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01

本書內容,輕科幻,遠古開天闢地,創建人類文明的傳說神靈之間,愛恨情仇
方舟戰爭
本書的原書名是2006年的 聖女新娘
現在覺得 方舟戰爭 這個書名會更貼切本書
因為發現2006年我有寫出這一篇簡介
遙遙之前 遠在6000年前結束的那場冰河期開始的一萬多年前 有一個高度文明 遠遠超越現在的世界 甚至可以任意改變基因創造生命亞種 更可以打開另一個次元世界 建立一個短暫的虛幻空間
首先 這篇聖女新娘 講的是即將登場的方舟戰爭 方舟來的是上一個冰河期開始時 上一個輝煌文明建造的最終避難船 方舟不是只有一艘 是有幾十艘 分散在地球大海各處 方舟內部藏有所有最先進科技結晶 包括生命的所有基因 每一艘方舟都一樣 不一樣的是裡面被選上的人 各有不同擅長領域 他們的責任是 必須隨著方舟冰凍在深海長眠 等待冰河期的結束 然後讓方舟回到水面 回到地球陸地各地 再用方舟的能力重新引導人類文明
於是許多文明於六千年前又開始興起 埃及 希臘 兩河 北歐 馬雅 中國 印度... 這些方舟的操縱者 最後成為各地神話中的眾神 但雖然他們擁有的東西都一樣 但思想都不同 這些創世的神認為要引導人類重新復甦 需要的是民主制度 有人認為需要的是獨裁 於是這些宗教與文明終於爆發了方舟戰爭
許多傳說中的生物 比如北歐瓦爾基理 埃及的阿奴彼斯 敘利亞的天使 就是各自的方舟利用基因技術創作出的亞生命 以戰爭為目的誕生的生命物種
當然也有生物是用來作為建築類的 方舟的眾神們都以擊沉對方藏在深海中的方舟為勝利目標 或是搶先啟動月球這顆究極軍事衛星 有些方舟被擊沉 比如消失的馬雅或阿茲特克文明
有些方舟還存在著 比如現今的天主教基督教耶和華的方舟
有些方舟勉強茍存著 比如女主角瑩子代表的埃及文明
有方舟的神最後 耶和華 選擇拋棄會腐敗的肉身 將自己的所有知識,思想,個性轉移到方舟的資料庫中 與方舟合而為一
也有方舟的神 瑩子 她選擇將自己的知識與記憶存寫在自己的幽離子中 每次的生命輪迴都能一直帶著
也有些神 被封印在自己的方舟中 或是敵對的方舟之神開創出的虛幻次元 像埃及眾神
大致上就是瑩子她背叛自己所屬的埃及文化圈 她是埃及的聖母女神 愛瑟絲 害自己的同伴於兩千年前被封印進虛幻次元 她成為最後一位能啟動埃及文化圈方舟的神
耶和華一直攏絡她 希望她能透露方舟的位置 或甚至是將方舟交給他 於是瑩子就這樣成為天主基督教徒聖母馬利亞 不過故事的現在 被封印到虛幻次元的埃及眾神 他們將要再度回到這個次元 於是他們一方面想找愛瑟絲復仇 也要跟她逼問方舟的位置 希望能重新利用方舟對耶和華所屬的文化圈展開反擊
而瑩子他在故事中 就是要一步步想起從前的事 然後找回方舟 加入這場方舟戰爭
方舟戰爭
本書簡單介紹
本書內文確定100萬字!請慢閱!
本書是神鬼妖魔奇幻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
本書的原書名是2006年的 聖女新娘
現在覺得 方舟戰爭 這個書名會更貼切本書
本書寫於2006年,當年發表於小說頻道
幾個月前小說頻道消失了,所以現在轉發過來這裡,讓本文再次問世
當年2006年本書在說頻那邊算是小有好評,有上過前20大排行榜
我算是2000年開始寫網路小說,這本書寫於2006年,所以算是我中早期的作品
對於作者我來說,寫本書之後,就是跑去寫《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所以本書算是小蘿莉的兄姊之作
《聖女新娘》這本書距離下一本書小蘿莉的開寫很近,大約半年左右,傳承給《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之處
1:對於家族家庭和家人的關懷和重視
2:可愛的聖伯納大狗小咪
這就是本書留給小蘿莉的傳承和遺產
如果您問這部聖女新娘的故事講些什麼
  我會告訴你:這部故事講的是一名吸血鬼與一位聖少女的故事……
某個夜晚
  身為吸血鬼的主角出外打野味
  卻在繁華鬧區意外遇見一位清純香甜的十七歲少女
身為孤兒的女主角穿著水手服在市區人群中
  努力為養育自己長大的教堂宣傳主的福音與教義
  更立誓以後要成為修女,終生為主服務
  但是意外的,傳播福音到最後,竟然傳到身為吸血鬼的主角身上
  更親手在人群中拉住身為吸血鬼的主角
主角看著她,聞著她身體發出的香氣
  那香氣甚至比處女還要香純濃厚
  證明她絕對是處女中的處女,清純中的清純
  每名吸血鬼眼中的上等食物
  當然,主角立刻盯上她,不願放手……
最後,雖然這名少女發現他身為吸血族的真面目
  苦苦哀求放過自己
  但主角還是不顧她的抗拒與驚恐感受
  張口咬了她
  將她變成自己的血奴
  與她立下婚約
  佔有她身體的全部
  之後才發現她的不單純……
這名身為孤兒的聖潔清純少女不是普通人
  她是『聖母瑪莉亞』的轉世體
身為吸血鬼的主角這才有所驚覺
  驚覺自己竟然咬到傳說中生下神子耶穌的聖母
  傳說中上帝耶和華的人類老婆 ⊙◇⊙〣
不,不只咬幾口而已
  主角更已經完全佔有她身體的全部,將她娶進門?!  ̄▽ ̄〣
哎呀,讓上帝戴綠帽?
