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25

2022/09/18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老樣子的午後,一個在看電視,一個在翻報紙,時間來到下午2點35分,那時隔2個月後的門鈴終於響起,兩人還以為是媽媽,沒想到來的是位建豪的故人,此人正是建豪小學時期住過的大樓的管理員,兩人相隔了10多年沒見了,此刻趕緊讓人入內休息。
 「我說老王啊,你怎麼還沒死啊?」
 「你都沒死了我哪敢先死哩?」
 「不開你玩笑了,你今天來找我幹嘛?不會有案件要委託我吧?」
 「被你猜到啦,你記得當年拿玩具槍射你的那幾個混混吧?」
 「記得啊!我跟我媽就是因為要躲那幾個流氓才搬家的,還搞到警方來站崗我們才敢搬耶!」
 「他們今年都20幾歲了,一個叫陳弘毅,一個叫王英傑,最後一個叫曾天成,他們跟你差沒幾歲,還在玩生存遊戲的槍,如今真的玩出問題了,你猜怎麼了!他們把一個年紀特輕今年才不過6歲的小妹妹的兩眼給『射瞎了』,又剛好對方家長很有來頭,你當偵探那麼久了你應該認識,妹妹的家長一個是大隊長一個是警督察,他們誓言要抓出兇手然後嚴逞,其實兇手是誰問我最知道,我都在那邊當了那麼久的管理員,問題是第一他們不承認,第二槍早被他們丟了,也不知道丟去哪了,眼下死無對證,才想到要來找你幫忙啊!」
 「你指的不會是陳大姐跟王大哥吧?對對!我幹這一行都多久哩,他們我熟啊,那妹妹後來狀況怎麼樣?」
 「經過了長達6小時的手術,眼球受創處實在太深,經過了深層逢合,由其是雙眼的『眼角膜受到重創』,必須接受移植手術,雖然碰巧有捐贈者,但是這手術成功機率不到3成,因為實在受創太深,似乎是遭到近距離射擊的結果。」
 「天啊!妹妹才幾歲,好吧!這案子我接了,錢的事就在說了,我一定要幫妹妹討個公道。
 「地方你知道的,我知道你的規矩,明天見吧!」
隔天一早,建豪跟佩軒趕到現場,現場的陣仗有夠大,不要說各階級長官,連政府官員都到場了,建豪表明身分後加入了偵辦,聽說警方早在第一時間就封鎖現場了,至於三位嫌疑人,早已被抓住,但是礙於沒證據,他們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根據規定,一週後如果沒有明確證據,嫌疑人將當場抹去嫌疑人的可能,也就是說時間到了還是沒證據的話,警察就要放人了,根據建豪的調查,這三個人確實有點背景,但是他們的老大卻連個「幹部也稱不上」。
 「陳大姐好,王大哥好,這案子我一定盡力幫忙!」建豪禮貌的打招呼。
 「有你在,大姐有信心多了,要拜託你囉!」陳大姐笑著說話。
 「曾老弟啊,你一定要證明那三個王八蛋是兇手喔!老子第一直覺就想到絕對是他們幹的!」王大哥很生氣的說話。
 「我小時候也吃過他們的悶虧,我自當盡力而為!」建豪禮貌的回話。
建豪連早餐都沒吃就來了,佩軒去幫建豪買早餐,建豪先簡單在案發的庭院四處看看,首先要先找出人大概在哪裡開槍的,可惜的是沒有監視器可以看,但是幸運的建豪馬上發現疑點,那就是水池旁的石頭處是可以坐的,這就讓建豪回憶湧上心頭,此處正好有熄香菸的燒焦處,很有可能人就坐在水池旁。
然後大約是水池前不遠之處有種花,然後旁邊的人行道離水池不遠,其臺階有個小腳印,這明顯不是大人的腳印,建豪推斷,很有可能人是遭到近距離射擊,建豪越想越氣憤,妹妹才幾歲,這也就算了,還被行刑式射擊,建豪誓言要證明那三個人其中一個是真兇。
才說沒有監視器而已,建豪想到庭院是真的因為太廣大因而沒有地方可以裝監視器,但是各棟大樓包含管理室門口都有裝,於是建豪逐一調閱監視器,首先調閱出有一個男人拿了個紙箱進來管理室,拿給了一個頭髮很長的人,建豪根據記憶這個人應該是王英傑了。
然後在D棟門口拍到了一個人邊走邊滑手機,還帶了包疑似工具袋,另外兩人一起抱了了一箱東西進去,最後大約經過快一個小時,三個人一起走出D棟,三人手上都沒有東西,於是建豪跟陳大姐帶人去搜查D棟,幾乎整棟住家都翻過一遍,都沒有找到紙箱,連個毛都沒有。
