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2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NO.12 非要我說那是愛情,倒也顯得太過。可,我曉得我們之間早就不只有單純的友誼了。
經過一整個下午的海陸遊戲(我和立彥學長負責玩水,巧霏和慕風負責在沙灘蒙眼打西瓜),返回旅舍略做梳洗後,晚上我們一行四個人就到墾丁街上去亂逛。
這裡像是一個大型的夜市,什麼都賣,什麼都有得玩,但沒有什麼很值得讓人紀念的東西(墾丁專屬、特別的那種),可能也是因為交通便利吧!
即使在別處也能看到的東西比比皆是,若要說唯一讓我們駐足的,大概只有那家南洋風餐廳──誰叫他們店裡表演的舞男攔路大跳豔舞,表演女郎當眾放電挑逗呢?要不是被林慕風拉走(表演女郎擺明看上他和立彥學長,正要上前搭訕),我和巧霏還陷在那當下的迷醉氣氛中,實在太好玩啦!
途中不斷看見大家手上都掛著細細的螢光棒,原來是玩遊戲時最輸的獎品,而一趟去程,我和巧霏的手上都已分別圈上紅色、黃色、綠色的螢光棒,當然慕風和立彥學長也有,只是比我們少得多。
越往前走,就看見有名的PUB,音樂放得超響,飲酒後人們的情緒顯得更沸騰,我終於曉得大家為什麼都來墾丁放鬆,這裡的夜晚會自動讓人釋放內心深層的自由……真可惜未成年不能進去!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派了立彥學長(他成年囉!)到超商買了幾罐啤酒,打算到海邊放煙火、喝酒,然而,他由超商出來時,手裡拿著的卻是可樂,我想我臉上應該當下就顯現了三條斜線。
「學長,這是什麼?」
我指著他手中的大瓶可樂,再天兵的人都不會以為裡面裝的其實是黑麥酒吧!這只是掩人耳目的手法?
「小鬼頭學人家喝什麼酒,喝可樂就好了!」
立彥學長狀似賢者的損了我一頓,提著可樂就往海邊走。
「對啊!小鬼頭學人家喝什麼酒。」
慕風竟然還一旁開心的附合,晃晃手中滿袋的煙火,也朝海邊邁去。
「巧霏,看來我們註定要當乖寶寶了!」
兩個男生都這麼說了,我只好轉頭跟巧霏訴苦。
「快追上他們吧!警察要來捉妳囉!」
巧霏面對我的失望,先是搖頭表示愛莫能助,隨後即快速向海邊跑去。
「喂,等等我啦!」
最後我反而是被孤零零留在原地的那個,討厭啦!想當然我也只能服從多數囉。
而墾丁的沙灘明言了禁止煙火施放,但起碼在我到海邊時就看見了五處的煙火亮光。
大家都買了營火棒立在沙灘上,然後一群人圍在營火旁,可能說笑話,可能玩遊戲,總之,我們也不落人後的佔了一個好地方,點燃了慕風買來的營火棒;到處都聽見笑聲,入秋的海風很舒服,沙灘上的沙子甚至還遺留了一些太陽的溫度,浪潮規律地漲湧──我想那是我們四個人在一起時唯一渡過的純粹時光,當中只有友情,愛情還未來破壞。
「巧霏,妳會冷嗎?」
真的不能怪我問這句,因為巧霏還是沒換下她的長衣長袖打扮,白天怕曬黑,那晚上鐡定怕冷囉!
