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與⚧成為情侶的話 (03) 第一次約會當然穿最合適的衣服去

2022/11/25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三月的春假結束後,葭保等人升上了六年級。
第一學期的某天午休時間,葭保和蔦佳以及綾菜和小愛等四人,正併桌吃著學校的營養午餐。
「明天就是週末了呢,大家有什麼計畫嗎?」
這種場合一直以來都是蔦佳開啟話匣子,巧妙的製造內向的葭保和綾菜的對話機會。
「我的話,這禮拜要回老家喔,因為媽媽很想我。」
小愛邊喝利樂包牛奶邊這麼說。
「對喔,印象中小愛的老家在山形的鄉下,還真遠吶,這樣不會很辛苦嗎?」
據蔦佳所知,小愛現在好像是和弘前的親戚一起住的樣子。
「媽媽說,這是在訓練我獨立,我也習慣了。」
「這就是所謂的海豹會把自己的小孩推進海裡嗎?」
「蔦佳同學,妳是想說,『獅子會把自己的小孩推下懸崖』吧?」
葭保冷冷地吐槽。
「對對、就是那個,不愧是葭保。」
蔦佳笑著搔了搔頭,接著向綾菜詢問:
「那綾菜呢?」
「我嗎?應該和平常一樣,沒什麼特別的行程唷。」
綾菜拿著手帕擦了擦嘴角,露出她招牌的微笑。
「啊,那正好,要不要一起去吃冰呢?」
「吃冰?」
「對,最近在車站前的購物中心裡新開了一家冰品店,評價好像很不錯,我一直想吃吃看。」
「唔,吃冰啊……」
見綾菜端起下巴思索著,蔦佳這回看向葭保。
「我記得葭保週末也沒什麼事,對吧?」
「咦?喔、嗯!我、我有空!」
葭保這才發現到蔦佳是在替她製造校外和綾菜相處的機會。
「綾菜走嘛,反正妳也沒什麼事,我們三個一起去試看看吧?」
「嗯?喔……好呀,反正現在天氣也開始漸漸熱了,我們就去吃冰吧。」
綾菜表面上是這樣說,但心裡卻是不太高興:
-蔦佳這傢伙竟然用這種話術釣我上鉤,我居然傻到回答沒行程,這下子不就不好拒絕之後的邀約了嗎?
反正到時候她一定也不會出現,只會留我和班長兩人。真煩欸,難得的假日當然要去找男生玩啊,誰要浪費時間和女生約會啊!
當天晚上,葭保正在和蔦佳通電話。
「蔦佳同學、怎麼辦?我明天該穿什麼衣服?」
「穿妳覺得不錯的都行吧?反正葭保這麼可愛,隨便穿都可愛。」
「不行啦,這可是第一次和綾菜同學約會耶,當然要穿最合適的衣服去呀!」
葭保的床散亂著她從衣櫃翻出來的衣服,她從放學回來後就一直煩惱到現在。
「是是是,妳挑幾件拍給我看,我幫妳選。」
蔦佳仔細的看著葭保傳過來的服裝相片,用心給過建議後,對方才終於決定選了一件相對滿意的。
「好,這樣衣服就選好了,頭髮的話明天早點起來再請媽媽幫我用,還有……」
「葭保,我把冰品店位置傳給妳了,不要迷路喔。」
「不會迷路啦!欸?等一下,蔦佳同學妳不去嗎?」
「這是我幫妳和綾菜製造兩人獨處的機會欸,我去當電燈泡幹嘛?」
「嗚哇、是、是是這樣嗎?不行啦,我一個人和綾菜同學獨處會怕啦……」
「沒什麼好怕的啦,綾菜又不會把妳吃掉,再說也只是吃個冰而已啊。」
「可、可是……」
「沒什麼可不可是的,大膽的上吧!」
「嗚……」
「再說,我明天和男朋友約好要幫他慶生了,沒空去妳們那邊啦。」
蔦佳並沒有說謊,她是真的和男友有約。
「怎麼這樣,師父就這樣丟下徒兒不管嗎?」
「徒兒妳要堅強,為師只能幫妳這麼多了。」
「嗚嗚、師父!」
掛掉電話後,葭保馬上鑽入棉被中就寢,但她緊張到幾乎徹夜未眠。
距離約定的上午十一點還有一個小時,葭保已經在購物中心的外側廊下等候了。