此刻建豪將自己擬態為兇手,思考著東西怎麼藏才安全,一個靈感來了,建豪帶著工具,跟陳大姐一起去頂樓水塔那邊,果真看到某處有大量積水,明顯眼前的水塔被挖了洞,又被補強回去,建豪沿著痕跡把洞割開,裡面放了個大紙箱,把紙箱拆開,裡面放了三把玩具布槍還有一個鋸子跟黏著劑。
 「陳大姐妳看看,凶器大概就是這三把槍了,兩大一小,依我所知,大槍的殺傷力較大,妹妹應該是被小把的槍射傷的才是!」
 「竟然會想到要藏這裡,太天才了!」
 「這不是天才啦,一方面是太笨,一方面是因為警方第一時間就封鎖這裡,他們根本沒機會可以把東西丟出去,還好你們很早就到了!」
 「陳大姐妳看,我們運氣很好喔!他們還用塑膠袋包起來!」
 「你的意思是?」
 「意思就是裡面是乾的啊!搞不好有指紋啊!」
 「對耶!那我們趕緊拿去化驗吧!」
建豪離開D棟時發現監視器怪怪的,好像是旋轉的部位壞掉了,建豪試著拿掃把撥開,它自己又甩回原位,看樣子這應該就是那三個混混被拍到的原因了,然後槍經過化驗,三把槍上各有不同指紋,也就是說是一人玩一把自己的槍,現在的證據已經算齊全,只要在架著那三個混混比對指紋就可以了,全案已無繼續調查之必要,已經破案了,一場推理秀也要開始了,碰巧佩軒也買來了早餐。
 「小豪先吃一點吧,你很容易餓肚子的,吃飽在工作吧!」佩軒買來了愛心早餐給建豪吃。
 「妹妹好啊,妳就是佩軒吧,阿姨常常聽阿豪提起妳唷。」陳大姐跟佩軒簡單聊兩句。
 「阿姨妳好啊,案子現在怎麼樣了?」佩軒關心的案件進度。
 「已經破案啦,我把這漢堡跟米漿搞定我要去推理囉!」建豪表示案子已經破了。
 「不愧是傳說中的神探,才來了沒幾個小時就破案了。」陳大姐誇獎著建豪。
吃飽後建豪跟陳大姐還有佩軒回去案發現場,陳大姐也讓同時王督察大哥把三人押來,這三個混混其實聰明的很,光看態勢也知道自己完蛋了,但他們的嘴還是在罵著髒話,一副不是他們幹的,他們不知道自己所有行蹤跟證據都被掌握了,氣燄還是囂張的很。
 「三位大哥,根據凶器的殺傷力道,以及凶器上的指紋,在押著你們驗一遍指紋,我們不難知道是誰幹的了,就是拿著小槍的那個人才是兇手,來啊鑑識大哥,拿出你的小電腦做現場比對,後面的幾位同仁,請你們壓著他們驗指紋!」建豪直接就來硬的了。
根據現場化驗結果,兇手呼之欲出,正是王英傑先生,此刻三人開始求饒,但是現場所有官員跟所有警界高層沒人理他們,王督察大哥氣到自己躲旁邊點菸抽,其他兩人開始撇關係,這讓建豪覺得好氣又好笑,然後推理也要繼續了。
 「案發當時,你們在水池旁玩槍,我猜你們一定是拼命試槍吧,這時候有個小妹妹出現在王英傑先生你的面前,我猜你應該是原本想嚇嚇她而已,結果卻不小心開了兩槍,妹妹當場被你的槍給射成重傷沒錯吧!」建豪直接點出重點來。
 「我‧‧‧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王英傑先生開始慌張了。
 「不小心傷到人也就算了,你們還企圖隱瞞欺騙,你們從小就很囂張,你們忘了我吧!我就是當年戴著眼鏡的小弟弟,你們太過份了!都幾歲了還跟當年一樣。」建豪氣憤的說道。
 「我不認識這個人喔!」陳弘毅先生開始撇清關係。
 「我也不知道他是誰!」曾天成先生也一樣的撇關係。
 「你們真是夠了,有夠沒義氣的,你們三個一起去藏槍的畫面都被拍到了還在裝傻!真的沒救了!」建豪說出三人沒想到的點。
 「真是夠了,爽快承認的話老子可以考慮帶回去後不海扁你們!」王督察大哥氣憤的表示。
 「那‧‧‧你說說我們東西藏在哪裡啊!」曾天成先生還是不死心的樣子。
 「你們東西就藏在頂樓水塔的裡面,整個水塔都被你們給挖開了,水也流光光,你們還故佈疑陣的把洞黏回去對吧!」建豪在次點出重點。
 「這不可能!監視器早被我撥開了才是!」王英傑先生驚恐的說道。
 「哈!那個喔!你不知道吧,那台監視器的『固定轉軸壞掉囉』,因此你去撥他的話,他會『自己晃回原位』唷!嘿嘿!」建豪笑著說話。
 「你們三個好大的面子,今天不只警界所有高層都來關心此案,連政府官員都幾乎到場,快點認罪吧,三位大哥!」佩軒也無奈的表示。
