一生、就算要承受母親的不解與憤怒、就算要接收左鄰右舍的議論眼光,她卻依然選擇成為他的母親。

截然不同的人生,從一而終的母愛

在尚未改變的 2016,雅娟的冷漠、疲憊我們看得一清二楚,可見在少了真真和父母陪伴下,獨自扶養陳澈長大的雅娟有多麼不快樂。
不過這不代表這個時間線的雅娟不愛這個兒子。
二十六年來,她從沒有放棄過他。會在他胃痛時替他按摩、在他生病時替他煮湯、在他氣喘發作時為他緊張。即便她無法放下過去的陰影、開懷地擁抱他,至少她也盡好了母親的本分。
而在改變後的 2016,雅娟又重新擁有了過去溫暖的笑容。
有了真真的陪伴後,陪伴陳澈長大的過程變得更加明亮;多了父母的支持後,外界的閒言閒語便再也打擊不到她。
陳澈的時空穿越,驅散了雅娟人生中因強暴帶來的陰影,讓他的存在轉變成為她快樂的所在、幸福的泉源。
隨著二十六個年頭過去,傷疤逐漸痊癒,她也能更坦然地面對當年的一切,重新擁抱本該屬於自己的未來。
而這一切故事的開頭──陳澈雅娟對於父親是誰的爭執,也在陳澈的告白下,有了一個完美的收尾。
「媽,以前是我不懂事,老是追究我爸是誰。但現在我知道了,我爸爸是誰根本不重要,妳對我才是一切。」
「謝謝妳生下我,謝謝妳愛我,謝謝妳為了我,犧牲了夢想、犧牲了自己原本順遂的人生。」

▌二十六年的愛

聊完了陳家的親情故事,再來就回來談談主 CP 線吧。
陳澈和真真這對主角 CP 在劇中的定位很有趣,前期是充滿笑點的歡喜冤家,為故事帶來生命力;中期是壓抑氣氛中令人心頭一暖的光芒,建構出一個能讓人喘口氣的空間;而後期當一切都塵埃落定之時,他們又承擔起了一切悲傷。
過了六年再回頭看,不難發現這對 CP 的戀愛故事其實略顯俗套,就是經典傻白甜融化傲嬌霸總的設定。若撇開雅娟的主線不談,陳澈的角色色彩完美到過於不真實,真真介於傻跟蠢之間的性格看久了也容易疲乏。
只是這段故事勝就勝在有強力的設定當作背景,即使敘述手法老套,兩人間二十六年的偏差看起來就是很精采,再加上演員本來就很有 CP 感(畢竟後來都假戲真做了 XD),這都讓這條感情線不會顯得過於虛浮油膩。
我個人覺得劇中澈真 CP 描寫最好的部分,是在兩人的互補關係上。特別是真真樂天的性格,無意間將陳澈的缺憾填補起來的描寫。
她將陳澈拖回她家住,讓從未感受過親情溫暖的他擁有了「家」的感覺;
她在陳澈決定讓雅娟扼殺過去的自己時,在他身邊陪他度過一切;
她用快樂的方式陪伴雅娟度過晦暗的聖誕節,讓從未享受過聖誕的他重新擁有了美好的聖誕回憶。
之所以澈真 CP 的故事不會像爛大街的霸總題材一樣流於牽強,是源於劇中有好好把真真的溫暖跟陳澈的缺憾連結起來,而且連得非常細膩漂亮。
就拿聖誕節的案例來說,這個節日的伏筆遠從第一集就已經從陳國章口中說出,而後在聖誕節前夕,才揭露了陳澈從未過過聖誕節的遺憾。
雖然這個當下,真真有先抓著陳澈享受了聖誕氣氛、稍微填補了他的遺憾。可當大家都以為這個伏筆告一段落時,結局才揭露真真不只為陳澈做了這些。
「你小的時候,常問我爸爸是誰,我怎麼回答你的?其實那也是你真真阿姨教我的。」
「我說,你爸爸是聖誕老公公,他要到處送禮物給小朋友,所以沒有時間回來陪你啊。」
——陳雅娟
直至小陳澈出生長大,真真也沒有忘記未來的他曾在 1989 年聖誕節前夕對她說過的話,一直很努力轉化聖誕節對這對母子的負面印象。
這個細節細膩描繪了真真的愛,也是最能印證真真的存在有多麼重要的劇情。
正因有了她溫暖的陪伴,雅娟才能平和度過人生最低谷的時期;而她之所以能陪伴雅娟,是因為陳徹的穿越拯救了本該在 1989 死亡的她。
這樣彼此救贖、互相倚靠的連結,除了豐富劇情深度,也讓真真這個傻白甜女主角的設定更加飽滿。
但也可能劇情前期實在把三位主角間的聯繫架太好了,結局的潦草就不免讓人有些失望。
說實話,我不反對編劇讓真真也用穿越的方式和陳澈重逢,年齡輩分等後續問題我也可以暫時不顧,可要觀眾接受一個邏輯具有瑕疵的結局,至少情感鋪陳上要別具亮點。比如她穿越後有沒有特別找過雅娟和家人?有沒有因此痛苦矛盾?或甚至影響到她對陳澈的情感?
既然結局都特意安排真真變得比以前成熟,不把她轉變的契機著墨出來實在說不過去,更何況連片尾 MV 都細心做了改變,劇中卻如此草率帶過,的確不怎麼合理。
普通片尾 MV
最後一集片尾 MV
說到片尾 MV,其實這部劇的片尾故事我從一剛開始就非常喜歡,還一度很期待它能成為劇中真正的結局。
它用兩分鐘的時間,描寫了 1989 的真真穿越到 2016 的模樣。
就像陳澈剛到 1989 一樣,二十七年的落差讓她像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對電動牙刷感到新奇、習慣使用卡式錄音帶。這種時代矛盾感正是穿越作品的看點,尤其開頭都鋪陳了陳澈穿越到過去的狀況,在結局選用與之對應的,真真穿越到未來的模樣,我認為是別具情懷的。

