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8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NO.18 我不介意與妳分享所有的一切,唯獨這件事例外!但為什麼偏偏傷我心的,是妳?
一連幾天,巧霏都穿著冬天的服裝來上學,終於引起了班導的注意。
某堂班導的課下了之後,她被叫去辦公室約談,我的班導是一個微胖但顯甜美的女性,教國文的,內心就和外表一樣讓人喜歡。
我不曉得巧霏會不會說出真實的原因,畢竟對剛來不久的轉學生而言,班導的和善也許她不能明白(自高一起即是同個導師,自認為還算蠻了解班導個性),但既然連對我都不肯坦白了,大概我也不能把事情想得太美好。
巧霏如果說出了遭到家暴的事情,那麼會因此而得到更好的保護嗎?好像並不會,但我實在能力有限,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
巧霏足足和班導在辦公室談了快一堂課的時候,而她不在的那堂課,我滿腦子都在想她們談話的內容,以至於後來中午吃飯,巧霏來問我這堂課的筆記時,我不濟事地傻笑,尷尬極了。
和慕風相較之下,他倒顯得意外的細心,竟然在我傻笑的當刻,撇開正侍候著他的「學姊、學妹粉絲團」,把筆記的拷貝本遞給了巧霏。
「巧霏,夏野的筆記妳一定看不懂,還是看我的吧!」
慕風的拷貝本上有他流暢華麗的字跡(真的不是我在說,他寫字比女生還漂亮),哪像我的字,跟鬼畫符沒兩樣?雖然被吐嘈有些不甘心,但心想也對,巧霏一定看不懂。
「謝謝。」
巧霏接過筆記,一臉感動地道謝。
「舉手之勞。」
慕風也不居功,彷彿這是理所當然。
「巧霏,老師都和妳說了什麼?」
突然,眼前的這種情景讓我心口有些酸酸的,迫使我跳出來硬是插了這句話。
「她問我為什麼穿冬衣來上學?我告訴她,因為我身體不好,怕會感冒。」
果然巧霏說的是這個「標準答案」,可是單是如此,也不需要到一堂課的時間來自白吧。
「結果,老師怎麼說?」
我有種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欲望,但這卻又與替她隱瞞實情的行為相互抵觸,我當真矛盾之極。
「她只要我好好保重身體。」
巧霏再度輕描淡寫地帶過話題。
「老師是好人噢!妳也這樣感覺吧!」
對老師要隱瞞,因為她是外人;但對我呢?對我也要說謊嗎?既然如此,那在慕風懷中哭倒又算什麼?──巧霏臉上那張熟悉的臉,我卻無法由那看出她心中真正的想法。
「她是好人,妳也是。」
巧霏附和我的話,無特別明說,但這句話的意義似乎拉遠了我們之間的感情與距離。我們不是好朋友嗎?好朋友對她的定義,原來也是很疏離。
「那我哩?」
分辦不清巧霏說這話時的心思,慕風偏還跑來鬧場;也好,我倒要看巧霏是怎麼看待慕風的。
「你和她們不一樣。」
在慕風的招牌俊美笑容下,巧霏卻突地語出驚人。
「怎麼不一樣法?」
我被巧霏的回答嚇到,她的意思難道是……慕風是她心中認為特別的那個人?
「你是男性的好人。」
前一刻是驚訝,下一秒卻是錯愕,巧霏這答案頗奇妙。
「果然是有過人見解。記得,要這樣相信!」
更奇的是,慕風竟然還聽得懂巧霏的「妙語如珠」。
「我會記得的。」
巧霏朝著慕風淺淺微笑,答應的語氣像是他們倆個心中早有默契。
這一幕,終於使我心頭的醋桶終於徹底打翻,酸噁的滋味由胃裡激湧而上,衝嗆鼻頭,那酸氣逼得我眼眶泛紅;掩飾不及,我索性坐回座位,將欲哭泣的臉埋進午睡的姿勢裡。
而交談中的巧霏與慕風兩人,沒有來打斷我短暫的「裝睡」,我精神貫注的豎起耳朵偷聽他們的對話,明白他們是在以上課筆記的內容開始討論著。
巧霏有不懂的地方,慕風便仔細講解,間或摻雜了幾句玩鬧話、笑聲、稱讚的字句……
最近巧霏的人緣變好了,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中傷的信件、批評的話,原本就已顯亮麗的外型在不經意的調皮舉動下變得魅力四射,甚至連別班的學長、學弟經過我們班級時,都會駐足欣賞她的美麗;(奇怪哩,怎麼我身邊總是圍繞著這類型的人?),我曉得此時「學姊,學妹粉絲團」們一定很妒忌巧霏的好運,因為我也是。
但,我應該和她們的地位是不同的,畢竟,慕風已經當面說出「喜歡我」的話,只差沒有明白的公布而已;對巧霏而言,夏雨晴不是「特別」的朋友──我承認在當時,因為巧霏的見外、隱瞞令我感到很失落,可起碼在慕風的認定裡,夏雨晴這個人會是「特別」的吧!
