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局 客棧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月見定定地看著宣袁:『我知道你不信我,但你得要明白,周國最大的敵人不是我,是太至紆。自我遁世之後,便未再觸及國政,之所以來到周國,不是因為選擇,而是必然。』

宣袁站起身,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勢:『在妳選擇宣藍的時候,是否忽略了巫觋族?』

月見也站起身:『我說過,我能看見過去與未來,巫觋族不足為懼。』

『是嗎?妳一個外人要與巫觋族爭儲君,簡直笑話。』

『照你意思,你已知曉巫觋族族長的選擇了?』

『對。』

月見笑了笑:『殷末勳爭不贏的。』

連殷末勳都不放在眼裡,意即,她的能力比殷末勳還強,若與這樣的人為敵,勢必不會有好結果,與里月見一路談下來,她似乎有意靠攏自己,莫非是因為她看不到我的過去與未來?

宣袁思量了一會,說:『我且先看著妳如何行事,若無必要,還請不要隨意來我府上。』

月見沒有應聲,只是笑了一下,隨後瞬移消失。

『……她是在試探我?』

宣袁大抵上能預料到,日後可能會與里月見有諸多牽扯,他想著,這似乎不是好事。若被殷末勳知道,他韜光養晦,隱藏多年,屆時,將會影響他掌控所有朝局。

如若里月見的能力是真的,多她一個盟友也並無不可,只是……。

宣袁看著滿地的瑤琴殘片,他不知道月見為了他這個不可控的因素去做賭,而宣袁也在賭,賭月見不會傾覆周國。

———

岱青君偕真狼帶著傲雙來到周國玉京城。

玉京城雖不比中都繁華,卻也算是熱鬧,此時,人來人往的街上卻突然多了個外貌特異的男子,一雙鮮紅眼眸以及銀白色的長髮引得人群注目,大家心中都有個疑問,這個人該不會是妖物吧?

注意到周遭人的目光,岱青君靠向傲雙:『王君,要不您還是帶個帷帽吧。』

『那是什麼東西?』

岱青君比手畫腳地解釋:『就是個圓圓大大的帽子,它上頭有層白色薄紗,可以蓋住人的面容。』

傲雙聽了,直道:『不要。』

『…王君,這裡是人界,您的外貌實在突出,怕是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傲雙看了看周遭朝自己投以異樣目光的人群,說:『無所謂。』

岱青君與真狼愣是無語,即便是貴為神界王神,到了人界還是得入鄉隨俗啊,不是一句無所謂就行的。

『王君,人界處處皆有術師,您的外貌容易招惹懷疑,萬一被術師盯上,您該如何?』

傲雙想也不想就說:『解釋清楚就行了。』

岱青君聽了頭好痛,王君您實在太純潔了,純潔到不識人心險惡啊。

岱青君轉頭問真狼:『附近可有較好的客棧?』

真狼左右探詢了一番,說:『剛好附近有,名字叫高大尚。』

『那走吧。』

真狼領在前頭,帶著岱青君與傲雙前往高大尚客棧。

到達客棧門前,傲雙滿是好奇地觀看客棧外觀,相比呈國,周國不愧是千年大國,竟能有這麼高樓層的建築。

岱青君與真狼也同樣驚奇,莫怪乎要取名為高大尚,真的又高又大。

『我們還是進去吧。』岱青君說道。

岱青君與真狼都已經邁開步伐要進去了,傲雙就像腳黏在地上似的,佇立在那,岱青君看了,便走過去拉起傲雙的手,將他帶進去。

『神界高貴至尊的王神一到了人界,竟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傻子,這也太辱他的身分了。』真狼搖搖頭道。

進入客棧後,岱青君走向櫃台,向掌櫃詢問有沒有可以住三個人的房間。

掌櫃看向他們三人,視線立即被傲雙吸引,這眼睛、這髮色是真的嗎?

