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囚

2022/07/2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南景謠

那些飛霜,曾經比南方更南,他天真的以為不會到來。
那是埋藏在桂雨身體深處遙不可及的存在,一點一滴腐蝕他的生命。
他在繁華的地段,是戲班子的主人,也是事業有成的老闆,卻不是他所嚮往、只屬於桂雨的愛人。
桂雨沒剩下多少時間了。
他是名人,家大業大,應酬接應不暇,日日忙得天昏地暗。酒席上那些觥籌交錯,光影迷亂,而腦海中浮現的只有桂雨溫暖的笑靨如花、在臥榻上的輾轉吟哦、細軟如斯的旖旎春光……揮之不去。
桂雨也是個名人,戲場名伶,初出茅廬的一曲霸王別姬驚艷全場,鎮煞四方,舉手投足又美又媚,眉宇間仍是傲氣凜然。
那是藍璟謠看過最美的景象。
「藍老闆,得此尤物,可是羨煞四方吶!」「果然藍老闆的眼光是不會錯的,戲曲界又得佳人啊!」「………」
他早已忘卻當時是如何走在一起的,只記得向他剖白之際,那抹羞澀的紅暈擦在他白皙的面頰上,和著那耀眼如星的美眸,瞬即晃花了他的眼。
「同為男子,在下願賭上一生,與汝相惜相知,死而不悔。」
璟謠也願,但最美的曇花太過嬌弱,賭命也只能說是認清現實,想在離去前轟轟烈烈的綻放,活得最有價值。
桂雨起初只是想利用他傾注於他的愛,無憂的做一場短暫的夢。
但他最後也還是傾心了。
他選擇包容他的一切,在愛人歸家後給予懷抱和陪伴,會幫忙打理戲班子,分憂解勞,只為守護相處的時間。
畢竟,剩不到半年了,要珍惜地過。
時間是殘酷的看著他們,看著他們一點一滴的掙扎著更多珍惜,看著他們燃燒著所剩無幾的青春年華,直至最後放棄眾人輕蔑的眼光,瘋狂相守。
藍璟謠變賣所以有家產,當成現錢,遣散戲班,挾著桂雨離開繁華,在陋巷小樓租了一間角房,抽著金丹麻痺自己,日日翻雲覆雨。
他們賭上自己的身體和性命,只為掌握他們最後可以掌握的方式死亡。
經過幾日的摧殘,兩人漸漸失了氣息。

桂雨的病,無藥可醫。
那是他打娘胎出來便帶著的病根,自幼體弱,燃燒的生命用藥補不回來,只會加速消逝。
他們早已看清,放棄治療。

未料想,當藍璟謠再次甦醒,便是那白雪漫天,極寒之地。
失去了桂雨,噩夢中的南方之南,以另一種方式再度成真。

宋詞 鷓鴣天 晏幾道
彩袖殷勤捧玉鐘 當年拚卻醉顏紅
舞低楊柳樓心月 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後 憶相逢 幾回魂夢與君同
今宵賸把銀釭照 猶恐相逢是夢中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世界上的神經病很多,我是其中一個。 我是個想像力太過旺盛的人類(嗯?),文筆不太成熟,只想寫出想到的東西,但大多都不切實際。 偶爾寫,想到就寫,純屬娛樂用途,沒營養。怪力亂神,鬼靈精怪,通通有!還有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這裡都有哦。 寫作內容純屬小說和散文,有連結現實和非現實或架空主題時空。
影,是這些不被接受的種族的代稱。在學術上無法研究,理論上不能解釋,遊蕩在人與怪物的邊緣。 被世人唾棄辱罵,為求生存而忍辱負重,他們只能兢兢業業的小心活著。 「我們身為影,錯了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