  這可不是主角一句意外加道歉就可以解決的事啊~~~ ≧▽≦
畢竟聖經有明寫,古人也有交代
  耶和華發怒,可是六親不認,敵我通殺 (‵▽′)ø
之後? (⊙o⊙)
之後的發展,各位看倌何不自己入內觀看? ≧﹏≦
看著身為吸血鬼的主角
  與前世為聖母瑪莉亞的女主角
  兩人如何攜手追尋人們的生死與世界歷史的故事
3QQ~\\(≧▽≦)多謝多謝啦~!!(≧▽≦)/~3QQ
本書的本質絕對是奇幻故事
『奇幻』+『輕科幻』 本書看下去必能理解
=========================
這部故事,作者一直寫的很認真
並不是以出版為考量而寫,純粹個人寫爽的
希望大家能看的開心,打發無聊時光,他就也覺得開心
如此單純的"心情問題"而已
只是這部作品人氣好像沒有很好
(或者目前人氣就很不錯,他太貪婪了?)
所以他的心情一直很低落,都快跌到穀底跌停板
現在只好請各位幫忙,多多捧場,跟朋友宣傳一下
沒興趣看的,或是看了之後不合胃口不想看也沒關係
點進去讀個頁面,灌灌人氣,衝衝記數器也算幫了大忙
至少數字好看,也會讓他心情爽爽爽
非常感激  
===================
到今天,這裡已經上傳400萬字,本來我想說,小蘿莉180萬字近200萬字,上傳之後應該就沒有多少搞頭了,剩下的書了不起一本十來萬字而已,所以最多應該只能碰到450萬字,500萬字難以奢望,結果開始上傳寫於2006年的《聖女新娘》,剛才計算一下字數,發現這本書竟然有百萬字啊!百萬字啊!2006年我竟然寫出百萬字的這本《聖女新娘》啊!回想起來,當年是花不少時間在弄這本書在寫這本書,後來我會完全把這本書的情況給忘記,我相信主要是因為,2006年寫《聖女新娘》之後,同年的2006年底,我就開始寫小蘿莉,轉戰小蘿莉,後來因為小蘿莉的光輝成績太耀眼,我就這樣完全把《聖女新娘》遺忘了!
2006《聖女新娘》百萬字,也是很猛,可惜被緊接著出現的成績耀眼小蘿莉完全掩蓋光芒了
如果你問:這是篇什麼樣的故事?
作者我說:這是篇滿是天使、惡魔、凡人與神話歷史的衝突故事
     以吸血鬼與聖少女為主角的追尋故事
     一路追尋著這整個世界,人們的信仰,歷史,與生死的故事
貫穿故事中心的就是追尋與成長的故事
本書《聖女新娘》的創作歷史和背景-一場沒有大收穫的雄心壯志!
本書《聖女新娘》的創作歷史和背景
本書寫於2006年
不過那之後,我就幾乎完全遺忘本書,只有簡單記得我曾經寫過一本名為《聖女新娘》的書,發在說頻,小有回響
內容好像跟吸血鬼和柏拉圖對話錄有關
並且記得當時為了查閱柏拉圖對話錄的相關內容,很認真的跑好幾趟圖書館找書借書,也很認真的讀書柏拉圖對話錄
我對這本書的印象大概是這樣
然後我就遺忘本書,一直到現在,因為打算把我所有小說創作品展示在這裡,現在要開始上傳本書,確認總字數,才訝異發現本書竟然100萬字!
2006年我竟然給本書寫出100萬字啊!
我回想,當時是怎麼回事?寫出本書的情況什麼的
我先確認我的創作史
本書寫於2006年
2003年寫出雯雯
而2003年-2006年這幾年,沒有值得一提的書
只確認有二個小短篇:蒼藍羽翼+小小聖騎士之路
然後就是開始寫2006年的這一篇《聖女新娘》
再接下來就是2006同年底的《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確認出這些資料之後,我對於《聖女新娘》這本書,大約瞭解了
我應該是2003年寫出雯雯之後只有寫一些小短篇,開始又想要寫出一本『大書』
寫一本格局大,並且多人喜歡的大書
所以《聖女新娘》對我來說,是一本有雄心壯志的書
然後我為了寫好《聖女新娘》這本書,就很認真的跑圖書館借書查資料,我還有這件事的清楚印象和記憶
最後,《聖女新娘》在說頻曾經上過每月前二十大排行榜的第二名
也累積四百人的訂閱,算是小有成績,不過也就這樣而已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我覺得《聖女新娘》本書不行了,當年就放棄《聖女新娘》
想說試試下一本書,或許下一本書會更好?
然後2006年底,我就開始在風月大陸寫出《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結果《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大受歡迎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這本書展示出太強烈的成功光芒
我只記著並且注意《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的事情
《聖女新娘》這本書的事情,就這樣被我遺忘了,直到現在,才訝異發現,2006年我竟然為本書寫出100萬字啊!
真是一場沒有大收穫的雄心壯志!