「會冷的話,我這邊比較溫暖。」
我挪個了個位置給她,這個方向比較沒有海風吹襲,營火溫暖些。
「雨晴,妳們感情真好!」
立彥學長稱讚。
「是啊!忘了公車站裡我跟你說的,巧霏是個好女孩,我們相見恨晚啊!」
我毫無避忌的承認,反正一早就和立彥學長表明性向了,對巧霏再親暱都不用擔心被誤會。
「公車站?什麼時候?」
耳尖的林慕風突然重覆「公車站」的話題。
「祕密,不告訴你。」
我擺出一張討人厭的守密嘴臉,看見慕風傷腦筋的模樣倒讓我很開心。
「立彥學長,我們不是說好公平競爭嗎?你來陰的。」
慕風大概知道妄想在我這裡得知「公車站」的半點風聲,便和立彥學長挑明了說話。
「巧霏,我們去玩仙女棒。」
最好還是不要扯進男生的恩怨裡,所以我快速地偕同巧霏逃之夭夭了,順便截走地上的一整袋煙火。
「雨晴,玩愛情遊戲不好噢!」
但其實我和巧霏也不過是逃到五十公尺遠的地方,坐在沙灘上燃起手中的仙女棒。
「妳想太多了啦!」
我大笑一聲,瞪大了雙眼盯著她。心想,如果這樣就算玩愛情遊戲,那下午她和林慕風單獨相處的那段時間又算什麼呢?天,我又在吃醋了。
「我和立彥學長只是學長學妹的關係,又不是妳想的那樣。」
想必這話聽起來是挑釁味十足,唉,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我怎麼想沒關係,不要讓慕風誤會了就好。」
巧霏晃晃手中的仙女棒,那火光在闇夜裡興奮地跳耀,應該是開心的,怎麼反而看起來很傷悲的模模?
「林慕風怎麼想是他的事,跟我無關。」
我再度口是心非,回望自己手中的仙女棒,火光到盡頭,漸漸消末了。
「啊,火滅了!再點一支來玩吧!」
終於火花熄滅,為了打破突如其來的沈靜,我又從袋中拿一根新的仙女棒,觸在巧霏未滅的仙女棒前端。
「那我也要!」
而巧霏急迫的附合行動卻更無遮擋地洩露了她對這話題的保留,似乎現在不是適當的時刻吧。
「乾脆把他們也一起叫來玩吧!」
氣氛真怪!
無比的怪,還以為能和巧霏回到像初識時一樣,天南地北地掏心閒談,然而一旦碰觸到那道隱形的限制線,便好像誰都跨越不了。
「好啊。」
可能巧霏也認為面對此刻的僵局是需要藉助他人來暫渡的。
「林慕風,再不過來玩,我們就把煙火全點來玩啦!」
我望著原先放置營火棒的地方,站起來,揮揮手上正燦爛的仙女棒叫喚。
「咦,他們不見了?」
然而觸目所及,卻沒有那兩個男生的身影。難道是私下找地方去討論「公車站」的祕密了?
「真的耶!」
巧霏也跟著站起來,四處搜尋熟悉的兩人。
「他們會到哪裡去?」
海邊的夜實在太黑,那突然被拋下的恐懼讓我和巧霏開始覺得擔心。
「會不會吵架?然後各自回家了!」
「不會的,他們不是那種人。慕風既然說了是跟來墾丁保護我們的,怎麼會走呢?立彥學長是好人,同樣不會丟下我們的。」
「乾脆我們回去旅舍找他們吧!」
「如果我們走了,那他們才真的找不到我們。」
我反對巧霏說要回旅舍的提議,純粹是因為我對林慕風的個性瞭若指掌,他不是那種會一走了之的人。
「找人啊!要不要幫忙?」
正當我和巧霏決定留在原地等他們時,不速之客卻找上門來了。
「不需要,謝謝。巧霏,我們走!」
