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囚

2022/09/1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陳百歌

熟悉的念謠固然陳舊,但那隨風而流的百歌是歷史的見證,傳頌著一代代的故事。
他擁有一種很像有聯覺又沒有聯覺的身體。
聯覺是一種感官連結的多重感受,在生活中基本上只有助益,對人沒甚麼的負面影響。
他看到的科X人特刊“窺探心理”,總結來說是這麼寫的,但他身上的「聯覺」已嚴重干擾到他的生活。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衰還是如何,但他能夠察覺各種生物的情緒,轉換成不同的氣息和味道,漫布在鼻腔、口腔、和食道裏。
因此,他很厭惡跟活物相處,尤其是人類。
人類心思繁雜,套用在百歌身上便是嗅聞著五味雜陳,品嚐著酸甜苦辣,對於身心靈都是極大的折磨。
怪物、瘋子、神經病、怪人、豬、獸人、智障、白癡……層出不窮的問候連帶著撲鼻惡臭和酸腐處處皆是,向他而去。
他終日受困於臥房之中,迫於無奈,只得營運起不怎麼有趣的線上委託。當駭客、網路商家、心理諮詢師、遊戲代打......之類的,憑著他閒來無事隨便考考的證照和不為人知的超高智商情商,也是賺取到了為數可觀數目。
"好無聊......"他仍舊打不起一絲一毫的興趣認真過活,他只嚮往著真實的氣息—純淨、真實、美好的,食物的氣味。

最終,他的家人,做出了將他推向結束的選擇。
那是一個寧靜無風的燠熱夏夜。
起因不明,模糊的爭端在日漸緊繃的家人之間無聲爆發。
「你為甚麼還沒死呢?早該死了啊......」「吶,你為甚麼還可以活得好好的?憑甚麼?」「你以為是誰將你扶養的那麼大啊?嗄?!」「再說啊?不是很愛講?」
崩潰的母親,歇斯底里的姐姐,羞憤交加的父親,恃寵而驕的弟弟,五味雜陳混合著難堪的辱罵言詞滲透全身。
「......你們如此不滿,何必生我出來?」
等待著一切紛擾暫歇,百歌抬起垂下的眼簾,按捺下那陣陣襲來的噁心反胃,平靜的掃視那所謂的家人。
「你們養育我很辛苦,我知道。但是,我有造成過任何麻煩嗎?」
對上那雙失神的深灰色眼眸,他們有瞬間的迷茫,質疑自己的行為正確與否。
「事到如今......你們還是沒變呢。」
他十幾年未見的淺笑,雙目微微瞇起,流露出淡淡的失望。
「面對我,永遠只會選擇抱怨和沉默,而我居然會對你們感到失望......」
他站起身來,愜意的在他們身周來回踱步,最後停在白紗飄搖的窗前。
「這個樓層,跳下去會死嗎?」
他微笑著望著窗外,支起半個身子,橫跨窗沿兩側。
「我原本不太想死的這麼痛的,不過若想要讓你們記憶猶新,好像只能這麼做了。」
夜風灌入房內,將熱氣一掃而空,此時已沒了他有些蕭索的背影。
幾滴微涼的水漬,暈開在了地氈上。

唐詩 金陵晚望 高蟾
曾伴浮雲歸晚翠 猶陪落日泛秋聲
世間無限丹青手 一片傷心畫不成

強風吹拂,飛雪凝聚在百歌身畔。
他手中持有古鏡一枚,囊括了大千世界。
此時,他不再沉默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世界上的神經病很多,我是其中一個。 我是個想像力太過旺盛的人類(嗯?),文筆不太成熟,只想寫出想到的東西,但大多都不切實際。 偶爾寫,想到就寫,純屬娛樂用途,沒營養。怪力亂神,鬼靈精怪,通通有!還有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這裡都有哦。 寫作內容純屬小說和散文,有連結現實和非現實或架空主題時空。
影,是這些不被接受的種族的代稱。在學術上無法研究,理論上不能解釋,遊蕩在人與怪物的邊緣。 被世人唾棄辱罵,為求生存而忍辱負重,他們只能兢兢業業的小心活著。 「我們身為影,錯了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