當年投入不少,收穫不如預期的一本書
01 命中註定的相會
這部聖女新娘第一篇發表於
2006年10月22日
老實說
我本來以為這部作品沒有機會進到小說頻道的新作排行榜
也一點都不打算透過打廣告之類的方法來吸引人氣
結果寫了7篇發表後意外看到竟然進入前十五名後
還是真的覺得很高興
也算是對自己的努力有了一番肯定
所以看到進榜後就每次榜單都拍了一張圖留存
並且是當日進榜最高位的時候
最高曾爬到第四名
所以現在才能寫出這個 XD
(當日我有發文才有記在內)
後來就這樣一直紀錄到2006年12月22日為止
被強迫離開新作排行榜
不過雖說新作有進排行
但現在卻…… orz
總之只能再繼續加油啦!
10/22 第16名之外,約40名開始爬
10/24 第16名之外,約40名開始爬
10/25 第16名之外,約40名開始爬
10/26 第16名之外,約40名開始爬
10/27 第16名之外,約40名開始爬
10/28 第16名之外,約40名開始爬
10/31 第12名
11/02 第10名
11/04 第12名
11/08 第13名
11/10 第11名
11/13 第11名
11/16 第9名
11/18 第9名
11/21 第9名
11/22 第9名
11/24 第12名
11/28 第11名
12/01 第8名
12/05 第5名
12/06 第4名
12/07 第7名
12/08 第6名
12/09 第8名
12/12 第11名
12/14 第5名
12/21 第14名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故事背景設定上的確是我們的地球
但差別在於從歷史上某個點開始出現平行線
所以如果讀起來出現好像熟悉,實際上卻又不熟悉的混亂現象,請包容
***********************************
= 聖女新娘 01 命中註定的相會 = V1.04
一月,寒風中,皎潔月光下,我孤獨走在繁華夜市大街,與無數陌生人擦身
而過。
亮麗鮮豔的招牌看板,四處擺設的攤販,熱鬧歡笑的交談聲,聚在路中勁舞
的年輕人,震耳欲聾的搖滾樂,我走過去不經意望著,呼出口中的氣,卻看不見
一絲霧氣發出,只因我無法體會什麼是溫暖,也不知道什麼是溫暖,只能像這樣
無言徘徊在城市中,尋覓我在漫長時間中永遠欠缺的部分。
我抬頭仰望星空,拉緊身上的大衣,看著點點繁星,想起發生在我過往的許
多回憶,忽然,有人輕輕搭住我……
我轉頭,看見搭住我的是名年輕少女,她微笑著站在我身旁,秀髮及肩,臉
頰紅潤,身上依然穿著潔白水手服樣式的高中校服,左手將一本厚重黑皮書緊抱
在胸前。
這名少女將我從孤寂的回憶中拉回到她面前,令我重新感受到生命的溫暖與
氣息。
她看起來是那麼的清純,那麼的年輕,那麼的美麗,甚至在人群中,她與其
他女性比起,絕對是最羞澀清純的花朵。
眉清目秀,清純高雅,加上一股純淨香味持續從她體內飄散出,任何渴望生
命之泉的男人聞到,都絕對會想吸她一口嚐嚐。
她放開搭住我的手,羞澀友善的看著我:「一個人嗎?」
我聞著她身體散發出的自然味道,甜美清新的芳香,絕對不會是人工香水製
造出的假香,涼爽誘人,知道她就是我今晚尋找的人,也是這社會中越來越難尋
覓到的真處女。
我撥動自己的黑髮,對她露出友善的微笑,展現天生擁有的潔白俊貌;通常
這招對女孩子都會有效,果然沒錯,她臉紅了,她的年紀與經歷還沒有大到足以
隱藏自己心中真實的情感,於是當她發覺自己的這種反應,趕緊別開雙眼,本能
的不希望被看穿。
我開口:「看著我,不要害羞,不要隱藏自己的情感。」
於是她又看著我,緊張羞怯的說著:「你---」
我將食指豎在唇前,對她發出靜默的聲音:「噓……」她才又閉上嬌嫩的雙
唇,不發一語看著我。
我凝視她,她安靜承受我的視線,不知道我開始用我的雙眼迷亂媚惑她的意
志與靈魂。
她立刻受到我的影響而產生共鳴,露出困惑表情,臉頰再度泛紅,心跳開始
慌亂。
我露出微笑,以手指輕柔撫觸她的臉龐,她沒有反抗,只是如同身體本能反
應的退縮一下。
我慢慢將我的臉朝她的脖子靠過去,知道自己即將得手……
忽然間,越過這名少女的肩膀向後看去,我望見一名可愛清純的金髮小女孩
躲在電線桿後看著我們,我很快就認出她,她叫小可愛,我替她取的名字,她是
人類,但也不完全是人類,她是血族的僕人與奴隸,我的僕人與奴隸……
是的,我不是人類,我的歲數遠遠超越凡人,時間對我已經失去意義,只是
回憶。
我來自遙遠地平線外,那片土地終年被寒風、冰雪與暴雨所攏罩,那個地方
稱為羅馬尼亞,我們吸血一族的故鄉。
我們一族也往往被帶有惡意的人稱為:吸血鬼……
我的父親是羅馬尼亞地區的蒙特里亞君主,德古拉。
我的母親是施帝里亞的卡恩斯坦女爵,又名卡蜜拉。