我直視對方,是三個看起來很不良的男生,感覺上比我們大了四、五歲;我拉著巧霏想要離開這是非不地,但卻被那三人阻住去路。
「交個朋友嘛!」
三人組中的其中一個男生開口搭訕,嗚,那語調百分百就是不良少年啦。
「沒興趣。」
我把巧霏拉到身後,堅定地回絕。哼,那群不良的對象看上的一定是巧霏,絕對不能讓他們離她太近。
「妳後面的小姐可能會有興趣哩?」
三人組中的另一個男生不懷好意地直盯著巧霏,樣子卑鄙極了。
「拜託讓我們走吧!」
巧霏扯了扯我的衣服,在我身旁突地冒出來,戰戰競競地向他們請求。
「小妞聲音還很甜喲!跟我們去夜遊怎樣?」
未料,三人組中的最後一人竟然出手攫住巧霏的手,硬把她往他們的方向拉。
「喂!」
老娘不發威,真把我當病貓啦!好歹本小姐也是練過的,不怕死就過來吧。
我內心火冒三丈,不思加索的就迎上前去、賞了那拉走巧霏的不良男一記飛踢。
「巧霏,妳先走!」
趁著那不良男放手的瞬間,我一把將巧霏迅速地往我身後扯,大叫著要她先離開。
「雨晴!」
可巧霏卻一動也不動地呆在原地,似乎決定跟我一起留下來面對。
「去找慕風來!」
一面閃過兩個不良男的偷襲,一面還要擔心另外一個不良男又去打她的主意,我實在不能、也沒辦法分心去保護巧霏,只好請她去找慕風和立彥學長。
「別想跑!」
巧霏還未來不及跑,方才那個拉住她手臂的不良男早就棋高一招地擋在她前面,發出陣陣猥瑣的笑聲。
由打鬥的餘光我看見,不良男撲向巧霏,巧霏往旁一躲,卻不慎摔在沙灘上,不良男向前,巧霏懼怕的向後退……搞什麼鬼!沙灘上這麼多遊客,都沒有人要英雄救美嗎?莫非真的是人心不古?得太過。可,我曉得我們之間早就不只有單純的友誼了。
經過一整個下午的海陸遊戲(我和立彥學長負責玩水,巧霏和慕風負責在沙灘蒙眼打西瓜),返回旅舍略做梳洗後,晚上我們一行四個人就到墾丁街上去亂逛。
這裡像是一個大型的夜市,什麼都賣,什麼都有得玩,但沒有什麼很值得讓人紀念的東西(墾丁專屬、特別的那種),可能也是因為交通便利吧!
即使在別處也能看到的東西比比皆是,若要說唯一讓我們駐足的,大概只有那家南洋風餐廳──誰叫他們店裡表演的舞男攔路大跳豔舞,表演女郎當眾放電挑逗呢?要不是被林慕風拉走(表演女郎擺明看上他和立彥學長,正要上前搭訕),我和巧霏還陷在那當下的迷醉氣氛中,實在太好玩啦!
途中不斷看見大家手上都掛著細細的螢光棒,原來是玩遊戲時最輸的獎品,而一趟去程,我和巧霏的手上都已分別圈上紅色、黃色、綠色的螢光棒,當然慕風和立彥學長也有,只是比我們少得多。
越往前走,就看見有名的PUB,音樂放得超響,飲酒後人們的情緒顯得更沸騰,我終於曉得大家為什麼都來墾丁放鬆,這裡的夜晚會自動讓人釋放內心深層的自由……真可惜未成年不能進去!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派了立彥學長(他成年囉!)到超商買了幾罐啤酒,打算到海邊放煙火、喝酒,然而,他由超商出來時,手裡拿著的卻是可樂,我想我臉上應該當下就顯現了三條斜線。
「學長,這是什麼?」
我指著他手中的大瓶可樂,再天兵的人都不會以為裡面裝的其實是黑麥酒吧!這只是掩人耳目的手法?
