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7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NO.27 學長,我想問你,你會不會永遠都當我的陽光?讓我這株向日葵,可以依賴你成長。
和立彥學長的再度會面,是在收到信後的第十三天,他以新上司的身份重新出現在我面前,顯得那樣令人安心與熟悉。
似乎,在這座多雨的城巿裡,他帶來我生命中的一線陽光。
「夏雨晴,妳好狠的心!」
正當我在他胸口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時,立彥學長卻粗暴地一把拉正我,迫使我正面看他。
「學長……」
這是作夢嗎?我該不會是在作夢吧!看著眼前的那個人,眼淚就這樣一直不聽使喚的掉下來了。
「妳哭什麼?該哭的是我吧!」
立彥學長難得地斂起臉色,嚴肅地說。
「是學長吧!真的是學長吧?」
重見故人的震驚與喜悅,令我激動地幾乎要喘不過氣來,只能緊緊揪住他的白襯衫,拚老命把眼睛瞪大。
我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刻,我會想起學長跟我說過的,墾丁的冬星傳說──那是戀人的眼淚……但原來不只有心碎會流淚,開心也會!再度看見立彥學長,我心裡好開心好開心……開心得眼淚直流。
立彥學長的影像在我的淚眼裡像水晶般被折射開來,眼裡全是複數的他。
「夏雨晴,真的有這麼想我嗎?」
立彥學長驀地散去臉上的嚴肅,再一次無可奈何地把我擁入懷中。
「嗯,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是他的體貼永遠也叫我懷念──這是我的避風港,但,怎麼會我離開了這麼久,他卻還是在原地等我呢?立彥學長的包容太溫暖,我索性放聲大哭起來。
「雨晴,我也很想妳。」
隱約看見立彥學長的嘴角揚起了微笑,他湊在我耳邊喃喃說道。
突然,我又好像又回到十七歲的時候了!
「好溫暖!」
我感動的閉上眼,鬼使神差地說了這句話。
「忘記他吧!我會給妳永不匱乏的愛情。」
而立彥學長的回答,一如那墾丁冬夜裡的承諾。
「對不起!我失態了。」
然而一旦記憶被拉回到與慕風有關的片段,我便像得了強迫症般強迫自己振作起來,這次反而是我推開了立彥學長。
「雨晴,其實妳可以不用在我面前逞強!」
聽得出立彥學長的話裡是滿滿的心疼。
「對不起,我去補個妝。」
就是這種溫柔的心疼讓我捨不得放手吧!為了不讓自己有後悔的念頭,我立刻抓起包包就往辦公室的出口走去。
「雨晴,別走!」
未料,立彥學長焦急地由後頭立刻追了上來,硬生生把我逼退到出口邊緣。
「我……我沒有要走……」
我根本不敢正眼望他,低著頭,答話答得吞吐,頗有作賊心虛狀。
「夏雨晴,告訴我,妳又要逃到哪裡去?」
立彥學長一針見血的揭穿我心中正盤算著的計劃。
「我沒有逃啊!只是……」
我慌亂地喘著大氣,整個腦袋一片空白;心臟急速地跳動著,彷彿就要穿破胸膛,我不知道之後的事情會變得怎麼樣?我根本還沒那個勇氣去面對過往。
「別騙我!六年前我就是太相信妳了,才會讓妳有機會離開。我現在終於找到妳,夏雨晴。我告訴妳,再沒有什麼事可以讓我放開妳!」
立彥學長的坦白像是激烈的手段,我越來越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幸好及時出現在門口的曉芬救了我。
「課長,雨晴,你們認識嗎?」
只見她手中拿著一份「應該」是為我而買的微波飯團,表情十分尷尬地看著我和立彥學長。
「呃……曉芬,好巧噢!這是我高中學長。高曉芬、楊立彥!」
我不自在地笑了笑,為不熟識的兩人彼此自我介紹。
「真的?妳哪所學校畢業的?素質這麼優,叫我小妹也去唸好了。」
面對此等巧合,曉芬直呼驚奇,彷彿剛剛我和立彥學長的爭吵不存在般;還是,是她沒聽見?