他倆都是吸血族中響叮噹的大人物,身為獨子的我自然是君王之子,貴公子
中的貴公子,不可侵犯藐視的存在。
但當地的人們卻恐懼稱呼我為吸血鬼中的吸血鬼,惡魔中的惡魔,只因他們
無知的認為繼承雙重血統的我,對鮮血的需求會比父親還貪婪,比母親還飢渴,
深夜時分必定徘徊在無盡黑暗中,等待任何機會狩獵他們的生命體液,只為平息
自己本性中對活人鮮血永無止盡的飢渴與騷動……
真蠢,會這樣相信的人類,血液之中一定有許多愚蠢因子存在。要我吸這種
低等生物的血?哼!我可是血族中驕傲的貴公子,還沒墮落到這種程度,他們大
可放心出來晃盪到死,不必怕我吸光他們下賤污穢的體液。
我所追求的唯有年輕美麗又充滿智慧的少女鮮血,香甜滑順又可口,只有這
種會散發自然香氣的血液才能滿足我對鮮血的渴望。
是的,年輕少女的鮮血,就是年輕少女的純淨鮮血,才使我離開故鄉,來到
這裡……
那是漫長遙遠的過往發生的事,一百年前的那個夜晚,刮著數年來都未曾發
生過的強烈暴風雪,不適合外出狩獵,因此在父親城堡的大廳內,我陪父親坐在
壁爐前品嚐美酒,展開親子間無話不談的親密交流。
談著談著,我們從美酒談到鮮血,因此我認真提出只有年輕貌美的處女鮮血
才是最高級的血,但我的父親德古拉聽完後卻完全不贊同我的意見,開始勸我多
嚐嚐成年女性的鮮血,尤其是飽經感情風霜的各類人類熟女或人妻,她們的血嚐
起來將如同千百年窖藏老酒,越陳越香,香辣有勁;最後他更說:『畢竟,野花
永遠都比家花香……兒啊,這是老爸我數百年來的經驗談。』
我不贊同他的觀點,因我嚐過幾次他所說的人妻與熟女,她們的血不是太苦
就是太辣,憑我的舌頭與經驗還是認為唯有少女血才是王道,父親是這幾百年來
吃壞胃口才會好壞不分,因此我就這件事在城堡內跟他認真爭論整整三個夜晚。
最後,為了求得突破性的公正結論,我將父親跟我說過著這些話告訴母親卡
蜜拉,希望她能當個仲裁者……
我無法理解,我和父親之間的爭論沒有得到仲裁,父親反而被母親在城堡內
追著打,還邊打邊罵:「經驗談?!野花的經驗談?!你給我好好交代哪來的野
花經驗談?!」甚至追打到太陽都快出來、母親還沒有罷手的意思……
也因此,隔天太陽一下山,德古拉父親立刻雙手搭著我的肩,語重心長的跟
我說:「我兒啊,你是如此的想尋求到公正答案嗎?」
我豪不猶豫的就點頭,因為我依然認為自己的答案才正確,父親是錯的。
他看著我說:「就算你活的歲數遠遠超越人類,也已經懂得如何運用我們一
族天生所有的能力和技巧,但在父親的眼中你依然還只是血族中的孩子。而有些
答案真的還是要等你長為成熟的大人才會知道。」
我堅定的問他:「父親大人,如果這樣的我還不算成熟,那麼要如何才能讓
您認可我已經是位成熟能獨當一面的大人?」
問完父親後,本以為他會要我多吸幾名人妻的血作比較,萬沒想到他會這樣
回答我:「你離開吧!帶著我們一族驕傲的身份與傳統,到比這羅馬尼亞更廣大
的外界去見識見識!」
我愣了一會,因為聽起來像是父親要我離開羅馬尼亞,離開這個我出生成長
的故鄉?
他不待我開口道出心中所有訝異與疑問,便雙手緊緊抓著我肩頭:「不懂得
真愛,永遠都只是個孩子!所以你到外面的世界找名配得上你身份的新娘,以愛
轉大人再回來吧!」
雖然當時的我不是很懂父親話中轉大人的意思,但我知道只要能找到自己的
新娘,就能得到父親的認可而成為大人了。
所以當天稍晚我就跟母親卡蜜拉告別,準備隔天就踏上旅程到外面的世界尋
找我的新娘,但母親竟然又氣憤的追著父親打,還邊打邊罵:「轉大人?!以愛
轉大人?!你竟然教兒子這種不正經的事?!老娘今天不把你這臭蝙蝠打成灰才
怪!!」
因此雖然隔天晚上月亮一昇起,父親立刻跑來跪著懇求我不要離開,否則他
生死未卜,但我還是堅定的在父親德古拉的聲聲哀求下,母親卡蜜拉又氣又悲的
哭聲裡,離開這從小生長的故鄉,頭也不回的踏上尋求新娘的真愛旅程準備轉大
人,尋求我的答案……
就這樣,我來到羅馬尼亞外的第一個國家,第一個小城,第一次見識到外面
截然不同的禮儀與習俗,真正見識到家鄉外的陌生國度,開始我的第一場冒險,
並在一名貴族的莊園內挑選出我第一名奴隸,給她取名小可愛,順利跟她完成血
的契約。
小可愛就這樣一直陪著我,白天陪我睡在廢棄房舍或墓園,晚上行於月光中
相依為伴,牽著手,行過一個國家又一個國家,不知我們的終點將在哪?
她總是望著我,以滿是信賴的童稚笑容面對我,以同樣的笑容一路陪伴我至
今,不曾有過絲毫改變,只因她接受我的血的那刻開始時間也隨之停住,身體將
永遠維持如此半大不小的蘿莉外貌,永遠成為我的奴隸,任我欲取欲求,隨意差
使,直到千年後身體再無法承受的那一刻來臨,她才會迅速老去,死去……
當時,望著她的笑容,不時令我想到一個問題,我知道這趟旅程並不真正需
要奴隸的幫助,尤其是這麼年幼的奴隸,對我的幫助有限,但我還是接受她,為
什麼?
