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幻快遞|02. 真的萬事必達嗎?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raw-image

「龍膽⋯⋯」刺客一聽到這詞,立即使喚著夥伴,「允兒,備茶!」

刺客緩緩將雙手舉起,並往後退了幾步,對闊刀禍福釋出誠摯的善意,然後對他說:「請坐⋯⋯」

對於刺客示弱的舉動,闊刀禍福才重新坐回到位置上。

刺客則坐到對面後,他趕緊向闊刀禍福當面自我介紹。

「本人可說是萬分榮幸能在此遇見黑澤公會的第三隊長,闊刀禍福。我是這兒的老闆,名叫暗夜遊俠。」

闊刀禍福一聽到他的名字,不禁當面對他噗哧一笑。

暗夜遊俠苦笑:「就請您別挖苦我的遊戲名稱了,我是最近才剛回鍋的玩家,因為很多名字都用不上,就只好將就地使用小說書名當作名稱,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闊刀禍福擺擺手,示意沒事。

「回到正題,在談交易之前,我想詢問你一件事,不知道您同不同意?」暗夜遊俠語調嚴肅地問道。

闊刀禍福見他神情肅穆,便回他:「什麼事?」

「為何這次的黑龍出戰,會長清云風沒有親自出馬呢?」暗夜遊俠有所不解,「他應該知道,黑龍之戰是有可能會被偷襲的吧,為何會只派你前去處理?感覺是不是有點過分自信了?」

闊刀禍福露出一臉無奈,語氣沉重地回他:「這是有原因的,我們會長深怕主城被人偷襲與探查,所以選擇守在城內,沒跟著我們一同前去攻打副本。」

暗夜遊俠聽聞後,一臉困惑地喃喃自語道:「這可真不像我所認識的清云風呀⋯⋯」

「請問有什麼問題嗎?」闊刀禍福見暗夜遊俠嘴裡呢喃,心中生疑。

「哦,沒事。」暗夜遊俠向闊刀禍福敷衍著。

闊刀禍福一臉不滿地直盯著暗夜遊俠,問道:「換我問你,你是怎麼得知我們公會戰敗黑龍的事情?」

他這一問,可把暗夜遊俠整矇了,「大哥啊,難不成你沒看公會週報?週報上卡瓦納公會可是正大肆的嘲諷著你們。他們譏笑你們竟被他們排名第二十名的圈外公會打得痛哭流涕,並直指你們公會根本就是不勘一擊,還敢跟十名內的賽琳娜公會挑戰。他們說,可謂是螳臂擋車自不量力。」

闊刀禍福這一聽,火氣直接上來,拳頭直接狠砸桌面,暗夜遊俠迅速抬起雙手,眼睜睜看著圓桌被逕直地劈開,然後轉為透明即消失。

暗夜遊俠兩手指著桌面消失的地面對他說:「這筆費用我會幫您加在委託裡的。」

闊刀禍福氣憤地表示:「明明是他們與賽琳娜公會相互合作,卡瓦娜公會特地幫賽琳娜公會開啟了一道傳送門,來了個前後夾擊,導致我們反應不及被他們攻陷。不然區區三十人的卡瓦娜公會,我一人就能夠幹掉他們了。」

「如果我的推斷沒錯的話,你們公會裡應該有出內鬼。」暗夜遊俠低聲詢問他,「你來這裡時,有跟任何人說過嗎?」

闊刀禍福搖搖頭,「沒有,目前知道我來這裡的除了會長,沒有任何人知道。」

「嗯,允兒!」暗夜遊俠彈了個響指,「妳過來一下。」

原本躲在倉庫後頭偷看偶像劇的允兒,想說暗夜遊俠應該不會找她,沒想到這一叫喚,令她心不甘情不願地中斷影片,悠悠地走了出來,面帶不滿地問道:「臭小子,找我有什麼事嗎?」