瞧掌櫃神情懷疑,岱青君從懷裡拿出一錠大金子給掌櫃。

『掌櫃,這樣能住嗎?』

掌櫃一看到岱青君手中的大金子,一雙眼立即睜亮,他興奮地接過金子:『能、能住。』接著,掌櫃轉頭朝一旁的小二說,『帶他們三位去天字號零二。』

小二一接到命令,趕緊過去帶領他們三人上樓。

掌櫃手裡抓著金子,看向他們三人的身影,喃喃道:『今天是吹什麼風,一連來兩組貴客。』

走了十五層樓的階梯後,小二領著他們三人朝天字號零二走去。

自走階梯開始,傲雙的臉色一層樓比一層樓還難看,他一度想用飛的飛上去,好在岱青君與真狼死命拉住傲雙,這才免去了一場風波。

到了天字號零二房,小二打開門請他們三位進去,然後,他指著門旁一個吊著紅線的牌子說:『三位客官若有什麼需要,請拉兩下這個牌子,小的便會立即過來。』

真狼:『知道了。』

小二這才恭敬地退出門外並關上門離去。

岱青君趕忙拉傲雙去一旁的椅子坐下。

『王君,您還好吧?』

『……為何住在這麼高的地方?』

岱青君不明所以,他看向真狼:『為何啊?』

真狼也是一臉不明所以:『我也想知道。』

『罷了,既然都進來了,我們先好好休息吧。』

岱青君看了看房內的擺設,房內左右各一張大床、一張圓桌,一張茶几,一片大屏風,該有的都有,陳設華貴,坪數也很大,付出一錠金子應綽綽有餘了。

『這家客棧,莫非是樓層越高,房間越好?』岱青君猜測道。

真狼走向圓桌旁的椅子坐了下來:『興許吧,不過,品質是挺好的。』

『既已安頓好,我們得快點找到月見。』傲雙說道。

『我先讓小狼崽去各處打聽消息,一旦有線索在行動。』

傲雙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與天字號零二相隔幾間,位於轉角處,是天字號零七,而房內傳來好幾聲女子的叫罵聲。

『就你這條猥瑣的蛇,也配同我一間房!』

『是蟒。』伏惑糾正道,接著說,『我容貌冠絕芳華,居然說我猥瑣?』

川茴大哼一聲:『你去照照鏡子,看自己那雙眼是否沾了穢物。』

『王神大人的嘴也不是一般臭呢。』

川茴狠瞪伏惑:『若不想死就給我閉嘴。』

『論實力,妳未必贏我。』

川茴立即喚出水太,指向伏惑:『那現在來打一場吧。』

伏惑呵呵笑道:『這裡是人界,妳確定要惹麻煩?』

川茴很想現在就解決掉伏惑,但她強忍住怒氣,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莫要衝動、莫要衝動。

川茴收回水太,說:『你不直接帶我去找月見,反而住進客棧,是什麼意思?』

『別急,待時機到了,月見自會來找妳。』

『我還要在這等她來找我?你們是存心耍我吧!』

本來壓下去的火氣現在又湧上來,川茴從沒這麼生氣過。

伏惑走向窗戶旁,他看著窗外的景色,悠然道:『不會讓妳等太久。』

川茴掄起拳頭,很想很想揍人,她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

伏惑一雙邪魅的蛇眼看在川茴眼裡是多麼討厭,還要逼自己忍受與這條猥瑣的蛇共住一房,太屈辱了,堂堂水界王神竟受制於人,這口氣,川茴無論如何都很難嚥下去。

不管了。

川茴握緊拳頭,一個瞬步,襲向伏惑。

眼睛是看向窗外,但伏惑可是一直都在注意著川茴。就在川茴要碰到自己時,伏惑立即轉身,穩當地抱住川茴的腰。

咦?

接著一把將川茴扛向肩膀,帶往她的床。砰一聲,川茴整個人被丟在床上,動作流暢一氣呵成。

『妳呀,安分點不行嗎?』

川茴愕然地看向伏惑。

他反應也太快了!

伏惑嘆了口氣,他坐在椅子上,翹著腳,就這麼看川茴。

川茴很是受不了伏惑那雙蛇眼:『你眼睛很醜,別一直看我!』

伏惑眨了眨眼,我眼睛很醜?

『我眼睛哪裡醜?可美了。』

『噁心。蛇眼很噁心。』

川茴還強調兩次。

『哈.……。』伏惑頓時無語。

『沒關係,晚上妳就知道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

伏惑揚起嘴角,轉過身,不再看川茴。

到了用晚膳之時。

伏惑看向躺在床上的川茴:『要不要吃飯?』

『我是王神,不吃不會怎樣。況且,人界的食物是能吃嗎?』

『…好,妳不吃,我吃。』

伏惑走向房門口,正要拉牌子時,川茴像是想到什麼,她猛然坐起身,對伏惑說:『我可不想面對小二,你自己蒙上眼睛。』

伏惑轉頭看向川茴:『什麼?』

川茴一愣,她指著伏惑的眼睛:『你的蛇眼呢?』

伏惑輕輕一笑:『我不是告訴過妳了嗎,晚上妳就知道了。』

『你的眼睛…白日與夜晚並不同?』

『算是,為了適應白日的陽光,我的瞳眸會自然地直立成一條線,到了晚上或是暗處,自然不用再適應光,就會與尋常的眼睛一樣。』

『真夠詭異的。』

伏惑懶得再與川茴說,他拉了兩下牌子後,便到窗戶旁待著。

過沒多久,小二敲了他們的房門,伏惑走過去開門,向小二要了一份晚膳,而後,伏惑再走到窗戶旁待著。

川茴不禁問:『景色有這麼好看?』

『我看的不是景色,是人界的煙火氣。』

『看了十萬年的煙火氣還看不夠?』

『妳不懂。』

『我不想懂。這些紛亂、弒殺、惡意、謊言就是一灘汙穢,我連碰都不想碰,更別說是了解。』

伏惑轉身看向川茴:『為了尋回黑龍王的神識,妳不想碰,也不得不碰。』

川茴瞪了一眼伏惑,乾脆躺在床上,不再理會伏惑。

伏惑轉過身,繼續看向窗外,直到晚膳送到。

3會員
63內容數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