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的眼神》—身為遇害家人還能客觀以對嗎?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法務技官」指的是擁有專業技能,受聘於法務省,協助檢警處理案件的人員,夏目即是以心理諮商師身分通過測驗,擔任少年輔育院的教師。但這已經是十年前的過去式了。自從女兒受到隨機殺人魔的襲擊成為植物人臥病在床,且嫌疑犯可能為青少年時,很難不帶有色眼鏡的心態去面對工作上的輔導對象,遂轉往刑警之路邁進。一來可以伺機調查懸宕已久的殺女兇手,二來將更積極的逮捕犯罪人士,力圖挽回失去的過往以實踐心目中的正義。

脫罪是門學問、頂罪是門藝術

      正常情況下,觸犯了刑法可能被科刑論罪,一般人基本上會試圖逃離規避制裁,就算非自己下手,偶然發現動靜亦有可能睜一眼閉一眼避免惹禍上身。但是,現實情況不允許的話呢?各國法律幾乎都有保障未成年不可執行死刑及無期徒刑的共識,考量其思慮未周、尚可宥恕、前景無限等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而一旦沾上18歲的邊,極有可能受到嚴刑峻罰的懲戒,為此賠上一生。〈黑歷史〉中,從小相依為命的姊弟倆寄人籬下,默默承受諸多欺辱凌虐,遇到有相同境遇的幼女求助,怒火攻心再次鑄下大錯。這次不再有未成年的藉口可以掩飾,不過刨除了惡夢的根源,反倒讓倖存者可以脫離苦海、高枕無憂地繼續生活下去。

      雖然法制單位常以破案作為案件的終結,但對於遭受身心創傷的當事人而言,是永遠無法弭平的瘡疤。而法律常保障的人權僅適用於生者,死者並不是法律上的主體,對方只要還活著,就是對受害人或遺族的一種折磨。私刑正義之所以大快人心,不只是身處群體的壓力得以宣洩,更是對於法律的極限另種補償,為此還特別設有義憤殺人罪。美國則有分一級、二級謀殺(murder),依情節輕重字源上就有細分非預謀的故意(voluntary manslaughter)及過失殺人(involuntary manslaughter)。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古老的俗諺說明了優生學上的有其父必有其子理論,但這是絕對的嗎?愛因斯坦曾說天才是1%的天分加上99%的努力,先天的基因影響僅占了一部份的比例,後天的養成才是關鍵。若是父親作奸犯科、母親拋家棄子,就代表也必須走上相同的道路而合理化自己的玩世不恭嗎?無非只是自怨自艾的牽拖,而導正行為偏差的社會教育就顯得特別重要。〈刑警的眼神〉中,好不容易邂逅真命天子,打算重回正軌時,過去的錯誤不停糾纏著自己,在贖罪的路上充滿荊棘礫石;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考驗著泯滅良知與抓住幸福的抉擇。有什麼可以比犯下殺人罪還能被原諒?那便是信賴關係。犯錯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不承認、不知錯,謊言就像針扎在心裡及每一吋肌膚上。日本人就算夫妻之間也相敬如賓的讀空氣文化,被稱為有禮無體,即是介意對方過多勝過自我本身,隱晦曖昧就導致溝通上未能充分理解彼此。「逃避雖然可恥、但很有用」僅是自欺欺人的漂亮話,預計白頭偕老就算不掏心掏肺,也要適時的坦白吐實,婚姻關係方能長久維持下去,對吧?不然疑心生暗鬼,裂痕嫌隙就是成為傾頹崩塌前的危機。

      夏目的循循善誘沒有產生良性效果使迷途羔羊知返,反而加劇仇恨的種子發芽,甚至淪為遷怒的對象。每個人的成長背景與人生歷練不盡相同,自然造就不同的人格與價值觀,以X戰警中的X教授與萬磁王為例,前者對人性的良善歌功頌德,乃源自於出生良好世家與教育所致,後者在顛沛流離的世界爬起,還要面對爾虞我詐的生存試煉,怎麼有辦法從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與謊言中,僅靠隻字片語就放下芥蒂?本作中犯案動機即為將之放在同一天平上量秤,感受椎心之痛的無力感,在這種狀態下還有辦法置之度外、大言不慚嗎?

除之而後快VS逆來順受

      〈假日〉、〈蛋包飯〉、〈傷痕〉中,都隱藏著無法說出口的秘密,而憋久了就有可能成長為吃人的惡鬼,被吞噬的對象可能是自己、可能是家人、亦有可能是無辜的第三者。疏於照顧的學童,容易被同儕及環境影響,等到陷入過深無法抽離時,常為時已晚難以啟齒。怕挨罵挨揍及騎虎難下時,想出的異常舉措就是種求救訊號,而不是單純的叛逆期。另外自殘行為就是種人格遭到否定的象徵,多來自社會問題,是自然界少數物種特有症狀。衛福部統計台灣青少年自殺死亡率10年大增3倍,成十大死因第二位僅次於意外事故,可見在自殺防治的1問2應3轉介落實低靡,而精神衛生法才施行沒幾年,學校都不見得有配置人力,更遑論被貼標籤,如同沾到穢物一樣難以滌淨,使得成效不彰。最重要的就是有把柄在他人手上,若主動說了無非製造更多的知情者,無助於事情的解決或改善,步入進退維谷的兩難之境,直到紙包不住火了才願意處理,徒增更多傷口。離婚的母親尋求人生第二春,與身為拖油瓶的孩子形成矛盾的角力,若魚與熊掌無法兼得該如何取捨?無法被再次拋下的私慾,滋養著蜷伏已久的惡魔,日防夜防家賊難防,早晚演變成人倫悲劇。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做法,非但無法引起同情,還波及到大眾百姓,誰會替你鳴冤叫屈呢?

      作者以可恨之人依然有可憐之處的筆調侃侃而談,善惡因人而異難權衡。時有耐人尋味的正義思辨、時有百感交集的暖心共鳴,描述女兒遭逢變故,決心從幕後心理諮商走向幕前刑事警察的夏目,在相信與懷疑之間掙扎的故事。



閱讀不孤單:田羽心的私房書單
閱讀不孤單:田羽心的私房書單
分享包括但不限於歐美、日韓、華文圈之本格推理、心理懸疑、恐怖驚悚、科幻解謎、刑偵鑑識、法庭交戰等犯罪文學類小說,乃至一般文學獎得獎作品集心得,希望能攢些購書金形成良性循環。每篇約2000字,今年起隨讀墨發表進度更新。※著作權所有請勿轉載或抄襲於商業、學業等用途。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