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優公寓實境秀4.3 | 暗夜叢林的野放獵物們

2022/09/1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第4.3天〉

有了這一前一後的循循善誘,兔特總算是回歸本色,一進屋就不再避開杰辰的眼神,反而覺得,這傢伙大概就是心虛才不敢多看自己吧,遂走到他身旁悄悄在耳邊問,「你是不是喜歡小香?」
杰辰被這麼忽然一弄便又微勃,他不知道自己身體到底怎麼了,明明就沒在想色色的事情,只能故作鎮定的小聲回,「你怎麼知道?」
兔特心想兄弟真心要跟我搶女人?好樣的,那就來個公平競爭吧!冷不防一大手就往杰辰屁股蛋,「我就知道」,掐得杰辰一瞬間差點沒高潮,不但心跳砰地爆快,老二也吹出了幾滴,難得一見的淫蕩液體。

經歷了前面幾天的開胃小菜,今晚同床的決勝關鍵,終於來了一道重鹹的──尻槍大進擊,精液射最遠距離者,就可以決定要跟最後一名同床(無法指定),抑或選擇去睡普通青旅房(轉由第二名和最後一名共枕)。
可能因為晚餐吃的辣拌生蚵,再加上好幾天的禁慾(當然有些人早已破戒或排遺),大家的成績都出乎意料的好,其中最驚人的表現,莫過於射到超出尺標無法測量,辣個神一般的男人,他甚至一舉突破自我天花板紀錄,真不愧是人中出呂布,種馬中出yuu。
但其實yuu為了這一馬當先的寶座,可說是煞費苦心。
早早便從工作人員那裡買通到消息,除了磨槍控射鍛鍊莖棒之外,還作弊偷偷植入前列腺肛塞,更做深蹲做到兩條粗腿都充血爆筋,如此拼勁奮力一搏射到最遠,不過就是為了增加,那多一點點與森健(或制止他與那該死Hao皓)同床的機率。
一陣爆擊槍林彈雨過後,滿室瀰漫縈繞不散的濃烈精氨酸氣,簡直就像是催情劑讓公寓的各位男子,精確而言是各頭雄性走獸,身心都逐漸浮燥起來,所以,雖說是射過了精排解了性,慾卻像蟄伏在體內的癮頭,蠢蠢蠕動著,連帶使得一絲絲情感,都因焦慮而放大了許多。
對yuu來說,即使榮登第一名有了主導權,但實際上卻是不到最後關頭尚不能肯定,森健到底是否最後一名。而就在森健最後真的變成最後一名,卻又開心不起來了,一整個陷入難道昨夜他真的跟Hao皓,發生關係射過了嗎的患得患失之中。
至於對森健而言,當然是沒辦法那麼快就不在意,悠宇一直瞞著他拍G片的事,即便每一次的做愛,悠宇對他都是極度的投入,完全沒有那種因為已經做過,所以身體產生些許疲憊的露餡,那也或許,他體質就是這麼天賦異稟、做愛機器的多精症使然。
(他射的洨量,真的比過往做過的任何一任都還多更多,且要是沒內射,就常常把森健的犬顏射得滿目瘡痍亂七八糟,好像敷面膜似的誇張。)
且真要說背叛,昨晚自己和Hao皓的被內互打,又該要作何辯解?打從Hao皓這難忘的舊情人再次出現後,自己都沒把握自己真正喜歡的是誰了。
♂ · ♂ · ♂
而Hao皓呢?說已經完全對森健抹去情感,是不可能的。當初的閃婚,可說是前妻以刺破保險套鬧出人命,逼得他只能選擇,和當時還在熱烈纏綿的森健分開。
最後因謊言而破碎的婚姻,在心底鑿開一個無法縫補的洞。幼年時因雙親過於忙碌疏於照顧,所帶來的強烈不安全感,再加上自己婚姻又以失敗告終,他已經很難再對其他人敞開心房。
在與不同男人的溫存中,雖能得到稍微痲痹緩解,但他那隻小寶貝,還處於亟需爸爸陪伴的愛的年紀,他絕對不讓兒子有丁點被拋棄的感覺。現階段,有性無愛,甚至大量各種安全又隔絕的性,才是最適合他的。
♂ · ♂ · ♂
兔特和杰辰自然屬於這群體中,最不穩定又混亂的兩顆電子了。兔特被開導後固然卸下心中大石,但也挑起了爭風吃醋的開端,甚至還引爆了某種對於杰辰的詭異妒火:
既然想假借組CP利用我、追我的女人,那就要讓你嚐嚐先來後到,前輩調教的滋味。
而杰辰,卻只滿腦子都在回味清槍比賽時,兔特英勇濺射出精柱的畫面。
幹我是壞掉了嗎⋯怎麼會在在意別的男人射精啊⋯操⋯我他媽一定是壞掉了⋯想著想著,居然還微微硬了起來。肛肛兔特在一旁視姦著自己尻尻,當下便越擼越興奮地,速度就射得亂七八糟(奪下第二),靠杯自己到底在衝殺洨啊⋯
轉頭一見兔特,又發現他在盯著自己,並露出不知所謂的微笑,杰辰身體難免一陣燥熱麻癢,半勃老二又擠出幾滴慾汁,這已經是今晚第二次,難得中的難得,不可能不是壞掉,這絕對是哪裡壞掉了。
♂ · ♂ · ♂
正當其他人,都身處在曖昧混沌的暗黑叢林中,唯獨偉承,這一隻一隻雄獸們的身上有幾根毛,都被潛伏如他觀察得清清楚楚;偉承就好比拿著紅外線夜視鏡,覬覦著他垂涎已久的獵物們。
萬萬沒想到,最不起眼如他,卻是腹黑到像黑洞般深邃,也是唯一一個讓人怎樣都無法看穿的男人。即使是與他交往多年的瘦導,都未必能理解,這開放式關係伴侶的全部,更遑論他者。
但這樣難以捉摸的野放動物,遇上控制欲很強的瘦導,就會更加激發起他想征服他的心,瘦導知道偉承身上的蠱癮,大概是捱不過多久便會爆發,掐指一算他今晚是非搞事不可,明明前幾晚也沒少搞就是了。