此刻三人趁其不備掙脫,衝上前搶下放在鑑識組大哥旁邊的三把槍,擁槍自重,然後開始射擊,好在都是「BB彈」沒什麼殺傷力,當下所有政府官員都按照警方指示趴下,建豪跟佩軒則躲在王督察大哥身後,警方對空鳴槍三槍無效,由於警方都身穿防彈衣跟防彈面具,沒人受傷。
然後三人子彈也用完,一群警方人員一湧而上,將三人當場壓制,分別被依照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條例跟蓄意重傷害的罪嫌當場上銬逮捕,三人開始求情,但是根本沒人理他們,此刻建豪也有很多話想說,於是建豪開了口就是一頓痛罵,可見建豪其實有多生氣。
 「沒想到你們也會懂什麼叫做害怕,記得在10多年前,當年我們都沒幾歲,你們欺負了多少的小朋友,你們都忘了我吧!還記得這副眼鏡吧!就是被你們的槍射破的!如果沒有這強化玻璃的眼鏡,我如今可能就要少一隻眼睛了,根據我私下調查,你們確實有點背景,但是你們的老大卻連幹部也稱不上,了不起就是個小混混。」建豪氣憤的說道。
 「不可能,我要叫我大哥過來!」曾天成先生還在掙扎。
 「你叫啊,現場優勢警力至少有29個,我給你時間打電話,那位同仁,放開他,讓他打電話!」建豪讓其試試自己人脈。
沒想到的是,這個曾先生打了不下20通,人家根本不接他電話,建豪乾脆也放開其他兩個,讓他們也可以打電話叫人,還真的電話被打通了,但是結果卻不是三個人所要的,他們的大哥根本不想管事,也不敢過來,一旁大家都抱著看笑話的心態。
 「你那個擴音可以關啦,他們不會來的啦,來了也沒用,他們連幹部都稱不上,按照江湖慣例來走,小混混的話,真正的大哥是不會聽的,就算真的有人來救你們,頂多就7到8個,我們這邊可是有29個武裝部隊的警員,你們覺得能贏嗎?」建豪笑著對三人說話。
 「奇怪了,你到底是誰啊?怎麼好像你就在現場那樣,什麼都知道?就跟神一樣。」三人問著一樣的問題。
 「你們好像不常看電視喔,他就是那個『神之福爾摩斯』啊!傳聞中的超級神探,你們不認識是吧!」陳大姐用看笑話的心態說道。
 「不是我神,是你們笨,你們藏東西確實藏的很好,要不是那一堆水出賣了你們,我也不會發現你們藏東西的地方,如果你們選擇直接丟垃圾子母車,然後把整把槍都洗乾淨,我也不會知道是誰幹的了,最後你們就敗在那台『轉軸壞掉的監視器』,如果你們選擇直接砸爛他,我也就沒有根據囉!」建豪在次的解釋事情給大家聽。
 「來人!將這三個上銬帶走,其中兩人依照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條例移送,另一個依照蓄意重傷害移送。」王督察大哥下達指示。
此刻醫院打來電話,說小妹妹手術成功了,總算免除了終生失明的結果,現場的陳大姐跟王督察大哥都高興的哭了,經過這一次的案子,建豪的名氣更大了,原本名氣就很大了,現在搞的全國都知道今天的事情,大家相傳有個神探,才花短短的4個多小時,就破解一件懸案。
 「小老弟果真了不起,這紅包是我要給你的,不多啦,就兩萬。」管理員送上大紅包。
 「還有大姐我喔!拿去吧,我包了三萬,別客氣!」陳大姐也表示心意。
 「還有大哥我喔,我也給你三萬!」王督察大哥也有大禮。
 「你們太客氣了啦,不好意思啦!」建豪很不好意思的推辭。
 「就由我代表吧,這是你應得的報酬,你不拿就是看不起我們幾位長輩了!」王督察大哥代表諸位長輩堅持建豪要收下紅包。
 「那好吧,我就收下各位的心意了,謝謝大家喔!」建豪總算願意收下紅包了。
然後案子也破了,這一次賺了不少,剛好家用也要見底了,在來建豪跟佩軒剛好遇到晚餐時間,於是兩人就找間餐廳吃飯去了,今天建豪可以說是破了自己記錄,才不到4小時就破案,在來就又要等待下一次的案子上門啦。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四封院夜一
    四封院夜一
    各位讀者好喔~歡迎來看看四封院的大作唷~我專長短篇分集小說~希望我的故事能每天帶領讀者們進入我的故事世界當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