直到十幾年後,見的多了,識的廣了,我才知道,或許,或許多少也是為了
滿足年輕不懂事的自己、存在心底的一點虛榮吧……
畢竟不論人類或我族,其中總有人認為我們一族擁有血奴的跟隨與差遣是天
經地義的事,尤其具有雙重尊貴血統的我更是不能缺少奴隸的照料,甚至人類更
是天真的相信在我們一族的世界中,擁有的奴隸多寡與優劣更是決定一名吸血鬼
能力強弱的重要參考依據。
我不會責怪擁有這樣想法的底等人種,畢竟當時還年輕的我真是這樣想著。
身為人類的你也肯定能想像如果有兩名吸血鬼站在你面前,一名身邊圍繞的
都是些身強體壯又俊美的奴隸,另一名身邊圍繞的盡是病厭厭的老弱奴隸,會覺
得誰比較優秀?
沒辦法,只要有眼珠的天生就是視覺系動物,加上還年輕的我也無法免俗,
就算這群外表看起來十足老弱的奴隸才是天下難得精英,大部分人還是會認為另
一群擁有佼好外表的奴隸才是最好的選擇……
或許真的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會挑上具有歐洲名門純正優雅貴族血統與
氣質的她作為我的奴隸吧?
她年僅七歲的外表不只嬌小可愛、更具有純正亮麗金髮,加上水藍的雙眼與
鮮嫩欲滴的雙唇,如果將具有此種誘人外表的可愛小血奴帶出去一定到處走路有
風,十足威風的大主人樣……
但話雖如此,事實上,近一百年來跟她的這段主奴關係間,被欲取欲求的往
往是身為主人的我……
我族必須經常以自己的血餵食奴隸一次,以此鞏固血的契約,否則血奴將會
因為血癮發作而痛苦不已並失去承襲的力量,但跟我討血喝的小可愛絕對一點都
不像血癮正在發作的奴隸,反而像是挨餓一整天而正在跟大人撒嬌要食物的可憐
孩子。
每天每天的、當太陽下山、剛睡醒的我還維持在低血壓狀態而昏昏沉沉的,
勉強推開裝飾精美的棺蓋從棺材內爬出來,總是會看到小可愛因為聽到我醒來的
聲音而從客廳跑進房間,並以淚眼汪汪的水藍雙眼看著我、張開鮮嫩的嬌小雙唇
呼喚著:「主人~~~主人~~~人家肚子餓了~~~」
看她這樣,雖然知道不應該每次奴隸要求就順著她,該是我心情好時再餵,
也沒有必要每天給予餵食,但畢竟是第一名奴隸,怎麼說都會比較珍惜,加上她
又這麼忠心的陪我近百年,於是被楚楚可憐的她一直望著,我終究還是只能忍著
低血壓的不適而於心不忍的伸右手過去並伸直食指:「來,餓了吧?只能喝幾口
喔……」
小可愛總是露出感激的童稚笑容看著我,對我應答:「好~~~」然後伸出
小手溫柔握住我伸給她的右手掌,對著食指張開小嘴,然後狠狠的咬下去!!
誰說我們不會感覺到疼痛?真是她媽的痛死了!痛到保證已死的聖人都會從
墳墓裡又叫又跳的跑出來,耶穌更會忍不住在十字架上立刻活過來!
尤其這小妮子的吸血技術遜到暴,絕對是我們一族有血奴以來技術糟到最容
易引起天怒人怨的一個,根本就像才剛長牙而喜歡到處亂咬的娃娃;如果不是怕
被人知道而責罵我虐待兒童,我早就推開她並且好好教訓這不像話的奴隸一番!
不過說起來雖然很痛,但她這一咬真的非常有效,睡意依然濃厚的我馬上就
清醒過來,只是常常有個副作用,我說只能吸幾口,她總是會忘記約定而給我吸
個不停!
因為怕強硬推開她會傷害到她,所以我只能用另一隻手輕輕推著她,並一直
喊著:「夠了!小可愛!住手!快住手!這是主人的命令!」
每當這種時候,她從沒有理過我的命令,總是很滿足的閉著雙眼盡情享受我
的血液,徹底陶醉在血的契約中。
所以還維持在低血壓的我又像這樣持續失血,血壓很快的就越來越低,甚至
身為主人的我必須卑賤又虛弱的向她哀求饒命:「小可愛,求求妳……今天放過
我吧……我求妳了……今天我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還是沒有理會我。
不到一分鐘,我逐漸不會感覺疼痛,更不會頭暈,反而覺得全身飄飄然非常
舒服,這種感覺就像是打了過量的止痛針一樣,甚至意識都逐漸模糊。
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一道光,我看到漆黑的天花板有一道柔和美麗
的光芒照耀下來。在光芒中,我終於完全軟攤在地上動彈不得,以人類信徒的話
來說,我即將蒙主寵招。
是的,天真的小可愛已經把我幹掉,我的身體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可惜天堂之門雖然開了,但身為吸血族的我卻上不了天堂,靈魂只能永遠禁
錮在自己體內,動彈不得。
這一刻,我彷彿能聽到基督教說的天主耶和華在天堂故意嘲笑我的聲音……
他媽的天主!!我跟你誓不兩立!!
又過幾分鐘,直到我的身體被小可愛完全吸成乾屍狀,她才會滿足的張開嘴
饒過我,吐出已經被啃噬到血肉糢糊的手指,在我屍體前打幾個霧紅色的飽嗝,
用手擦擦沾滿血跡的嘴唇,結束一天的豐盛進食,血的契約。
如果是這樣也就算了,最慘的是她最後竟然很有教養的維持以前還是人類時
養成的習慣,跪在我乾扁的屍體前,雙手交握在胸前說著:「感謝神賜我吃,賜
我穿,賜我平安快樂……阿們!」
喂!!真是夠了!!這節骨眼妳感謝我們吸血族的死對頭就算了,好歹順便
感謝一下被妳吸乾的我吧?!妳說的神可沒有權力把我賜給妳吸乾!!
