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33)—遺忘

K
發佈於新詩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閉上眼睛回想

那片空白該放哪張相片

但形狀卻都和它不匹配

 

肯定是有人忘了參加我的宴會

但我卻想不起來

我邀請了誰


「遺忘可以單純的只是健忘也可以是失智症,有些時候我們上一秒想著某件事、某句話或是某樣東西,下一秒就忘了,不管怎麼回想,就是想不起來,所以我用空白來形容遺失的記憶,用照片形容記憶的碎片,用形狀來形容碎片的模樣,在最後用宴會來形容腦袋裡的海馬迴,用邀請的賓客來形容記憶。

除了偶爾遺忘日常生活中的小事這個經歷以外,我沒有經歷過家人得了失智症的經歷,也許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吧!

我想親密的家人逐漸失去彼此共同擁有的回憶對人來說是一件很殘忍的事,就像失戀一樣,愛的人逐漸離你遠去的無奈、心痛甚至是無法接受,不過失戀可以是暫時的,病痛卻是有可能會伴隨一生的。

願所有人都能健康平安,願所有病患或者病患家屬都能找到和病魔相處的平衡點,勇敢面對人生所有不愉快,加油!」

15會員
97內容數
就是隨心所欲的任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