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黑狗洲與大房子 36

2023/06/3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隔天吳彥仁睡到中午,望望和林家蕙在他們的臥房玩兒童桌遊非常起勁,一時沒有出門買午餐的念頭。
  「這局玩完叫、外、送!」
  「外送!」
  望望學他媽大叫,剛剛母子倆比誰認注音符號速度的時間更快,現在競爭可能延續到誰能吵醒吳彥仁。
  吳彥仁穿著睡衣,站在臥房門口滑手機,自在和彆扭的程度混合起來恰好看起來很像這個家的長子:「氣象預告說下午會有雨後雷陣雨。」
  「喔,家裡有傘,我們搭計程車去拜拜不會淋濕吧,沒問題啦。」
  林家蕙明明年紀和吳彥仁差不多,但對他的態度可以說是渾然天成的「阿姨輩份」,大概就是有人在天性或後天養成上樂於、也適合母親這個角色。
  吳彥仁想著他那「麻煩」創傷是否讓他剝奪母親育兒可以感受到的快樂,不過在事情發生之前是有的吧,或許因為吳彥仁吸收了大部分的痛楚,反而讓他什麼都不記得的雙胞胎哥哥有著快樂的童年,這樣的話或許喜樂與苦難平均的,並互不相欠。
  究竟程老闆有沒有請人去調查吳彥仁的過去呢,感覺地方企業的人資部門或許有一兩個員工擅長網路的「人肉搜索」,不過吳彥仁也不清楚小時候的事情是否在網路上留下蛛絲馬跡,當鄉里間走一走能夠遇到略知一二的鄰里,但他們對上陌生人會說出那些事嗎?實在很難想像。
  午餐林家蕙叫了早午餐店鬆餅的外送,配菜是生菜沙拉和炸雞,這種組合吳彥仁想不到,也不會想讓程梓望吃,不過林家蕙好像並不是很在意讓程梓望吃加工食品、油炸物或甜食,所以吳彥仁也沒說什麼。
  吳彥仁又想到自己那位經常在幼稚園出三色豆炒蛋當菜單的媽媽,如果不是園長不需要控制經營成本的她,其實討厭青豆也討厭紅蘿蔔。孩童討厭的事物,她也不喜歡。
  望望是個擅長控制自我的小孩,吃固定份量的食物便會自動停止,足夠而均衡,獲取的能量得以讓望望長得比同年齡的平均身高還高。拖拖拉拉用餐,抱怨下巴發疼的反而是在白鷺館中全身瘀傷的吳彥仁,不熟悉的反應與行為像是影子般跟著他做出動作。
  很陌生的一天,連天空落下的雨滴都讓吳彥仁覺得奇異。吳彥仁跟著林家蕙母子踩過人行道和柏油路上的積水,撐著對他來說太小的女用傘。
  林家蕙看見吳彥仁溼透的運動鞋說:「我們去百貨公司買洞洞鞋!」
  之前在「白鷺館」明明和林家蕙說過了,不要當所有人的母親,但吳彥仁這一瞬間還是覺得自己獲得了小媽媽和新的兄弟,新的自己在他舊軀體裡身展開來。
  「望望,洞洞鞋會不會太小?要不要買新的?」
  林家蕙問程梓望,他搖搖頭。
  「媽媽你上次說要買大號的,這樣長大也可以穿,妳忘記啦?」
  「嗯!忘記了!沒關係望望記得就好。」
  林家蕙呵呵笑,到百貨公司熟門熟路搭電梯直接上運動用品樓層,買了雙吳彥仁自己絕對捨不得買的橡膠便鞋,不是買不起,而是沒有餘裕買,覺得自己不值得。
  「要不要鞋扣裝飾嗎?就是那些可以裝在洞洞上的小玩意兒。」
  「不用。」
  「望望你覺得哪個好看?」
  林家蕙沒理吳彥仁,轉頭問程梓望的意見。
  「蜻蜓!」
  「喔喔,蜻蜓不錯啊,裝飾肉食性昆蟲說不定可以防蟲,這樣就不會被蚊子叮了。彥仁要不要買?」
  「呃……好啊。」
  結果洞洞鞋上左右腳各一隻蜻蜓,望望說兩隻腳都不可以被蚊子叮。
  大概林家蕙不想再提「白鷺館」發生的事了,也覺得虧欠吳彥仁,只好在物質上彌補他。林家蕙用錢的態度介於學生和上一世代的家庭主婦之前,在天真浪漫和斤斤計較之間,這樣花錢是想真心對吳彥仁好。
  這點也很像個媽媽,媽媽有各式各樣的類型,都是媽媽沒錯。
  但吳彥仁畢竟不是林家蕙最想呵護的小孩,那個小孩還是他們的金主。
  穿著新買的洞洞鞋有點不適應,吳彥仁的濕運動鞋被店員填滿吸收水分的紙團,好好放在紙盒中再放到紙袋裡,吳彥仁提著紙袋跟在望望後頭,林家蕙看到賣抹茶的咖啡廳衝過買了。
  「望望,你覺得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去拜拜啊?」
  「等媽媽不想在百貨公司玩的時候……?」
  很中肯。望望真是個老實的孩子。
  最後一人捧著一杯對於吳彥仁來說太貴的飲料,一杯抹茶拿鐵要一百八十元他實在喝不下去,望望喝芝麻牛奶不含咖啡因,林家蕙喝的東西粉粉又綠綠的實在看不出是什麼。他們搭電扶梯到地下樓層買拜拜的供品,吳彥仁花了好大力氣說服林家蕙不要買在熱天午後鮮奶油會溶解的波士頓派。
  「泡芙?」
  「還不是一樣!起士蛋糕就好!」
  「咦神明不會吃膩嗎?」
  「哪有一天到晚吃日本的起士蛋糕的!不然我們今天去比較少去拜拜的廟嘛,應該可以吧?」
  「沒辦法,就這樣吧。」
  出了百貨公司呼叫計程車,林家蕙把目的地全權交給吳彥仁,並沒有開口。
  雖然林家蕙現在的居住地點也在左營,但其實左營為中心的生活圈範圍不小,加上廟宇數量非常多,其實吳彥仁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參拜。想了想,由於他有點在意目前的白鷺館狀況,吳彥仁想說可以讓林家蕙和望望在廟宇休息時繞過去看看,於是他對司機說出位於白鷺館附近的百年廟宇,離蓮池潭不遠。
  豆點大的雨滴打在車窗發出點點的敲擊聲,暴烈的雨後雷陣雨打在肉身上應該會痛吧,計程車的輪子滑行在水霧上,天空的雲層低矮疊顫,幾乎接近綠色。車內冷氣運作,潮濕的褲襬稍微乾了些,很安心的空間,望望嘟噥聲和林家蕙細落的聲音混雜,除了有點太冷,除了車外很可怕,一切都很好。
  只是那樣低矮的灰與綠,打下來的雲和雨,就像小時候看的電視歌仔戲,都說六月雪有冤屈吶。
本作品獲 文化部第111年度青年創作獎勵 獎勵創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5會員
11內容數
sirenstar(阿歷)的各種原創小說 番外或個人委託文可能需要訂閱閱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