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眠中

2022/07/27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最近的日子都是這樣的:天亮了,帶老李去上班,回到家、囫圇吃點東西、回床上滾來滾去發呆,有時候呆著呆著會睡著、有時候會清醒到下午;下午,算好時間提早一點,去帶老李下班之前先去便利商店買點心,然後帶老李回家,沿路有時候講點屁話,有時候就這樣回去了、一路無話。
最多的對話是什麼呢?「餒,晚上吃什麼?」「吃什麼呢?」「不知道呢。」
樂此不疲,每天至少一次,因為對於晚上要吃什麼,真的沒有頭緒;這幾年常吃的店,水餃店、小火鍋、速食店…等都算是小宗,最大宗的還屬師父的店,才發覺,原來一個人、一間店、一件事駐紮在心裡,會使人習慣,以至於在它突然消失的時候,竟帶來了如斯煩惱。

師父的店到底什麼時候能開呢?

我也一直懷疑這個問題,但不論旁敲側擊、直截了當,問的結果都是──等吧。
我此刻或許能些許理解康熙的兒子們在等他掛掉時的心情,那是久屈人下有志難伸,看著「擋」在前方的「路障」…那種鬱悶的心情。
因為這件事並不是他有多在意的,最初答應要蓋也是囉嗦了半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勸他才得出的結果;從去年九月一知道師父租的原址不能作為開店使用,就馬上回來討論這件事,最起先還要求要至少兩個人要租才建,似要似不要,後來因為聽說IKEA要在那裡設點,覺得以後會發展迅速,又兼不知道多少親朋好友勸他蓋,才決定了這件事。
畫圖、申請許可,從十月開始搞到隔年一月;拿到許可又過了個年,然後就發生俄羅斯跑去找鄰居打架這件事,全球物資波動好幾次,尤其鋼鐵價格更是飆漲,導致整體成本比他預估的價格高了一大截,於是又找了好幾家廠商比價比半天,最後才終於在四、五月簽約;簽約後又要申請水電、又有一堆手續,那已經不是我能控制的範圍了,而且那個時候已經要開始趕萬惡的期末報告了(我好苦啊嗚嗚嗚。
直到上周末吃完早餐順路繞去看的進度是,地下水電管路初步完工,許可的期限是什麼時候呢?如果我記得沒錯,是月底,據說可以申請展延一次、三個月,所以最晚十月要完工。
呵,如師父的前房東所言,建了一年;聽說他很有本事,但我仍不甚喜歡他那過於「靠俗」的態度。雖然我知道他是好心,但在緊急且毫無辦法的狀態下,應該做的事我們還是做了,那種話聽了真讓人不舒服。甚至如今有點懷疑是他一語成讖,十足的烏鴉嘴。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一個很喜歡日本的台灣人;住過三個地方,離八掌溪都大概只要五分鐘就能到,遂自號八掌川。最大的夢想是中樂透、第二個夢想是40歲前修完想修的學位、第三個夢想循許願規則暫時不說。喜歡碎碎念,想體驗一把專欄作家的感覺所以跑到方格子,如果有機會希望能賺到稿費=))
    這裡就是我說廢話的地方。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