就在我的靈魂一直這樣抱怨不停時,她就像是被主人與奴隸間永無法斬斷的
心電感應所觸動,忽然訝異看著我並叫一聲:「啊!!」
她絕不是因為發覺自己對身為主人的我做了這麼過分的事而驚訝出聲,而是
因為:「巴比小熊的卡通要演了!!」然後就不再多看我這可憐主人一眼的趕緊
站起來,一溜煙往客廳跑去看她的電視。
這時,天主也像是嘲笑夠我,關上天堂之門,漆黑陰暗的房間內就只剩下我
乾乾扁扁的屍體躺在棺材旁地上,無言的……
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第三個小時……我終於重新取得足夠的黑暗
生命能量,離開死亡世界的大門,再度獲得自己乾扁身體的控制權。
我擺動著才剛死過的軀體站起來,東搖西晃的向客廳走去,就像是恐怖片中
常看到的僵屍走路影像,落魄又狼狽,完全將高貴優雅的吸血鬼尊嚴給丟光。
之後我晃著乾扁身體,緩慢進到擺滿典雅家具的客廳,經過坐在舒適沙發上
看電視的小可愛向大門走去,她一如往常般的看著我以天真表情詢問:「主人,
今天又要出門狩獵了嗎?」
我轉頭陰沉看著她,然後沉重點頭。
她天真且毫無絲毫內疚感覺的說:「主人好辛苦喔,天天都要出門狩獵,等
我卡通看完再出去陪你。」
妳以為這是拜誰所賜啊?!
如果不是因為妳每天都把我吸乾,我會需要像這樣一直出門補充血份嗎?!
正當我在心中碎碎唸不停時,小可愛又不忘以童稚的蘿莉聲音叮嚀:「不過
主人要記得找真正的清純的血吸喔,不然人家喝你的血時都會聞到奇怪又討厭的
臭味……」
可惡,這隻小蘿莉明明長的這麼清純可惡,卻說出我族任何一人都會忍不住
連連髮指再三的話。應該是妳這奴隸出去狩獵並將清純少女帶回來獻給我這主人
才對吧?!怎麼是妳在指示我要找什麼樣的獵物?!
說到這,我真的覺得我的生存目的就是餵飽這蘿莉,而不是接受她的服侍;
所以我才需要每晚出門到鬧區狩獵尋找新鮮少女血,吸到後再回家讓她享受……
真是夠了!!到底誰才是主人?!
厭惡我們的人類或泛基督宗教信徒都說吸血族是被天主詛咒的生物,我深信
這句話沒有錯,我一定被詛咒了,不然為什麼我這貴公子得天天為了小奴隸幹這
種事?!
就這是為什麼我自從離開故鄉後、就不敢太頻繁的跟父母和鄉親聯絡的主要
原因。
要是讓鄉親們知道身為貴公子的我,竟然淪落到必須服侍自己奴隸的地步,
真不知道會被他們以千年為單位嘲笑多久?
更不用說讓我的父親、鼎鼎大名又帥氣的德古拉伯爵知道這件事。要是他老
人家知道自己的長子淪落到今天這副德性,徹底敗壞德古拉的家名,不知會流出
多少無奈心酸的淚水,母親又會追著他打幾次?
至少,今晚為了餵飽小奴隸而狩獵的我,很幸運的在人群中找到目標。
更正確的說,眼前的少女是主動送上門來的肥羊……或者該說是補血站?
這位不知名的年輕女孩主動來到我面前,被我媚惑著,陷入虛幻不實的朦朧
夢境,一點都不知道我在鬧區大庭廣眾之中裝成親密吻她脖子的樣子,其實是要
吸食她體內最純淨的鮮血。
小可愛一定是卡通看完後立刻出門追上來,正巧碰到我的狩獵即將開始。
於是她站在電線桿後雙眼圓睜睜的愣看著我,小手指緊貼著微張小嘴,露出
可愛尖銳的小虎牙,口水幾乎要流出來,如同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只要我吸到
這名少女的鮮血,她也會同時嚐到香甜鮮美又純淨的鮮血味……雖然這樣說絕對
沒錯啦,看她這樣,明天肯定又要把我吸個精光……
我甩了頭,把明天註定又要被小可愛吸乾的悲慘預測從我腦海中驅逐,專心
注意眼前這名少女。
看著這名少女如此清純無辜又迷惑的美麗表情,完全不知道自己就要被我咬
上一口,我忽然有股罪惡感竄升上來,真的像是咬上這麼純潔的女孩是多麼充滿
罪惡的一件事啊……不過往好處想,至少她面對的是我,而不是小可愛,我的技
術比起小可愛來說要好太多,至少好一千倍以上,被迷惑的這名少女絕不會感覺
到痛,我更會注意不要在她年輕美麗的肌膚留下傷痕,她真的要懂得慶幸。
另外,我只需要吸食二百西西左右的鮮血而已,她只要喝瓶牛奶就能慢慢把
失去的血液補充回來,絕不會傷害到生命,所以我最後還是將臉慢慢湊到她脖子
前,就當她運氣不好碰到我才會有此下場吧……
只是當我正準備張口以利牙咬下去時,出乎預料的,少女竟然反抗了?!
她的雙手搭在我胸前,緩慢但堅定的推著我!