她身上穿的正是昨晚蔦佳推薦的薰衣草色花邊洋裝,那是去年母親出差回來買給她的。柔和的色調襯托出葭保的可愛,胸口有做出塑形,強調了傲人的上圍,讓路過的行人都不免將視線停留在她身上。
葭保頻頻地看著手機的時鐘,既緊張又雀躍地等待著綾菜到來。
而另一方面,蔦佳則是來到了青森縣中部最熱鬧的城市-青森市。
為了慶祝男友的生日,蔦佳事先請讀高中的姊姊幫她在市區的一間義式餐廳訂了位子。
雖然就小學生來說這樣的行為好像過於誇張,不過對於早熟的蔦佳來說,這也許是表達她愛慕的方式吧。她甚至還跟外祖父預支了兩個月的零用錢,就是要幫男友好好慶祝生日。
在JR青森站和男友會合後,他們就前去訂好位的義式餐廳。
「喔,今天果然不是去家庭餐廳,而是有預約一間正統餐廳吶。」
男友長島(Nagashima)是蔦佳在交友軟體上認識的中學二年級學生,不僅長的又帥又有型,還是學校足球隊的王牌,據說很受女生們的歡迎。
再過五天就和他交往滿兩個月了。雖然兩人差了兩歲,不過因為蔦佳身高很高,打扮又很俐落,看起來甚至比長島還顯得穩重。
但每次兩人出門時,長島都會像是顧忌著什麼一般,都會選擇到青森才做碰面和約會。
「畢竟今天是長島君的生日嘛,當然不能隨便囉。」
看著長島滿足似的這麼說,是因為蔦佳也有跟他說過這次有先訂一間餐廳。
蔦佳預定的是那間餐廳的午間套餐。雖然價格差不多是晚餐的一半,一個人仍要八千日圓,而且飲料價格另計。
然而,他們來到餐廳門口之際,長島的表情卻是陰鬱了起來。
「妳訂的,就是這間?」
「是啊。」
蔦佳這麼回答之後,長島就發出「唔嗯~」的一聲,露出好像不太中意的神情。
進入餐廳後,服務生帶他們入座。
「請問兩位要喝點什麼?」
服務生就算面對的是兩位小客人,也還是維持最高標的服務態度。
餐點部分雖然已經先點了套餐,但飲料還是要當場點。
蔦佳的目光在菜單的價格標示上掃了一輪。
「就點這個。」
她在種類繁多的飲品中,選了就算是小學生也能喝的無酒精的沙瓦,看起來也比較成熟。
「好的,那就為您上兩杯Lemon-Dou的蜂蜜檸檬沙瓦。」
如此確認之後,服務生便離開了。
正當蔦佳想著無酒精價格也不是很便宜的時候,長島又露出了好像很不滿的表情。
「不是點一整瓶,而是點一杯的啊。」
「一整瓶我們又喝不完,太浪費了呀。」
「我還以為美國人對酒很大方的。」
「我也說過了,我是在日本長大的,沒去過美國。再說我們還這麼小,哪能喝酒啊……」
當初長島就是因為蔦佳是美裔,加上一頭純天然的金髮讓他感覺很新潮,才會和小學生的她交往的。
「而且今天是我的生日,妳連準備個驚喜都沒有……像是點一瓶我出生年的紅酒,不是很簡單嗎?」
-就說不能喝酒了不是嗎……
蔦佳默默聽著他男友的抱怨,長島一旦心情不好就很難平復。
然而要是對他這樣的狀況視而不見,他便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怒氣宣洩在身為女友的自己身上。
簡直就像是命令蔦佳『好好關心在生氣的他』這樣。
所以蔦佳都會在長島心情真的差到谷底前,好好地安撫他。
「抱歉,我沒考慮到那麼深。不過我有好好準備禮物給你喔,等一下我再拿給你。」
或許是『禮物』這關鍵詞奏效了吧,長島臉上的心情沒有那麼差了。
服務生終於把料理端了過來。前菜是番茄、莫札瑞拉起司、羅勒組成的卡布里沙拉,接著端上來的是番茄湯,以及培根蛋黃麵。
「義大利前菜的Primo Piatto是碳水化合物的餐點呢。」
長島忽然說了這一句。
