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獲救與賞罰

2023/07/12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蘇期,腦海裡,突然響起了一把氣急敗壞的聲音。妳在哪裡?!
是納蘭真!
這裡!「我、我在這……咳,」她喊了出來,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已經啞得不成樣子了。「我在這裡!」
像是聽見了她的聲音,遠遠的,響起了此起彼落的腳步聲,還有金戈鐵甲碰撞的聲音。
刷地一聲,營帳被人掀開,一個高大的身影踏步進來,他罩著漆黑如夜色的黑毛大氅,冰藍色的眼裡滿是血絲,一進來看見她的模樣臉色立馬沉了下來,像是在壓抑想瘋狂殺戮的衝動,又好像略略鬆了一口氣。
明明剛才對著賀連還能硬氣地不求饒,明明上一秒還能冷靜分析情況,蘇期的眼淚卻在看見他的同時突然落下,從被打暈再睜開眼後累積的所有委屈,好像都在這一秒蜂擁而至……突然有了可怕的真實感。
納蘭真刷刷幾下就割斷了那些麻繩,她連他抽出隨身匕首的動作都沒看清。
容若蒼白著臉想上前,卻又止住了腳步。
驟然失去束縛,蘇期想站起來,卻發現自己渾身都在發抖,完全使不上力,納蘭真一把就將她抱進懷裡。
男人的擁抱很暖,她卻發現,對方收攏的手臂異常用力。我以為……我就要失去妳了。他的聲音在發抖。聽到容若回報妳失蹤的那瞬間,我以為、我以為……他說不下去了。
沒事,我沒事……我知道你們會來……我相信你會找到我……雖然心裡這麼說,蘇期的眼淚仍然停不下來,直到這一刻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先前有多繃緊著神經,多拼命讓自己冷靜應對那個賀連……
賀連?納蘭賀連?納蘭真退開了些距離,視線掃過她破皮的唇、烏青的下顎、被撕破的衣服,最終落在她胸前。裸露出來的雪乳上有個曖昧不堪的齒痕……是他做的?他……他對妳……做˙了˙什˙麼?!
「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陣氣旋突然在這逼仄的空間裡爆破開來,一旁的火盆憑空炸了個煙花,爆炸聲讓所有人嚇了一跳。
「王請息怒!」整齊劃一的鎧甲撞擊聲響起,營帳內外,容若和所有人都跪下了。
蘇期也被嚇到了,但她更在乎的是納蘭真……以及他心裡的想法。
他沒得逞……只是,碰、碰了我幾下……
混帳!納蘭真的低吼讓她瑟縮了一下。難怪遍尋不著……原來是躲在這裡!
上一世……那位承平公主,也是他……對不對?蘇期問出了心裡的猜測。
納蘭真咬緊牙關沒有回答,只是沉著臉,轉身將她抱出營帳。
夜色很深,營帳外烏鴉鴉跪了滿地的人,為首的男子滿臉都是汗,他就是倒楣的十七屯屯長。
「王請息怒……我們一定,盡力追捕逃犯!請王允許我們戴罪立功!」
他們也是無辜的……不要遷怒。蘇期發抖的手握住他胸前的布料,知道他肯定很生氣,但就算這樣,還是不該輕賤生命……畢竟這都是他的族人,也是他忠心的臣民……
妳錯了,我的女王……人心不足,心慈有餘,才會惹出這樣禍起蕭牆的蠢事。
蘇期不明白,卻聽見他開口說道:「戴罪立功?……你們不配。」
納蘭真語氣很冷,聽著讓人心寒。「窩藏納蘭賀連及其黨羽共十數人,藏匿於此至少一年有餘,還能與王屯互通消息……我猜雅蘭珠大約是這麼跟你說的:狼王心善,向來只會追究主事者,其他共犯則會高舉輕放……倒不如賣納蘭賀連一個好,畢竟俗話說,寧可得罪君子也不可得罪小人,萬一將來他竄位成功,十七屯少說能佔個頭籌,你說不定還能領得一份從龍之功……我說的,對嗎?」
十七屯屯長完全愣住了,狼王怎麼什麼都知道了?怎麼可能?難道是雅蘭珠出賣他們?……對,肯定是她!
他頓了一下想張口喊冤,下一秒納蘭真的聲音卻在他腦海裡響了起來。晚了。
原來是……這樣啊。
一道刀光閃過,十七屯屯長呆呆地握住自己的咽喉,鮮血噴湧而出……居然連一分鐘都沒熬過去。
十七屯左副手將頭垂得更低,掌心都是細密的汗珠……早知道他就不替雅蘭珠牽這條線了……原以為是兩方討好的買賣,沒想到……「咕嚕嚕……」劇痛突襲,血從喉頭漫了出來,他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蘇期讓他遮了個嚴嚴實實,什麼都看不見,卻能聽見刀鋒劃過空氣的響動,以及氣管被割開的喘氣聲。
……納蘭真殺人了……她心裡一片雪亮,這就是古代世界避無可避的真相……人命如草芥……
蘇期,我不喜殺人。可若不以儆效尤,將來便會有數不清的禍事臨頭。
我知道。身為君王,需要殺伐決斷恩威並施……有些事,不問意願,只能看結果。
她心裡明白,雖然不免唏噓。
納蘭賀連的命我記下了,連同上一世的債,今生我要加倍還給他。
就在他們密語的時候,向來不受十七屯屯長喜愛的右副手維持跪姿不動,心裡卻想著,若早知道屯長竟會做出窩藏納蘭家餘孽的蠢事,導致殃及池魚,他肯定掙著搶著也要往王屯去……雖然或許爬不上更高的職位,至少能離心儀的姑娘近些……也不知道,若有來世,他能不能再見上阿紫一面啊……
「清河。」納蘭真突然輕聲喊了他的名字。
「在。」他緊閉著眼,等待接下來的判決。
「我將你調升十七屯屯長,左右副手人選由你自定,三日後雙王覲見禮前需決定好人選,屆時一併來觀禮。」
……啊?他呆住了。十七屯的其他人也愣住了,不明白王為何只處置屯長與左副手。
而納蘭真還在往下說:「命你十日內把納蘭賀連在十七屯做過的事情全部刨出來,事無巨細,以文字呈交給我。」
「……是。」
納蘭真調整了一下手臂,將懷裡的蘇期抱得更緊些。「容若,我記得阿紫也在護衛名單裡,她年紀小,還好嗎?」
容若不明白為什麼他明明知曉卻突然再次問起,還是乖乖如實回答……不過當著眾人面,太過具體的細節只能避重就輕。「謝王關心。阿紫幾乎都是皮肉傷,並無大礙……只是似乎有些後遺症,腳受傷了也不方便移動,我待會兒會派人去請王屯族醫過來看看。」
納蘭真轉向新任十七屯屯長,他聽見納蘭紫受傷了滿臉都是急切的關心。「我記得你頗通醫術,就不用請王屯族醫了。阿紫勞煩你好生照料。」
「是!我定不辱命!」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