「那沒問題,我們學校很好考的啦!我跟妳說……」
趁著曉芬提起關於她妹妹升學的事情,我順水推舟地將她拉回座位上商量。
「雨晴!」
被我拋在門邊的立彥學長仍不死心地呼喚我。
「學長,曉芬幫我買飯團了!你自己一個人去吃飯吧。改天有時間再聚,好嗎?」
我依舊鴕鳥心態地不敢見他,只得晃了晃手中的飯團,編造了個完美藉口。
拉著曉芬東拉西扯,總算是拖到一點鐘的上班時刻,公事的忙碌立刻佔滿整個辦公室,當然,立彥學長一直在他單獨的課長室內處理文件,我雖然坐在離課長室較遠的位子上,但仍時刻都感覺被人的目光緊緊盯住,就這樣坐立不安的上完下午班,等到時鐘走到五點,我巴不得東西收一收就立刻離開公司。
「雨晴,今天有事嗎?不然這麼準時走,不像妳耶。」
同事甲很訝異地問,誰叫平常日子我都是最早上班、最晚下班的人。
「我知道了!因為要跟學長去吃飯,所以要回家快點打扮對吧?」
還來不及找藉口搪塞,曉芬已經跳出來做了我的發言人。
「哪裡的學長?帥嗎?」
同事乙跟著興致勃勃地追問,乾脆擋在我面前不讓我走。嘖,難怪有句話說,女生都是長舌婦。
「妳們一定猜不到,就是我們新來的課長啦!」
我又來不及答話,就被曉芬搶白了;她也真是的,非要弄得人盡皆知不可嗎?
「雨晴該不會跟課長有什麼曖昧吧?」
「那我不就沒希望了!」
「難得出現好男人的耶!」
未料此話一出,便聽見哀聲四起,幾乎是全辦公室的未婚女性都開口了;是怎樣?全世界只剩立彥學長一個好男人了嗎?
「妳們放心吧!我跟學長……」
正想絕情地說出「我跟學長沒關係」,課長室的門卻突地大敞,由裡頭走出來做好下班準備的立彥學長。
「雨晴,妳要走了吧!我們去吃個飯敘敘舊吧。」
完全不給我說NO的權利,立彥學長逕自牽住我的手,臉上帶著熟悉的陽光笑容,說話的語氣又回復成以往體貼的他。
「好。曉芬,明天見!」
被牽住的手意外地緊,讓我無法不著痕跡地甩開,只好半推半就跟著他離開。
等電梯時,我不禁回頭看向辦公室內,同事們正各成部落地議論紛紛,我彷彿能猜到,她們說的話。
「這麼親密?我說他們兩個一定有一腿啦!」
「真難得那個孤僻女也有人愛?」
「希望不是被耍噢!」
我知道除了曉芬外,其他的同事甲、乙、丙、丁通通都是「表裡不一」的社會人,因為生活環境造就了現實的嘴臉,其實我也不能怪她們。
「雨晴,妳似乎……變了!」
站在我身旁的立彥學長安靜地看著這一切,先是仔細把我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再望向辦公室內,最後很傷心的做出這個結論來。
對於立彥學長的話,我深表讚同,可惜無言以對;電梯來了!門開、門關,我和他一前一後地走進電梯內,就像進到密封的空間,連呼吸都幾乎要停止的沈默狀態──
終於,電梯到達了地下停車樓層,門一開,我使勁掙脫了被他拑制的手腕,衝出門口;立彥學長追了上來,臉上有那麼一絲不解與錯愕。
「學長,你心中的夏雨晴已經不存在了噢!現在在你面前的,只是一個長得很像夏雨晴的人,但本質上已經完全不同了。所以,忘記我吧!」
我站在離他一尺之遠的地方,無懼地大聲吶喊。算了!看來這裡也不會是個久留之地,我何必管別人對我有什麼看法。
「不對!妳還是我喜歡的夏雨晴。即使妳傷痕纍纍,活像垂頭喪氣的向日葵,但我是陽光,我會給妳能量,讓妳重新活過來!」
立彥學長同樣無視周圍下班的拿車人潮,急迫地向我展現他的心。
「學長,早就沒有向日葵了!巧霏和慕風背叛的那天,我就讓自己變成仙人掌,誰要靠近我,就要有被我刺得遍體鱗傷的打算。」
我倔強的把立彥學長的好意向心門外推;是的!仙人掌向來離世獨居,我不需要有人陪伴。
「就算妳把我的心傷得千瘡百孔,都不能阻止我!」
立彥學長驀地向我踏近,他每走一步,就說一句:
「雨晴,從妳離開以後,我每天都會固定一個時間在想妳。」
「我在想,妳去了哪裡?正在做些什麼呢?」
「是不是躲在哪裡一個人哭?還是又有想做傻事的念頭?」
「我問妳的同學,他們不清楚!我問妳的家人,他們說不方便透漏!」
「曾經我試著要忘記妳,也學妳一樣,徹底的不去碰那些和妳有關的東西,包括跆拳!」
「我把心思全部放在學業,努力的考上好大學,瘋狂的聯誼,然後一畢業就把自己搞成工作狂。」
「但是我不能騙自己,我還是常常想起妳說的:『將來跟各系美女聯誼一輪,就會把妳忘記』的話!」
「事實證明,我沒有忘記妳!反而更喜歡妳了。」
當立彥學長說到「喜歡」的時候,他已經不知不覺來到我身邊站定,這一刻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知道投入那一直為我打開的懷抱,試著用那溫暖來療養我的傷。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漂浮海月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1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2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3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4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5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6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