「Primo Piatto是什麼?」
蔦佳好奇的問。
「那是第一盤的意思。主菜叫Secondo Piatto,會端出肉類或魚類,以蛋白質為主的料理。」
「哇,長島君懂好多喔。」
蔦佳只是隨口說說,然而長島卻……
「咦,沒啊,知道這些還滿一般的吧?」
他看似有點著急,接著馬上又補了一句:
「其實是蔦佳妳太無知了啦。真要說起來,都要帶人來這種餐廳了,女朋友不是本來就應該知道這些嗎?」
並且再次以斥責的目光瞪了過來。
接著,主菜送上來了,是烤鯛魚派。
看見這道菜的長島又是小聲地說了一句:
「我果然還是比較想吃法國菜啊。」
當然蔦佳也聽到了,這讓她心情很鬱悶。
-我都特地訂餐廳幫你慶生了,為什麼還要說這種話……
蔬菜料理結束後,最後端出了甜點。
甜點是義式冰淇淋,而在甜點吃完了之後,長島開口說:
「這間店有個點心很有名,我想點來吃。」
「好呀,是什麼呢?」
「Cannolo是義大利的點心,把麵粉揉成餅皮拿去炸,再把瑞可塔起司和巧克力或開心果灌進去的。」
「這樣啊。長島君你很熟悉耶,你知道這間餐廳嗎?」
蔦佳這麼說之後,長島的目光瞬間猶疑了一下。
「唔、嗯,算是啦。畢竟中學生的涉足範圍比廣嘛,足球社的學長也有推薦過。」
「哦~~不愧是長島君。」
蔦佳只是單純敬佩著,沒有深入地問清楚,也沒有仔細去思考。
吃完套餐的所有菜色之後,在等待著加點的甜點端來這段時間,蔦佳把裝有禮物的盒子拿了出來。
「長島君,生日快樂,這是我送你的禮物。」
「謝啦,可以打開來看嗎?」
收下禮物的長島笑著這麼說。
「嗯,打開來吧。」
蔦佳這麼說的時候,回想起為了買這個生日禮物,她還謊報年齡打工,為的就是要讓男友開心。
挑選這個禮物當時的心情,雖然不能說是不快樂,但是相比之下卻好像少了點什麼。
-嗯?我是在和什麼比較?
此時一個粉紅色秀髮的身影從她腦海的一角一閃而過。
「哇,是FOSSIL的皮夾耶!」
長島發出了開朗的聲音。
(註:FOSSIL是一個美國時尚配飾的品牌,創建於1984年,旗下產品以手錶、包袋、首飾等產品為主,品牌精神定位為歡樂、真實、自然,將美國中世紀的復古與現代的時尚摩登相結合,受到大家的喜歡。)
「長島君你之前不是有說過『踢進縣決賽所以想要新的皮夾』嗎?所以我就挑選了皮夾,不過我不太清楚男生會喜歡怎樣的牌子。」
「妳有記得我說過的話呢。謝謝妳,蔦佳!」
睽違許久看見長島開心的笑容,雖然讓蔦佳也感到開心。但另一方面,她內心開始厭煩,每次要花費那麼多功夫才能討得男友歡心真是太累了。
畫面再切回葭保這邊。
過了約定的十一點,綾菜並沒有出現。
「也許因為什麼事耽擱了吧?」
葭保決定等等看。
然而,當時間超過十二點的時候,還是不見綾菜的身影。
因為她沒有綾菜的聯絡方式,本來想問看看蔦佳的,正當她想撥打電話……
「蔦佳現在正和男朋友愉快的約會吧,我可不能打擾他們。」
打消這個念頭,葭保選擇繼續等待。
就這樣,又過了兩個小時的漫長等待,葭保已經抱著膝蓋蹲坐在牆邊,也不管路人的側目,就這樣將頭埋了進去。
吃完午餐後,長島表示還有其他事要忙,便和蔦佳分別。
蔦佳則是稍微逛了一下街,這才心滿意足的打算搭車回弘前。
她在JR青森站的月台上等車,從弘前方面過來的普通車正停靠入站。就在這時,她忽然瞥見了一對狀似很親暱的男女的身影,女生摟著男生的手臂從開門車廂走了出來。
自己下意識地閃躲,用手遮擋住臉。
-咦咦咦咦!?那不是長島君和綾菜嗎???他們怎麼會在一起?而且長島君應該是有事先回去了才對呀?綾菜也應該在跟葭保吃冰才對啊?
