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子

Hao
發佈於新神話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是一個坐落在火山底下的部落,

 

他是個天資聰穎的孩子。

他手上沾滿顏料,在石牆上畫下充滿幻想的作畫。

用白色的顏料,畫出活力跳舞的人。

用黑色的顏料,畫出昏暗陳舊的木屋空間。

用紅色的顏料,畫出熾烈燃燒的岩漿。

用綠色的顏料,畫出蓬勃生長的青草樹木。

他總是沉浸在自己的幻想,目光聚焦在遠方,像在做著白日夢。他也想像同齡的孩子們一樣,一同嬉鬧玩樂。但是他奇異的幻想,與他的神情一樣,被孩子們取笑,被當成異類。

 

「傳說,偉大的山神就住在火山的底部。他創造了大地、孕育了生命力。」年邁的祭司對著孩子們說著故事。「很久以前,神住在天上,而地上是一片混沌。後來神降落在此,才有了現在的我們。」

 

「為什麼神要降落呢?」他睜著大大的、充滿好奇的雙眼。人們往往不能理解,一個追根究柢的問題能有什麼重要性。但他不在乎重要性,他只想發揮這種原始的、潛意識的神性。

 

他持續在石牆上作畫,在地板上作畫,然而,沒人能懂他的畫。

 

「你是我們之中最平庸的。」一位青年領袖批評他,認為他無法為部落帶來貢獻。確實,他既無法打獵,也不會做陷阱,體力也不好。說話支支嗚嗚地,無法傳遞訊息,更無法擔任領導。

 

「你是我們之中最沒用的。」跟在領袖旁的其他孩子們附和,一股漆黑的影子進入了他的內心世界。

 

「為什麼你不能和其他孩子好好相處呢?」他的母親百思不得其解,只希望他像個「正常」的孩子。

 

「為什麼你不能學學我的技能呢?」他的父親嚴厲地指責,對他的失望已表露無遺。

 

有一團漆黑的影子誕生在他的內心世界,分散成好多的人影,每個人拿著火把,對著他照,照得他頭昏眼花,他無法看清拿著火把的人影。其中一個高大的影子,把他抓了起來,吊在半空中,讓他嚇個半死。他在恍惚中發現自己倒在地上,是一片蓊鬱的青草地,頭頂上是茂盛的枝葉。在樹葉之上,是一片血紅的天空。太陽像個巨大的火球猛烈燃燒,它比以前更近、更大了,彷彿連劈啪作響的聲音都聽得見。他搖搖晃晃地走回村落,每個人都在對他微笑,這種陌生的感覺讓他無所適從。他感到暈眩,彎低身姿,試著用手支撐身體,像個爬行的動物。當他感覺平穩多了後,再仔細一看,原來大家的頭都是上下相反的,這種熟悉感使他有些放心。

 

他到了火山口,將那些人影畫在石頭上,畫了好多,畫了好久,他感覺他已經畫了三天。眾多的人影畫圍繞著火山口,看似一群跳舞的人。在以前,部落裡有個傳統祭典,那些完成生兒育女,到達一定年齡的成人,要到這個地方,將身體浸泡在岩漿之中,把肉體獻給山神,完成自願之死。

 

「為什麼現在的人不這麼做了?」

 

他無法得到問題的答案,他僅僅只是個發問者,不是個探究者,他只想跟著人影一同跳舞。火紅的太陽越來越靠近,幾乎使他的皮膚燒灼,燒成一團火球,他感到狂喜,在空中歡欣起舞。

 

他是即將成為神的孩子,一個不被認可的神。

raw-image


1會員
13內容數
這裡主要分享一些奇幻、神話風格的創作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Hao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開端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創世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因之樹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