「哇嗚!別這麼兇,我只是想請妳去幫我探查一下黑龍那裡有沒有人守著?」暗夜遊俠帶著抱歉的口語說著。

「你們沒有現貨嗎?」闊刀禍福有些失望地看著他們。

暗夜遊俠立刻解釋道:「你知道的,龍膽可說是稀有物品,掉落機率僅有百分之十。一般情況下,除非有特殊需求,大家通常都不會隨便去打黃金副本的。」

闊刀禍福覺得暗夜遊俠說的有理,就沒在和他爭辯下去。

尤其是當有玩家一旦打倒黑龍,系統就會在世界廣播中公告,必定引來覬覦稀有物品的其他玩家前來討伐。

比起耗費時間與技術去對付黑龍,直接掠奪從副本出來,還傷痕累累的玩家,更是容易一些。

所以,這也就出現了另一種特殊職業,俗稱「守門人」。

一般都是讓攻擊力強大的劍士來擔綱「守門人」角色。他們會趁著擊敗黑龍的隊伍在未恢復血量時,直接衝進殿堂,擊敗挑戰的隊伍,奪取稀有寶物。

有趣的是,這在《雅倫澤斯》不算是違法,堪比跟現實一樣的殘酷,也是這遊戲的賣點。

這款遊戲一上市,就引發了轟動,除了可利用VR享受如真實般的中世紀環境,還能使用魔法,著實讓許多玩家趨之若鶩。

闊刀禍福擔憂地問:「你應該知道,再過三天,我們黑澤公會的主城就會失去官方系統的保護,屆時是需要龍膽之石作為防護,不然到時我們公會肯定是抵擋不住賽琳娜公會的魔法攻擊的。」

「這你倒不用擔心,既然是委託,我肯定會使命必達,只是⋯⋯這筆費用該怎麼算呢?」暗夜遊俠隨即從地板上的影子往上一拉,在失去圓桌的地方,重新幻化出新的圓木桌,「說來說去,我們還是得回到正題,委託是需要費用的。」

闊刀禍福也明白,依照現在龍膽在遊戲裡的價格可是破百萬的。

此遊戲裡的金幣被稱之為《幣倫》,幾乎跟現實金額呈現1:1的狀態。可惜,在法律的規定下,《幣倫》仍舊無法兌換成現實貨幣,有人就此尋找了兌換貨幣的漏洞。

那就是「以幣換物」。

「以幣換物」是指可以利用《幣倫》來換取現實商品,彷若虛擬貨幣。然而,目前這虛擬貨幣還只能使用在電子產品上的購買,對於飲食、娛樂還未包含在內。

因此,在這遊戲裡慎重地使用幣倫更是其中一條生存法則。假若沒了幣倫,就等同於是遊戲裡的「邊角」,看似和現實「街友」差不多,實際上差很多。

簡單來說,在遊戲世界裡的邊角就成了想升等的職業角色們,拿來當作踏板升級的好選擇,可說是讓邊角難以翻身。

闊刀禍福戰戰兢兢的詢問:「大約要多少費用?」

暗夜遊俠擺起手,要他且慢,不知何時允兒突然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暗夜遊俠身旁,並說道:「目前只有一名賽琳娜公會的騎士守在龍門殿以外,周圍倒是沒半個人。」允兒漫不經心的說道。