腦中陷入一團混亂的蔦佳馬上從後方跟了上去。
相隔了六、七個人身的距離。所幸這時候的人潮沒有很多不至於會跟丟,但也不會太少讓她被發現。
只見對方熟門熟路的往車站的後街走去,最後進到了一個建築裡面。
蔦佳駐足在門口,愣愣地看著招牌,就算她才小學六年級,她也知道這裡是做什麼用的設施。
「這不是愛情賓館嗎!」
「葭保、葭保!」
知道自己男友和綾菜去開房間的這件事後,蔦佳趕忙連絡了葭保,這才知道她被放鴿子三個小時了。
蔦佳火速趕回到了弘前的購物中心,看到葭保正蹲坐在那裡,臉上佈滿了淚痕。立即跪了下來心疼地摟住她。
「嗚嗚嗚、蔦佳同學……嗚嗚嗚、嗚哇啊啊!」
懷裡嬌小的身軀正激烈顫抖著。她嚎啕大哭的模樣,反而讓同樣受到男友背叛的打擊的蔦佳得以冷靜下來。
後來,根據綾菜的說詞是,她家裡臨時有事沒辦法前往赴約。而做為中間聯繫人的小愛則是因為返鄉都處在收不到信號的地方,無法即時得知消息轉達她們,才造成這種狀況。
葭保似乎是決定相信綾菜的說詞,認為是蔦佳看錯人了。
而在蔦佳對男友的逼問下,長島才坦承是因為和劈腿對象去過那間義式餐廳才會對那裡的細節知道得那麼清楚。至於對象是誰,長島則是表明對方是一名女中學生以後,說了一個她不認識的名字。
蔦佳最終還是在盛怒下選擇了和長島分手。
至於那天在車站的場景,她始終認為自己沒看錯,認為那個女生絕對是綾菜。
但她沒想到的是,她會為此和葭保埋下了日後嫌隙的火種。
***
後記A:
大家好,我是河合艾梅莉。
這邊是十分沉悶的第三話
甜度指數是0
很酸,青春的臭酸味。
長島是我用另一種表現方法寫出來的雞掰男角,如果覺得他很討人厭我就成功了(?
長島:比起幹不到的金髮妹,我覺得可以幹的黑長直比較好辣
葭保的部份我很遺憾,只能幫她QQ了
***
後記B:
貴安,這裡是愛茵(‘ω‘)
約會成這樣真的完全開心不起來,而且被丟包與背叛很難受諾....(´;ω;`)
***
後記C:
大家好,這裡是研究員歸夜桑。

我只想說,人家很生氣,吼氣氣氣氣氣!!
長島君真的是從小開始培養8+9兼渣男屬性呢,蔦佳這麼棒又完美的女朋友可是再稀少不過了,還背著她和綾菜暗通款曲,讓蔦佳跟這種傢伙配一塊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最可憐的莫過於葭保了,綾菜從頭到尾就只在意OO,甚至為此丟包她這麼久,讓她小小年紀就經歷這般青春的酸楚,看來人家又有素材了呢(抄工具)。
📷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河合艾梅莉
河合艾梅莉
我們是兩人一組的寫手。 寫作類型都是日系輕小說。 目前對JK的愛,愛到無法自拔ヽ(*゚ω゚)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