幾家歡樂幾家愁,又輪到誰喝悶酒?
事實上,Hao皓這酒喝得一點也不悶,他找來了除啪啪房之外的其餘四男,一同在池邊作樂共飲,只是這黃湯越喝,就越發苦澀,直到兔特、杰辰這倆小動物都撐不住,雙雙爬回屋裡,便只剩Hao皓跟偉承繼續買醉。
「你知道嗎?好像yuu和森健是一對地下戀情⋯」
偉承率先發難,若有似無的對Hao皓咬著耳朵。
這句話,似乎燃起了Hao皓心中的什麼,又彷彿什麼都沒燃起,所以他倆是在曖昧嗎⋯但曖昧又干我啥事呢⋯他恍恍惚惚,注視著眼前的偉承,一陣紊亂的鼻息後,便朝著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Just in Vocus
什麼叫勃愛?

其實偉承跟Hao皓並不是沒有搞過,只不過當時他是主要負責出汁的,神秘蒙面調教員。看他那張萬人迷帥臉上,潑灑了剛出爐的熱洨,就感覺自己儼然是抽象行為大藝術家,這種形而上的自豪自滿,早已遠超過射精時,那相對渺小的快感。
偉承,就是這麼個一般理解為變態的性種。
跟這些行走荷爾蒙一起同住男子寮,他無時不刻在意淫著每一具胴體,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思考,要怎麼玩才會更加有趣。眼下的獵物毫無意外,就是為情失意的Hao皓。
態勢很明顯了,Hao皓與yuu就是為了一塊上等木材,爭風吃醋的死對頭。但巧的是,兩人似乎都還不十分清楚,彼此的表兄弟關係,這點,倒是能好好加以利用。
就容我再扮演一次既無辜又騷浪的小奶狗吧!
沒想到,事情意外的簡單過頭。
Hao皓即使半清醒著,依然可以本能地,無縫接軌就把別的男人擁入懷裡。幾年來沒辦法談感情的他,已習慣轉化用激情,來彌補心中那一塊缺口。
追求肉體就彷彿他的裡人格一般,也是他應付感情所戴的面具,男男一言不合先上床,成了他的行為準則,為當個稱職奶爸已佔用大部分時間,所以,那些性關係最後至多演變成固砲,更近一步的愛戀則被拒止。
真要說起來,Hao皓跟yuu簡直就像活在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一個是拼命為了羈絆而不可得,一個卻是怕糾纏怕得要拼了命。

喜歡本篇的你,來點互動(愛心,分享,留言)讓我知道吧!

濕粉讀家內容:什麼叫勃愛?
敬請
訂閱支持Justin觀賞洩洩!
【想解鎖更多男優私密日常?請訂閱 Just in Vocus!現在一個月只要一杯飲料都不到的價格。】


我是Justin,從事情慾寫作已超過10年,歡迎追蹤下面專題閱讀之前的文章↓

長篇奇幻情慾《巫山雲雨之 應龍白鶴》第一部全集(附電子書檔)↓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995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從還有直行作業簿時代就開始製造黏膩濡濕的字。歪斜自動筆跡滑出不怎麼正直的情慾。就和男孩第一次自慰一樣顫顫巍巍,即使不信神也大多感到油然罪惡。這是社會道德對野性慾望下的緊箍咒。人雖有靈,仍拖著一具肉體。但性慾並不可恥。我們只需要用對的方式來抒發,例如,閱讀情慾。
男性愉悅
NT50/
在這個出版專題裡,我將陸續整理以往寫過的男性情慾文,並定期(月)更新創作(文為主圖為輔),持續追蹤訂閱將得到最完整作品的內容。簡單來說,這裏就是Justin情慾大全啦!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