「小鬼頭學人家喝什麼酒,喝可樂就好了!」
立彥學長狀似賢者的損了我一頓,提著可樂就往海邊走。
「對啊!小鬼頭學人家喝什麼酒。」
慕風竟然還一旁開心的附合,晃晃手中滿袋的煙火,也朝海邊邁去。
「巧霏,看來我們註定要當乖寶寶了!」
兩個男生都這麼說了,我只好轉頭跟巧霏訴苦。
「快追上他們吧!警察要來捉妳囉!」
巧霏面對我的失望,先是搖頭表示愛莫能助,隨後即快速向海邊跑去。
「喂,等等我啦!」
最後我反而是被孤零零留在原地的那個,討厭啦!想當然我也只能服從多數囉。
而墾丁的沙灘明言了禁止煙火施放,但起碼在我到海邊時就看見了五處的煙火亮光。
大家都買了營火棒立在沙灘上,然後一群人圍在營火旁,可能說笑話,可能玩遊戲,總之,我們也不落人後的佔了一個好地方,點燃了慕風買來的營火棒;到處都聽見笑聲,入秋的海風很舒服,沙灘上的沙子甚至還遺留了一些太陽的溫度,浪潮規律地漲湧──我想那是我們四個人在一起時唯一渡過的純粹時光,當中只有友情,愛情還未來破壞。
「巧霏,妳會冷嗎?」
真的不能怪我問這句,因為巧霏還是沒換下她的長衣長袖打扮,白天怕曬黑,那晚上鐡定怕冷囉!
「會冷的話,我這邊比較溫暖。」
我挪個了個位置給她,這個方向比較沒有海風吹襲,營火溫暖些。
「雨晴,妳們感情真好!」
立彥學長稱讚。
「是啊!忘了公車站裡我跟你說的,巧霏是個好女孩,我們相見恨晚啊!」
我毫無避忌的承認,反正一早就和立彥學長表明性向了,對巧霏再親暱都不用擔心被誤會。
「公車站?什麼時候?」
耳尖的林慕風突然重覆「公車站」的話題。
「祕密,不告訴你。」
我擺出一張討人厭的守密嘴臉,看見慕風傷腦筋的模樣倒讓我很開心。
「立彥學長,我們不是說好公平競爭嗎?你來陰的。」
慕風大概知道妄想在我這裡得知「公車站」的半點風聲,便和立彥學長挑明了說話。
「巧霏,我們去玩仙女棒。」
最好還是不要扯進男生的恩怨裡,所以我快速地偕同巧霏逃之夭夭了,順便截走地上的一整袋煙火。
「雨晴,玩愛情遊戲不好噢!」
但其實我和巧霏也不過是逃到五十公尺遠的地方,坐在沙灘上燃起手中的仙女棒。
「妳想太多了啦!」
我大笑一聲,瞪大了雙眼盯著她。心想,如果這樣就算玩愛情遊戲,那下午她和林慕風單獨相處的那段時間又算什麼呢?天,我又在吃醋了。
「我和立彥學長只是學長學妹的關係,又不是妳想的那樣。」
想必這話聽起來是挑釁味十足,唉,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我怎麼想沒關係,不要讓慕風誤會了就好。」
巧霏晃晃手中的仙女棒,那火光在闇夜裡興奮地跳耀,應該是開心的,怎麼反而看起來很傷悲的模模?
「林慕風怎麼想是他的事,跟我無關。」
我再度口是心非,回望自己手中的仙女棒,火光到盡頭,漸漸消末了。
「啊,火滅了!再點一支來玩吧!」
終於火花熄滅,為了打破突如其來的沈靜,我又從袋中拿一根新的仙女棒,觸在巧霏未滅的仙女棒前端。
「那我也要!」
而巧霏急迫的附合行動卻更無遮擋地洩露了她對這話題的保留,似乎現在不是適當的時刻吧。
「乾脆把他們也一起叫來玩吧!」
氣氛真怪!
無比的怪,還以為能和巧霏回到像初識時一樣,天南地北地掏心閒談,然而一旦碰觸到那道隱形的限制線,便好像誰都跨越不了。
「好啊。」
可能巧霏也認為面對此刻的僵局是需要藉助他人來暫渡的。
「林慕風,再不過來玩,我們就把煙火全點來玩啦!」
我望著原先放置營火棒的地方,站起來,揮揮手上正燦爛的仙女棒叫喚。
「咦,他們不見了?」
然而觸目所及,卻沒有那兩個男生的身影。難道是私下找地方去討論「公車站」的祕密了?