『我一定要是特別的!否則,那我算是什麼呢?』──只是我仍然沒有百分百的把握確認彼此的心意,青梅竹馬突然間成了情侶,這種身份上的轉變顯得彆扭極了!也許正因如此,兩人才都沒有正式「公布」的勇氣,即使我的眼裡、心裡如今都只剩下慕風這個人的身影。
我想,我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歡上慕風了也不一定,否則怎麼會在短短的時間裡,對他的感情就深到連自己都會害怕的地步,我怕自己變得不像夏雨晴;而如果我不是夏雨晴,那又怎麼可能吸引得了林慕風的注意?對他,我逐漸延伸出「獨佔」的念頭,好希望他只和我一個人說話、聊天、玩鬧就好!我討厭任何一個與他太過接近的異性,就算是巧霏也不允許,然而,巧霏偏偏是我自認為的、最要好的朋友……
「臭傢伙,難道你不知道,我看見你們有說有笑,會吃醋嗎?」
真的好想跟全世界宣告:「林慕風屬於我」,但可惜的就是,我始終缺乏那份決心,只能懦弱地躲在自己的臂膀裡,掩蓋不住難過,低聲泣訴。
『巧霏喜歡慕風嗎?』──這是面對他們時,差點脫口而出的問話,同時也是我心中的疑問。
『慕風會不會覺得,巧霏比我好上許多呢?』
『他會不會開始後悔選擇了我?』
『他們之間的互動怎麼看都不像只有同學的情誼,再這樣深交下去,會不會就……』
『也許我要告訴巧霏,我已經和慕風在一起的事情,這樣她就不會和慕風太過親近。』
『但慕風也不對,既然決定了和我一起,就應該跟其他女孩保持距離啊!』──腦中有幾千幾百的想像飛馳而過,但通通都是不好的。
「夏雨晴,妳是瘋了嗎?怎麼會去懷疑巧霏和慕風?」
瘋狂的思緒告一段落,我啞然失笑。
原來,就算行為舉止男性化,但骨子裡還是女孩。
我還以為,我的戀愛經驗會是獨一無二的舉世無雙,但結果卻是像平常人一般,我也會自私自利、疑神疑鬼,為了喜歡的人,難過得連最愛的笑容都無法自在的盛開。
後來,午休鐘響起,耳邊擾人的交談突地收聲,四周變為寂靜,待午休鐘響結束,善心地提醒我方才在腦海跑過的那一切皆是臆測,我終於能喘出胸口的悶氣,閣眼休息,而這場午睡,睡得極不安穩。
下午的課開始,然而我整個人就是聽不見老師在黑板上寫了什麼、說了什麼,下課鐘響,我連巧霏也忘記搭理;可能她也被別的事纏住了,同樣沒有邀我一起搭車,慕風更不用說,自從立彥學長說了推選他當下一任社長後,即使不是集會時間,他也每天都會留下來練習,以往三人行的熱鬧已不復見。
我逕自離開,來到熟悉的公車站邊,失神落魄的,直到被某人的呼喚給叫醒。
「雨晴,妳一個人嗎?我陪妳吧!」
聲音的主人是總令人感到溫暖的立彥學長,他老是在我心情低落的時候不經意的出現給我安慰。
「立彥學長,你說戀愛裡的人是不是都會變得和平常的自己不一樣?」
而我,似乎也開始對這樣的情況見怪不怪了,坦然地與學長相處,反而是我最能放鬆的時候。
「妳變了。」
意外的,立彥學長同意我的想法。
「學長,你知道了?」
我訝異,這才明白立彥學長早就看出端倪。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漂浮海月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2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3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4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5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6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7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