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心頭血

2023/09/0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蘇期沒有漏掉軒轅子瞻說過的話,稍稍冷靜下來後立刻要容若派人回十七屯,把她營帳裡那些南朝醫書都搬來……所以當軒轅澈拎著灰頭土臉的歐陽子瞻回到王屯時,王帳裡已是截然不同的光景:包紮好手傷並喝下安神湯的納蘭真沉沉睡去;哭得眼皮有些浮腫的女王已經洗淨臉坐在外室等候,早咬破的唇也上了藥,面前是一摞書。

「女王,他總算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軒轅澈一進門就開口說道:「原來南朝之前給妳下了毒,毒會經交合進入男體,若保持處子之身,兩日後開始吐血,毒性由心口蔓延至全身經脈,不出五日便會暴斃……因為『印記』,王能感受到相同的痛楚……」所以蘇期吐血的同時,納蘭真也嘔了一口血,只是當時容若被全副注意力都在暈過去的蘇期身上,加上誤以為他吐血是因為『印記』共鳴……卻不知他們倆就在她眼皮底下默默用密語交流,商量好了一切。「……那天之後,王一直在服止痛藥……但此毒若在女體身上無法可解,唯有將毒過到他身上才能再找解方……」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聽完這些蘇期還是微微顫動了。所以她之前吐血根本不是什麼體力消耗導致……所以納蘭真不顧她意願要了她又立刻和離……追根究柢是因為這個?懸宕了兩個多禮拜的疑問,居然……是這樣的?

她想起第一晚的燕窩,那是她在這個世界有意識吃下的第一樣東西……原來那時候她就已經中毒了。

除了看似彆腳的刺殺,南朝果然安排了後著:若納蘭真被女色所誘,當晚必中毒;若她失敗,即便不被追究刺殺一事,也會莫名其妙暴斃,死得相當乾淨不留一絲痕跡……的確是聰明陰狠的方法。

「你摸索出來這是怎樣的毒了嗎?」聽完之後,她開口問歐陽子瞻。

「所知的方法都試過了,脈像上只能看出內裡虧虛精氣不足……嘔血怎麼都止不住……」所以他跑回去想翻閱醫書,才不小心被軒轅澈逮住。「這毒不尋常,並非丹毒倒像是瘟疫,可一般時疫的症狀王卻沒有……我驗過王吐出的血,只能推測,若手上帶著傷口接觸到,可能也會跟著出現吐血之症……」

聽起來,像是病毒啊……「我曾經中過毒,那我的血有沒有可能會產生抗體?」她用的是原世界的思維。

歐陽子瞻一愣,他確實沒想過這個思路,也不知道什麼叫做「抗體」……但蘇期的話提醒了他,曾在某本醫書上看過一個類似的方子。「女王可聽過……『心頭血』入藥,可解百毒?……女王又曾中過毒,或許血中真有解方。」

「……你們知道人身上所有的血其實都是『心頭血』嗎?」……人體的所有血液都會通過心臟啊,蘇期忍不住吐嘈這個老套的設定。「不過要認真追究的話,就是動脈血……我們試試吧。」她伸出手,如果記憶中的概念沒錯,小臂內側的血管就是動脈。「你去拿中間空心的那種銀針和濃鹽水過來,消毒完之後先從這裡取血。」

按照南朝下毒的邏輯,唯一能找出的bug就是這個……蘇期漸漸明白了這些套路。

她穿越以來這一路的誤打誤撞,讓原本的劇情線徹底偏離:納蘭真的上一世,承平公主能活到自裁,應該是因為納蘭賀連在新婚夜玷污了她,所以這毒反而過到了他身上,雖然不知道後來他是怎麼解的……畢竟她也還不知道後續到底發生了什麼……但納蘭賀連已死,若他就是最大的反派,納蘭真現在反倒已經安全了;而她這個應死而未死的女配,本來應該暴斃而亡,卻因為納蘭真橫插一手活了下來……所以現在,她應該反而能救他。

綜上所述,來取『心頭血』吧。

工具和鹽水很快被取來,這次的針比以往見過的大些,蘇期恍惚想起來似乎就像是原世界的捐血針管,也因為她心不在焉,取血的過程並沒有太多疼痛。歐陽子瞻取了那半小碗血便趕忙著去熬藥了。

「女王辛苦,先進些米粥補充體力吧。」容若一直留心她的氣色,剛剛憋著沒問是知道她在掛心王的安危,現在既有了方向,應該就有胃口了。

「好。」蘇期從善如流,雖然心裡盤算的是搞不好小半碗血不夠,還是多攝取營養以防萬一。

喝完粥後容若照例備了藥茶,蘇期含著甜甜的貽糖守在床沿。

她到現在才能好好看清楚納蘭真的模樣,不過十多天未見,居然就消瘦成了這個樣子……她想起來吐血那天晚上心口幾乎要讓人無法呼吸的疼痛,不過那短短幾分鐘她都覺得自己要熬不過去了……納蘭真居然忍到了現在。

「女王,夜已深了,妳要不要休息一會兒?」容若還是擔心她。

「妳幫我把那些醫書搬過來吧。」她想碰碰納蘭真的臉,怕吵醒他又收了回來。「我睡不著,邊等藥邊翻書,說不定又能找到有用的東西。」

這個故事裡沒有巧合,但是有既定的窠臼……蘇期現在很明白了。

所以這些醫書會被從南朝帶來在這裡,肯定有原因。

「記得嗎?妳說的藥茶裡面的成分我剛好翻到了,說不定,還有什麼只有南朝盛產的東西能替他徹底解毒……」她連續翻了幾本都沒看到什麼特別的,突然,翻到一個〈以花入藥〉的章節,上面居然還仔細繪了每種花的插圖。

薔薇花:解暑生津、清暑熱、化濕和胃、止血。

臘梅花:解毒清熱、開胃散郁、順氣止咳等功效。

牡丹花:涼血去瘀,臃腫瘡毒。

桂花:暖胃止痛、活血化瘀、疏肝理氣。

曇花:清肺、止咳,治心胃氣痛,吐血

「容若,狼族這裡……盛產什麼花嗎?」她知道自己的問題聽上去很怪,但還是得問。

花?……容若愣了一下,還是照實說了:「庫房裡最多的就是天山雪蓮,平時倒是吃絮了,大多都是留給面見南朝皇帝時當見面禮。還有靈芝、人參、鹿茸……」

她說到一半才發現後面提到的都不是花。「女王為什麼這麼問?」

蘇期低頭研究手裡那頁書,裡面列的大部分都是暖和南方才能種植的花卉。「原來是這樣……」

為了推動劇情,他們接下來,得去趟南朝吧。

「……女王,藥熬好了!」歐陽子瞻捧著熱騰騰的茶碗進來,蘇期放下書,轉身過去輕輕拍了拍納蘭真。

搖了很多下男人才睜開眼,緊緊皺眉,看見她在又略微舒展了眉心,討好似的笑了笑。

蘇期感覺心裡一揪,她知道,他心口肯定又痛了。「先喝藥。」

納蘭真依言照做,湯藥中隱隱的一股怪異腥味卻讓他微微皺眉。「怎麼有血味?」

歐陽子瞻趕忙回答:「我查到新的方子,用了新鮮的鹿血入藥,王這幾天血氣虧損,得好好補上。」

蘇期在心裡讚嘆這理由多麼滴水不漏。

納蘭真心知有異,卻因不能密語,無法得知他們到底在隱瞞什麼,只能先把疑惑壓在心裡,但……

他垂下眼,慢慢喝進那碗藥,眼底沉重的陰霾一閃而過。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