她臉紅的緊張開口:「你想做什麼?」
有那麼一瞬間我愣住了,因為從我出生到現在的二百年來,從沒遇過人類女
子可以擺脫我的媚惑雙眼,所有人總是被我媚惑之後就任我命令與擺佈……
躲在電線桿後的小可愛也嚇一跳,肯定她也沒想到我會被推開。
我恢復冷靜的後退幾步之後撥動頭髮,裝成不在乎的樣子,心想一定是因為
我看著小可愛的時候而分心,媚惑術才會在不知不覺間失效解開。
於是我再度看著眼前的少女進行媚惑,以微笑友善的聲音說著:「不必怕,
來,專心看著我的雙眼。」
她看著我雙眼,但這次卻沒有絲毫迷惑,反而依然保有自我意識,且帶著緊
張語調開口問我:「你想做什麼?」
聽到她緊張語氣的路過行人都忍不住轉頭看著我們,好奇的想知道發生什麼
事,但終究只是轉頭看著,沒有人停下腳步關心一下這名少女為何如此緊張。
如果要說我身為吸血族在這漫長時間中,感覺人類世界變化最大的往往是什
麼,那我一定會說是冷漠的人心。
明明每個人都可以停下腳步關心問個一句,但是他們都毫不關心別人的事,
只是害怕會給自己惹上麻煩的更加快腳步走開,甚至這種現象隨著時代的進步而
更加劇,不過說來很諷刺的是,這種冷漠自保的行為反而因此更方便我們一族在
人類之中狩獵……
我再次凝視著眼前的少女,但依然無效,她依然緊張臉紅的瞪著我。
我再次凝視她,以我所有的能力,但說實話,我真的非常訝異,媚惑術先是
無預警的解開,然後再也無法產生效力,這真的是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通常媚惑的能力只有面對意志強大又堅定的人類才會完全無效,但這名女孩
還這麼年輕,不太可能抵抗的住我施展的任何媚惑,於是我猜想:『今天真的被
小可愛吸過頭,媚惑力竟衰弱到這程度,回家後真的該好好打她屁股才是。』
於是越過少女的肩膀,我嚴厲瞪了小可愛一眼,她知道我在想什麼,可憐兮
兮的在電燈桿後縮起來。
我恢復冷靜的看著眼前依然保有自我的少女,好吧,要是媚惑術無法使用,
那就先用我自己的禮貌態度與魅力降低她的戒心,再找機會騙到人少的地方好好
咬她一口。
不要看人類女孩好像很聰明難騙的樣子,這些年來我觀察到只要男性與她們
交談時甜一點,行為斯文一點,偶爾體貼一點,或是不時展現點自然粗曠野性,
要將她變成自己的食物根本不成問題。
於是我清清喉嚨開口,決定以高雅的貴族身份微躬行禮:「親愛的小姐,請
您不要害怕,我絕不是壞人,只是想表示善意。」
她很明顯的不相信我,以懷疑口氣問我:「表示善意?」
「很抱歉讓妳受驚,首先請小姐容我先自我介紹,我叫阿爾卡德‧德拉克,
來自羅馬尼亞地區,是名貴族,親吻是我們的善意禮節。」
她很訝異的說著:「貴族?」
「是的。」
之後她依然懷疑不安的看著我,默不作聲。
「請問小姐芳名是……?」
她依然沒有回答我,只是緊抱胸前厚重的黑皮書,持續散發出純淨血液的自然
清香,像是一直煽動我咬她。
我再微笑開口:「小姐不相信我嗎?」
好不容易,她總算猶豫的開口問我:「你是貴族,那麼你應該信耶穌吧?」
「耶穌?」
她堅定的點點頭:「是的,人家看你在人群中的樣子好像很孤單,才會前來
詢問你是否依然信神,或是曾遇到什麼事而暫時失去信仰,想要向你再次宣傳天
主與耶穌基督的教義,將福音分享給你……」
原來是熱心傳教的?這樣說來,應該不是我分心或我的能力衰退才使媚惑能
力失效,而是因為她心中對耶穌堅定不移的深厚信仰才會使媚惑無效?
那麼她胸前一直緊抱著厚重黑皮書是新約聖經?
不過讓我更訝異的是,平時會在街上看到熱心傳教的不都是些歐巴桑或歐吉
桑?怎麼今天出現一位穿著水手服的清純美少女?難道泛基督宗教的信徒終於也
趕上時代的腳步了?
不過沒關係,不管她是信哪個教的,只要最後能讓我咬到就好……
我回答她:「我不相信耶穌基督的任何教義。」
聽到我這樣說,她像是很訝異又失望的問我:「為什麼?」
我非常誠懇的回答:「我不信耶穌,因為這跟我的個人成長環境有關。」
她明顯有點難怪的樣子,急著想開口對我說些什麼,但我以同樣的斯文笑容
搶在她前頭說:「請別如此難過,我還是相信世間有神的存在,因為天主創造這
麼完美的妳出現在我面前,很難讓我相信神會不存在。」
她雖然裝成不在乎的樣子,但人類的心跳聲永遠都騙不了我們一族,每個人
的心跳聲在我耳中聽起來就像是鼓聲般規律又明亮,因此當她聽到我的讚美後心
跳的確不由自主的激烈顫動一下,這一定就是人們常說的心動吧?