「真的耶!」
巧霏也跟著站起來,四處搜尋熟悉的兩人。
「他們會到哪裡去?」
海邊的夜實在太黑,那突然被拋下的恐懼讓我和巧霏開始覺得擔心。
「會不會吵架?然後各自回家了!」
「不會的,他們不是那種人。慕風既然說了是跟來墾丁保護我們的,怎麼會走呢?立彥學長是好人,同樣不會丟下我們的。」
「乾脆我們回去旅舍找他們吧!」
「如果我們走了,那他們才真的找不到我們。」
我反對巧霏說要回旅舍的提議,純粹是因為我對林慕風的個性瞭若指掌,他不是那種會一走了之的人。
「找人啊!要不要幫忙?」
正當我和巧霏決定留在原地等他們時,不速之客卻找上門來了。
「不需要,謝謝。巧霏,我們走!」
我直視對方,是三個看起來很不良的男生,感覺上比我們大了四、五歲;我拉著巧霏想要離開這是非不地,但卻被那三人阻住去路。
「交個朋友嘛!」
三人組中的其中一個男生開口搭訕,嗚,那語調百分百就是不良少年啦。
「沒興趣。」
我把巧霏拉到身後,堅定地回絕。哼,那群不良的對象看上的一定是巧霏,絕對不能讓他們離她太近。
「妳後面的小姐可能會有興趣哩?」
三人組中的另一個男生不懷好意地直盯著巧霏,樣子卑鄙極了。
「拜託讓我們走吧!」
巧霏扯了扯我的衣服,在我身旁突地冒出來,戰戰競競地向他們請求。
「小妞聲音還很甜喲!跟我們去夜遊怎樣?」
未料,三人組中的最後一人竟然出手攫住巧霏的手,硬把她往他們的方向拉。
「喂!」
老娘不發威,真把我當病貓啦!好歹本小姐也是練過的,不怕死就過來吧。
我內心火冒三丈,不思加索的就迎上前去、賞了那拉走巧霏的不良男一記飛踢。
「巧霏,妳先走!」
趁著那不良男放手的瞬間,我一把將巧霏迅速地往我身後扯,大叫著要她先離開。
「雨晴!」
可巧霏卻一動也不動地呆在原地,似乎決定跟我一起留下來面對。
「去找慕風來!」
一面閃過兩個不良男的偷襲,一面還要擔心另外一個不良男又去打她的主意,我實在不能、也沒辦法分心去保護巧霏,只好請她去找慕風和立彥學長。
「別想跑!」
巧霏還未來不及跑,方才那個拉住她手臂的不良男早就棋高一招地擋在她前面,發出陣陣猥瑣的笑聲。
由打鬥的餘光我看見,不良男撲向巧霏,巧霏往旁一躲,卻不慎摔在沙灘上,不良男向前,巧霏懼怕的向後退……搞什麼鬼!沙灘上這麼多遊客,都沒有人要英雄救美嗎?莫非真的是人心不古?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61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漂浮海月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6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7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8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9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0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1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漫畫] 天國之門:從一九八九到二○一九【三十周年特別版】 by 梁紹先|全力出版(2019)總覺得簡介已道盡一切。《天國之門:從1989到2019【30周年特別版】》收錄《天國之門》原版四個章節外,追加全新篇章〈真相〉,以及作者梁紹先在作品完成13年後,全新撰寫的後記解說。
avatar
淘之樂多
2024-06-04