▌總結

寫了這麼多,也該是時候做個總結了。
六年前第一次追這部劇時,我還沒脫離那個愛看甜甜愛情偶像劇的年紀,所以那時我完全是因為澈真 CP 入坑的(笑);而六年後再重新看過一遍,我才發現自己當年完全低估了這部作品的價值。
這部作品的劇情主軸,是陳澈的時空穿梭雅娟的 1989
作為兩條主線的交會點,劇中對雅娟的角色塑造非常用心。從家庭、性格、夢想、陰影到未來,每一步都有極深厚的刻畫。她和父母、和陳澈、和真真、和進勤的互動也都各有亮點,幾乎可以說雅娟的故事是沒有任何瑕疵的
像我自己這次回顧,就會發現雅娟和婉玲的故事特別觸動我。因為我和家人也常因時代的落差產生衝突,每次都得經歷一番碰撞才能磨合。所以看到雅娟和婉玲經歷一連串波折後相擁而泣的橋段時,是真的會忍不住紅了眼眶。
另外,雅娟在動手術前和陳澈的對話,也是讓我印象深刻的劇情之一。
「不管妳有沒有辦法愛他,他都愛妳,都會希望妳幸福。孩子是沒有選擇的,只能愛著自己的媽媽。」
——陳澈
「就像你說的,孩子天生就是會愛母親,而母親,注定就是要為孩子付出一切。」
——陳雅娟
這段劇情會打動我,並不是我認同它的觀點,而是它用一個簡明扼要的方式連貫了陳家母子劇中的選擇。
陳澈為何從未感受過溫情卻願意為雅娟付出一切?
雅娟為何遭受性侵卻仍願意生下孩子去好好愛他?
這些常人難以共情的決定,劇組用「天性」這個最簡單的道理鋪陳了出來,它並不完全正確,卻最符合陳澈與雅娟這對母子的色彩。
我覺得陳家的故事之所以精采,是由於劇組在他們身上細膩著墨了親人間與生俱來的默契。就像雅娟婉玲即便不知道陳澈是他們未來的親人,相處上卻依舊能看出如家人一般的契合,這和真真、進勤、小龍等人是完全不同的。
至於澈真 CP 的故事雖然嘈點偏多,不過前期歡喜冤家般的搞笑和後期壓抑氛圍中的互相扶持仍然寫得很不錯,特別是真真在陳澈出生後的各種貼心,更會給人一種「她真的是劇中小太陽」的感動。
畢竟這部作品後期的基調真的沉重很多,真真的溫暖便顯得更加可貴,加上後面她也少了之前那種一直做錯事的蠢笨橋段,基本上只要扛過太戀愛腦的發言,澈真 CP 的互動還是相當具有亮點,所以我倒也不認為這條線寫得不好,只是戀愛進展的方式較為老套罷了。
最後的最後也一定要大大稱讚豆花妹的演技!我必須說,她實在把雅娟這個層次異常豐富的主角演得太好了!特別是遭受性侵後驚懼的神態,以及後續每次聽到別人提起孩子父親時瞬間一暗的神色,由廣至細每個場面都 hold 得十分沉穩,說是成就這部作品的關鍵人物也不為過!
總之,《1989 一念間》絕對是部優秀的台劇,主線精彩、伏筆眾多、情感渲染優秀、CP 火花也強,十分推薦尚未看過的朋友可以花點時間看完,包準不會失望。
也歡迎大家推薦喜歡的 Netflix 作品給我,剛辦好會員片單空空的我現在最缺推薦了(笑)。
21會員
85內容數
喜歡分享感動的小小寫作者。喜好很多、話也有點多。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