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小說 - 渣男的名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我是艾薇,工作、生活太充實,好像不太有時間談情說愛。或許,還未遇上吧,反正不太影響日常。

本來想在互聯網上找一些資料,不經意闖到一個部落格內,有點被它的網誌題目吸引,叫作「渣男日記」,瞥見了一些內容:

「很多時候,日日如是,無甚特別,我還得寫、寫、寫。只有寫,甚至只是寫出一個符號,我的心也得著安慰,雖然我是渣男,其實也想得到諒解。」

「昨夜幽夢與前妻相會,她深情地牽著我手,我的心情愉悅,她終於肯原諒我了。」從夢中醒來,唉!何必呢,心如刀割,她現在是別人懷中的妻子,這是渣男應有的報應。更令人傷感的,她現在的丈夫絕對是一個好男人,她真的尋找到幸福,我少了很多的歉疚。然而孤單、寂寞。同事、親朋戚友視我如病毒,被千夫所指,這個渣男很慘,唉!」

「既然沒人原諒我,買了一打啤酒,即食麵的晚餐,你這個渣男、活該,今夜酩酊大醉,幸好明天不用上班。」

「家裡一團糟,改用紙杯碟,不用洗盤子,卻不合理財之道,薪水有點不夠花了,看看甚麼地方可省一點。」

「寫啊寫、那怕只記錄了一句,也足夠宣洩,安慰了我的心。」

不知怎的,我卻有點同情他。所以很用心翻查他的部落格舊文章,真的有點「驚心動魄」,原來他公司來了一位比他小十歲,剛成年的夜讀生,或許是渣男的英俊吧,他們搞上了,渣男的妻子離開他,小妹子的家人嚴重警告渣男不要勾引青春少艾,渣男從此聲名狼藉,又變回單身漢。

他從前的日記更驚人,透露出但願妻子死掉,取得人壽保險,與妹子雙宿雙飛。

自此,我追看渣男的日記。看來他不介意別人「入侵」他的部落格,因為沒人知道他是誰,他的留言設定是公開的,無限制的,從前還有些罵他「渣」的留言,近幾個月卻完全沒人留言了,他好像對任何留言都無所感,從未回應過。或許,他愈來愈變得很慘,不再「渣」。

迎期,他的日記透露一些最新情況:

「唉!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又買了一把吉他,自彈自唱了。原來唱歌很宣洩。」

「人、總得活下去,原來決心也需要決心,反正一無所有,我換了公司,沒人認得我,有一種重生的感覺。」

「總有些女生有意無意跟我交談,她們不認識這個渣男惡魔,不要再害別人了,反過來把自己害得更慘。」

「這世界真有趣,原來還有很多有趣事可做,打遊戲機可以通宵達旦,看劇集追得晨昏顛倒,還是正經點,考慮一下修讀課程,看看學別人怎樣爭取升職吧,總比自暴自棄有意思。」

「看了那些老掉牙齒的舊片《洛基》,我居然六時多外出跑步,唉!你這個變態的渣男。」

看到他的改變,不知怎的,我很開心,不期然想留言鼓勵他,但我想光明正大,不留假名。

「你好,我是艾薇,看到你的改變令人開心。」看來他根本就很少留意留言。「Hello Hello,我是艾薇,你不看留言的嗎?」他終於留意到了。他回覆我:

「大概妳也知道我是甚麼人吧,放過我,終有一天我會放棄這部落格,另開新的『良人日記』。」

我打下留言:「你看書嗎?」「我討厭文字。」「那你為何寫日記。」

「我喜歡自言自語呀!」「為甚麼我知道你開始每天跑步,這叫自言自語嗎?」

「妳是煩死人的女生嗎?」「大概是吧,我們見面好嗎?」

「妳媽沒教妳女生的矜持嗎?」「對渣男需要矜持嗎?」

之後的留言好像有些改變:他這樣回覆:

「我開始喜歡妳了,但渣男已洗心革面,不再想女人了,請妳暫時放過我吧。」

「我們見面好嗎?」「痛苦!」

無論我再打甚麼字碼,他一定只用兩個字覆我:「痛苦!」我也暫時停止了留言。他仍然每天都發表或長或短的日記。「痛苦」也表示了拒絕對話的代名詞。

他新近寫的日記:

「不正常的生活,對渣男來說,這是不正常的生活,沒菸沒酒,六時半在『二二八和平記念公園』跑步,好像精神多了,唉!這個樣子怎作頹廢的渣男?」

「晚間進修,沒時間打機,沒時間看劇,沒時間作這,沒時間作那,唉!沒時間作渣男」。

我對這個渣男愈來愈有好感,突然間,我知道怎樣找到這個渣男。翌日六時多,我在『二二八和平記念公園』地毯式搜索,但一無所獲。我不死心,第二天再作一次。公園雖大,但在平日的那時間點,幾乎空無一人。卻真的瞥見在晨霧中,有一個長相不錯的男人在慢跑。

我也跑步迎向他,並跟著她不遠處一同跑,看他累的那副德性,有點想笑,「渣男早晨,為甚麼跑的這麼吃力?」「才跑了....不到兩個星期.....還未習慣啊。不對,為何.....妳知道我是渣男?」

「我是艾薇,你的日記有時寫得太詳細吧!」「為甚麼.....妳跑的....這麼輕鬆?」「我本來就常跑啊。」一時間有點沉默。我告訴他:「你剛剛說錯了很多話。」「說錯...甚麼話?」「你應該說,痛苦、痛苦、痛苦。」

他跑的快斷氣,只能仰天呼吸,那樣子真的滑稽,他氣喘喘的:「那時我...沒見過妳。」「現在呢?」

他苦笑了:「原來.....妳是這麼一位...........有氣質的女生。」

他一直看著我:「妳真好看,但不要接近渣男,他好危險。」

不知怎的,我擔心他的改變半途而廢,又回復到那個頹廢光景,所以對他說:「我不接近你,只是每天跟著你跑步,可以吧。」他只得點點頭,因為沒法反對。

每天都跟在後面跑,他跑的愈來愈暢順了。弟弟從美國回來一星期,住在我家,那星期我在渣男面前消失了。一週後見到他:「妳為甚麼不來跑步?」「誰規定我一定要來?」顯然地他有點語塞。

「求妳每天陪我跑步.....好不好?見不到妳我很失落。」

我想了一下:「不再痛苦哦?」

「唉!............每天晚上我在想,明天會見到妳麼,一天一天的失望,那感受很奇怪。」他瞟了我一眼,低下頭來:「求妳了。」

不知道為甚麼女生聽到男生呼天喊地「求妳了」會心軟,我更喜歡面前這男人這樣求我。:「你剛剛說甚麼?」

他吞了一下口水:「唉,艾薇,我求妳了,好不好?」我才突然驚覺:「渣男,你叫甚麼名字?」我第一次聽到男生會說出女生的話:「不告訴妳」,還開溜了。

「你以為我追不到你不成?」說了這句話之後,我自己也笑了,因為這更像一句雙關語,透露了我心中的願望。我當然追上他。

他自我介紹:「我叫羅力,最討厭一個人到戲院看電影,妳可以陪我嗎?」他也說中我的感受,我也很討厭一個人看電影,所以答應了他。



83會員
428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