竟然又是從"國二下學期"開始?!∣菜b導日記∣倒數838天不只一次聽到這個關鍵時間點--- 從「國二下」開始 國中二年級的下學期 ,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導師的修煉 之 努力不讓拒學發生 小P家長跟我說,她這種自律神經失調的情形,大約是從國二下開始。 小Q家長跟我說,他這種與同學格格不入,與家人也格格不入的情形,是很國二下的時候開始出現
Thumbnail
avatar
❦ 莊小昕
2024-02-15
倒數7天,關於一個國中生的死去。倒數7天。 距離決定我們自己想要的未來,還剩7天,現在邊看著苗博雅的直播不間斷邊繼續思考著。 ►一個國中生死去了 2023年12月25日中午新北一所高中附屬國中部學生遭到隔壁班同學持彈簧刀連刺10刀致死,事件迄今餘波蕩漾。 我想著這件事情引起社會最驚懼之處,爸媽靈魂裡最深沉的
avatar
羅英維
2024-01-06
好想知道他國小的故事哦……(下篇)∣菜b導日記∣倒數881天好想知道他國小的故事哦……(上篇) ∣菜b導日記∣倒數892天 "某位高一"很嗆辣的孩子的故事,讓我曾一度很想去訪問他的國小老師! 為此也曾在參與家人的"國小運動會"時,默默觀察"國小生"能如何嗆辣? ❦ 觀察結論:哪能多嗆辣?最"凶狠"也只不過站成三七步而已,怎麼看都是幼幼版的小可愛! 那
Thumbnail
avatar
❦ 莊小昕
2024-01-03
好想知道他國小的故事哦……(上篇) ∣菜b導日記∣倒數892天一個孩子會敢冒天下之大不諱, 以及被記過的代價, 還跟大人(老師)槓上, 那真的是不在乎一切、豁出去的態度了! 這種態度的養成, 應該不是一朝一夕吧? 日前聽聞, 某位高一就很嗆辣的孩子, 原來"國中三年皆已如此!" 事出必有因! 可見這種嗆辣的態度, 是在國小起因形成
Thumbnail
avatar
❦ 莊小昕
2023-12-23
EJU備考日記---倒數88天 日文作文練習---留學生的國民外交そのために、私なら、彼女を作る。 何故なら、言語はもちろん、文化も兼ねて学ぶこともできるからである。 逆に、自分の文化や言語を他国に教えることもできる。
avatar
廚文
2022-08-16
國考系列|一路走來,更看清自己要什麼(倒數 39 天)眼睜睜地看著手機裡的倒數日顯示 200+ 天一直到現在只剩一個月多,我的心情經歷了無數次跌宕起伏的變化。 徬徨無助、灰心喪志、莫名地躊躇滿志,而後又瞬間喪失一切信心。 倒數 255 天的時候,我自己寫下了: 現在看來,這一路走來即使跌跌撞撞,也未曾前進多少,但我真的一直在往這個方向前進。
avatar
Ruby Huang
2022-06-28
EJU備考日記---倒數142天 2-1-3 法國大革命因為戰爭傷財,英國向殖民地徵稅。 官逼民反,於是美國爆發獨立運動。 最終,美國接受法荷西等國的支援,因此,獨立成功。 法國雖然協助美國打贏英國,不過英國打贏了本土的七年戰爭。 國家沒錢,於是爆發革命。 綜觀整個歷史,不外乎都是天災人禍使得國家滅亡。
avatar
廚文
2022-06-24
EJU備考日記---倒數144天 2-1-2美國獨立最近學校訂了一批複習講義。 我覺得課程內容蠻相似,所以之後會參照著看。 不知道為什麼,版面其實蠻像的,對照起來也很輕鬆,就是帶起來重了點。 英國民主進程,請將下列事件排出順序。 1.第一批清教徒前往北美洲開墾 2.清教徒革命 3.光榮革命 4.內閣制政權成立
avatar
廚文
2022-06-22
EJU備考日記---倒數145天 2-1-1英國政治變革學校進入學測備考模式了,突然感覺到我的時間真的不夠用。 145天,我考會考時,應該早就開始備考了吧。 我相信有更多人比我更早開始備考,聽說11月的考生比較多,平均分也會比較高。我只能再加把勁,把東西全放進腦裡。
avatar
廚文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