我忍不住露出微笑,因為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讓我達到第一步:打動她的少
女芳心,表示接下來要攻陷她應該只是時間問題,只需要像剝洋蔥那樣一層層卸
下她的心防就好。
她臉頰雖然泛紅,但卻依然平靜的回答我:「謝謝你的讚美。」
我微彎著腰伸直手到她面前,等待她也主動伸出手掌過來讓我輕牽著然後親
吻手背:「那麼我有這個榮幸得知小姐芳名?」
她看著我伸出的手知道我想做什麼,但卻依然猶豫著,並且心跳又不自覺的
加快一點。
好一陣子,她終於小心開口:「那你願意傾聽主耶穌的福音並接受祂嗎?」
當然我非常紳士的微笑回答:「只要是從小姐口中道出的話語,肯定是世上
最大的好福音,我願意永遠留在身旁用心聆聽。」
於是她又猶豫一會,終於將溫暖纖細的小手伸出來讓我握著,但卻看起來就
很羞澀小心的樣子,甚至心跳更加快了點……
看她這樣,我敢說她可能從小女孩蛻變成少女後就沒讓男生碰過手吧?這樣
清純單純的女孩子真的在這個社會越來越少見了,甚至可以直接列入聯合國瀕臨
滅絕動物的名單之中加以保護,真是讓我越來越希望能早點咬到她,我相信味道
嚐起來一定異常鮮嫩甜美才是……
我正如此暗想,她的手被我握在手中,表情也終於不再那麼嚴肅,開口微笑
說著:「阿爾卡德先生,我叫瑩子,很高興認識妳。」
「很高興認識妳,親愛的瑩子小姐。」
我很有禮貌的溫柔牽起她細緻的手,然後彎腰輕吻手背。
在外人看來,我一定完全像是充滿教養又有禮貌的紳士吧?
但實際上當我的唇吻到她手背、鼻子貼在她肌膚上,發自她體內的自然純淨
香氣一直灌進我的鼻孔,充滿鼻腔每個部位……你知道我有多忍耐才沒有一口咬
下去嗎?
這樣的煎熬對我來說根本就像是嚴刑拷打般的酷刑,只差沒把我丟到太陽光
底下直接處決而已。我得承認,如果這裡不是人來人往的鬧區,我早就不客氣的
開始享用眼前這可遇不可求的大餐,管它媚不媚惑了。
我使勁壓著自己的慾望抬頭,瑩子也把被我親吻過的手縮回去重新抱著胸前
的聖經,於是我開始認真思考下一步該說什麼才能順利將她騙到無人地方,沒想
到她卻先我開口:「阿爾卡德先生,那個……」她紅著臉尷尬害羞一會,才又下
定決心說下去,「這裡人太多,你願意跟我到別的安靜地方一起閱讀天主與主基
督留給世人的福音嗎?只是那個地方可能離這裡有點遠……」
喔,這不只是自己送上門而已,更是自願跳進我嘴裡的肉,讓我不必特意想
辦法拐騙她,怎麼可能拒絕?!當然我立刻點頭:「只要是小姐前往之處,不論
再遠我都一定跟隨到底。」
她這才真正開心愉快的微笑:「謝謝你!」然後不再看我,轉頭看向左手邊
高興的開始招手。
她向誰招手?我好奇的順著她的視線向我的右方看去,才發現原來旁邊一條
暗巷中躲了一群身穿漆黑修女服的老修女,最年輕的看起來也已經四十歲了,最
老的看起來隨時會倒下去蒙主寵招,她們全都順應這名年輕少女的招喚而興奮的
圍過來。
我知道修女在人類眼中一向是單純又聖潔的,但此刻的她們就像一群妖姥逛
大街,活生生的百鬼夜行圖,害不少逛夜市的無辜路人看到這群妖姥忽然攔街衝
出來,都嚇的趕緊躲到一邊看著,甚至躲在電線桿後的小可愛也被這突發狀況給
嚇一跳,只能親眼看著我被妖怪活生生包圍的慘況。
她們左一句:「先生,謝謝你願意聆聽主的福音!」右一句:「先生,主耶
穌基督必與你同在!」
是的,這瞬間我警覺到自己好像被騙了,忍不住看著她:「瑩子小姐?這到
底是……?」
瑩子喜悅的對我說:「請別擔心,我們是約瑟伯夫教堂的修女,很謝謝你願
意跟我們一起參與分享主基督福音的慕道班活動!再半個小時就開始了。」
我非常訝異的睜大雙眼看著她:「修……修女?!」
瑩子依然天真純潔的高興點頭:「嗯!」
是的,身為吸血族的我就這樣被騙進傳道的慕道班中,一點都沒有發現……
不過,比起被騙的訝異,我更忍不住瞪著瑩子看。
修女?!
妳是修女?!
修女穿水手服?!
我得承認,今晚天主教的傳教活動真是變的太有意思、太有趣了!
雖然兩相比起,我個人還是比較偏好乾淨又單純的修女服,但是穿著水手服
的修女看起來也不錯嘛,讚美天主!
不過,我看著這群埋伏之後忽然圍過來的老不死……
「…………」
最後我還是只能在心中自嘲:『算啦,至少今晚這隻獵物不會就這樣不見,
我還是有機會咬到她。』
只是當時的我一點都不知道,這就是我跟尋覓近百年的新娘,宛如命運注定
的首次相會,也是這個世界即將改變的開始……
我永遠遺忘不了……
(待續)
= 故事小知識 =
吸血族的媚惑能力:
吸血一族天生具有媚惑凡人的神力,被媚惑的凡人將無法抵抗吸血族給的任
何命令,只能乖乖的順從。
另外依據能力的不同,與施媚惑術的輕重程度不同,對方可能會依然保有被
媚惑時的所有記憶,或是將如同陷入夢中般的完全沒有印象。
但媚惑術並不是對所有人類都有效,只對心智脆弱或缺乏堅定信仰的人類有
效,如果對方具有強烈的心智能力,可能會快就會自動解開,甚或媚惑術從一開
始就無法對該目標產生任何效用。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本書內容百萬字,『神鬼妖魔奇幻』的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開天闢地古代神靈之間的愛恨情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