「騎士啊⋯⋯看來應該是個五十級高手,賽蓮娜公會放他一人守聖殿,似乎對他相當信任呢。」暗夜遊俠思考著,「這樣吧!我們算個零頭,八百萬幣倫如何?」

「哇,」闊刀禍福一聽到這價目,吃驚到身子往後仰,並說,「這價格我得跟會長討論一下看看,你稍帶一會兒。」

就在他準備起身跟會長通報價格時,暗夜遊俠刻意提醒他:「我這價格可是很公道的啊,你想想,龍膽掉落的機率可不高,我要付出的代價可不小,這是你懂得。」

「哼,我知道了。」闊刀禍福別過身,遠離他們到一處角落與會長通話。

暗夜遊俠起身開始整裝,並對允兒說:「等等要麻煩妳了,替我帶三套裝備,到老地方等我。」

允兒向暗夜遊俠揶揄道:「你出這麼高的價錢,他們不一定會答應的。」

「不,他們一定會答應的。因為時間緊迫,他們肯定無法以其他方式取得龍膽,所以這筆錢他們絕對會願意支付的。」暗夜遊俠充滿自信地說道。

沒多久,闊刀禍福搔著腦袋走到他們面前,帶著懊惱的神情對他說:「目前我們可以支付一筆訂金給你,但是,後續的匯款可能要晚一點。」

暗夜遊俠媚笑著:「沒事,等你們守住公會城堡後,我相信官方自然會給你們一筆豐厚獎金的,屆時你再給我就好了。」

闊刀禍福露出一臉不以為然地態度對他說:「你對自己也太過自信了吧⋯⋯」

「我這不是有自信,而是有把握。」暗夜遊俠說完後,豪不猶豫地朝著峽谷聖殿而去。



來到名為「森淵峽谷」的地區,綠蔭的山巒滿是縱谷群峰。壯闊的美景,完全不輸現實環境裡大自然所造就的鬼斧神工。

畢竟是虛擬世界,要造出多誇張的景色,壓根不是問題。

暗夜遊俠沿著遊戲所開闢的道路前進。來到階梯處,可見兩旁佇立著雄偉的火把,高度堪比一般人還高。圓柱上雕塑著一條黑色巨龍盤踞在上頭,可說是相當壯觀。

他每走上一步台階,火把就會升起熊熊地烈焰,像是迎接前來領死的玩家,給予最後的警告。

來到由石塊堆砌而成的聖殿大門,斑駁地外表,隱約可見上頭雕刻了黑龍抽象地外型與圖騰。大門結實的崁在山壁上,一旦開啟這道門,進到裡頭,即開啟副本,直接前往黑龍休憩的洞窟內。

暗夜遊俠張望四周,感覺到周圍實在過於安靜,如同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不以為然的他,來到大門口,正準備開啟大門時,耳邊頓時傳來一聲像雷鳴般的巨響。暗夜遊俠迅速一個後空翻,做出如蜘蛛俠伏地的姿勢,眼睜睜看著一把長劍附帶閃電,不偏不倚狠狠落在暗夜遊俠剛剛所站的位置上。

假如暗夜遊俠稍有那麼一絲猶豫,那把長劍肯定會毫不留情地插進他的腦門上,有可能會把他嚇得直接登出遊戲也說不定。

暗夜遊俠拍了拍胸脯,吐槽著:「所幸這只是遊戲,要是發生在現實生活中,那不就直接登出人生了。」

「確實,曾有人過度沉迷於這款遊戲,導致在現實中因角色死亡,而受到極大驚嚇而昏厥過去。但別擔心,我會確保讓你不會感到任何不適,直接安全地返回復活點的。」就在這群山環繞的峽谷中,一名男性回應了他。

如此低沉且充滿磁性的嗓音,藉由山谷的回音足以讓人感到畏懼。

暗夜遊俠不屑地喊道:「哼,真沒想到,現在還有人這麼鬼鬼祟祟地躲在暗地裡,偷偷殺人搶劫的啊。」

他話剛說完,突然有一人影從峽谷旁縱身一躍,一落地隨即發出鏘當聲響。一名身穿銀色鎧甲,手持長形盾牌的騎士,穩穩地落在長劍附近。

騎士相貌俊逸,飄逸的金黃色長髮和碧藍的大眼,讓暗夜遊俠不禁吐槽道:「您這聲音聽來就像個大叔,沒想到在遊戲裡,您倒是捏出個美男子的外表來了。」

拔起十字長劍的騎士,嘴角上揚,不甘示弱地反擊他:「比起我用心的捏出我心目中的角色,也好過你這種連角色都懶得捏,選擇不用露臉的刺客更好吧⋯⋯你真不會以為自己是卡卡西吧?」

「哇,難得我終於在遊戲裡遇到會打嘴砲的人,只是比起打嘴砲,你的能力有沒有比打嘴砲更厲害,那就值得令人商榷呢。」

騎士緩緩戴上頭盔,只露出兩雙銳利的眸子,不屑地說道:「等等試試就知道了。看你等級才三等,身為一名資深玩家,我還是應該秉持著愛戴新手玩家的態度詢問你一下。你確定自己沒走錯地方嗎?你可知道這是哪裡嗎?」

「如果我說我不知道,你願意放我過去嗎?」暗夜遊俠試探性地詢問。

「真抱歉,我們會長已經下令,任何一個想進入黑龍聖殿的,門都沒有,唯獨先通過我這關。」

騎士話一說完,一個蹲馬步,順勢將盾牌往地上一震,隨即開啟騎士專有的技能「威攝」。

這技能會增加騎士的攻擊力,對於暗夜遊俠這樣低等的刺客角色,大概只需要被砍到一劍,就能讓他直接葛屁了。

暗夜遊俠趕緊做出稍等的手勢,焦急喊道:「喔嗚,等等⋯⋯等等,你沒必要對一個初階角色使出這麼高階的技能吧,這會不會有點太大材小用了?」

「不,一點都不會,雖然你的外表看起來就像是一名初階玩家的模樣,但,就我遊玩多年的經驗,你的行為動作早已經暴露出你是名資深玩家了。或許你可以騙騙外行人,可惜你是騙不了我們這些老玩家的。」

暗夜遊俠無奈地搔了搔頭,「真沒想到竟會被您給識破了⋯⋯我確實是名回鍋玩家,不知您是否能夠高抬貴手,讓我完成這個副本任務呢?」

騎士闔上眼,搖了搖頭,「很抱歉,請你三日後再來吧,況且,你的等級也不足以應付這隻高階黑龍,我相信你身為一名回鍋玩家,應該是最清楚明白不過的,又為何執意要來這裡打副本呢?」

「想當然⋯⋯」暗夜遊俠話才剛說一半,忽然拔起背後的忍者刀,一個箭步,殺了過去。這敏捷度快到騎士猝不及防,只能先用手中的盾牌擋下。

趁這攻防的一瞬間,暗夜遊俠接著說:「想當然⋯⋯是獲得我想要的東西。」

騎士將盾牌往外一頂,推離暗夜遊俠,迫使他們兩人再度保持一段距離。騎士立起手中的十字劍,不再用著那客氣的口吻,嚴肅地對暗夜遊俠說道:「既然這樣,我秋山曉只好認定你是來獲取龍膽的,就莫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秋山曉騎士在警告完畢後,開始對著暗夜遊俠發起猛烈攻擊。

暗夜遊俠也不是省油的燈,儘管等級不高,他卻能輕鬆地運用閃躲技巧,躲避掉秋山曉每一次的攻擊。

他不停躲避,耐心等待秋山曉出現攻擊失誤,以便給予反擊。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秋山曉完美地銜接了連續招式,使得他毫無機會可以出招。

《雅倫澤斯》本身就不是一款以等級作為能力鑑定的遊戲。再搭配了實境VR以後,基本上,就算是初階新手,只要能活用職業技能與攻擊招式,是有可能把高階角色給擊倒的,想當然,除了要有成熟的技術外,更重要的是耐心。

每個裝備和武器都有其耐用度,一旦武器或防具的數值下降,是會導致防具破防或是武器爆裂,造成攻擊與防禦率下降。這也是為什麼暗夜遊俠遲遲不用忍者刀去抵擋秋山曉的長劍攻擊,而是採用閃避的方式躲過他的招式。

只因為這兩把武器的等級相差太多了,耐用度也不同。擁有五十等的秋山曉所拿的是《神域十字劍》,比起暗夜遊俠手握的《初階忍者刀》,壓根不在一個層次上。

遠在山巒的另一處,闊刀禍福偽裝成一名獵人,擔憂地觀看這一幕。

眼前的戰況和他向會長匯報的情況如出一轍,委託人正處於明顯的劣勢,一直被對方壓制。在闊刀禍福看來,暗夜遊俠遲早會在對方的刀下喪命的。

闊刀禍福喃喃自語地抱怨道:「我真心搞不懂會長的腦袋在想什麼?竟交給一個比我們等級還低的委託人去打龍膽。別說這等級能不能扛住黑龍了,光眼前的守門人都不一定能擊倒,還指望他能夠完成這個委託,我也是醉了。」

對於闊刀禍福而言,眼前的聖劍騎士,雖然他沒有十足把握一定能夠將他擊倒,但,闊刀禍福認為自己約有八成至少可以將對方給擊退。可惜,他現在不能貿然出手,會長已經下令警告,不要在黑龍聖殿附近引起任何騷動,降低奪取龍膽的機會。

現在他們只能把所有希望寄託在一個看不見未來的刺客身上了。

4.9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虛幻快遞《01. 萬事舖》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